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少女,雪,与星辰

作者: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更新时间:2020-08-07 14:58
点击:1517
章节字数:66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我们走在河川附近的小路上。

——

在过去

在仿佛燃烧着的黄昏后,

在即将到来的夜晚前,

在昏晓交割的境界线中,

仿佛流淌着火光的河流,

静默的石板,

我们曾许多次,在这里交谈。

——

我停住脚步。

她也停了下来。

双唇“哈”地吐出一口白气。

在朦胧的雾气中,我看着她。

“其实……我想向你道歉。”

心脏颤动着,由声带发出的音节,似乎不属于自己。

“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对不起,侑。”

啊,说出口了。

我体味着心中翻涌着的种种细微思绪,继续开口。

“上次,我也对你这么说。”

“是的,我还记得。”

“其实,那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听着我的告白。

“之前,我认定你一定不会喜欢上我,所以一直在向你撒娇。”

“可是,在你说出“我喜欢你”时,我却发现我错了,就算是如此特别的你,也是会改变的。”

“啊,我在想,侑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第一次亲吻的时候?第一次牵着手回家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到你家拜访的时候?”

这么诉说着的同时,我回忆起过去我们相处的时光。

彼此交谈的时候。

走在放学路上的时候。

接吻的时候。

彼此相拥的时候。

我所看到的,都是你温柔沉稳的表情与清澈的眼神,每次都能让焦躁着的我变得平静。游离不定的心绪,第一次有了可以寄托的栖身之所。

这是我自姐姐去世后,从未享受过的心安。

我仿佛理所当然般地享受着这些。贪恋着在你身边的时间。

可我却没想过,那么久以来,你究竟隐藏了多少苦闷与无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久以来,我究竟伤害了你多少次,又让你咽回了多少话?撒了多少谎呢?”

心中充斥着的苦闷如鲠在喉,令吐出的话语都变得沉重。

“所以,当时我在想,我一定要向你道歉。”

“然而这却让你误会了。本来我是想追上你,向你解释清楚,可是,我却退缩了。”

我停下来,呼吸着冬日的寒气。

“因为,我害怕自己从今以后不会再喜欢上你了。”

“我发现,当时我竟然在害怕你。因为你改变了。”

“你喜欢上了我,那么你就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你也不再是我所期望的特别。你也会用“喜欢”这种感情来束缚我。我为此感到不安。”

“……这些,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沉默了一会后,她说道。

“嗯,是的,我承认我一直在逃避,我一直想要为这些事向你道歉,可是,每次却又临阵退缩,越是想要认真的向你传达这份心意,反而越是觉得难以开口。”

“有些时候啊,我总是在问自己,当时,我真的是喜欢你吗?还是只是想利用你来填补自己的空虚呢?”

这些心思,我从未与人言说。

霎时,仿佛站在极高远之处俯瞰下方般,我感到一阵眩晕。

“那么,灯子得到答案了吗?”她问,声音仿佛从遥远之处传来。

我沉默片刻,然后回答。

“两者都有吧,一开始,我确实是被“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你所吸引,也为自己能“喜欢”某人而感到安心。”

“啊,原来七海灯子(我)还保有这样的机能(心)吗?我一边试图成为姐姐抹杀自我,一边不断向你撒娇,通过宣泄感情来维系自我。总而言之,我一直在利用你的温柔来逃避着“七海灯子”这个矛盾,让自己能维持住那种状态直到演剧完成。”


“因为我知道,如果直面自身的矛盾,我一直勉力维持的“我”将从内而外分崩离析。”

“可是,即使如此,你也仍温柔以待,愿意用尽自己的全力来帮助我,即使不被理解,即使会被疏远,你也想要与我并肩同行,你也想要牵起我的手。”

“我想,我从那时起,就真正爱上你了吧,我想要回应你的感情,我想为你而改变,我想要作为“我”与你在一起。”

“所以,我想面对过去,我想试着接受以往那般的自己,我想能够心无芥蒂的面对你,我想一直喜欢你,我想与你一起。”

“因为我啊,非你不可。”

“所以,为了这些,我想向你道歉,对不起,侑。”

“肆意用言语束缚你,对不起。”

“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只顾着自己,对不起。”

“那么多次让你难过,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侑。”

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般,我一步步走向她。

仿佛想要触及遥远之处的星星般,我伸出手。


她停了下来。

她的手在颤抖,然后,是沉闷的呼吸。

于是我停下脚步。

——接着,仿佛早已预料到如此般,我转身面对灯子。

她整个人都隐没在阴影中,只有点点柔光勾勒出鲜明的线条,额前的青丝遮住她的双眼,我看不清她的神情。

“对不起,侑。”

她如此说道。

带着与那时候一样的自责神情。

——回忆与现实彼此重叠。

曾经,她也在黄昏下,在这里说出了同样的话。

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理解其中的深意。

——

我静静听着她的告白。

——

灯子她曾经背负着的事物是如此沉重。

姐姐的离去。

家人的期待。

师长的勉励。

几乎每个人,都在鼓励着她,让她为了成为像去世的姐姐那样优秀的少女而努力。

甚至,连灯子自己都认为理应如此,在接下来的人生中以成为姐姐而活。

老实说,我生活在幸福的家庭、幸福的成长,没有经历过丧失家人的痛苦,所以,我一定难以体会灯子的心境。

能了解这是多么痛苦的,一定只有她自己。

然而,尽管不断矛盾着,不断挣扎着,尽管内心是如此不安与迷惘,她仍是选择朝着前方迈出步伐。

尽管步履蹒跚,尽管道阻且长,却仍在前行。

——这样的她,在我眼里是如此美丽与闪耀,令人向往。

因为想要追上那道身影,与她并肩而行,一直停留在原地的我,才会为了触及星星而选择前行。


“——真的对不起,侑。”

“你愿意原谅我吗?”

灯子逐渐向我走近,

“你愿意继续喜欢现在这样的我吗?”

她来到我身前,用力握住我的手。

“哈。”

我呼出一口气,向她伸出手去。

十指紧扣。

我能感受到,温度随着指尖传递至胸口。

心脏跳的飞快。

她抬起头,用发亮的黑瞳直视着我。

仿佛告白般的话语,让我的胸口仿佛填满了火炭,那股灼热,让人连呼吸都如此困难。

——是啊,我早就为灯子而痴迷了,她就是我寻到的星星,是属于我的特别。

———我深深呼吸。

“灯子,你这个笨蛋。”我喃喃着说

“因为有学姐,因为有灯子,我才会成为现在的我,灯子当时给予我的感情,并不需要我来回应,因为灯子在利用我,同理,我也在利用灯子,我为了体会何为“喜欢”,为了找到自己特别的星星,才会留在灯子身边,才会帮灯子这么多忙。"

“包括和灯子做那种事情也是,(虽然也不是不舒服啦),但那时我来说,那也是为了体会“何为恋爱”的手段之一,照这样说的话,我也在利用灯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我也有自己的私心。”

“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利用彼此,在这点上,我与灯子没什么差别。归根到底,人就是这样拥有种种私欲与缺陷的生物,我们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存在,我也远没有灯子认为的那么好,那么温柔。”

“所以,灯子,你能原谅利用你的“喜欢”达成自己的目的的,不是那么温柔得我吗?”

“———”

她做出回应。

啊。

真是的。

我不由自主地踮起脚,触碰了灯子濡湿的唇,回应她的吻。


“……”

我直视着她,维持理性的大脑似乎运作不良,连视觉神经也开始崩坏了,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的眼眶会如此灼热?

仿佛眼球都要脱落般,身前一片模糊。

心中汹涌的感情化作简短的词句倾吐而出。

可我却连自己说了什么都没能听清。

我只记得,我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


……


洁白的飘雪浸染着冬夜。

我们停步在小路上,在朦胧的雪白中拥吻。

侑的唇与我相触,感受着略显冰凉的触感,我垂下眼帘,紧扣住她的手。

"唔……!"

嘴唇处传来一阵疼痛,丝丝缕缕带着甜腥味的液体流入喉中。

“哈啊……哈啊……呼……”

缀着朱红的银丝,连接着彼此。

“这是对你的惩罚,灯子。”

“有这种心事,你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跟我说,而且还拖了那么久,实在太过分了”

像是在闹别扭似的,她别过头去。

指尖轻划过嘴唇。

感受着传来的疼痛,我竟觉得有些开心。

“啊啊啊,真是的,对不起嘛。我真的真的知道错啦,即使回去挨打我也心甘情愿,不过,难不成你早就看出来啦?”

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太丢脸了吧。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让人难以逃避。

“心里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啦,那条不知道为什么撤回的信息,还有在都小姐店里那时就是……”

唔,这不是一开始就发现了吗?

那我这么辛苦到底有什么意义啊,早知如此一开始坦诚点就好了嘛,真是失策啊。

“啊啊啊,这种事就不要再说了放过我吧。”我只能讨饶。

唉,看来,虽然我已经勉强算是一名演员了,但在她面前,我的演技仍然相当拙劣,这真是让人没办法。

不过,这样也不错嘛。

侑一直就是这么体贴入微的人。

虽然有所察觉,却没有一昧追问我,而是等着我自己向她倾诉,这就是她对我的温柔和信任吧。

她相信着身为恋人的我。

她尊重着身为恋人的我。

“谢谢你,侑。”

我望着她柔和的身影,轻声说道。

简短的话语,能不能好好传达我心中的感谢之情呢?

“放过你也可以 只是我有一个要求。”她扭过头来说到。

“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哦。”

“……灯子。”

“嗯?”

“今晚……到我家住一晚吧。”她轻声说。

“诶?!可、可以吗?这、这个,你家里人他们……不会麻烦吧,说真的,这种像是把人家家的女儿拐骗走了还堂而皇之地到别人家里住一晚的感觉相当奇妙。”我感到自己似乎忽然间矮了一截,变成跟侑一样的身高。

“同感,灯子你也终于体会到了,我当时做贼心虚的感觉。”她笑着说。

“是啊,说实在我真有点做贼心虚。”

“说的你不是一样,不过你放心,他们现在应该在外地享受温泉吧。真是多亏了怜啊。”

“是吗,那真是要好好感谢怜姐才行,她跟宏先生还顺利吧。”

“恩爱得不得了,就差什么时候去结婚了。”

“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我也有侑陪在我身边。”

“说到这个,要不要买一对首饰呢,戒指什么的?”

“诶,真的可以吗?”

“那是当然,虽然不是正式的婚戒,但也可以算是定情信物哦。”

“当、当然可以啦,不过这种东西,价格会很吓人吧。”她露出担心的神情。

“不用担心,好好攒钱的话还是没问题的。”我拍着胸脯保证。

“灯子这么说的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就期待着吧。”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侑。”

这么说着,我心中已经不由自主地,描绘出那画面。

我与侑以未婚情侣的身份到涩谷区(1)的首饰店里挑选戒指,想到这个,我的脸上不禁浮现出笑意。

当然也不是没担心过,周围人的眼神,说实话这让我有点不安。

不过,只要是与侑在一起的话,那应该没问题。

想到这里,我脸上的表情不禁得意起来。

我抬头,仰望暗黑的虚空。

白色的星辰生于虚空,悬于天间。

纷纷扬扬,白雪满地。

仿佛星辰栖于人间。

我们驻足片刻,共享这难得的美景。然后牵着手,走向通往家的白色道路。




窗外仍在飘雪。

橘子的香甜气息弥漫在房间中。

我缩在温暖的被炉里,向着垃圾桶徒劳的伸出手去。

啊,真是太远了。

出于无奈,我只能随手把橘子皮叠在桌上,把玩起指甲刀来。

“灯子洗的怎么样呢?”

浴室里传来水声,让人不禁遐想连篇。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灯子的身影:湿亮的黑发,春山般的曲线,光滑的脊背……啊,不行,再想下去就触碰到禁地了。

“怎么还不出来啊,洗太久了吧。”我不禁抱怨道。

我感到有些发热。于是从被炉中里钻出来,坐在床边。

呼吸有些紊乱,心跳快得发疼。

“我洗好了。”

在朦胧的雾气中,灯子从浴室中出来。

我看着她的脸庞,散乱的青丝与纤薄的白色衬衣,清秀的脸庞与深沉的黑瞳,黑与白,像是水墨画般,恍若浑然天成的绮丽。

“终于洗好了吗?”

“诶,难道你已经等不及了吗?”灯子露出促狭的笑容,向我凑近。

“才没有。”脸颊有点发烫,为了掩饰这点,我别过脸去。

“现在……已经很晚了。”

灯子一步步走到我身前,仿佛清酒般的气息逐渐溢满鼻腔,让人沉醉。

“是、是啊……快到十一点了。”

我口干舌燥,浑身发痒。

湿软的唇就在眼前。

“所以,来做吧。”

垂下的青丝,泛着水雾的黑瞳。

话语伴随着吐息,缠绕在我耳尖。

还有,彼此难以抑制的呼吸与吐息。

“来吧,灯子。”

“我来了,侑。”

之后,便是交缠的青丝,与紧紧相拥的指尖。


……

我俯身看着她。

与平日截然不同的视角,让人感到新奇。

娇小玲珑的她,仿佛儿时把玩的瓷人儿。

她清光流溢的瞳凝视着我。

“灯子,快点。”她不好意思地催促着。

呼吸有些紊乱。

虽然早就做好了各种调查和准备,但事到如今,反而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才好。

我伸出手去,轻抚着她的发丝。

“咕唔。”

吞咽唾液的声音,仿佛宣告起始的音律。

我渐渐向她凑近。

白色的脖颈,

微红的脸颊,

散乱的发丝,

喷吐出热气的唇,轻衔住她玉珠般的耳垂。

“呼唔。”

舌尖在脖颈间游走着。

湿滑的,温软的脖颈,隐约能感觉到皮肤下跳动着的脉搏。

——仿佛随时可以撕裂般,脆弱的动脉。

“……”

牙齿摩挲着雪白的肌肤。

我竭力忍耐着啃咬的欲望,只是吻着那对鸟翼般的锁骨。。

从她唇齿间溢出的喘息声清晰可闻。

“呼,灯子。”

“可以了哦,我已经准备好了。”

“所以,灯子可以尽情地……”

“……疼爱我哦。”

耳边伴随着热意的词句让我头脑发热。

沸腾着的,难以抑止的感情(欲望)开始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

温柔、美丽、令人怜爱的少女。

这样的她,真让人想要弄坏掉,真期待她沉沦时的哭喊。

“真是好色啊,侑。”

我再也难以忍耐。

因为我啊,早就燃烧起来了。

所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接下来就算你哭着求饶我都不会停下来的,如果到时候一不小心弄疼你,那等结束后在向我抱怨吧。”

只是到时候,你还有没有这份余力呢?那种事我可不知道。

这么想着,我解开那些碍事的扣子,缠住她娇小的身躯,然后俯下身子。

彼此的心,早已交融于一。

——

那么之后,再无需任何言语,只有源自本能,发乎内心的倾诉与交融。

………


我注视着灯子。

我们肆意地求索着彼此。

舌尖一次又一次交缠着,划出纤细的银弦。

“咕唔、呼呼、哈、咕、呼哈……”

不由自主地,从喉咙深处挤出声音。

我贪婪地吞咽着那甘甜的清液,却仿佛饮鸩止渴般难以满足。

逐渐混乱的呼吸。

肌肤感受到凉意。

——呼。

——哈啊,头脑发昏,身体逐渐难以掌控,我随着那股冲动而行动。


哈啊。

我喘息着,牙齿颤抖,像是要溢出般呻吟着。

“唔咕………”

“………呼哈、唔。”

“没有必要忍着哦,侑,想叫就叫出来吧。”那人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还想——再多听听你的声音。”垂下的散乱青丝让人脸颊发痒。

“……”

她湿漉漉的手指撬开牙齿,滑入我的口中,玩弄着舌尖。

“……”

缠绕着舌尖的指,残留着淡淡的酒精气息,让人顿觉微醺。

她的另一只手轻抚过腰肢,逐渐向下。

——呼哈、哈啊……

脊髓像是触电般震颤。

我仰起发热的脑袋. 像脱水的鱼那样挣扎,双臂仿佛寻求依靠般搂住灯子,手指死死绞住她的衣角。

“呃呃……啊、啊啊、哈啊、呀啊!”

片刻不停的冲击,早已令我难以自持。

双手不受控制,胡乱剥开她轻薄的睡衣,十指深陷进她春山般的脊。

“嘶………”

她的声音开始发颤。

“侑,轻、轻点。”

我置若罔闻,双腿交缠着拥住她的腰肢,

远方传来的流水声,让我难以呼吸。

令人窒息的冲击,不断深入着灼热的虚空。

“哈、灯子,灯子……我……哈啊”

………呃呃。

喉咙嘶哑,早已快要发不出声音。

纤细的声带仿佛在悲鸣,又仿佛在歌唱。

“哈啊……啊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灯子……啊啊啊啊啊!”

所以,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开。

“灯子,灯子,灯子灯子灯子啊啊啊啊啊!”

她不断深入着。

我狂乱地叫喊。

喷吐着白汽的唇瓣,又一次彼此交缠。

我紧扣着她的手。

大脑一片空白。



——



脑袋像是被锐利的针剑贯穿,眼眶发热,滚烫的液体不断涌出,视野朦胧。


——


灼热。

刺痛。

那柄针剑、那道电光以压倒性的力量蹂躏着五脏六腑,把我的内里绞成一团。

理性已经彻底坏掉。

相拥着,

喘息着,

呼喊着,

痉挛着,

我紧绞着她的指。

然后——

浑浊

蠕动

湿滑

温暖

炽热

——终于,那欢愉满溢而出。


连星星也沉眠的深夜。

暗黑中,侑的呼吸声平稳而和缓。

暗黑中,我心里如此想到。

无论怎样,过去不会改变,犯下的错误已经化为永久的记录。

过去深刻地影响将来,而将来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影响过去,我曾用我所厌恶的言语和情感不断束缚与伤害她,那是即使怎样愧疚,怎样道歉,怎样弥补都难以抹去的过失,这份自责,不管随着岁月变迁化为多么稀薄的存在,都会束缚着我吧。

可是——

因为喜欢,所以才会自责吧。

因为喜欢,因为不断了解你是多么温柔的人,知道你有多么好,才会难以原谅犯下过错的自己,才会像这样束缚着自己。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我会喜欢你很久。

久到令现在的我难以想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该是何等幸福的事啊。

“所以,我会一直——”

我呢喃着,陷入深沉的睡眠……



我静静听着灯子的告白。

……

为了与我在一起,她在不断的改变。

为了与我在一起,她想一直束缚自己,让某些东西难以改变。

——但不管怎样,我与她的关系将一直是【灯子与我】吧。

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上次也是。

这次也是。

明明只是区区灯子而已,却总是说这么帅气的话。

真是耀眼啊。

所以,为了能一直直视着这份光辉,为了一直与她并肩前行,我也要加快脚步。就从今天开始努力吧。

不过现在,还是先让我小小偷个懒吧。

我随意梳理着她的黑发,任由青丝淹没了我的指尖。

“晚安,灯子。”

“你永远是我的——”



冬日的夜空中,溢满祈愿的白色星辰,注目着将要到来的黎明,静静祝福着未来。


还是再一次祈求审核一次就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吴克的毛蛋
吴克的毛蛋 在 2020/09/01 15:00 发表

作者大大加油!

Gxpeng
Gxpeng 在 2020/08/08 01:02 发表
精华

标题:终将成为你

在我心中写的是真的好 谢谢作者 还想看你写终将的漫画后续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