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小的复仇

作者:其叶蓁蓁
更新时间:2018-01-26 21:27
点击:2748
章节字数:45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以后我就叫你凯特了。”米娅似乎很高兴,因为卡佳没有理由反对这个绰号了。

“所以……我该住哪里?”

“仆人当然要侍奉在主人左右了,你说呢?”米娅突然收起笑,很严肃地说:“我好像说过仆人该做什么的,你不会以为我是吓你的吧?”

“这……这,这这?”

“好了,不说笑了。”米娅说:“我倒是想,但是现在这么干很危险,我可不想惹麻烦。这里有一个空房间,不过里面有前主人的东西,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用用。”

“保持低调。”米娅补充说:“没事别到外面去。我想你肯定不会想被识破。”

“你会一直呆在这里吗?”

“不会,我父亲已经打算让报社将我调离了,调到更后方的地区。大概一个月之内就会收到文件。”

“在走之前,我还有事要办。”

“嗯?”

“我有一个仇人需要你帮忙处理。”


次日,米娅带回来一张照片。她把照片交给卡佳,问:“是这个人吗?”

卡佳看了看照片上的德国军官,点了点头。

“我很好奇,你对他有怎样的仇恨。”

“他杀了我的亲人。”卡佳说的不是真话,但却是发自内心的一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米娅都能听到她咬牙切齿的声音。

“哦……”米娅有些失落:“那么,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还要再想想……”


卡佳从浴缸中起身,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的淤青发愣。虽然那些伤痕已经变淡,但在牛乳般洁白的肌肤上格外扎眼,也仍然在隐隐作痛。

她盯着镜中一丝不挂的自己,也许是作为一名士兵和飞行员,时常生活在紧张与高压状态,没有什么功夫关注自己,她仿佛看到了一个陌生人。卡佳脑海中对自己的印象仍然是几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女孩形象。

很幸运,军旅生活与战争经历没有使她的容颜改变,甚至几乎没有变黑,相反还让瘦弱的她稍稍强健了一些。如果这在几年前,战争爆发之前,她大概会像很多女孩子一样对

她的手指抠着手心里因为驾驶飞机使用操纵杆留下的老茧,任凭水滴沿着身体曲线滑下。她最终打断了把镜中人想象成某人的幻想,而报复的想法逐渐成型。


她出来的时候,米娅便抱怨她洗澡花了太长时间,但抱怨着抱怨着就失去了主题。卡佳只穿着一件衬衫,因为残存的水而有些半透明,在浴室灯光的背景下透出身体的轮廓和淡淡的肌肤的色泽。微微潮湿的身体和发丝似乎还冒着热水。

米娅看着她带着水雾的眼睛和有些红晕的脸颊,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卡佳,她也只穿了浴袍,使得仅仅只有两件薄薄的衣物相隔的身体像触电一般颤抖的一下。

卡佳知道场面要失控,她甚至也希望会失控,但是处于某些令人懊恼和苦涩的缘由,她推开了米娅。

“你忘了你说的吗……有人会监视的……”

米娅有些扫兴,松手后退了几步。

“我有计划了。”

卡佳的目光却留在在米娅身上,她的衣服被卡佳发丝上保留的水浸着,显示出身体的轮廓,那曲线让人为之嫉妒,甚至还会爱上这完美的弧度。


是夜出奇的安静,过去几日里,无论白天黑夜都充斥着战车与飞机引擎声,甚至有一晚能听到远方炮击声。卡佳早已在战地生活中习惯了,但此时的安静却使得她无法入眠。这时她才意识到两个房间之间只有木板相隔,她此时能够听到隔壁的人儿的声音,米娅也在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你也没睡吗?”她听到了米娅的声音。

“你不也是吗?”

黑暗中传来了米娅的声音:“那个……你的计划,我只帮你这一次。”

卡佳一直沉默着。

“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叛国行为……”

“对于他的罪行,我只能表示抱歉……但如果你真的想复仇,恐怕我无法继续支持你,因为我的祖国侵犯了你的祖国,对于你而言,所有德国军人都是你的敌人,包括我的父亲。”

卡佳默默听着,又是不知过了多久,才说:“足够了。”

米娅没再回话,也许是睡去了,也许是同她一样,盯着黑暗的天花板沉思。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想这么多,但此刻那些想法挥之不去。她渴望两人之间能像当初那样纯粹,渴望信仰与情感没有冲突和矛盾,渴望着脚下的土地不再流血,以至于血的洪流浸染侵蚀着原本的感情,留下疼痛的裂痕。

她开始审视领袖的观点,她毫不怀疑无论哪一方获胜都不会给她和米娅的感情生存空间,毫不怀疑自己希望祖国的胜利,但祖国胜利之时她和米娅何去何从?最后,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构成了叛国行为。她亦毫不怀疑,米娅也有着同样的思考。

今夜过于寂静,以至于卡佳以为所有人都死在了黑夜中,直到基地中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对空探照灯透进了房间,巨大的防空炮声随即响彻夜空。卡佳条件反射地弹起来,就要往外冲,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了。

她对着黑暗自嘲一笑,走到窗边,飞机引擎声,高炮声和警报声混杂着。防空武器射出的曳光弹和防空探照灯将天空照得亮如白昼。

她立在窗边欣赏着这战争的交响乐,仿佛自己就是这场盛大音乐会的指挥。或许那些飞在空中的死神就有自己认识的同志,但现在还可以互称同志吗?卡佳不知道,但他们投掷的炸弹并不是她的同志。

米娅突然闯了进来,急切地说:“笨蛋,你怎么还愣着,快去防空掩体啊!”

“不必担心。”卡佳淡淡一笑,脸上映照着火光与灯光:“现在轰炸目标不是这里,白天才是。”


苏军飞机的攻击一直持续着,但始终没有轰炸德军部署核心地区,到了天明时分,对空警报就解除了。尽管是不是听到远方有爆炸声,但德国士兵们恢复了日常的工作,集中营里的囚犯也一如往常。

米娅按卡佳的要求邀请那位名为海尔森·希尔曼的少尉接受采访。米娅只是微笑着说话,就让这个男人无法拒绝她的请求。虽然卡佳不曾细讲此人的所作所为,但米娅本能地感到了厌恶。大概是对这种表面绅士,包藏狼心有所察觉。

希尔曼应邀到米娅的房间接受采访。米娅察觉到了他的微妙变化,进了房间之后,此人的目光有所变化,神情也有点意味深长,这让她感到了更加厌恶和难受。但是身为记者出色的职业素养是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而是很轻松地提出各种问题,听着希尔曼少尉的回答。

实际上她并没有认真听,少尉也没有认真答,这个男人的注意力全在米娅身上,那种盯着漂亮女人的目光非常猥琐且不礼貌,如同想把人的衣服剥开来看一般,或许这个蠢货对她礼节性的言辞有所误解。实际上她只是在笔记本上涂鸦着毫无规律的字母,且时不时斜眼偷看手表,有些担心卡佳是否计算错了时间,或者原先的计划没有实施。

米娅瞥见手表指向了十点三十分,预计这个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她谎称要上厕所,迅速逃离了那个男人的目光,顺便祈祷卡佳的预言是准确的。

“希尔曼少尉,好久不见。”

少尉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抬头一看,一个穿着衬衫短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在一瞬间他还以为这个看起来像是职业女性的人是记者米娅的助手。

她优雅地走到少尉对面的沙发,坐下。

“你是?”少尉觉得这个女人和她的声音似乎很熟悉。

“少尉先生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卡佳忍住愤怒的情绪,反而用挑逗似的语气说话,嘴角勾出了微笑的弧度。

“小姐,我想我见过您,但是想不起来。”

“是吗?”卡佳诡异一笑,随即表情一变,从腰后拔出了米娅给她的手枪,指着少尉,厉声说道:“您现在想起来了吗?”

深邃的枪口让他有些吃惊,随后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叶卡捷琳娜·布达诺娃?你不是被关进集中营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卡佳冷笑地点点头:“看来少尉先生的记忆力好得很,没有老年痴呆的风险。”

少尉冷静了下来,平复了惊讶和恐惧的情绪:“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这里的,或许记者小姐不知情,或者她涉嫌通敌。当然这是另外一回事,不过如果你有理智的话,就不应该开枪,枪声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杀了我。”

“你说得很有道理。”

“你大概和记者小姐有什么特殊关系吧。”少尉说:“杀了我,不仅你会死,恐怕还会连累你的朋友。不如你们按我说的做,让我们成为朋友,放了我,我当无事发生,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真是一个诱人的说法呢!”卡佳的笑突然柔和了起来。“可惜您是一个枪杀小男孩,对小女孩和她母亲施暴的禽兽。可笑的是我竟然觉得禽兽先生的话有道理。”

“您应该明白,战争中死去的人更多,现在讨论这个没有意义,我觉得您不如更多地想想个人,和您朋友安危。”

“你说得对,您要怎么保证我和记者小姐的安危呢?”

少尉觉得有希望了,正准备继续劝说,丝毫没有注意到窗外越来越大的噪声。

“时间到了,可惜了,我还想继续听听你们男人有什么油腔滑调呢!”

“啊?”少尉有些诧异。

窗外突然响起来了防空警报,苏联空军进行了数个小时的佯动之后,终于发起了真正的进攻,轰炸机和攻击机迅速突入德军占领区纵深,以至于已经麻痹大意的德国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对空警报防御已经有些迟了。

卡佳扣动扳机的动作同苏联军队的突袭一样突如其来和果断,少尉的惊呼声淹没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高射炮声,炸弹高速坠落的尖利呼啸声中。

击针撞击着底火,剧烈燃烧的火药产生的气体推动着那一发子弹带着枪声冲出枪膛,而那震耳的枪声消散在巨大的爆炸声里了。

当第一次爆炸发生时,米娅冲进了房间里,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令她惊讶自己对卡佳也并不完全了解。

第一发子弹打在了少尉的腿上,第二发打在了腹部,第三发打在了下体,少尉痛苦地惨叫着,然而声音在几乎连续不断的巨大声响中徒劳地消散了,就像在暴风雨里溺水的旱鸭子一样徒劳。卡佳的手很稳,射击很有节奏,仿佛在靶场打靶一样轻松,也不顾被轰炸的风险。

一枚炸弹落到了附近,整座建筑都在震动,震碎的窗户玻璃随着爆炸声飞散开来。米娅觉得自己几乎要失去听力,但卡佳若无其事地射出了最后一发子弹,仍然没有打在少尉致命的位置。

她倒上事先准备好的汽油,点上了火,看着他从惨叫到再也不动,变得焦黑,肢体卷曲,神情如同熟练的厨娘关注着烤肉的火候。这时她才注意到米娅目睹了一切。

卡佳走到米娅面前,把手枪还给了她,说:“没事了,我们快去防空掩体吧!”

剧烈的爆炸声中,米娅几乎听不到她的话,再者,卡佳的所作所为已经惊吓到了她。杀人果断,下手恶毒,上过了战场真的会改变这么多吗?

没有人回答,战争的交响乐还在继续,催命一般折磨着遭受空袭的人们。无论是从高空中划破空气的炸弹,还是剧烈俯冲中的攻击机,或者地面上持续不断的爆炸声还是防空武器开火的声音,都使得任何想法无关紧要,任何尖叫呐喊甚至惨烈的尖叫都如此孱弱和毫无意义。


空袭结束以后,希尔曼少尉被宣布阵亡——在接受采访时遭遇空袭身亡。事实上卡佳的行为漏洞百出,但是在战争时期没人关心一个低层军官的死,这样的死亡非常廉价,如同白开水一般,不会有人细究。加上米娅的证词,最终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于空袭。而她们也因为房子被摧毁而被安排到了新的房间居住。

但这件事使米娅感到了困惑和对卡佳的些许恐惧,卡佳杀人时的平静刺激着她的神经,或许卡佳早就不是当年的她了,战争改变了太多事情。

但谋杀成功以后,卡佳似乎又变了一个人,似乎特别疲倦,向一只疲倦的小猫,又似乎意识到了做错了什么,开始黏着米娅不放。

现在,她就倚靠在米娅的怀里,但米娅不敢,也没有心思再挑逗她了。尽管卡佳疲倦地在自己怀里小憩的样子惹人心疼。米娅知道,小猫的心里,藏着狮子的心。

米娅只是轻轻搂着卡佳的肩膀,轻嗅卡佳的发丝,似乎怕惊醒了她,也怕惊醒了藏在她心里的恶魔。

只不过她委屈的样子几乎成功让米娅忘了她昨日疯狂的举动,但米娅永远不会忘记,使她难忘的并不是虐杀和血腥场面,身为战地记者早已看惯了各种死法的死人,真正让她心有芥蒂的,是她仍然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一如既往弱弱的小卡佳,总归是变了,心中藏着除了信仰之外,同样坚硬的东西。

或许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只是人终究是变了,还能像过去那样吗?


大学狗这两周事情比较多QAQ。新人写得不好啦,请多多包涵。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