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四年以后

作者:无糖梨子
更新时间:2022-04-20 12:02
点击:985
章节字数:64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可可』

「堇」

*ooc警告


1

可可坐在树荫下的长木椅上,凝望人行街的风景有了一段时间,出了神。

模糊的记忆让可可忽然不是很清楚怎么来到的这里,又是在等待什么。按理说只要拿出手机翻一翻就能迅速确认,但一动不动的身体注定了拿出手机只能是假想。

可可像是被静夏的风微微催眠,主动放空起大脑。因此世界上那些围绕可可身旁的意义问题,也就好像暂时没人在意了。

是不知不觉间,视线里渐渐活跃起来的一片绿色,让可可重新聚焦起来。

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了。

堇的眼睛偷走了可可的记忆,暂时收放在眼瞳里的另一片世界。那是可可不知如何抵达的世界,但再度和堇注视的片刻,记忆就归还回来,填回暂时张开的各种空白。

原来可可只是在等待一位路上茶饮喝了太多,结果急急忙忙寻找公共厕所的少女。

「你在看什么?」

『嗯?发了会呆~~』

可可曾经在心里对堇架起的高墙,如今已经无影无踪,在想法上几乎没有设下一点防线。

自然地把视线飘到堇的肩颈以下,再次审视起明明几分钟前才见过的清软装扮。变了个角度的关系,视野似乎更容易聚集在堇的,还带着青柠余香的淡粉色双唇上面。

也许只是因为帽子前沿遮挡住了那一块的光线吧。

还是说,其实真正在看的是余光区域里,在光影交加里折射出漂亮曲线的锁骨一带呢?

「走吧」

可可只是点头,然后继续自顾自思考。等到身体有了反应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就伸出了右手,并且那只手已经被一股冰凉又柔软的触感包覆,牵引之下便让自己被动起身。

「你在想什么?不理我?」

『只是没理现在的你哦』

说完自己也觉得奇怪。大脑是经过了怎样的加工才说得出这种话呢。但细细一想又确实如此。

「?」

『我想起堇这条吊带袖三四年前穿过来着』

「所以呢?」

『没什么。』

想象力太过超前只会让语言无力起来。三四年前的堇,身着这套衫对可可不怀好意地冷嘲热讽,不屑与吵闹仿佛渗进了衣衫一般,只要用心感应便会重现。

可相牵的十指强烈又清晰的触感,又只会让可可不住联想起那些甜度均匀的,清凉甜品般的夏色恋语。

同时叠加的话,会是怎样的颜色呢?

冒着不安的风险闭上眼睛,试图看见那笔色彩。

结果什么也没有。

嘛,可可略微失望地睁开眼睛,继续行走在陌生的街。


2

「不过确实没有想到」

『嗯?』

「为什么会跟你考到一个市来啊?」

『嗯.....?大概是巧合?』


四年一晃而过。

但只是隐隐约约记得点吵闹,记得些苦悔,记得些羞红和妄想,记得些毕业分别的揪痛和眼泪,虽然是高光时刻,但时间流动到了今天的话,这些回忆带来的刺激还不如露在遮阳伞外面的手臂强。

可可不擅长梳理从头到尾的东西,这方面还是堇更在行,所以需要的时候应该直接问她就好了。

只去关注现在发生的事情就好,心里小声这样提醒。

「真,的,吗?」

堇明显比可可记得清楚得多,这也许要多亏了她喜欢研究前因后果的习惯,从遥不可及的巨星到身边的熟人,堇仿佛都为他们在写了本编年史,当然,写在心里。

堇拿出了盘问的眼神,一副不怀好意的坏笑凑向可可面前。

那是一双试图穿透胸腔,直触心脏那块不明但又柔软之处的眼瞳。

小腹有点难受,但又微微的有些愉悦。

是一种奇怪的快感。


『没必要这么认真吧?你知道还问? 』

可可一次性想说两句话,但对方的眼神并不给自己充裕的思考时间,只能直接回答。会想到另外一句话是因为....那天可可无意说漏了嘴,说起自己喜欢堇哪个角度投来的视线。

结果堇就好像当成什么公式一样的,天天千篇一律...

「哼,听你亲口说才更有意义嘛」

两人最初认识那会像是害怕什么天降的虫子一样,在表达上套了一层又一层壳,从来没指望好好说话,也没指望得到对方理解。

太习惯了,就算已经同居了也时不时犯起老毛病。像把true又写成ture一样,日常生活中的话,明明是凑过去亲密一下,却有一定几率变成奇怪的互撕环节。

堇也是把话说出口,才注意到句子里掺入的那点非本意的情绪。

『那,我不说了』

「别」

即答。

『嗯....?那求我啊』

堇鼓起脸颊,撇过脸去,快速摆动的马尾轻松夺走了可可片刻视线。

「切! 不就是自己不想承认吗」

吸进的这口空气带着堇扩散出的护发素气味,可可不由自主就提起声调。

『那,那,那我就是不承认了可以吗』

「可以」

『那就好』

「等下,你说啥」

『你说话咋这么难懂啊,大哲学家?』

堇好像压根没听懂可可的意思,只顾着回答「可以吗」,脑子像是变得迟钝一下,好一会才想起自己问的事情。

堇只是想让可可说出那句话而已,结果自己被带跑了...像是想扳平比分一样,堇打算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卷土重来。但嘴唇刚要张开,大片的温热触感就忽然袭来,把才提上喉咙的话全部融化。

原来是可可趁着空当,不请自来。

像是差点撞上去的一般,尽管有刹脚步但前倾的惯性还是逼得堇本能去环住可可的腰作为截停手段。

心跳突增的堇顺势深吸一口气,结果反倒让可可的浓度再次上升。明明只是些护发素之类的淡淡香气,但一清晰意识到可可相距不到五厘米的眼神,肚子呀,右肩呀之类的地方那里,本来是细枝末节的触感就会突然几何级放大,大到能扰乱下一个心跳的节拍一样。

可是,并不讨厌,尽管感官全部乱套,却还是想安心接纳这个到来的事物,堇不打算因此松手。

不过,堇突然灵敏起来的感官捕捉到了什么视觉异样。

可可的耳根比周边要红。

「耳朵...?」

声音实在很轻,不知是因为距离足够近还是因为感官都在颤动。

可可像是逃着什么一样不愿回答,只是微微转头,试图往堇的发隙里钻去。

『没啥』

但直觉告诉堇,面红耳赤不是拥抱带来的,一定另有原因。

「你在想什么?说吧」

『说了没啥..没事啦』

堇无可奈何,只能故意拉开距离,作出要走的姿势。或许是因为卷土重来的目标感,忽然连自己也感觉变得有些认真。

可可面对那样突然认真起来的脸,好像并没有太多抵抗力,像是被什么粒子轻轻刮过嘴边,轻轻的势能让可可自然“缴械投降”,全部道出。

『喂!』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是故意改的志愿好吧,就是为了增大跟你在...在一起的概率啦』

『这样子说总搞得跟做坏事一样的,不就...』

「嗯??」

堇懵了一下。可可原来只是嘴上不承认,但脸色出卖自己,才用的身体拥抱作为掩饰吗。

口嫌体正直吗....堇想。


但可可却以为堇还在势头上,把「嗯?」当成了步步紧逼的信号,语言里开始带着点闻得到的慌张。

『放过我啦! 你...』


如果非要把各种日常生活里的环节当作比赛还要弄出胜负,其实堇还是经常输的。

尽管并不浓厚,但那点胜负欲依然像稍稍膨起的生奶油,鼓励堇去明知,但不说,然后带着点满足的心情默默看戏。

堇就默默直视可可的双眼。

但对面投射回来了些什么呢?

『怎么,就这些了呀』

「你觉得这样够了吗?」

『....』

其实堇也只知道这么多,但让强迫可可对着那段不好启齿的回忆继续深挖,会是什么反应呢?

可可双颊的羞红稍微深了一点。

『....对不起。』

「嗯?」

『当时是故意的...明明填的一样的城市还是要装....还劝你改....』

『想跟你一起...又不想跟你一起....可是又不想亲手做后面那件事,就觉得如果是你改了城市导致两人分开,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一样....那种』

『……......』

可可的语气一反常态,显得很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般,努力试图取得对方的原谅。

『小堇.....不会因为这个讨厌我吧....?』

这回心脏真的漏了一拍。

两人都不习惯称呼对方的名字,虽然彼此都很清楚。

难得叫了回名字,却直接到了亲昵称呼的地步。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本应弱不禁风的言语,给堇两耳的刺激却和刚才的拥抱不相上下。

看到这么难得的可可,堇也忽然难得地想一改常态,直率地温柔一次。

按照脑补出的形象,堇就怀着爱意,轻轻把手掌放在可可头上,轻轻抚摸。

可可好像听到了回答了一样,瞬间安静下来,紧张的双肩也放松地垂下。

「没关系的~」

趁着垂下的空隙,堇把手掌移开,跑去找到可可左手放松的五指,然后紧紧相牵。

可可像没了说话能力一样,一个劲只是服从着主人命令。

「走吧~」

相牵的手向前摆动牵引,可可也跟着一起前进。而才成为历史的过去,也好像融化在一摇一摆里的恍惚间。

这一次,堇得一分。


3

可可不是很清楚怎么和人相处。并不是说害怕相处,只是好像什么都没做,身边的大家就已经对自己形成了态度。该喜欢的喜欢,该嫌的嫌,所以也不是很懂怎么让本来不喜欢自己的人一转态度。

因为可可总是毫无保留,直来直去。

行动往往优先于想法,导致可可几乎藏不住秘密,大家都知道可可的想法,像QQ里那些仿佛住在空间的人一样整日在公共频道刷屏,无休止地发射着个人碎片。

只不过,明明不擅长藏住秘密,却还老是在堇面前故意拐弯抹角。明知对方是调查秘密的老手,却还要一次次演都不演直接送上门去。

揭穿谜底对堇实在太简单,没有挑战性。

真正有挑战性的还是可可认输那会的一反常态,像是突然用小手堵住自己的嘴,或者露出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要去直视那会的可可,就会有点难。

会让自己忽然幸福到怀疑起,原来这是自己正在拥有的情侣??

会让自己忽然怀疑起,该不该承认曾经真实发生的各种吵架拌嘴互相“伤害”?

这段恋爱存在的本身都好像有点矛盾。

但反倒正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发展,让两人避开好多次关系金字塔不可逆的垮塌,以一种奇怪的形式走到今天。

像颗抠不掉的痘痘,每次试图让对方的面容占满自己视线的时候,都会被这颗烦人的东西惹得有点发痒,想着要是能扣掉就完美了。

但每次试图否认回忆,直觉似乎都会背离自己的意愿。像走向天台栏杆旁边,然后想象自己翻过去一跃而下,哪怕想得再具体再简单,身体也跨不出一步。

是因为直觉认定了这样会让关系破灭吗?

不知道。

算了,忍一忍吧。然后让这颗痘就这样原封不动。



4

「拍好了....怎么样」

『好的说』

「啥」

『好,的说』

「后缀比话还长了...」

可可已经可以自动忽略吐槽了。

『那我发ins那咯。嗯......这次该换啥文案呢....?』

堇好像不是很喜欢把情侣图发到社交网上,平时基本都是可可来办。但好像是为了保证平衡还是怎样,摄影是由堇来完成,然后发给可可。

然后本来只是粘贴就好的,最多一两行的文案也总是要一起来讨论。

这次写的是『終わりよければなんとやら。』

只要结局好,就可以了什么的。

因为两个人走在一起的过程实在太过反常识,比起从中学习经验,倒不如直接承认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随机事件会更好。

毕竟,那也不重要不是吗?结果已经在这了。堇凝视对方手机屏幕里的自己,飘飘地想。

然后,继续吸进一口香甜的空气,也不管来自何处,开心就好。




「等一下,你在写什么」

『别别,等一下,等会就给你』

可可忽然把屏幕背向堇的视线,有点嬉闹地把堇拦开,不让碰到。

「....?」

「又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啊...对!不能说!嘻嘻』

「好吧」

堇不着急,故作镇定,但其实在耐心等待弱点的出现。

可可继续打字,但屏幕已经微微右倾,让画面被太阳的强烈反光取代大半。

堇轻松地计算出可可视线范围的极限,然后悄悄绕后,然后学习某位前辈的动作,拍了拍可可打字的右肩,然后趁可可注意力被转移到身后时轻巧转身,抓住握力下降的瞬间拿走手机。

画面给堇的第一印象是「熟悉的陌生人」。

要说为什么的话...

「......全世界最可爱的猪头?」

堇只看得懂” 世界 可爱”。(日本指代猪用的是豚字)


可可刚反应过来。

『啊不!』

『喂喂手机还我』

虽然只比可可高两厘米,但整套动作下来给人的印象却是怎么蹦都拿不到大人手里玩具的那种。


堇并没发现什么问题,中国地区好像访问不了ins什么的所以会用QQ空间之类的。刚要觉得没趣收手还给可可,手一滑,才发现要上传的图...

多了一张不知从哪来的,自己的侧睡照。

因为毫无防备显得有点像婴儿,手指则轻轻蜷起,靠在可可送的库洛米玩偶上。图片右上角还加了张小猪的贴图。

可可是不是有在偷偷收藏自己的“丑照”....?

正要发问,突然可可抢了回去,连忙对着那张图点×,文字也全部删掉。

「看到了哦」

『啊』

可可嘟起嘴,提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请求。

『怎么办,你可以假装没看见吗』

「真有本事啊,怪不得上次主动把图片库给我看呢,原来是方便藏私货?」

「还有多少???」

堇思考这方面的东西还蛮快的,倒也不一定是不安全感作祟,事实上在可可身边的时候堇是最有安全感的,只是侦探职业病犯了。

可可深知斗不过,只能跳过各种互相拉扯的步骤,直接缴械投降。

可可屏幕上啪塔啪塔几下,随后页面显示的是QQ空间里那个仅限个人查看的相册。

堇就算不懂中文也知道相册有....只有1张,就是那张睡照。

堇有点小失望。虽然有点想因为可可偷拍掐一掐脸,但一发现只偷拍了一张,又莫名有些不满足,这是什么奇怪的心理...

「好吧...不用看了,原谅你了」

「等下,不行,加个条件」

『嗯?』

「让我抱抱」

『嗯??为什么突然...!』

可可一秒后被环抱住,才意识到那句不是请求,是陈述。

可可理解不了堇的注意点为什么转移得这么快,难道是被报复了....

但是哪里会有这么舒服的报复方式...?被最骄傲的情侣抱着....

「呼...~」

『....!』

是可可最招架不住的耳边轻语。可可因为初中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熬夜,又害怕被父母抓到,所以半夜都只戴一边耳机,另一只耳朵就集中注意房间外的细小动静,日积月累下来可可对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和吐息声这样的就会比常人敏感不少,更何况,这个声线的吐息声...意外的还是可可所期待的。

感度被超级加倍了一万次以后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

大概....就是明明会让肩膀和心脏敏感地抖个不停身体却还是不听话一动不动仿佛在说着我还要之类的变态般发言然后继续让肩膀和胸膛抖个不停。

『....犯规了!打住!』

「哈哈哈,想起第一天同住那晚了」



刚刚同居的那个晚上。

可可体力不好,所以比堇先站不起来,但被抱到床的右缘时却忽然有了精神,立马翻滚到左边去。

「嗯..?」

『可可...那个,左耳比较敏感....总之让我睡这边就好了』

「多敏感?」

『会睡不着的,我想睡觉啦,放过我吧』

「哦~」

虽然可可并没有因为这样就睡得着觉啦。


时间回到

可可心理上一脸享受,不过理智上倒有点奇怪。

『我又做错了什么嘛...?』

可可不擅长想,但是擅长直接问。

「嗯?.....要说的话,太可爱了吧?」

『?真的?』

「不然呢?」

『不是因为那张照片,还说你baka?』

后半段对堇是新信息。

「有吗? 等下,baka?」

忽然把刚刚那个陌生的“猪头”和baka联系在一起,仿佛学到了新词汇一样,求知欲稍稍得到满足。

但随后闪过一阵不对,

「诶等下原来你还骂我了?」

『???不是吗,我以为你是因为那个...』

堇只是因为调查有点小失望,就打算用个拥抱来补足而已,这下倒好。

「嗯...那好吧,尊重你的想法!」

白送的机会,为什么不顺势咬住?堇就自然地把战线再拉进一点,让可可更充分地体验到听力敏感的后果。

『喂!这里市中心啊笨蛋!要做回家做啦』

可可故作镇定,压下羞耻心,然后被脸颊晕上的潮红出卖。

「哦」

「欠我的哦,记得嗷」

『.....』

堇再计一分。


不过堇的快乐时光就只能到今天了。

原来可可是诱受型。但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接下来一个星期,堇一分没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