第6章 梦境·Ⅱ(中)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23-01-27 00:09
点击:305
章节字数:62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啊,快不行了!


我难以忍受地睁开双眼,映入视野里的一切事物此刻全都沉浸在静谧的黑暗之中,勉强能辨认出的只有一个个朦胧而模糊的黑影轮廓。


身旁,两道平稳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显示出发出呼吸声的主人此时正酣睡如泥。


啊啊,今晚真不该喝那么多饮料的……


我懊悔地这么想着,同时轻轻向侧面翻过身去,微微蜷起双腿,企图压制从小腹传来的阵阵尿意。就这样又过了一小会儿……


呜……好想上厕所……


想上厕所……


上厕所……


厕所……


……


……啊,一直想着上厕所好难受,不如试试转移注意力吧……说不定就这样睡着了就没关系了……


嗯……一只约翰……两只约翰……三只约翰……四只约翰……五只约翰……六只约翰……七只约翰……八只约翰……九只约翰……十只约翰……十一只约翰……十二只约翰……十三只约翰……十四只约翰……


……


……五十三只约翰……五十四只约翰……五十五只约翰……五十六只约翰……五十七只约翰……五十八只约翰……五十九只约翰……六十只约翰……六十一……呜……好难受……六十……刚才数到六十几来着?……啊啊,是六十一吧……嗯,六十一只约翰……


……


……一百零一只约翰……一百零二只约翰……一百零三只……一百零四……一百零五……一百零——


——不行!真的要憋不住了!


可是……可是……


由岐的房间在二楼,但是他家的厕所却在一楼,也就是说,如果我要去上厕所的话,就得先从由岐的房间出去,穿过走廊,下楼梯,然后再穿过客厅,最后才能到达厕所……这可是一段相当长的路程啊……而且……现在三更半夜四周都静悄悄黑洞洞的,老实说我有点不敢一个人去……更重要的原因是,不久之前才看的恐怖片画面现在正清晰地在我的脑海里盘桓,总是不禁会莫名觉得,黑暗中好像潜伏着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呜……早知如此就不该顺着司的意思看恐怖片的……


但是,我真的快不行了……


无奈之下,我伸手推了推身旁的司,尽量压低声音叫道:「喂,司~醒醒~司——!」


然而,司毫无任何反应……


这孩子完全睡死了……看来是不能指望了……


至于由岐……一来我有点不好意思吵醒他,二来则是因为不知为何,在他面前我总有种不愿服软的感觉……再加上如果让他陪我去上厕所的话,总觉得会被笑话的……


可要是一直憋着,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都已经是小学二年级的人了,总不可能还尿床吧……要是发生这样的事的话就真的太丢人了,就真的真的会被由岐笑话一辈子的……


啊啊,没办法了!只能一个人去了!


老师不是说过吗!这是科学的世界!妖魔鬼怪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对!鬼是不存在的!不存在!嗯!


我轻轻翻身下床,为了尽量不发出声音吵醒由岐和司,连拖鞋也没穿,就这样光着脚丫蹑手蹑脚地穿过黑暗快速漂移至房门口。打开房门,门外的走廊里却充满了更为深邃的黑暗。


呜哇,好可怕……


刚刚才为自己打足的气瞬间就瘪掉了一半。


但、但是!好不容易迈出第一步了总不可能半路打退堂鼓吧!


开灯吧!对,把走廊的灯打开!这样就不怕了!


记得走廊的电灯开关是在……楼梯口的位置……


等等……这样的话那我不是得先穿过走廊吗?


呜……怎、怎么办呢……


干脆一口气冲过去把灯打开吧……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好……就这么办……


「没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不由自主地呢喃出声。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勇气,另一方面是为了驱散黑夜的静谧给人带来的不安。


「不怕……不怕……没什么好怕的……」


我一边低声念叨着,一边快速跑向走廊的电灯开关处。


『啪!』地一声,我以十足的气势把手掌拍向按钮,顺利打开了电灯,走廊里顿时一片灯火通明。


「呼……」


我暂且松了口气,觉得安心了不少。


「好……接下来……还有更艰难的路要走呢……」


我走下楼梯,眼前的景象完全如我所料想的那般——漆黑如墨的客厅。


这次要到达开关的位置比之前更难……不仅要在黑暗中前行,还要当心不能撞到东西……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只要能穿过客厅,也就意味着能上到厕所——这莫非就是所谓的通关之前所必须面临的最终关卡?只要通过了最终关卡,也就意味着取得了胜利——


「嗯……没什么好怕的……我就快赢了……快赢了……所以不要怕……不要怕……」


我故技重施,像刚才在走廊上那样一边不断对自己施加『勇气buff』的咒语,一边小心翼翼地在黑暗的客厅里穿行。


呜……总觉得……这段平时感觉很短的路现在变得好漫长……平时很轻易就能穿过的客厅,现在变得好困难……总觉得……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埋伏着,在监视着,蠢蠢而动……


冷汗流了下来,心脏也突突跳个不停……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手指在被名为『黑夜』的墙纸所覆盖的墙壁上不停摸索……终于,指尖碰到了像是开关一样的东西?!我毫不犹豫地按下它。


原本满溢客厅的黑暗与不安转瞬之间便被光明驱散。


我擦擦额头的冷汗,抚了抚自己的胸口,以平复原本因恐惧而激烈搏动的心脏。


很好……离胜利只差一小步了……


在客厅灯光充足的照明下,我很轻易地来到了卫生间的所在。打开卫生间的灯,坐上马桶,顺利地解决了生理需求。


呼……一股畅快淋漓的感觉贯穿了全身。


真是的,以后绝对不在晚上看恐怖片了……


上完厕所之后,我满足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客厅里又恢复了一片漆黑的景象。


咦咦咦???怎、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停电了???


不,不可能的……我身后的卫生间里的灯明明都还亮着……


这么说,难道是有人把灯关了?


司和由岐都在睡,所以应该不可能是他们……莫非是伯父或者伯母刚刚回来了然后顺手把灯关了?……不,这也不太可能……因为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完全没听到外面有任何动静……


那样的话……


到、到底为什么灯会无缘无故自己关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一个之前一直被我强压在心底不愿去想的疑虑浮上心头——


难、难难难难难难不成……有、有鬼?!


一想到这里,不禁又开始害怕起来。我僵在卫生间门口,盯着眼前的黑暗,迟迟不敢挪动身子。


可、可是……我总不可能在卫生间里呆一晚上吧……而且一个人……要、要是真有鬼的话被袭击怎么办???恐怖片里不是常有这样的情节吗,深夜一个人的时候,首先是灯突然熄掉,然后就……呜、呜哇啊啊啊啊啊!!!要是等会儿卫生间的灯也突然自己关掉了那不就太可怕了吗!——总、总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鼓作气跑回二楼的卧室吧!跟大家在一起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没事的……没有鬼的……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啊……不会有鬼的……」


我神经质地碎碎念着,一路快速小跑着穿梭在客厅里。


越是融入黑暗心脏就跳得越快,恐惧也随着心跳急遽膨胀。


「……不会有鬼的……不会有鬼的……不会有鬼的不会有鬼的不会有鬼的不会有鬼的不会——」


——突然,我感到右手手臂一紧,皮肤接触之物不似有人类的温度。


「请~问~你~是~在~说~我~吗~~~~」


被抓住的同时,身后还传来一个尖细而幽怨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攀附在我手臂上的是一只硕大的、形状扭曲难看的鬼爪,而在我面前,是一张可怖的、满脸鲜血、还闪烁着诡异青光的……鬼脸。


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脏都停跳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这声凄厉至极的惨叫的发出,我全身的力气仿佛也一同被抽走了似的,双膝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眼泪迅速在眼眶中聚集,我毫不掩饰地大哭起来。


「呃……」站在我身前的鬼愣了愣,它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松开抓着我的手,快速离去,紧接着,伴随着『啪』的一声切换开关的机械音,客厅里的灯亮了起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又迅速朝我靠近,鬼又回到了我面前。它光着脚,穿着睡衣,一只手是鬼爪的形状,另一只手却是人类的手,脸……当然还是那张可怖的鬼脸。那只人类的手摘下另一只手上的鬼爪,露出下面同属于人类的手,然后双手并用,取下了戴在头上的鬼脸头套。


「是我啦,镜……」


鬼脸头套下的真面目——由岐说道。


「……我没想到这个面具的效果竟然这么好……呃……那个……你别哭了……」


虽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我却无法遏止自己的哭泣。


当时,在被抓住、看到鬼脸的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自己遇到鬼了……


真的以为要没命了……


强烈的恐惧和绝望感将我吞没,令我不由得哭了出来。


尽管真相揭露之后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但那种感觉却依然萦绕在我周身,迟迟难以褪去,也让我迟迟难以停止哭泣。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笨蛋的错。


「对、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吓唬你的……」


大概是见我的哭泣丝毫没有减缓之势,由岐不禁有些无措起来。他不断向我道歉,但我完全听不进去,因为气恼也不想跟他搭话。


「要不然……你揍我几拳消消气吧。」


最后,由岐干脆正坐在我面前,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任君宰割』、『视死如归』的模样。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他,只是尽可能地靠眼泪来发泄之前所积压的全部恐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哭泣转为抽噎,最后化为沉默。在这段时间里,罪魁祸首由岐一直安静地坐在我身旁守着我,并适时地递上纸巾。他没再说话,同样保持着沉默,脸上带着歉意……这家伙,做出这么过分的事,必须得好好受到良心苛责一番才行。


我盯着地上的某一点发了好一会儿呆,等到感觉自己似乎终于有力气开口时,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低声缓缓说道:


「……我其实……一直都挺怕黑的……」


「哎?」由岐发出略带惊疑的声音,大概是对我突然开口感到有些意外吧。


「……小时候……我在学校里不小心被粗心的老师关在了仓库里……关了有七八个小时吧……」


「在学校里……那是什么时候?」


「嗯……是幼儿园的时候……具体的来龙去脉我记不太清了……但仓库中的经历却怎么都忘不了……」


「……」


「……那是一间狭小、存放杂物的仓库……乱糟糟地堆满了各种东西……但唯独没有灯……一旦关上门,仓库里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呆了整整七八个小时……无论我怎么大声哭喊、踢打仓库门,就是没人来救我……」


「……」


「……然后我哭累了……就这样在仓库里睡着了……等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眼前还是一片黑暗……我还是在那间仓库里……没有人发现我……也没有人来救我……」


「……」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了解什么妖魔鬼怪……只是单纯对黑暗……对总觉得似乎充满了一切、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的黑暗……感到恐惧而已……」


「……」


「……我在黑暗中害怕着、颤抖着……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不知何时,我开始感到饥饿……甚至怀疑……爸爸妈妈老师同学……是不是都把我忘了……自己又……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里……」


「……后来一定有人来救你了吧。」


「嗯……不过不是『人』哦。」


「不是人?」


「嗯……来救我的是约翰哦。」


「约翰?……啊啊,是镜家里养的那只狗狗吧。」


「嗯……约翰循着气味找到了我……跟着约翰一同前来的爸爸把我从仓库里救了出来……等我出去以后,我才知道……我的父母、老师都在找我……虽然我顺利地被解救出来,但是,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很怕黑……虽然也一直在努力克制,但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害怕……」


「抱歉,我不知道……原来有这样的事发生……」


「要是当时没有约翰的话……真不知道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总之~现在的结果是——你那时顺利地得救了,顺利地读完幼儿园升上小学,并且此刻正好好地坐在这里。说起来,约翰还真是只聪明的狗呢。」


「是啊……约翰不仅聪明,性格也相当温顺,还救过我一命……它是神明大人赐予我们家的礼物……是我的、非常重要的家人呢……」


「家人吗——这只狗狗一直都住在镜的家里吗?」


「也不是……约翰它其实……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在哪里捡到的?」


「在哪里……这个……」


我被由岐的问题问得一愣,仔细想想,捡到约翰好像还是我刚上幼儿园时的事,但那个时候的记忆只剩一些零零散散不甚清晰的碎片,所以我一时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捡到了约翰。


「……我想不起来了。」


「是嘛……那,你还记得大概是什么时候捡到的吗?」


「什么时候……大概是在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吧?」


「这样啊。」


「你好像很在意这件事?」


「不,我只是想研究下镜的幼儿期遗忘症严重到哪种程度了而已~」


「胡扯,你凭什么来判断我的遗忘症啊——」


「谁知道?」由岐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不知不觉间,我们的对话又回到了平时的感觉上。


他从地上站起身来,说道:「差不多该回去睡觉了……你之前叫得那么大声,说不定把司都吵醒了,要是她醒了,我们俩又在下面呆了这么久,她一个人一定会害怕的吧。」


「这到底都是谁造成的啊……」我忍不住吐槽,同时也跟着站起身来。这时,我注意到了他放在茶几上的鬼爪和鬼脸面具——那个把我吓得魂不附体失声痛哭的凶器。


「这玩意儿……做得还真是精致呢……」


「啊、嗯,看起来很吓人是吧?这是爸爸出差的时候带回来的礼物,它的逼真程度连我看了都觉得吃惊呢。」


「伯父挑选礼物的口味……还真特别呢……」


「同感。」


由岐忽然伸手握住我的手。我吃了一惊,不禁脸上一热,连心跳也突然快了几拍。


「啊、哎……怎、怎么了这是……突然拉住我的手……」我掩饰住心中的惊慌,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


「嗯?当然是准备回去睡觉了。」他淡然回答。


「那干嘛突然拉着我的手啊……」


「我们回去前总得先把灯关了吧?到时不是还得黑灯瞎火地走回去嘛。你不是怕黑吗?我拉着你走啊,这样就不用害怕了……还是说你不愿意?」


「啊、不、没有……」我几乎是立刻脱口而出……


「那就好。」由岐点点头,仿佛有些开心似的笑了笑。


我心中微微一动,默默回握住由岐的手。


这一次,关上灯以后,我不再惧怕周遭的黑暗。由岐牵着我的手慢慢走过客厅,舒适的触感从手上传来,让人觉得……很安心。心率和我上一次一个人来的时候一样高昂,只不过上一次是因为害怕而心跳加速,而这一次是因为……因为……因为——什么?……说起来为什么每一次和由岐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跳都会不由自主地加速呢?……


我们穿过客厅,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的走廊。


「怎么连走廊的灯也关了?」我问道。


「这个嘛……之前为了吓你,觉得需要制造充足的现场气氛,所以就连同走廊的灯也一起关了……」


「……由岐。」


「在。」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的吧?我可以『揍你几拳消消气』。」


「啊哈哈哈……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痛!」


由岐突然发出痛呼,原因在于——此时我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正拧在他的手臂上。


「呜……呜……镜大人……您再这么用力拧下去……手臂……要断了……」


「哼……」


我松开手,由岐揉着自己被拧的地方,不满地嘟囔道:「真是的,不要搞突然袭击嘛……」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吧!而且你这纯属自作自受!」


我们最终回到了卧室里,和我们的料想有所不同的是,司依然在熟睡中,丝毫没有醒转过的迹象。她甚至还翻了个身,把原本我躺着的位置占据了。


「司还真是雷打不动啊……」由岐叹服道。


「这孩子……的确一旦睡着后,直到睡饱之前都是很难叫醒的……不过你怎么醒了?」


「你叫司的时候我就醒着……而且你在走廊里跑得地动山摇的,想不醒都难。」


「我、我也没跑得那么响吧!」


「有哦~简直就像怪兽降临一样……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没什么好怕的』、『没有鬼』之类的……看到你那副模样就忍不住想恶作剧一下——好痛!」


我松开拧住由岐的背的手,气哼哼地说道:「这下我们扯平了。」


由岐一脸扭曲的表情,边揉自己被痛拧一顿的背边哼哼唧唧地嘟囔着:「背……好痛……感觉肉都要被拧下来了……」


「哼,没真的拧下来就不错了。」


「是是……小的知错,还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哼……不跟你一般见识,睡觉吧。」


「是。十分感谢、您的宽宏大量——」


我们重新在床上躺下,由岐所散发出的那股令人安心的气息一直萦绕在鼻尖。我渐渐沉入梦乡……


………………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