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衛隊長。〉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7 07:51
点击:556
章节字数:35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反覆思考著。衛靜嫻似乎是在凌晨四點睡著的,卻在早晨五點半點就醒了。眼皮很沉卻怎麼也睡不著了。她起身梳洗過後,想找書包,過了十分鐘後才想起來自己昨天沒有把書包帶回家。

錢包什麽的都在書包裡,看樣子是沒辦法去早餐店買了。

她隨意的在家中翻找著,最後什麽也都沒找到,只好喝了一杯開水後出門去學校了。


「好餓……」她拖著沈重的腳步,或許今天自己又是第一個抵達教室的人了吧?她想著。沒想到才推開教室的門,就看到了有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

「啊,小嫻姊……欸?身體不舒服嗎?」

是林萌樂。


「是學妹啊……我沒事,就是失眠沒睡好加上沒吃早餐而已。」衛靜嫻的聲音聽上去非常的疲累。

「欸?欸?是靜嫻姊姊?26歲那個小嫻姊?」對方似乎很訝異她還在這裡,或許是覺得該解決的都解決了,為什麽人還沒換回來吧。「難道妳昨天……」林萌樂想說出自己的猜想。


「對,還是我,26的那個……我昨天該提的都提了,被甩跟分手都經歷過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我還在這裡。」衛靜嫻晃了晃頭腦,難道自己……還有什麽事情沒做完嗎?……等等,好像真的有……?啊……


「對了,我今天放學後約了萍晰……」

這大概是唯一的可能性了。


「剛分手就約會,嗯哼——,人家許學姊可是未成年啊?」林萌樂意味深長地對她笑了笑。

「不、我……我沒這個打算!」她急著反駁,卻因為反應太大有些昏了頭。奇怪,只是失眠跟沒吃早餐而已,身體也太虛弱了?


「欸欸欸,小嫻姊別激動啊,呃……我現在只有糖果,妳先吃這個吧。」說著,林萌樂走到衛靜嫻身邊,給了她一顆蘋果口味的糖果,還把她扶到位置上,說:「想吃什麽?我去幫妳買。學校附近早餐店很多。」


她看著林萌樂,明明都分手甩了對方了,怎麼又跑過來了呢?

而林萌樂似乎看懂了她在想什麽,「我來嘲笑小嫻姊一天之內失戀兩次的啦,不要想太多。不過好險我來了,快,妳要吃什麽?我很快就回來!」林萌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非常有自信。


「噗……那就,鮪魚蛋餅跟咖啡牛奶吧。」衛靜嫻笑了出來,居然特地跑來嘲笑?不過,看樣子自己回去之後,那個小人渣會被揶揄一陣子。想到這裡,她突然覺得心情變好了。

「好!我這就去買,坐好不要亂動哦!趴著休息也可以,不准做打掃!」交待完之後,林萌樂就像颱風一樣咻咻咻地跑走了。


「真是可愛的孩子呢。」衛靜嫻乖乖地趴在了桌上,手裡把玩著剛剛拿到的糖果。

蘋果口味……蘋果……嗯……,第一次看見許萍晰時,為什麽會叫她蘋果西打呢?身體的記憶?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會知道許萍晰不喜歡這個綽號的吧。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知道她討厭,所以才會特別有印象的吧。


拆開糖果吃了下去。嗯……很甜。雖然並不是特別喜歡甜食,不過現在來說似乎剛剛好。糖果的甜,讓衛靜嫻的頭暈好轉了許多。

她閉著眼睛,聽著教室裡的時鐘滴滴答答的走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急促的腳步聲從走廊上傳來,伴隨著開門聲:「小嫻姊!早餐!來、來了!」林萌樂撐著門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真的很快,才不到七分鐘的時間。她都不知道該佩服這位小學妹的腳程,還是讚嘆早餐店的出餐速度了。

「謝謝,辛苦了。多少錢?」她起身翻找著書包,準備拿出錢包付錢。

「唉?啊,不用不用,小嫻姊昨天為了我們那麼努力,我請妳!」年輕真好,衛靜嫻看著林萌樂燦爛的笑容想著。

「反正不是我的錢,真的不用?」她接過了早餐,把它們從袋子裡面拿了出來。


「噗,這倒也是。不過不用,等小嫻姊回來我在跟她加倍要回來就好。」林萌樂拉開了她前方的位置,一屁股做了下去。「畢竟有些事情比錢更加——。」沒把話說得太明白,不過她大概懂對方想說什麽。

「哦,妳……果然是個小腹黑。」拆開醬油膏淋在蛋餅上,那淡黃色與深咖啡色真的是絕配。衛靜嫻拿竹籤戳了戳蛋餅,對林萌樂說:「她回來的話,懲罰她的任務就交給妳了!萌樂隊員!」開玩笑的對對方說。


林萌樂先是愣了一下,「是的!大衛隊長!」然後伸手對衛靜嫻敬了一個軍禮,最後才爆笑了出來:「沒想到小嫻姊那麼有趣。」


大衛隊長……她決定當作沒聽到。優雅的吃這份經典早餐。


大概是看膩了吧,林萌樂起身,往黑板的地方走去,她好奇的看著她,沒想到對方居然開始擦起了黑板。

「欸、我等等自己弄就好了!」衛靜嫻出聲制止了林萌樂,當然那人沒有聽她的。

「妳好好吃早餐,要是累壞了,放學還怎麼跟許學姊約會?」


……哪裡那麼容易累壞?衛靜嫻很想反駁,不過今天的狀態確實不怎麼好,要是撐不到放學就不好了。她低著頭默默的吃著,那就接受對方的好意吧。「謝謝妳。」她對林萌樂說,而對方也回應了她一聲嗯。


「所以妳真的是來嘲笑她的?」吃完後,衛靜嫻拿起裡面附的小餐巾紙擦了擦嘴巴,順便把垃圾給包好。

「一半一半。」林萌樂拍了拍手上的粉筆灰:「順便來問一些關於葉老師的問題。」轉身又拿起乾抹布,擦拭著黑板的置物架。

「葉老師?」衛靜嫻愣了一下,「妳真的跟老師……?」不太確定的問著。


「我好像對她圖謀不軌。」

或許自己不應該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佯裝優雅地喝下咖啡牛奶,衛靜嫻被嗆了一個內傷。很艱難的才說出了:「好像……?」


「欸,妳也太容易被嗆到了吧?上次玩遊戲妳也是這樣,好像液體都跟妳過不去一樣。啊,我去洗個手。」說完,林萌樂就跑了出去。


……妳以為我想?還不是妳們講話都很有爆點!不能怪我啊!


「我回來了。」林萌樂回到了衛靜嫻前面的位置坐下。

「謝謝。是說……那又是怎麼回事?」

「嗯?哦,沒什麽啦,只是最近我不是常常去老師家蹭飯嗎?」林萌樂聳了聳肩,不以為意的說:「然後就,覺得老師怎麼看都看不膩呢!」


「……妳的意思是,這張臉妳看膩了?」畢竟這張臉跟自己的臉一模一樣,所以她有點受傷:「嗯,不過我不太了解戀愛這種感情,所以我也不能給妳什麽意見就是了。」

「小嫻姊的臉是很耐看啦,就是人太白目了。」林萌樂吐了吐舌:「反正我看小嫻姊不會有心律不整的感覺。」


「心律不整看醫生會比較好。」她說得很認真。

「戀愛幼幼班。」然後就被反擊了。


「嗯……既然小嫻姊還沒回來,那我今天就先回教室了。靜嫻姊姊妳就好好休息,想打瞌睡的話就小心點,不要被發現了。」林萌樂看了看手錶,起身準備離開。


「好,今天謝謝妳了。」

林萌樂彎了彎嘴角,順手把衛靜嫻吃完的早餐垃圾拿走後,便離開了教室。

在看不見對方的背影之後,衛靜嫻又趴回了桌上,開始思考著最後的250點到底該怎麼拿。現在,系統完全是沒有反應的狀態,所以她也並不指望這個死人系統會給什麽任務。十有八九必須得靠自己摸索那些莫名其妙的隱藏任務。


唉……真的能夠回去嗎?她開始擔心著,會不會其實系統什麽的,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幻覺?那現在這個世界又是什麽呢?一場夢嗎?

事故之後昏睡的夢,還是死後的夢呢?


衛靜嫻有些迷茫。


總之,放學後……跟萍晰見面之後在說吧……

對方好像也說過有事想跟自己說。


想著、用力的思考著,她卻連答案的影子都沒看到。或許是用腦過度,也可能是心累了吧。她趴在桌上意識逐漸遠去。

朦朧的,衛靜嫻不太清楚現在是什麽時候。她只知道妳在教室裡,昏黃的夕陽把教室照得金黃。是放學了嗎?那不起來不行了,自己跟萍晰還有約。只是,她愈努力想撐起身子,就愈發覺不對勁。完全動不了。


眼角餘光,她瞄到的是那位跟自己有約的許萍晰,以及——她自己。

應該說,是那位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連名子也一樣的,17歲的衛靜嫻。


「我喜歡妳!」突然地,原本安靜的空間被這聲告白給劃破。


她看不見她們的表情,但是那位17歲的衛靜嫻似乎很慌張。

「對不起……!」那個聲音跟自己如出一轍,隨後就是一陣奔跑的聲音,只留下許萍晰一個人在教室內。


……?怎麼回事?

她看得一頭霧水。這是夢嗎?還是對方的記憶?

正當她還沒緩過來時,眼前一黑,同時,還聽到了廣播的聲音,在廣播之後又是一陣奔跑。


——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請 二年三班 衛靜嫻同學 立刻到訓導處報到。請……


她閉上眼睛,又再次睜開,周圍已經坐滿了同學,台上也有講課的聲音。似乎已經上課一陣子了。她再次嘗試用手把身體撐起,這次順利的起身了。

剛剛好像被廣播了吧?

衛靜嫻想著,然後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卻引來了四周的目光。講台上的人似乎對自己說了什麽,只是現在的她有些耳鳴,沒有聽得很清楚。


「我去、訓導處……」說完,便拖著腳步離開了教室。

她扶著牆壁,不知怎麼的暈得想吐。回想起剛剛的夢,果然是被塞記憶了吧。每次被塞記憶都會這樣,不知道是身體在排斥、還是自己在排斥。總會很不舒服。


經過一番苦戰,終於走到了樓梯口。

頭痛欲裂的感覺再次襲來,這讓衛靜嫻沒有站穩向前倒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