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

作者:Dr.彭德
更新时间:2019-11-24 12:42
点击:1008
章节字数:41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到底還要讓我等多久?」

「也才幾秒鐘,逢田さん你就不能等──」

「不能。」她頓了一頓,「你不知道嗎?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你究竟還要讓我等多久……」

階梯高低差製造兩人高度平行,小宮注意到逢田蹙著的眉宇間些微反射的光亮閃閃爍爍,融入汗水企圖蒙混過關。

「……抱歉,我只是看電視劇想嘗試說說看這種台詞。」

我不是、我沒有。逢田拿毛巾掩飾發紅的鼻頭,偏過視線、露出笑容擺擺手,接著左顧右盼,情不自禁動來動去,絲毫靜不下來。

「不過真是的,你這個人吼~老愛惹人生氣還讓病人跑什麼山,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呀好冰!」

年下老奶奶小宮不說話,默默塞給逢田一瓶運動飲料。


「唉,有不冰的飲料呢。」

兩人在集合前忘記帶水,走到附近便利商店時,小宮一看到門口陳列的不冰飲料便拉住衝往冰櫃的逢田。

「我想買冰的……等下上山就不冰了。」

小宮骨碌碌轉動那雙靈動的大眼,來來回回看了皺著眉頭的逢田跟常溫水三遍。

視線交錯那瞬間,小宮緩緩道:「……好吧。」


那飲料是兩人在山下便利商店買的,正如逢田所預測的──拽在懷裡,溫度加速流逝已經不冰了。

接過常溫飲料止渴,難以降下尷尬的熱度。

「你餓嗎?」

小宮掏出包內的貝果三明治。她希望她收下,小宮喜歡看逢田吃東西的樣子,感覺很可愛。

「怎麼會,你很矛盾欸。太邪惡、太有心機了,想餵胖我喔?整天嚷嚷我胖,然後又做好吃的、虎視眈眈塞進我嘴裡。」

山下吃的貝果三明治還在肚子裡翻滾,逢田感覺得到腸胃糾纏難解,揮手推開誘惑。

「你還想吃嗎?你這大屁咳、大屁股咳咳。」

「嘛嘛嘛又不會怎樣,很快就消化掉了。」

反正野餐還能吃,小宮默默收起麵包、輕撫逢田的背。

「加油,多走路、多流汗,回家早點睡,咳嗽感冒很快就飛走了。」

「吵死了,閉嘴啦走你的。」逢田把飲料塞給小宮,甩掉人自顧自地往前走了。



那嬌小的背影正與自己漸行漸遠。

一個月前逢田提議跟大家爬山健行,這讓小宮有些意外,偶爾她會想是否為自己開的小小玩笑使然。

一次練習結束時,她隨手拿來紙張,捲成一團將那小小的惡作劇扔向逢田。逢田發現是自己扔了之後,果然打開字條做出預期的反應。

「逢田さん,我們不小心把你跟豬豬搞錯了,這不是普通的鹽分錠而是飛到天上的神奇藥丸,快吃下去回到天上,那個轉生為豬的可憐人在這邊等你。

小宮女神留。」

就像小學生朝喜歡女生做出的不成熟惡作劇,小宮撫著下巴不自覺笑了出來。

結果自然是她氣炸,她道歉。沒想到過沒幾天,逢田就拉著小宮決定沒工作的假日也要運動,登山健行。

「……50kg還要再減嗎?」

「不不不,我才沒、沒有50kg。說到底我這身高,50kg也太重了。」逢田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猛地站起來。「……小宮さん你是故意的吧?你明明知道我沒有50!」

「呵……嘛嘛,快坐下來。」小宮拍了拍身旁的座位,拉著逢田坐回來。

又不是梨子她們,這樣不也挺好的。小宮戳了戳、又捏了捏逢田的臉頰,享受指尖軟呼呼的觸感。接著她抬高她的下巴,在耳邊輕輕的、緩緩的說,「嗨逢田さん,不好意思。可以讓我再說一句嗎?」

「你想說什麼,是……你、你說吧。」

「先不說梨子了,逢田さん你會爬山嗎?」

「你逢田姐當然會爬山啊!」

兩人的小吵小鬧被其他人聽見後,輾轉之間變成今日的登山野餐大會,也不曉得怎會變成如此。

管她的。其實現在也跟兩人出遊沒兩樣,這人一路上沒有偷吃、沒有抱怨,只是緊緊跟隨自己的腳步。

小宮本以為逢田是下定決心真要減肥,她願意支持她,只是心底有些寂寞──她喜歡抱在懷裡、小小隻的她,有微微的肉感非常舒服。

直到現在,她才真正明白逢田並不是真的要減肥。

那片隨手塞在口袋的籤(葉子)。命運把兩人分在一組絕不是巧合,這可是那位心懷歹醫做的籤,上頭肯定有什麼眉目。

不,不是現在才知道。肯定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錯過機會讓她害怕,害怕面對。

她又把葉子塞回口袋,盯著青苔與泥土遍布的地面。

「吶,你有爬過淡島神社的台階嗎?」

「沒有,」逢田回頭發現自己離小宮遠了,便停下腳步往回走。「那應該只有你們三年級組拍外景有走過。」

照在小宮視線內的陽光太過爛漫,她不自覺打了個呵欠。

「梨子ちゃん她們真是膩害挖,她能一路跑上氣……哈~」

「喂──瞧你是無聊到打呵欠嗎,還是你想說這比淡島神社輕鬆?哇──」

逢田指著小宮前進,卻沒看好樓梯的高度差,一腳踏空、身子不穩向前倒。

「只是提醒。」

小宮及時握住她的手一把拉進懷裡,另一手撐住她的身子。

「我只是想,這邊昨天下雨地面濕滑,有青苔又歪歪斜斜的,跟淡島那邊的台階很像,要小心。」

臉好近。

「……謝、謝、謝謝。」逢田想逃離小宮卻怎麼樣推也無法拉大兩人的距離。

小宮不安分的上下其手逢田,「好重。」

「喂──小宮有紗,不想理你了!」

「話沒說完,不好意思,逢田さん。」

但小宮在逢田加大力道抽身前,搶著拉住她第一個指節。

「可以讓我再說一句嗎?」

「……不想聽,你的不好意思都很不客氣。」雙手被限制住、掙脫不開,逢田只是偏過頭假裝不聽。「熱得要死還不快放手!」

「好重,是指這個很重要。」

逢田不想自作多情。她注意小宮空出一隻手,剛好在扶正肩上的包。或許她是在說手上那裝滿自己,正確來說是裝著兩人的家當──手機、錢包自不用說,尤其是代表兩人的家的鑰匙,屬於兩人的歸處很重要。

「我想握著你的手……因為這很重要,我得緊緊抓好才行。」

「小、小宮さ、ん、さん~你感冒腦袋燒壞了喔?在說什麼鬼話啊?」高八度的音不等於足以抽身的力道。她本來就離不開小宮,現在卻被扯進懷裡更加重、加重抱緊了。

「你,快放開啦……」

「不要。」

「……放開啦,很害羞。」

「又沒有人看,就算有人看也沒關係。拜託,拜託,拜託,我拜託你了,別逃。」

逢田抬眸,一對上小宮認真的視線又害羞得不自覺移開。

「逃、逃什麼啦……你在說什麼,我又不知道。」

「抱歉。」

「幹嘛道歉?」

「對不起。」

「又幹嘛了,小宮さん你很莫名其妙欸!」她說,「你不說清楚,根本不會懂。」

「是的,不說出來就不會明白。如果我說工作太忙了,是找藉口……讓你感到寂寞了,抱歉。」

「絕絕、絕對,絕對不是。」

「我應該要陪在你身邊的。沒有好好關心你,對不起。」

「怎、怎麼會~」

我不是,我沒有。她的高八度沒什麼說服力,「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沒辦法。而且你工作也忙得要命啊,前幾天才出國回來,人家還沒起床就出門,還準備好了晚餐、又洗好了床單。比人家還晚回家累得要死,睡覺還得忍受我的病毒。拜託感冒買什麼冰水喝,上山不會冰根本是鬼話,還是冷的啊!」

這人雖然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但與嚴肅的外表相反,意外的溫柔又寬容,總是那麼關注、點讚自己是怎樣啦。

「搞什麼,溫柔什麼勁啦……」

明明是自己再鬧孩子脾氣,她可以氣得拔出arsword保護自己啊──說自己也生病了,不想陪你鬧,開啟ars-world關掉電量躺在床上好好養病。

「每天都掛著大片黑眼圈又不是熊貓,卸妝後跟落難武士沒兩樣……我才要道歉吧?笨蛋脫線、有紗……當什麼帥哥啦。」

──你太了解我了。你什麼都知道,所以才顯得自己的幼稚、才顯得自己的不堪,好痛苦。

真是最討厭了……但是,也最喜歡了。



兩人都不再說話,有紗只是靜靜地牽好梨香子的手。

「對不起。」「對不起。」

不知道是誰先說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沒關係。」「沒關係。」

異口同聲到如此嚇人的程度,又不是老婦老妻。兩人忍不住噗哧一聲,相視一笑。

「可以放手嗎?」梨香子說,尷尬地笑了笑。「……有、有手汗。」

有紗緩緩放開梨香子的手,她盯著她的手慌張地在脖頸間的毛巾上仔細抹乾淨。梨香子被那銳利的視線直射得太過緊張,她一直覺得手心拚命冒汗、擦不乾淨。

「啊你看,那邊竟然有楓葉欸~怎麼紅得那麼漂亮。」

快看快看啊。這樣轉移注意的戰術並沒有什麼卵用,有紗只瞥了一眼梨香子口中所提的楓葉,就繼續直盯著人看。

「現在賞不到楓紅喔,那叫做紫葉槭,不能搞錯同伴了,楓田梨香子さん。」有紗聳聳肩深呼吸一口氣又說,「……不過,不管是接下來的楓紅還是櫻花,就算變成老奶奶也會一直陪你看下去。」

梨香子一手掩蓋通紅的臉頰,另一手握住了有紗的手。她就喜歡待在有紗身邊,很安心、不管說什麼奇怪的話都不會在意。

「嘛嘛嘛……既然覺得很重要,所以不要放手了……我、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放手了,給我做好覺悟了啊。」

緊緊聯繫的雙手變換舒適好握的姿勢,十指相扣。


臉紅一直降不下來,梨香子一路尾隨有紗屁股走。

就算被嘲諷是跟屁蟲也沒關係,那並阻止不了她享受這段時光。

可能是出汗緩解了症狀,梨香子一擤掉鼻涕,鼻尖率先充溢著有紗身上的清香。

這不是自誇。跟有紗要好的加奈子老是誇梨香子的味道,但是有紗明明更好聞啊。

真奇怪。使用一樣的沐浴用品、化妝品、保養品,這人身上的味道卻感覺比自己香許多。她想,會這麼感覺,可能就像對方是個梨黑頭子,因為自己是個第一紗推。

「在傻笑什麼?」有紗說。

在傻笑嗎?梨香子嚇到了,撫摸僵硬的面部肌肉才意識到嘴角竟然是上揚的。

「沒、沒有啊。」她裝模作樣地挺胸否認,「你絕、絕絕對看錯了。」

「啊啦嘛嘛嘛,是嘛……真冷淡。」

這樣不是也很好嗎?冷漠的有紗跟冷淡的梨香子天生一對,門當「互懟」。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博物館星期一休館,逢田老師你也不用星期日勉強自己來爬山啊?」有紗意味深長的口吻又說,「逢田文明展覽只要通知我,一定會留下來看的。」

「呵如果不在今天留你下來,你就會跑出門工作了吧。比起工作奔波陽光之下,星期日還是輕鬆曬太陽才好。」

「如果你真想邀請我。我會為你空出時間,看你開個展。」

「太累了。畫展我才不要開,你來了、留下來就好。」

有紗輕笑著回過頭,任憑梨香子隨便亂甩自己的手,這樣一路吵吵鬧鬧地抵達山頂。

「看吧,你逢田姐會爬山。」

「是是是,我逢田姐什麼都會。」

瞧你得意的。有紗撐開陽傘,繞過梨香子的肩膀擋住擦肩而過的陽光烈焰。

「幫我拿一下包。」

有紗翻了個白眼,下一秒笑臉盈盈接過梨香子肩膀上替換衣物的袋子。

「我知道你很重,但是我們的包包也很重呢。」

「嗯?」那麼大的白眼,梨香子自然是注意到了──那是有紗索取目光的方式。

大齡偶像少女是有些高飛車、愛挖坑給自己跳,偶爾孩子氣但小孩不笨。

「喂──小宮有紗,你說誰重啊啊啊啊啊!」

「啊啊那兩人是在海邊嗎?啊哈哈你追我、我追你的……討厭討厭,丟下我們,咱、咱也想加入~」

眾人抓住了大叔魂附身的鈴木愛奈拚命搖搖頭。

全員早到齊了。那陽光灑落的金黃色草原,其他人已經鋪好野餐墊、等小宮逢田組等到餓昏頭,只是立誓拿「一」遲到的兩人沉浸到自己的小世界,似乎不打算全員集合。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