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光昼】追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9-05-28 19:36
点击:1456
章节字数:50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光昼小日常,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如果你想要阻止我,那你就尽管来好了。”


电话那头的人丢下了这句话,就挂断了。


而露崎真昼则完全没搞懂,对方这是什么意思。简直是莫名其妙呀,突然打个电话过来,说了这么意义不明的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这人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但果然是小光的风格呢,以前她记得小光也用电话把华恋耍的团团转,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吗?


可是那个时候好歹小光还有给华恋提示,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只有这么一句话了呢?


阻止,又是希望自己阻止什么呢?


完全搞不懂啊。


真昼只觉得脑壳痛,要是现在还住在星光馆就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能询问馆内的大家,有了大家的主意不管怎么说都会感觉安心得多。


然而现在不是了,毕竟已经毕业了,她们都已经分道扬镳,有了各自的生活。克洛跟天堂同学还一起出国去了,其他人虽然在国内,但是也不是那种说能出来叙旧就叙旧的距离。


跟华恋的距离倒是很近,毕竟她、华恋还有小光都在一所大学,而现在她的宿友不再是华恋了,而是小光。


任谁一大早醒来,接到宿友这样的电话,都会觉得一头雾水的吧。露崎真昼当然也不例外。


果然这种时候,还是问一下华恋比较好吧?毕竟再怎么说,华恋跟小光也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对于小光的了解会比自己的多吧。


这么想着,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堵。


以前自己羡慕小光可以跟华恋拥有约定,羡慕小光占据了华恋的信念。而现在的自己则是羡慕华恋比自己更加了解小光。她为什么一直在羡慕别人呢,难道就没有让别人羡慕她的时候吗?难道她不能有停下憧憬别人的心吗?


她看向了对面的床,那是小光的床。那张床跟以往一样,乱糟糟的,她走过去,把脸埋进了蓬松的带有香气的被子里面,嗯,虽然闻不出小光的味道,但是只要想想是小光盖过的被子,就让人格外的心情放松。


“嗯?”被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


真昼把那张质感轻薄的东西拉出来一看,愣住了。这是一张纸,纸的来源估计就是她跟小光前几天逛街时候买的那本新本子。本来小光只是想要买只笔而已,但却在店里面发现了这本本子的纸十分的可爱,上面印刷着水母的卡通形象,这让一向对于可爱事物毫无抵抗能力的小光一下子就沦陷了。


她毫不犹豫的就买下了这个本子,由于这个本子还是活页设计的,所以最后还买了一些别的花式的纸张。


‘这生意还真的是好做。’当小光毫不犹豫付款的时候,真昼这样想到。


她对于本子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只要纸张够顺滑就好了,至于纸上面有没有好看的图案,她都是没有强制性的需求的。活页类本子她也不是特别喜欢,她更喜欢那种写完一本换一本的感觉。


那一本本的东西垒起来,总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看啊,这就是我努力过的证明,是我存在过的证据。


但小光自己喜欢,那就喜欢吧。


这几天她也没有看到小光有用这个本子的迹象,想不到今天在这么意外的地方,就发现了那个本子的纸张。


“我要去我们相识的地方。”


上面只有小光写的这句话。


要说到‘相识’的地方,那不就是圣翔音乐学院吗,可是小光去那里做什么呢?啊不对,这才不是重点,今天早上虽然没有课,但是下午是有课的,圣翔离这里虽然不算远,但是也说不上近。


如果真的坐上了去往那边的车,那绝对是赶不上下午的课的,难怪小光要说那样的话!


不行,怎么样也不能旷课吧,真昼一下子就急了起来。如果真的想要探访母校,找周末回去也是可以的呀,为什么偏偏要在有课的今天呢?


小光是知道自己会整理她的床铺,才把信息留在这里的吧,那么就是希望自己去阻止她?


可是如果是希望自己阻止的话,那这次举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呢。


快快快,现在不是叠被子的时候了,先看看怎么最快的赶到那个车站再说吧,也不知道小光买的是什么时候的车票,自己现在出门还来得及吗?


本来她还想给华恋打电话的,但是现在既然自己知道了小光的目的,那就没必要打扰华恋了,估计这个点华恋也没有起床。


而且,这里面也有真昼的一点私心。


小光,等着我。


不过在此之前,先把小光买给我的早餐吃了吧。放在自己这一边的桌子上的蛋糕,怎么看都只可能是那一个人买的。


-------------------------


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自己想等的人,神乐光有一些不开心,她今天可是特地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比总是比她早起的舍友更早,她为了让她能够过来找人更直接,甚至还买了蛋糕放在真昼的桌子上。


一直在等,等着真昼帮她收拾床铺的时候会发现那一张纸,然后打电话过来,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


按捺不住的自己,打了电话过去,打过去了她就后悔了,总觉得先打电话的人就输了,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也就没有挂断的理由了。


还没等到对面的人说话,只是听到了那轻微的呼吸声,她就强势的开口,然后挂掉了。


她知道的,她知道真昼开口前的呼吸的变化,但她不想听她说话,起码是在此时此刻。她怕真昼一说话,她就维持不了那种强势的感觉了。


她会撒娇的,在真昼面前,她就像一个孩子,总是忍不住的依赖真昼,对真昼撒娇。


因为她知道真昼会宠着她,不会因此觉得她烦。虽然真昼有时候嘴巴上嫌弃她,但是她知道的,真昼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她教训她的时候,眼神还是那么的温柔呀。


而且最近她也反省自己了,不能再想个巨婴一样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只不过效果不佳。反而还被真昼说是在添乱。


她真的很认真在收衣服了呀,只不过是不熟练而已。


光三岁在内心安慰自己,等自己熟练了,肯定能够帮上真昼的忙的。她要让真昼知道,她可是很靠谱的。


她知道今天有课,自己这样做不好,但是她就是忍不住再一次的任性,哪怕她知道这样做会让真昼觉得她更像一个小孩子。


她没有买太早的车票,就是把情况都想好了。


“真昼,快来呀,快来拦住我啊。”神乐光喃喃自语道。


她希望她来的快一些,又希望不要那么快。


在此之前,让她再吃一块小蛋糕。


啊呜~


----------------------------


好奇怪呢,这个人头发两侧像是触角一样的发丝居然会因为情绪的变化而颤动,这不是让人很想摸摸看吗?


以前她也有注意到,但是没有今天这么想上手。可能是因为今天的她格外的无聊吧。


是的,神乐光今天是班上最清闲的人,然而这个清闲是有代价的,所以她正靠在宿友的床上,听着宿友念叨她。


“小光你实在是太不注意身体了,昨天那种天气你就不应该穿那么少出去玩雪。”啊,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跪坐在她床边的少女头两侧的触角翘得更高了。看起来十分激动了。


她记得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名叫做露崎真昼的同班同学还是一副很不情愿自己入住她们宿舍的样子。虽然也没等多久,她就接纳了自己。但一开始自己还真的是辛苦呢。


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抽,就算要打地铺也要住进来,明明这房间这么小,只有两个人住都觉得狭小,更不要说住了三个人了。


面对真昼对自己说,自己抢了华恋这种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没有想过要从谁的手里抢夺什么东西,她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属于自己闪耀都好好的在自己的身上,而不要像她一样,傻乎乎的就被诡异的生物夺走了身为舞台少女最重要的东西。


她只是想跟华恋一起站上舞台一起闪耀而已,仅仅只是想要完成这个梦想而已,她没有独占华恋的意思。但这样跟那个时候已经陷入了思维怪圈的真昼说,真昼一定不会信的吧。


简直就像是胜利者的宣言,拥有者的炫耀。


但是等这个人想通之后,居然开始照顾自己,给自己收拾东西,教训自己做得不对的地方。而她很明显就是做错了,只好低下头听着她说自己,当然,改是不可能改的。


那个时候她就想,这个人也好过头了吧。


为什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呢,一直对着周围散发着自己的温度,很舒服让人想要靠近。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接受了她的照顾而不会觉得别扭。虽然这么说其实自己这样跟华恋一起心安理得接受同班同学的照顾,果然还是有什么层面上有问题吧?


就像是废人一样呢,她。以前在自己住的时候房间也是乱七八糟的,但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可以用‘反正也没有人会看到’这种理由安慰自己。


现在三个人一起住,果然还是会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呢,尤其是在现在,看着真昼在说完自己后开始帮她收拾东西的样子。她心里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


‘就这样当个大龄儿童真的好吗?’这样的念头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一般就只在脑海闪过一下就消失了。


真的是顶级废柴啊。


不过没事的,她相信等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一定会非常成熟的。


“啊啾——”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这一下惊动的可不只是她自己,还有还正在收拾东西的真昼,至于对面床上呼呼大睡丝毫的华恋,她想是一点影响都都没有吧。


“吃过药就躺下呀,还傻乎乎的坐着做什么呢?”少有的显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强势的真昼把她按在床上,当然虽然看起来动作有些强硬,但实际上用的力道不大,还是光顺势倒下去的。


“被子,也要盖好。”


然后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拉到了下巴以下。


‘不知道被子闻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她突然有点好奇这个问题,但也知道现在纠结这个问题是得不到答案的。由于感冒现在她鼻子塞住了,闻不到味道,也无法呼吸。


只能靠嘴巴了,这种时候,只不过用嘴巴呼吸不是很舒服,喉咙也容易干。


也没有什么好好奇的吧,最多也就是洗衣液的味道?或者是太阳的味道。还能是什么呢?


“怎么了吗,小光?”本来打算起身的真昼感觉到一股牵扯感,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光的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神乐光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她,那双平时射出锐利目光的眼睛现在湿漉漉的,就像期待着有谁来关爱她一样。


或许人生病了,就会比较脆弱,并且需要人陪吧。


之前小光也在自己脆弱的时候陪着自己,那个看起来很不会说话的孩子,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了她对真昼的关心。如果真昼现在走了,一定显得很不近人情吧。


其实真昼也没有不陪她的意思,主要是她想要起身洗掉刚刚盛过药水的杯子,不过算了吧。


洗杯子这样的小事,哪里有陪伴朋友重要呢?


“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温和的句子从温柔的人嘴巴里面说出来,听起来就很让人安心,不会让人怀疑其真实性。


她听到真昼的承诺,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头,那感觉太舒服了,她不由自主的把头往上顶了顶,只希望可以跟那手贴的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可惜触角还是没有摸到。


睡过去之前,神乐光想到了这个。


总有一天......


------------------


“光酱!”本来还担心赶不上,但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不知道在看什么的神乐光真的是太好了。


神乐光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之后,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她猛地回头,就看到了期待已久的人正在不远处站着,还喘着气。


‘喘着可真性感啊。’若是真昼知道她这么想,估计要打她不可。


“你、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呀。”真昼快走几步过来,对着光就是这句话。


虽然觉得她很胡闹,但还是愿意来阻止胡闹的自己。


露崎真昼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好得让她心动,好得让她想要靠近。


“你来的正好。”光拉起了真昼的手,大有绝对不让人逃走的意思。


“稍等一下,正好是个什么意思?”真昼不明白光在说什么。


而光看了看再过一会就要发动的车,对真昼说道:“当然是,正好上车呀。”


“哎?!”


然后真昼就被光拉上了车,她完全没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又即将会有什么事情要迎上来。她本来计划的很好,追上小光之后就可以回学校上下午的课程,她觉得小光也不是真的想要回圣翔。可是明明自己见到了她,她为什么还是要拉着自己上车呢?


“很久没回去了,所以今天不是在捉弄你呢。”她看着她的眼睛,时间好像在此时停下,“我是真的,很想要跟你回去。”回到那个我们相识的地方。


‘可是,下午还有课。’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小光拉上贼船了。她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


以前是在纵容感觉心理年龄不够成熟的同学,现在则是纵容任性的恋人。


露崎真昼,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包容身边的人。少有气急的时候。现在就算是在完全没有跨市的计划的情况下被迫出市,也十分的沉着冷静。


反正请假可以找华恋酱帮忙,或者自己直接找老师都是没有问题的。


自己在意的主要是为什么小光要拉着自己在今天这么一天回学校。她没记错的话,今天是......


“为什么要是今天去圣翔呢?”她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光要选择今天去圣翔了。


“你已经知道了吧,那就不要问了呀。”神乐光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有点害羞的神色,用余光确认了周围没有什么人,一下子就亲了上去。


“你在想什么呀,这里可是在车上。”真昼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虽然她跟小光交往两年了,可是在公共场合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还是觉得让人臊得慌。


“可是没有人在看这里呀。”神乐光一脸笃定地说,也不知道她这种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真昼知道没有人看着这边,可就是过不去心里的这一关,但看在今天是她们交往两周年纪念日的份上,就放过这个急色鬼吧。


“今天,只有今天。”她小声说道。


下一篇是迷宫组,还在码
短篇集那就是不定时更新的,主要重心在知樱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