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來龍去脈,理了更亂。〉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0 16:10
点击:563
章节字数:42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了許久,見衛靜嫻沒有任何回應,對方起身拿了兩罐飲料,放了一罐在她面前,坐回原來的位置繼續等她講話。


「……老師妳……覺得我怎樣?」畢竟今天早上的問題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加上說是感情問題嘛,其實她也不知道到底算誰的感情問題。這個還是讓那個人渣嫻本人回來自己解決好了。而且如果說要問問題,她更在意原來這個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老師打開了罐裝咖啡,輕輕啜了一口緩緩開口:「愛管閒事又常弄巧成拙的萬人迷吧。」這讓她聽得一頭霧水。先不說弄巧成拙,愛管閒事是怎麼一回事?


面對衛靜嫻這呆滯的表情,對方又繼續說了下去:「以向坂井同學為首,老實說我當初就勸過不要太過頭,她身邊還有魏同學,不用太過擔心,可是妳看,現在人家陷下去了,妳又狠不下心拒絕……」說到這裡她扶了一下額頭、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再來是林同學,她的事情確實很棘手,不過妳提的……說難聽一點就是餿主意。雖然解決了,不過也搞到不能分手的地步。」


吸了一口氣,完全不給衛靜嫻思考的空間,她又繼續說了下去:「然後呢,妳突然告訴我,妳喜歡上了許同學?我除了頭痛就只有頭痛了。」她笑了笑:「可以跟妳收頭痛藥的錢嗎?」然後喝了一口咖啡。


等等,這個資訊量也太大,完全吸收不了啊?咦?到底是怎麼回事?向坂井學姊怎麼了?魏同學是誰?萌樂學妹的事情?這……腳踏三條船不會真的有隱情吧?


「所以,妳跟許同學怎麼了?」

「……她向我告白,然後我接受了……」

還在混亂中的大腦就這樣讓衛靜嫻老老實實地說了出來。


「……,看來我最近要多買一種藥了,胃藥。」對方揉了揉自己的腹部,臉上盡是複雜:「我不是告訴過妳等到所有事情都解決了再說比較好嗎?雖然林同學的事情大概沒辦法那麼快解決。唉……,還發生了什麽事情?」


「呃……」衛靜嫻很糾結,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全說,畢竟她除了對方是所謂的“輔助角色”除外,並不清楚其他的事情,但是看剛剛的談話內容,這位老師似乎很了解人渣嫻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事。


「還顧慮什麽?是怕妳說出來被我罵嗎?沒事,妳說吧。我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了,我也保證不會罵妳。」靠在沙發上,老師雙手十指交握著放在大腿上靜靜地等著衛靜嫻。


「……禮拜六我們有了一場四人約會。」


「……咳、」很顯然,對方的心裡準備做得不夠充分,不輕不重地咳了好幾下之後,手放在了胸前:「讓我緩一緩……」看著對方的表情,她似乎看出了對方開始懷疑人生。

「哦……」然後她很沒良心的回了一聲。


幾分鐘過了,她還是沒等到對方開口。也是,通常聽到這種事情大概也不知道要怎麼應對吧,畢竟對方看起來也不像是那種很八卦的人。於是她開口:「老師,其實我……失憶了。」


聞言,對方抬起頭用了一臉“妳又要搞什麽飛機?”的表情看著她。好,也是啦,這種事情自己遇到的話大概也會用一樣的臉來看對方的吧。


「事情是這樣子的,我上個禮拜五在浴室裡滑了一跤,撞到了頭之後記憶就……嗯。」然後衛靜嫻自己也掰不下去了,只是含糊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去了醫院之後醫生說這是暫時性的。」她搔了搔臉,看著依然不太相信的老師,又說了:「不信老師妳摸摸看,我後腦杓那邊的包還沒消下去呢……」低下頭示意要對方摸看看。


「……好,我就……暫時相信妳。摸就不必摸了。」她看得出來對方根本沒相信,甚至把這個當作了自己捅樓子後想逃避的藉口。


不過,反正也差不多是事實,就稍微假了個五成而已,她大膽的又說了:「所以可以把她們跟我的事情跟我說明一遍嗎?還有……老師的名子也……」


「……葉明月。」

「好的老師,我叫衛靜嫻。」衛靜嫻笑了笑。像是不怕對方真的跟自己索取藥費一樣。

葉明月大概是忍下了巴衛靜嫻衝動吧,只見她扶著額頭,緩緩說明著事情的經過。


葉明月最初只是想扮演好一個好老師,聽聽學生的煩惱而已。當然她現在依然是個好老師,也正聽著學生的煩惱。只是她遇到了某個捅樓子捅得不亦樂乎的學生,讓她很想放棄當好老師的夢想。


與這個喜歡惹禍的學生的初遇,是在她一年級快要下學期的時候,當開始只是以為是單純的煩惱諮詢,不過礙於自己只是國文老師,並不是專任的輔導教師,因此也只能建議她去找比較專業的老師;怎想到,這位同學居然說年齡相近的老師比較好說出口,而且其實就只是想找人說說而已。


自己還算是一個新人教師,第一次被這樣拜託,有些感動的……便義不容辭的答應了放學後當這位同學的心靈垃圾桶。沒想到就從此走上了頭痛藥不離身的道路。


這位同學的第一個煩惱,就是她在一個月前因為身體不適跑去保健室休息時,剛進去就看到了學姊抱著手機、一個人小小聲地哭泣,哭得甚是專心,專心到連有人進門了都沒發現。而這位同學呢,非常讀不懂空氣地進去就是對學姊講:「學姊妳失戀嗎?」


那位學姊似乎氣得就把手上的手機往這位同學的臉上砸,然後跳下床後頭也不回手機也不顧地跑出了保健室,只留下臉痛到忘記自己為何來此的麻煩大王,衛靜嫻一人。


然後,這位衛同學就拿著人家學姊的手機,一直到放學回家再到睡前才想到:「啊,糟糕,那位學姊是誰?她的手機怎麼辦!」就在此時,那位學姊的手機很巧的響了,衛同學猜想可能是那位學姊打過來要手機的吧,於是接了起來,隨後就被痛罵了一頓。


拿著手機的衛同學愣了愣,之後痞痞的回了一句:「學姊真是火爆呀,失戀也沒什麽啊,天涯何處無芳草學姊說是不是?」


「妳到底在廢話什麽?總之明天來三年七班,把手機還回來。」直到掛斷,對方的語氣一直都很嗆,衛同學卻不以為意,只是心想著:沒想到那個看起來柔弱的學姊其實那麼凶悍嗎?


隔天一早,衛同學拿著手機跑到了三年七班的教室,看到了昨日那位學姊,她坐在窗邊依然表情憂傷,一點也沒有昨晚嗆人的凶悍感;就在要出聲喊對方時,衛同學前方突然冒出了一個身高不是很高的學姊,那位學姊對著衛同學就是一個嗆,完全沒有好臉色:「手機拿來,妳可以走了。」衛同學才發現,這是昨天打電話給她的那一位。


「可這手機不是……」話還未完,馬上又被打斷了:「我會轉交給她,妳可以走了。」非常堅決。

「不不不,我還想給學姊道個歉的……」畢竟不經大腦就戳人家的痛處,昨晚被嗆之後還是有好好反省過的!

「我會轉達,妳可以走了。」

「可……」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五次。妳可以走了。」


一直被這樣對待,妳雖然脾氣好,但也有點生氣了,悶悶地反擊了一句:「學姊難道妳講話的尾語是“妳可以走了”嗎。」

「……」聞言,對方只是挑了挑眉道:「學妹妳有沒有聽過什麽叫禍從口出?從昨天到今天,妳完美呈現了這句話的含意呢。」

「……總之,請幫我跟學姊道個歉,對不起,沒神經地講了些有的沒的……然後手機我幫學姊充過電了。」衛同學乖乖地交出了手機,然後摸摸鼻子就離開了。


幾天之後,衛同學才得知那位學姊的名子叫做向坂井未來,而她哭的原因並不是失戀,是因為外公的過世。

同天,衛同學忍住了拿門夾自己腦子的衝動,午休時跑去三年級的教室想要找學姊親自道歉賠罪,不過她撲了個空。也好險那個火爆的小學姊並不在,所以衛同學轉移了陣地,四處跑四處找,才終於在保健室找到學姊。


這次的學姊沒有哭,只是坐在床邊發呆。保健室還是一樣只有她一個人。


衛同學跑了快要整個校園,看到人的那一瞬間激動的跑到學姊的面前彎腰道歉;而學姊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加上對方還滿身大汗。她的滿臉驚恐卻是彎著腰的衛同學看不到的。總之衛同學說了很多,但學姊直到最後一刻才回過神,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沒關係。」


聽到這句原諒,魏同學這才把腰挺直,一臉疲累卻又鬆了一口氣似的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然而就在此時,那脾氣火爆的小學姊衝了進來伸手攥住了衛同學的衣領:「我是不是沒跟妳說過不要再來了?」沒等衛同學回答,那人又側身看了下身後的學姊:「未來,沒事吧?這傢伙是不是又對妳說了奇怪的話?」


只見學姐搖了搖頭:「嚇了一跳沒聽仔細,但是是來道歉的。」衛同學也是一愣,沒想到說了那麼,對方只聽到了一句對不起。

聽到這裡,小學姊才鬆開手,然後說了那句昨天聽了好多次的話:「妳可以走了。」


雖說是自己有錯在先,不過一直被這樣對待衛同學難免會覺得受傷。最後衛同學就這樣下了一個決心。


——想要讓那天哭得傷心的學姊笑一個;還要讓這個火爆的小學姊對自己改觀!


這個就是衛靜嫻與向坂井未來和魏馨寧的相遇過程。


而為什麼會找到葉明月,其實就是因為魏小學姊真的是嗆到一個無法靠近,所以才想找人說說。葉明月雖然是新人教師,卻因為年齡相近、待人和善,比起教師更像是鄰家大姊姊,所以人氣很高,於是就被衛靜嫻衛同學選中了。


正當葉明月要繼續說下去時,衛靜嫻打斷了她:「等等老師,魏同學究竟是……哪位?我會不會被她怎樣?」雖然聽了那麼多,不過腦袋一時無法消化掉,葉老師口中的魏同學、學姊口中的小寧……應該是同一個人,這樣理解沒錯吧?


「其實,我今天一大早就看到她從妳教室跑出來。應該是去找妳的?」說了那麼多,覺得口渴的葉明月喝了一口咖啡:「所以妳今天才老是神遊還考了個十分對吧?至於她會不會對妳怎樣……,那孩子本性不壞,只是太保護向坂井同學了。所以只要是她認定對向坂井同學有害的話,就說什麽也會衝到向坂井同學前面去護著她。」


會這麼了解,也都多虧了這一年多,被眼前這位麻煩大王纏上的關係,這讓葉明月不得不觀察、了解這件事裡的每個人,才好細心解釋、開導衛靜嫻,再進而讓這位惹事王放下屠刀放過自己;然,事情總是沒想像中的簡單,這位惹事王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事情愈搞愈麻煩,最後更是原本分開的麻煩全部捲在了一起……理不出個所以然。


「頂多妳被揍一頓吧。」葉明月清淡地吐出了駭人的事實。現在沒打妳,只是因為妳受傷的話,向坂井同學會很傷心而已。

「您身為老師卻……」

「跟妳談心談了一年多,我覺得妳如果真的被她打一次,那也算是妳欠她的。」但終究打人還是不好的,自己還是老師,她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妳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好好跟向坂井同學溝通了。」


「……」衛靜嫻其實不想管太多,畢竟自己不僅僅只是戀愛幼幼班,也是個社交放牛班,但是終究是會怕別人的眼淚,心腸軟得很:「也是……」


「我說妳……轉性了?」要是是平時的話,應該會在那邊“可是……可是……”半天才對啊?葉明月看著妳,滿腹狐疑。


「老師就當我……撞一下不正常了幾天吧。」衛靜嫻也打開了罐裝運動飲料喝了一口,然後皺了皺眉頭,咕噥了句:「好甜……」之後便示意葉明月,請她繼續為自己講解這剪不斷理更亂的感情故事。


第13章似乎在審核。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