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合

作者:清凌夜雨
更新时间:2018-04-05 12:28
点击:859
章节字数:26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天过后,两人一切如常,白日品茶赌书,浪迹山林,夜晚同眠共枕,弈棋听雨,日子静谧而美好,颇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之感。只是云儿心中的别扭却越来越深,云儿本不是这般隐忍之人,几日的忍耐终有极限。

这日,云儿跟着阿璃读书品词,微风飘过,卷起秀发,打在云儿脸上,酥酥痒痒。书页翻飞,一首诗词掠过,云儿看见一句:“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直击心扉,轻声念叨。阿璃虽在身旁,可于现在的云儿来讲,相思之情实增非减。

“嗯?”阿璃不解地看向云儿,呢喃声太低,阿璃并没有听清云儿在说些什么。只是云儿眼中这一瞬的悲切狠狠地击中阿璃,心中迷惘,自己的决定错了吗。可是云儿是娘亲托付给自己的妹妹啊,怎么可以?


回忆飘到一年多前,彼时的阿璃尚且懵懂。

“云儿?”日上三竿,云儿怎么还不出来吃饭。阿璃疑惑地推门而入,绕过屏风,发现床铺上并没有人,莫非还在洗浴?阿璃想起云儿的某些怪癖,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么长时间,该不会睡着了吧。

阿璃在隔间口徘徊迟疑,自从上一次两人一起洗,已经三年过去了。毕竟随着时间推移,两人总是要有一些避忌,其实准确来说,是阿璃单方面下的决定,任由云儿撒娇打滚,不为所动,久而久之就是这般状况。

不知何时,阿璃对着云儿的身躯有了不自在的情绪,好奇而又不敢的感觉,有时梦中竟然出现云儿,她对云儿竟然有这般不能诉之于口的想法,羞耻与罪恶感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终究对云儿的担心压过了一切,阿璃进入隔间,果不其然,水已经半冷,而云儿睡的香香甜甜。这妮子,也不怕受寒,阿璃心疼地抱起云儿,毛巾裹好,放进被子。

手上滑嫩的触感裹挟不合纲常的罪恶滑入心房,畸形暗恋的痛苦洒遍心田,这件事终于成为阿璃远去的决心。


“阿璃,我美吗?”云儿眨眨眼,温柔地捧起阿璃的脸庞,笑道。

阿璃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的云儿,直欲溺死在这温柔之中,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比你那师兄呢?”云儿笑容更美了,进一步问道。

自然更美,阿璃继续点头。

云儿这时抛出最后的杀手锏,她要一个明明白白的回答:“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阿璃,我喜欢你,我欢喜你,你只能是我的,我也只是你一人的云儿,不好吗?”

阿璃沉默,为什么染着火热的双眸能有不顾一切的执拗,为什么自己心中奢望不再触不可及?

“你又走神!”云儿气急,顿时将自己的紧张抛之脑后,自己第一次表白,她竟然走神。云儿恶狠狠地咬住阿璃小巧精致的耳垂,只是临到嘴,还是放松力气,轻轻啮咬。

阿璃大惊,她没想到云儿竟然咬到那里,有心呵斥,云儿清冽的气息却好似封住自己的嘴,一阵阵电流从耳垂传散,酥软了全身,再无气力,留下略显急促的呼吸。

“云儿,不要这样,我…回答你。”阿璃艰难地开口。却不想云儿囫囵着说:“你说,我听。”嘴是半分不离。

阿璃无奈:“云儿,我们是姐妹,同为女人,不可以的。”

再次听到这话,云儿同样还是无法理解:“女人怎么了,为什么都是女人就不可以了?”

阿璃没有答话,可表情却是显露无疑,自小的教育终究有其根深蒂固的地方,云儿是娘亲和阿璃千娇百宠,随心所欲长大的,而阿璃幼年是在礼数完备的府邸度过的,如何一样?

再一次陷入死局,云儿只觉得无尽疲惫涌上心头,为什么一定要让不相关的事情插入其中,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不就是所有了吗,为什么?此时心悸又一次传遍全身,云儿无力掩盖,也不想再掩盖,“阿璃,我没有逃过诅咒。我不想留下遗憾,好吗?”

阿璃如遭雷击。






“不,不会的。”阿璃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可云儿控制不住颤抖的身躯,凌乱的脉搏,还有……耳垂后,脖颈处的一点胭脂色,诅咒的标志。

云儿一族,女多颜美早夭,盛传上天妒之,阿璃一直未信,云儿自小少病,从无早夭之像,阿璃也就一直以为这些是谣传,未曾想命运终究不会放过一人。

相较于阿璃的慌乱,云儿则颇为冷静,尚有心情撒娇:“阿璃都不要我了,活着也没意义。”

阿璃连忙捂住云儿的嘴,嗔怪道:“别乱说,你会活得好好的。你敢比我先走,我就,就嫁人。”阿璃现在哪有心思想什么纲常,云儿都快离自己而去了。

“你敢!”云儿柳眉倒竖,继而声音低下,“你,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喜欢的人,嫁了也可以,反正我都看不见了。但是,现在不行。”

“阿璃,及时行乐不好吗?”“好。”

“阿璃,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好不好?”“好。”

“呐,阿璃,你答应我好不好?”“好。”

“阿璃,你答应我了?真的答应了?”得到心中的祈愿,云儿反而有些不敢相信,傻乎乎地反问。

阿璃心疼地抱住云儿,傻云儿,如果你都不在了,我纠结那些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

微风卷起细发,伴飘落桃花,馥郁香气,迷离了阿璃心神,云儿,云儿,此生的唯一。

良久,云儿松开阿璃,牵起柔荑,道:“阿璃,你愿意嫁给我吗?”

“咦?”阿璃愕然看向云儿,这是不是太快了,而且“为什么不是你嫁给我?”

云儿理所应当地说:“当然是因为我先说的啊。我不管,你一定要嫁给我。”

阿璃试图讲理:“云儿我们这是不是太快了。”

可惜云儿压根没听见:“别人的婚礼都是怎么办的?问名?采纳?诶呀,记不得了。”忽然定定地盯住阿璃,眼中闪烁神秘的光芒。

阿璃顿时有些毛骨悚然:“云儿?”

“阿璃,我就记得要入洞房怎么办?我们直接入洞房吧。”云儿不等阿璃的回答,兴冲冲拉起阿璃向屋内跑去。

阿璃大惊:“云儿,云儿,先等等。”

云儿不太开心的停下脚步,自己对阿璃可是想念好久了呢,自从四年前之后就再也没好好看阿璃充满诱惑的姿态了呢。

好说歹说,阿璃还是拉着云儿好好站到桃树下。

馥郁之香盈满庭院,身畔的人儿是自己一生所爱,即使这段爱情为时所不容,那又如何呢?

十指一一紧扣,夕阳拉长倒影,两道身影早已密不可分不是吗?

桃树有字言:

以桃树作证,天地为依,雀儿为友,阿璃与云儿共结连理,誓死不负。





后记

阿璃

久久没有没有想起自己的姓了,好像本来也没有,那我讨了你的名做我的姓好吗?璃云,璃云,很好听是不是,不过,我觉得呢,云璃好像更好听一些,那你可以冠上我的名吗?你不同意也不行哦,反正我也听不见了。云璃,云璃,我好想你,想你入骨,只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共冢一处,再不受相思之苦,还记得那年冬初院内与你栽的桃树,叶落早做尘土,当年砍去的樟树,春雨后发起新芽,新雪来时,又将陈酒埋了几壶,盼你归来后对酌,同看月升日暮,花落花开。原来那时我就喜欢你了呢,没有阿璃在的地方真无聊呢。那你若向往江湖,我陪你浪迹好不好,再不要听你师父乱说好不好?你是喜欢中土繁华,还是西漠壮美,还是北原辽阔,抑或江南秀美,不管哪一个,我们都一起去,好不好?

爱你 璃云

泪水悄悄滴落,在信纸上溅起,晕漾墨迹,泪眼迷蒙的阿璃慌忙将信纸拿开。

“傻云儿,走了也不安分……”阿璃再也忍不住,泪水洒落。

又是一年清明,细雨蒙蒙,伊人已逝,一抔新土寄相思。

如何不相思?


后记不足一千字,无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