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樱与月 04 岐阜祭

作者:ShimamuraZ
更新时间:2022-02-27 01:08
点击:1498
章节字数:26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天要一起去车站那吗?」


在和岛村通电话的时候,她忽然这么问我。


『车站?』


岛村主动约我出门...我当然很高兴,但为什么是「去车站」?


「明天不是道三祭吗?车站那边有表演喔。」


『啊...好像是的。』


对于祭典这类的活动,我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也不会特地去记住。


不过,如果它们能够作为岛村和我的回忆,能够与岛村一起享受祭典的氛围的话,那我以后应该更加注意这种日子才是。


我暗自在心中决定。


「所以安达要一起去吗?虽然我爸妈和妹妹也会去,但是到时候可以和他们分开行动。」


『好...好的!』


我并不擅长应对岛村的母亲,应该说,我不擅长应对除岛村外的任何人。我想岛村也是知道的,她这样考虑我的感受,让我有种感动的情绪。


不过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是她的女朋友。


岛村的女朋友。


「嗯?安达为什么突然笑了?」


『咦?没...没有啊。』


「我应该还没到耳朵出现幻听的程度吧?」


『唔...只是...只是想到岛村...』


「嗯?」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一点笑意,让我总觉得岛村是故意在使坏。


但是我还是如实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想到岛村是...我的女朋友。』


「哦~哦~」


岛村很浮夸地回应我,刻意的语气让我想到了她的母亲。


果然岛村很像她的妈妈。


『那...那明天什么时候?』


「十二点半如何?刚好去那边吃点东西。」


『嗯、嗯。』





中午的时候,父亲开始将我们载到车站的附近,因为有交通管制,所以他要到附近的停车场停车。


到了汇合的地方,就看到安达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安——」


『安达妹妹这么早就到了吗。』


「安达小姐中午好~」


喂,你们两个不要抢我台词啊。


看着身边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我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您好。我刚到...中午好。』


安达向母亲和社妹微微低头问候,然后就转头看向我。


我笑了笑,现在的安达,眼睛里闪烁着期待。


「那我和安达一起去吃东西了?你们慢慢逛。」


『好的~安达妹妹,抱月就交给你了喔。』


母亲从身后将我推向安达,我愣了愣,有点不清楚她是不是无心之语。


听到母亲的话,安达的脸像是被泼了染料,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好...好的...请...请多多...指教。」


安达说完后还深深低下了头。因为背对着母亲,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动作,但是安达这样的姿态差点让我也跟着低头。


什么情况?


不就是去吃个饭而已吗?为什么弄得好像是要把我嫁出去似的。


而且,安达你这表现也太明显了。


我没有回头看身后,只是挠了挠有些发痒的脸颊,说了句「我们先走了」后,就拉着安达离开了这里。


走了一段距离,在确认母亲的身影已经看不到后,我停了下来。


『岛村...生气了吗?』


大概是发现自己刚刚的回答有点直白,安达畏缩地看着我。


「没有啦,先不管我妈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早晚还是要说的。」


——就是有点难为情。


听到我的话,安达刚刚褪色的脸上重新染上了樱红。


『可...可以说吗?』


「嗯?安达打算怎么说?」


『...不知道。』


「所以啦,顺其自然就好了。」


我想母亲大概不会反对。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家人,要是因此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感觉就会很麻烦。


可是如果安达执意要说的话,我还是会同意就是了,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让她感到不安。


「安达想吃什么?」


在脑海中甩掉那些会让人胃疼的事情,我牵着安达的手,目光转向周围的摊位。


『都可以,岛村想吃什么。』


「那家可丽饼怎么样?」


『嗯。』


「那就走吧,肚子有点饿了。」


我们随意地边走边买,路过小柳町后,就看到了远处祭典的人群。


因为马路的中央被表演的人士占据,所以我和安达停在路边,一边看着那群身着法披,抬着道三公神轿的人在进行游街,一边吃着刚刚买的小吃。


「那家的红豆鲷鱼烧很好吃啊。」


『嗯...而且没有章鱼。』


章鱼?我疑惑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过去祭典上吃到的奇怪的鲷鱼烧。


「啊哈哈,毕竟没有遇到那个奇怪的占卜师嘛。」


说起来,过去的两次祭典上都有遇到那个占卜师,这次却没有遇到。


不会是因为卖的东西太奇怪倒闭了吧?


对于那个占卜师,我还算是能给予她正面的评价,虽然是个奇怪的人,但是或许是个...好人?


在道路上表演的人们随着「咚、咚、咚」的鼓声晃动身体,喊着奇怪的口号,没有抬轿的人跟在后面,边走边拍手应和。喧闹的声音刺激着耳膜,让大脑感到轻微的混乱。


『感觉有点吵。』


安达皱着眉头,目光投向前方,但是大概不是在看表演。


「是啊,毕竟是祭典...话说安达,你知道国盗物语吗?」


『咦?...以前听说过。』


「好像这个祭典的神明就是里面的主角。」


『是喔。』


『啊,我...我的意思是...原来是这样的喔~』


安达先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又立马用上扬的语调补充道。


我苦笑着看向她,安达和我不同,我觉得偶尔吸收一些新的知识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对于安达来说,她没有兴趣的事物,大概是不会想要去了解的。与之相反,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安达总是能爆发出令人惊叹的行动力。


这是不是因为她把平时的力气全都集中起来,然后一口气释放出来的缘故?


如果是这样,那安达某种程度上来说可真是厉害。


「没事啦,我也只是随便说一下而已。」


毕竟是早上刚从社妹那里听来的。


『这...这样,我还以为岛村喜欢...这种。』


这种是哪种?


我摇了摇头否定,将目光重新放回前方的人群,打算再待一会就到别处去。


毕竟声音实在太大了。


交叉的路口处已经有一圈人围着架起了两根长长的竹竿,竹竿的最上头有个身着法披的人,正在摆着各种看起来就很危险的动作。


明明都是些比我年长的人,却依旧抱持着相当程度的活力。站在这里,就像是站在夜晚的篝火旁一样,炙热的光芒令我有点睁不开眼睛。


我并不否认,这才是正确的生活态度。积极、乐观,如同不断蹿升的火焰,这是从小到大社会上一直教育我们的,让自己得以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态度。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无法摆出这样的姿态。


灰烬是没办法再次被点燃的。


这样想着,眼前的情景仿佛变成了灰白,无论是鼓声,吆喝声,还是围观的行人发出的嘈杂声,都遥远得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而这个世界依旧在正常地运转,只有自己被抛在原地。


不,不对。


还有安达。


手心传来的体温让我稍微感到心安,通过这柔软的触感,我感受到了自己与这个世界薄弱的联系。虽然过去绝大多数的时候,安达会更加渴求两人间的关系。但是,偶尔也会有我需要安达的时候。


就像是现在。


我比平时更用力地握紧了安达的手,感受到手掌的异样,她转头疑惑地看着我。


「安达。」


『嗯?』


「喜欢你呦。」


『唔咦?咦??』


安达先是发出了在这种环境下,都无比清晰的惊疑,脸涨得通红,然后——


『我...我也喜欢你。』


即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还是率先回应了我的感情。


没有任何修饰地回应了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小六QAQ
小六QAQ 在 2023/01/20 10:12 发表

标题:好好好

写的太甜了

橘子树下百合花
橘子树下百合花 在 2022/03/17 20:31 发表

樱与抱月一生推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