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戰了個歡,女俠饒命。〉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15 16:23
点击:801
章节字数:52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嗯?」在一片沉默中,出聲的是林萌樂:「等等,好像……」她突然一著轉身翻起了自己的背包,然後突然綻放了笑容:「有了有了,我們來玩這個吧!」她高高舉起了的是……


……那是啥?


衛靜嫻跟另外兩人都疑惑的看著林萌樂手上的長方型物體,包裝非常的粉紅色氣氛。


林萌樂看了她們的反應,絲毫不介意的說了句:「啊……我知道包裝是很像保險套啦,啊哈哈。」笑了笑的說出了非常不適合未成年的話。不對為什麽能面不改色的說出那三個字啊!衛靜嫻忍著大喊的衝動瞥了瞥另外兩人,想看看她們是什麽反應。


那位向坂井學姊好像依然在低潮,不過臉上多了更多的困惑跟尷尬。

而另一位許萍晰同學,不知道是不是故作冷靜的,喝了一口無糖烏龍茶。

好吧,只能自己來問了……「呃嗯,所以那是……?」超級尷尬的。


林萌樂看著她們,笑了笑說:「大家都怎麼啦?不會是剛剛講到那個吧——嗯哼?」然後視線又來到了衛靜嫻的身上:「怎麼連26歲的大姊姊都慌張了呢?」非常有深意的說了。

「我不……」「開玩笑的啦,這是剛剛看到覺得很有趣就順手買下來的,愛戀層層疊。」不讓她解釋,林萌樂將它放到桌上。不得不說,這還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會看氣氛的表現……這種情況拿出來大家真的會玩嗎?


但,事實與時間證明了。

會玩。

而且非常的起勁。


雖然衛靜嫻幾乎是被針對的那一個。


像是……

向坂井未來抽到了『用一分鐘講述自己的失戀經歷。』之後,她用了三秒種就說完了:「同床一晚消失了。」嗯,好。沒錯是這樣……衛靜嫻拿著衛生紙擦了擦地板上自己噴出來的烏龍茶。


又像是……

許萍晰抽到了『分享你遇到過最浪漫的約會。』之後,她挑了挑眉說了:「滿心期待的起了個大早,卻等了幾個小時等不到人,電話還打不通,通了之後被告知昨晚撞到頭她人在醫院;我很擔心的叫她慢慢來就好我可以繼續等,沒想到等到的是左擁右抱的女朋友。要說有多浪漫就有多浪漫。」……好,好……我錯了。衛靜嫻又抽了幾張衛生紙,想把跑到氣管裡的烏龍茶咳出來。


還有……

『簡單講述自己的故事。』,林萌樂抽到的。她滿臉笑容的說:「15歲,身處修羅場。」然後衛靜嫻開始懷疑人生。這個是不是林萌樂她早就料到的結果……?果然是個腹黑嗎。她一邊計算著自己的心裡陰影面積,一邊將手伸向了疊疊樂……


抽完,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一生中第一次希望自己不要看懂中文。大家看著定格的她,林萌樂忍不住向前看了她手上的那塊木頭,然後爆笑了出來:「我的天啊這個太適合小嫻姊了!」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雖然對靜嫻小姐可能很刺激?」


看著狂笑不止的林萌樂,衛靜嫻除了想哭以外大概就沒有其他情緒了。

將視線回到那塊木頭上面,文字依然沒有變化。看來是不能奢望象其他穿越主角那樣有什麽特殊的超能力之類的……


系統系統……我喜歡你。

【……您不是我的菜……咳咳,您跟我說也沒用呀。】

它是不是剛剛說了很失禮的話?她忍著把木頭折斷的衝動,開始思考了對誰“執行”的……損失……?比較小。


向坂井學姊嗎?不不不,才剛奪走人家戀人的身體,現在又用這個身體跟人家講這種事,這樣簡直是對人家的二次傷害,自己的良心會不安……還是不要好了。……雖然當著人家的面去跟別人講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然萌樂小學妹?……不可以。本能在跟自己這樣說著。從今天遇到她開始,雖然認識不多,不過對她的恐懼根本是直線上升。原來現在的高中生都這麼可怕嗎……冒然說出來不知道對方會是什麽反應,未知數太多了,果然還是駁回好了。


那麼最後就只剩下……許萍晰。

這位系統說的女主角。


她抬頭看了看許萍晰,視線正好對上了。

「怎麼了嗎?」對方出聲問著,她連忙搖搖頭又低了回去。


果然超恐怖的!雖然不像林萌樂那樣,不過對許萍晰的恐懼也很高。畢竟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我……可不可以棄權啊?」她最後弱弱的吐出了這句話。


「當然——」說話的是林萌樂,她一臉陽光笑容:「不‧行‧呀。」然後說出了惡魔般的言語。「不然用懲罰遊戲代替也可以啦……像是,禮拜一去學校跑操場100圈?」嗯,衛靜嫻慶幸著自己沒有喝烏龍茶,不然又要浪費衛生紙了。而且很髒。


「……好吧。」速戰速決。她起身默默地走到了許萍晰身旁。

「嗯?靜嫻小姐妳到底……」抽到了什麽?還沒等對方講完,她單膝下跪扶著地板認真地看著她:「我喜歡妳。」


只見許萍晰愣了一下,然後慢慢地、慢慢地,臉紅了起來,甚至連耳根都紅透了。

衛靜嫻突然想起了昨天被她告白的場景,那時她好像也是這樣。難道說蘋果西打這個外號其實跟名子無關……而是這紅透的可愛臉蛋很像蘋果嗎?衛靜嫻開始胡思亂想。雖然當時她的表情非常可愛,不像現在基本上是板著一張臉。……通紅的臉出賣了她。


衛靜嫻苦笑了一下:「對不起,我抽到了這個。」將那塊木條拿給對方看,『對其中一位玩家告白。』上面短短的字似乎讓許萍晰久久不能回神,最後才緩緩擠出了幾個字:「嗯……有猜到。」一聽就覺得是謊言。


她起身準備回座,卻發現了向坂井未來周圍的空氣似乎更冷了。那人沉默著,不明顯地皺著眉頭。手裡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做些什麽;而林萌樂,突然裝著很明顯的假哭,說著什麽「嗚嗚嗚,才身陷修羅場,又突然看到出軌畫面……」喂!妳明明看得很開心!衛靜嫻雖然很想這樣講,但是也無力吐嘈了。畢竟剛剛她用盡了一年份的勇氣跟恥力才完成大冒險的。似乎是看到她狼狽的樣子,林萌樂爆笑的說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忍住,不能揍她!她安撫著自己,大概八成也揍不過人家就是了。


後來四人又玩了幾輪,但是明顯地感覺到空氣有些不一樣了。

許萍晰偶爾會針對自己,不過卻沒了第一輪的兇殘;向坂井未來則像是心思已經不在遊戲上似的,場場都是敷衍過去的感覺;而林萌樂……大概是唯一沒有變化的人吧。


玩著玩著,向坂井未來突然拿起了自己的書包:「家人來接我了。」對著大家點頭示意後就離開了。然後她們才發現天已經漸漸黑了。林萌樂也收了收自己的東西後:「天黑了!回家!今天很愉快,掰啦——!」丟下桌上的殘局就跑走了。


大門咖恰一聲關上後,空間又是一陣寂靜。客廳裡剩下衛靜嫻跟許萍晰。自從那開玩笑的大冒險告白後,她就時不時地神遊著,現在也是。


「那個……許……同學?」衛靜嫻小心翼翼地呼喚著她,不過對方似乎還是被嚇到了,震了一下的反應也跟昨天相似。


「啊、嗯,嗯?怎麼了?」故作鎮定地,喝個一口早已經沒有內容物的烏龍茶。

「大家都回去了。」她收著桌上的杯子,輕笑著說:「天已經黑了。」

「啊……嗯,是呢。」許萍晰又默默地把杯子放回桌上,想了想:「……我也來幫忙收拾吧。」小聲地說了,然後起身。


「欸?」衛靜嫻有些意外的看著她,然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謝謝。」在安靜了幾分鐘之後,「天黑了妳一個人也不安全,我等等送妳回家吧?」拿毛巾擦了擦手,收拾告了一段落。


「……」似乎是沒想到她會這麼說,許萍晰沉默了一會兒:「我以為妳也會想讓我留下來過夜。」靠在流理臺上的腰離開了原來的位置,緩步輕聲地走到她面前:「……像昨天的向坂井學姊那樣?」接過了她擦手的毛巾,許萍晰將它掛回原來的地方。背對著她,讀不出任何感情。


衛靜嫻有些慌張,畢竟昨天太過混亂,還有不屬於自己的那個“身體的記憶”,誤打誤撞也能撐過去;但是今天什麽也沒有了,就只有一個弱弱的、別的世界來的衛靜嫻。再加上剛經歷過那個修羅場一般的時間,她根本連現在有沒有模範解答都不知道。


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後她只能說出……

「噢,那……要吃晚餐嗎?」

好的,有沒有繩子讓我把自己吊死勒死都好,總之,讓我死。


「……噗。妳不會昨天也是這樣跟學姊說的吧?」許萍晰轉過身,一臉好氣好笑的說著。不過這還跟讓她給說對了。昨天似乎也是這種流程。

「……好像是。」

「那妳們還做了什麽?」她直勾勾地盯著衛靜嫻的眼睛。

「……呃,」衛靜嫻被看的不自在了起來,轉頭迴避了一下:「……睡覺、聊天、洗澡、睡覺……吧?」把流程徹底簡化了之後才發現好像哪裡怪怪的。不應該這樣直接說出來才對……?


「哼——?」許萍晰意義深長地哼出了鼻音:「出手了?」

「才沒有!」衛靜嫻沒忍住地喊了出來:「現在的高中生到底都在想什麽啊!」滿臉通紅。

「畢竟睡覺說了兩次啊,我還以為其中一次“睡覺”指的是……嗯咳。」許萍晰乾咳了一下,語氣從剛剛的低沉曖昧變回了原本那有些不開心的聲調。她今天幾乎一直都是這個聲調。


「未來學姊只是在我做飯時跑去睡覺還叫不醒而已!」衛靜嫻簡直快被她那有些脫韁又看似符合邏輯的想法逼瘋了。

「欸!小嫻同學不應該是個讓廚房爆炸的天才嗎!」

「我不是她啊!」


她開始覺得精疲力盡。現在的小孩子真難搞……,這大概是她目前唯一的想法了吧。


「那,晚餐我想吃衛大廚的料理。」

「妳真的要過夜啊?」我覺得我九條命都不夠用了……啊不是,上個世界被撞掉一條、昨晚又撞掉一條,現在大概只剩下七條命了。真心不夠用……


「是啊。」許萍晰點了點頭:「晚餐我也來幫忙吧。」

「哦……」她看著捲起袖子的萍晰,跟自己相處的如此自然,雖然看上去依然是板著臉,不過稍微地有些情緒的感覺了。至少不再是冷冰冰的樣子。


她看著這樣的她,不禁忍不住想問:「妳不生氣了嗎?」……我剛剛是問出聲了?

對方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空氣安靜得像是靜止了一般,這下子她覺得她連找繩子的心情都沒了。只希望時間可以倒流。……當然最好是回到出事的前十分鐘最好。


「嗯。」細如蚊鳴。「是很生氣……可是,妳不是她。」對方得聲音有些無奈:「跟妳生氣也於事無補不是嗎?而且……」許萍晰回過頭看著她:「我的確喜歡她。」



「的臉。」



所以我說現在的小孩啊!

「……只喜歡臉?」衛靜嫻奇怪地打量著眼前的人,確實以對方的顏值來說,是有本錢那麼做的。

「嗯。」她點了點頭:「不然這種花心大蘿菠有人會喜歡嗎?」然後她又想了想:「……不對,向坂井學姊是例外。」

「那難道……」就算裡面的人換了一個,妳該不會也喜歡吧?這次,衛靜嫻把疑問給嚥了下去。


「……是呢,我覺得我現在依然是喜歡那張臉的。」妳是會讀心術嗎!這樣一直吐嘈很累的好嗎!她僵在了原地,一時間什麽反應也做不出來。許萍晰因為等不到她的回應,而又繼續說了下去:「雖然想到內在的話,我大概會狠狠地揍她一拳也說不定?」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笑。


聽到這裡,她不禁縮了縮腹部,感覺到了一陣悶痛。差點沒對她說出女侠饒命之類的話。


「妳……,靜嫻小姐果然很怕我?」許萍晰從冰箱中拿出了蔬菜,將它們放在流理臺上。又把砧板跟菜刀擺好,準備開始切菜——的同時,她突然哈啾地一聲,打了一個又可愛又超級假的噴嚏,手上的菜刀更是以完美又很扯的拋物線飛往衛靜嫻的方向。


鏗鏘一聲,那菜刀落在了衛靜嫻的前方,不到五公分的地上。她不知道是該慶幸,慶幸沒看到那菜刀離譜的插進地板、還是該腿軟比較好。


「嗯……我怕死了。敢問女侠您這是在殺人滅口嗎?」她想了不是很久的時間,決定靠在後方的餐桌上免得自己真的腿軟坐到地上。


「不是,大概是剛剛的噴嚏讓菜刀滑掉了吧。」許萍晰若無其事的撿起了菜刀,又走回流理臺那邊,清洗了過又開始切起菜來了。


「……太假了。」

「嗯?」

「……沒事,女侠您先去客廳休息吧,晚膳讓小的來就好。」她是真的嚇到語氣都變了,不知道是想讓對方放鬆心情還是讓自己放鬆,總之,先把對方請離廚房應該是當務之急。


「噗,好啦對不起,妳這樣欺負起來太好玩了……忍不住就……」等等話不是這麼說的啊!那可是菜刀耶菜刀!真的會受傷流血或死人的菜刀耶!衛靜嫻有些生氣,不過對方手上還拿著菜刀,所以她也不敢做出什麽憤怒的反應。


「對不起。我知道這很危險。」許萍晰放下了菜刀,轉身面向了她,真摯的道了歉,然後說了句有點恐怖的台詞:「……不過我也承認剛剛確實有那麼一點點,希望可以傷到妳的臉。」這次她似乎看懂了她的表情,許萍晰繼續說著:「這樣我或許就不會那麼喜歡妳了。」那是悲傷,也是痛苦。


「……」衛靜嫻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所以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這時候該安慰嗎?或許吧,但是她找不到任何一句能夠達到效果的話語,最終,她只說了三個字。


「我怕痛。」


「……」

「……」


「……咳,妳去客廳休息吧。我怕痛,但是更怕看到別人痛。」這不是謊言,雖然看到自己的傷口可能沒什麽感覺,但是看到別人的傷口會非常的恐懼。「妳這種狀態感覺就是會切到手指。」她催促著許萍晰,而對方也非常聽話的點了點頭就離開了廚房。離開之前,她又跟自己說了聲對不起。


看著許萍晰離開的背影,衛靜嫻只是嘆了嘆口氣。

「回家真難……」第一次覺得自己有生命危險。


「欸系統系統,妳不是說女主線會很多任務的嗎——。」

【那,就……幫助女主平復心情這個任務如何?】


也太籠統……唉算了。她突然覺得這個系統根本沒什麽用途。

無視了它之後,她又煮出了完美的三菜一湯。衛靜嫻甚至覺得這餐比起昨天更加的成功了。或許是沒有那個礙手礙腳的身體記憶吧。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準備走向客廳把許萍晰叫過來吃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