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 温泉池水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12 00:44
点击:374
章节字数:43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曼再次醒来天已大亮,房轻歌已然不见,而李贞却在自己旁边呼呼大睡。


林曼无奈的叫其起床,而李贞不知道是在耍赖还是真的不想醒,就死死的连抱带骑的压着林曼不肯起身。


“起啦,吃过早饭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嘛,人家都要困死了。”


林曼想着不如就趁今日直截了当的和李贞摊牌,而自己的时间已然不多,如若李贞不是细作,那自己也不必再在她这浪费时间。


“你怎么睡过来的,早上不是回了自己的被窝,何时又跑到了我的床上?”


“还不是你们害的我一夜没睡,我只有在床上才能睡着嘛,谁叫你们赶我走,可怜的我只好等你的轻歌走了才能来床上合会儿眼。”


李贞惺忪的抬起头望着林曼,示意她好好的看看自己,果真两个黑眼圈都要堪称烟熏妆了,却是美的另有一番韵味。


林曼立即转开头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误碰,而后无奈的开口说道,“走啦,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嗯?好玩的地方,那我要去,不过你可得背着我,我脚受伤了嘛。”李贞立即眯起了好看的眼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然后猝不及防的搂紧了林曼的脖子,将天生的小酒窝和林曼的脸噌在了一起。


林曼背着李贞向瀑布走去,李贞却看不出有任何的不自然,想见方才在早点铺子非要自己喂才肯吃饭,现在的感觉总是好过多了,尽管林曼方才拒绝了大庭广众下,李贞要求林曼用嘴巴喂才能吃的无礼要求。


不同于昨日,今天的天气很阴,风相较于昨日冷意更浓,厚厚的云层到底还是全部遮住了日头,渐渐的洒下了绵细的雪花来。


李贞伏在林曼背上伸出手来接着雪花,不禁呢喃出,“我喜欢雪,不喜欢雨,尤其是大雨滂沱的日子,总觉得会有分离,使人无比悲伤的分离。”


“李贞。”


“嗯?”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有。”


林曼一笑,她没有想到对方也会这么痛快的跟自己摊了牌,怕是走到这个地方,如果对方心里真的有鬼,想必也没有什么再装下去的必要了吧。


“那你说吧,我听着。”林曼想着为了避免尴尬,还是让对方自己说出来的好,至少总好过自己的逼问,这几日的相处之下,其实自己更多的是已经把她当成了好友去看待了。


“我喜欢你。”


林曼闻言猛的驻足,随后只当李贞是在开她玩笑,便一脸认真的道,“李贞,你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句。”


“这句难道不应该是最重要的么?怕是全天下的人可都想得到我的这句话呢,可我却把它给了你。”


李贞的表情和语气去掉了戏谑和娇嗔,而是十分的严肃和认真。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林曼再次挪开了步子继续前行。


“房轻歌么?”李贞的语气有些不屑。


林曼却再次驻了足,“你怎知道她姓房?我可一直都没有提到过。”


李贞拍了拍林曼的肩膀示意放她下来,“你都引我来了这里,不正是约我摊牌的吗?”李贞的脸上满是笑意,但却不再是那种甜甜的笑,而是充满睿智和洞穿了一切的笑意,这美人笑却看的林曼心头一凛。


她虽然知道李贞并不像看上去的那般简单,但她之前竟未露出一丝破绽,她虽然爱撒娇无理要求也颇多,但只要房轻歌一认真一冷脸,她也会妥协,也会示弱。


而此刻的李贞却和之前可爱的她完全判若两人,一副极其漂亮的眉眼间,透出的满是骄傲和霸气,仿佛一切胜券尽在股掌,可林曼之前完全没有看出来她的可爱是装的,还是说,还是说那可爱本就是真实的她,只不过是她的另外一面?


她简直是个天生的演员,还是如此的百变与善变。


“这么说,你承认了你身上有蛊母?”林曼也正色道。


“蛊母确实在我这,而我没有急于拿回钥匙,也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你是来救我出去的人。”


“你早知道?”


李贞一笑,继续说道:“蛊虫与蛊母之间是有感应的,从你见我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了,我只是感到很意外,食蛊之人竟然不是房轻歌,这偏离了我预先的计划。”


林曼想起那日几个黑衣人的目标的确是房轻歌,看来,李贞从进入这里当细作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黑衣人劫持房轻歌也并非是他们为了救主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安排。


“第一夜我故意与你那般亲近房轻歌都不曾出现,不禁让我开始担心你可能并非是她的什么人,所以第二天我只能让你我身处险境,甚至是绝地,才能试探出她是不是真的在乎你。”


“这么说,你也早知道你的仆人回不来了对不对?”


“他身上有我事先放的东西,如果他被抓去无法逃离,那也只能是死路一条。而那个姓董的我一早便知他是相府的管事,一旦他找到证据,那作为主子的我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此时我再回去,可谓是自投罗网。”


“那你怎么会算到我一定会出现?又刚好在那个时候出现呢?”


“我并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但是小梁被董掌柜抓到的确是我事先设计好的一步棋,但这步棋放着就好,灯油已经撒下,什么时候遇见火苗就什么时候燃,也就是说不论你什么时候出现,我自然会带你去见董掌柜,也就是随时可以启动下一步棋,只不过,我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的遇见你,当然这是在房轻歌没有食蛊的情况下,设计的一步备用棋,如果是她自己食了蛊,那直接进行下一步就行了。”


“所以事实上你启用了备用计划,而你引我去酒庄,你让我们身处险境的目的就是要逼出房轻歌,难道你就不怕在酒庄里万一房轻歌没有出现,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我赌她一定会出现。”


“为什么?”


“即便第一日她未现身,只能说明你可能并不是她的爱人,她不必因为吃醋而现身,但你毕竟是替她食蛊之人,依我拿到的情报,对房轻歌心性的了解,她很缺少关爱,一旦有人愿意为她而死,她必定会拼死保其性命,也就是所谓的仗义,所以我赌她会出现。”李贞自信的笑答。


“疯子,拿自己的性命去压一个赌吗?”林曼语气有点激动也有点气愤。


“所以你是在担心我吗?”李贞依旧笑着,美丽的长发迎风飘舞,正色起来的她却又带来了另外的一番美。


林曼调整了一下情绪,再次开口道,“这么说,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林曼感觉有些心寒。


“能被利用,才能说明你有价值,若是你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又何谈利用。”


“但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胆色过人,寻常的女子肯定做不到因为一个赌就能将生死置之度外,我方才一直没想通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房轻歌出面才行,但是现在想来,是因为只有知道我们的关系,你才能确定我到底值多少赌资,够不够分量将你从房相手里救出去。”


李贞意味深长的抿嘴一笑,“我很庆幸你不是我的敌人,现在我总算明白季小年擅自改变方案给你下蛊的用意了,不过,你我都应该庆幸的是,房轻歌的确很在乎你。”


“是啊,就像你说的她很仗义,她在乎我大概也只是因为我替她食了蛊而已。”林曼有些自嘲。


李贞看在眼里,却没有说破自己看出来的东西,只伸出手道:“给我吧。”


“什么?”林曼不解。


“钥匙给我,我带你进去。”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进去?”


“你若是真的进去了,怕是现在就不会站在这了,而是那洞穴里的其中一具骸骨,你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进去么?”


“说的没错,光看钥匙的精巧我就知道这里绝非寻常之地,带着你万一里面有个什么机关暗箭的,也好有个人替我收尸不是。”


林曼将钥匙交还给李贞,李贞莞尔一笑,“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她,这么危险的地方才不会带她来而是带上我。”随后便走进水潭,前一刻她还在浅水摊戏逗着小鱼,可下一秒便一个猛子扎进了深水区。


可这情景却让林曼猝不及防,“直,直接游过去?”


————————————


星型钥匙的拧动似乎带动着门后某种沉重的机关,而让林曼没想到的是这锁孔竟然自动的缩了进去,而后另外一个好似弯月形状的锁孔又被送了出来。


李贞摆弄着那精巧的钥匙,不一会,那钥匙的顶端居然呈现了弯月的形状,林曼哑然着机关的精巧程度。


待灰暗的铁门应声而开,两人才算彻底脱离了冰冷的水域,可一进门林曼却更为惊奇,别看洞口虽小,可走进来却是条十分宽阔的长廊,而长廊的中间则是一池蒸腾的温泉之水阻断了去路。


“呵,这准备还真是贴心,知道进来的水路是必经之地,所以还特意设置了温泉用来暖身么?可这外面便是冷水之谭,离这洞穴之内这么近的距离又怎会有真的温泉池存在?”


李贞笑着,随后掏出了那把钥匙扔入了池水之中,而后开口道:“不错,遇事沉着、冷静、不冒失、善分析局势和形式,我对你越来越满意了,在冷池之中开锁也会用段时间,等进来时身体已然冻透,常人再遇见温泉池水,见里面没什么古怪多半会选择直接下水取暖,现在应该可以了。”随后李贞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原来如此,这钥匙可以中和掉水中的某些致命物质,若是有不知情者强行打开这门,怕是沾上这水也会丧命于此。”


“说的没错,此池是前往内室的必经之地,也算是“机关”之一,相公,能把我抱上去吗?我的脚伤犯了,许是方才受了凉,扭了的关节疼的厉害。”


林曼浅到水底捞了钥匙又在水中横抱起了美人,迷雾升腾,倾城美人湿衣犹如出浴,林曼恍惚间净有些脚软的差点跌倒,好困,有些想睡,自己仿佛再次回到了黎明时分。


自己轻抚着房轻歌的脸,指尖触着她的唇瓣,林曼有些迷醉,有些神往,这一次没有人再打扰她们,她抑制不住的做了早上未能做完的事,甚至想要的更多些,可直到嘴唇传来剧痛她才如梦方醒,却发现她抱着李贞离侧面的机关区仅剩一步之遥。


机关区的洞顶正嵌着数枚待发的弩箭,一旦两人误入,必将一起万劫不复。


“林曼,我喜欢你但并不代表你可以乱来。”李贞的神情有些严肃,而她的唇边还留着自己的血迹。


“我..我刚刚好像中了幻术。”清醒后的林曼惊出一头冷汗,赶忙向身后退去,只是这池水几乎没胸,阻力十分巨大,林曼只能缓慢后退。


怀中的李贞搂着林曼的脖颈,“所以你刚刚是在想着那种事,而你想的那个人应该也不是我吧,还真是生气。”李贞的态度有点冷。


“听你这么说,看来每个人中的幻术都是不同的哦,那你第一次中的幻术是什么?”


李贞想了想,瞳孔逐渐散焦似是陷入了回忆,“我中的幻术,是小时候家人被送走的那天,我在后面追了很久,那天雨好大,也好冷,后来我摔倒了满身的泥泞,还受了伤只觉得很疼,所以我不喜欢雨,总会让我感受到痛苦的分离。”


池水很暖,温度还算惬意,而越是往前行进,温度便也越高,林曼只能将李贞举得更高些尽可能的让她可以脱离水面,但这一细节却被李贞看在眼里。


“刚才对不起,我有没有做什么更过分的…”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发生,那只是属于你的幻觉。”李贞似乎知道她要问什么,急忙打断。


“那就好。”林曼庆幸自己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幻觉是那种事?”


此话一出,林曼便有些后悔,这让两个人都再次陷入的尴尬的境地,“自然是我猜的,不然你脑子里还能想些什么,还差点给我的小命也搭了进去,真过分。”李贞又恢复了调皮的模样。


林曼望着李贞忽然戏谑的一笑,“可是我发现一个秘密,就是你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不在乎亲亲抱抱,但是一旦对你来真格的,你倒是保守的很,而且,还会害羞。”


“喂,谁保守了,我哪有害羞,不然我们现在亲亲。”说完李贞撅起嘴巴佯装着要凑过来的样子,林曼知道她是在假意掩饰,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脸转开,“又来了,算了算了,我相信你就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