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远交近攻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2:57
点击:1157
章节字数:24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直等温勍如旗开得胜般离开,齐太妃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是被她调戏了呀!

虽说有些别扭,但怎么说来温勍也是女子,齐太妃便没往他想,只是想着赶紧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可是同温勍说的一般。

齐王想开后,身体也渐渐康复,温勍也守诺,只要无事就会往齐王府来教杨宁远练武,因来往的频繁,也就再无递贴。外人不知,还道这即将成为小两口的人,在皇上的授意下培养感情,以致婚前见面都成日常。

练武非一朝一夕之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所以温勍理直气壮的日日让齐王顶着太阳,在专门辟出的练武场地做基本训练,蹲蹲马步、跑跑步,在齐王不耐烦时,便教上一两招基本拳脚,让其练熟。

在齐王专心致志“练武”时,温勍便绕到齐太妃院里,美曰其名找未来的婆婆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娴良淑德的妻子,逼得齐太妃不得不把准备婚礼的事宜交代下去,只能等温勍不在时在检查纰漏。不过也好,起码让齐太妃从“老了二十岁”的恐慌里又有焕发青春的感觉。

“辛晴,你看,这都已立春,南郊的花儿都开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从来对花花草草不甚感兴趣的温勍坐在齐太妃身边,讨好的说道。

齐太妃端着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说:“离你与宁远大婚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怕是没有时间去。”

“我已将所有事交给两个嫂嫂操办,如果齐王府这边事情很多,我也可将蔡晖等人调来帮忙。”

齐太妃转了转手中的杯子,斜眼看向温勍,不紧不慢的说:“你还嫌自己不够黑吗?”

温勍一哽,差点没被噎死,讪笑道:“这肤色健康,代表的是我常年征战的丰功伟绩,那些坐在家里斗蛐蛐的小白脸能比吗?”说完又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自己一双长满茧子的手,皮肤还算细腻,只是肤色确实黑了些,跟齐太妃的白皙透彻没法比。

其实齐太妃就是看不惯温勍太过潇洒的模样,到没真想揶揄她,听温勍一说,又有些后悔自己说话太过分,抿了唇看了一眼她,不知是否要补上两句安慰之语。

“太妃,您和将军在这儿啊。”一风姿绰约的妇人,扭着细腰款款而来。

温勍见着那妇人,又见她身后还跟着两穿着绫罗绸缎的妇人,嘴角勾起一抹笑。齐太妃对自己还有戒心,对自己府中相处了十几年的人,该信任了吧。

“你们怎么来了?”齐太妃见着自己夫君的三名妾室,疑惑的问。

李氏未语先笑,带着身后的周氏、郑氏走进水榭中,先给两人行了礼,才道:“妾身与二位妹妹见今日阳光甚好,便想与太妃逛逛花园,怎知下人们说太妃与将军在水榭闲谈,就不请自来了。”

齐太妃对她们没有什么偏见,自夫君去后,她也免了这些大自己数岁的妾室的晨昏定省,如果不是当年年岁太小,换作今日,她肯定就放她们出齐王府自在去了,现如今都是不惑之年,也绝了出去的念头,养在府里起码不愁吃穿,日子清闲。

“那便一起坐坐吧。”齐太妃微微一笑,招呼几人入座。

李氏入座,与温勍相视一笑,尔后问:“不知方才太妃与将军说什么呢?”

“说近日南郊的花开了,应该趁着春日好时光去赏赏。”温勍连忙开口说出自己的意图。

周氏一听,眼神一亮,道:“是啊,前两日还听门房提起,说南郊的花开的可漂亮了。”

郑氏也道:“妾身的贴身丫头去看了,说去年种下的一批从西域而来的花种,也开了,五颜六色的,漂亮极了。”

“是吗?那我们可得找个时间去看看,还不知花期是多久,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是呀是呀,听说西域来的花种不太适合我们平京的气候,今年开了,明年还不一定能开呢!”

“那要是没看成,岂不得成其他府里的笑话?我才不要!”

齐太妃听着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像是串好了似的说着,完全没有要自己参与的意思。扭头看向身边笑眯眯听着三人说话的温勍,齐太妃总觉得这像个套。

温勍在往齐王跑的这段时间,早打点好齐王府里的众人。上至齐王,下至看门的,各个投其所好,极尽手段拉拢,最重要的人物除了齐王就是府中的女人们。在战场上收刮来的金银珠宝、古董藏书,像是大风刮来的一般,毫不手软的送到各个妾室屋里。几个女人都到了不惑之年,人精似的,对温勍不言而喻的微笑,心有所感的点了头。反正夫君都去了十几年,温大将军还是女人,怎么也算不上是给皇家戴绿帽,再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成也不是她们说了算的,她们凑个热闹打个酱油罢了,毫无心理负担。

李氏等人说了半天,仿佛才想起太妃还在旁边,忙不好意思的朝齐太妃笑了笑,做出邀请:“太妃,要不您和我们一起去吧?您忙齐王的婚礼这么久,也该散散心了。”

“是呀太妃,现在应该还剩礼仪流程了,交给小两口就行了,您随我们去看看吧。”

齐太妃毕竟还年轻,此时被她们撺掇着心里也有些痒痒了,但她还是觉得这像是个套,犹豫着没有答应。

温勍笑了笑说:“西域的花啊,我以前跟随父亲打仗去见过。那儿有种花叫雪莲花,通体洁白如雪,一朵比我两个拳头都大,极其珍贵。还有一种花叫格桑花,意思是‘幸福美好’,颜色很多,各个小巧可爱,不甚相同……”

“你没骗我?”

温勍双眼漆黑,盯着齐太妃的双眸,认真坚定的如同许诺般说道:“我温勍,一辈子都不会骗你。”

与温勍对视片刻,齐太妃微红着脸扭过头,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只需说说,何必如此严肃。”

“怕你不信。”温勍笑的人畜无害。

李氏转着眼看了看温勍和齐太妃,与周氏、郑氏挤眉弄眼会心一笑,清了清嗓子道:“那明日吧,这天也说不好,趁着好时光,赶紧去。”

“明日应该人不会太多,也免了请衙差清场地。”

“妾身现在去吩咐下人们准备明日出行用度,先告退了。”

“等等,我们一起去。”

三个女人来的风风火火,走的也风风火火,齐太妃望着她们三人的背影,还是觉得自己少算了什么。

温勍提起茶壶,给齐太妃换了杯热茶,心里盘算着,这次给那三个助攻成功的女人送点什么好。

“温、温勍……你作为西北人人害怕的‘鬼屠’,会喜欢赏花?”齐太妃模模糊糊的觉得这像是个重点,连平日里不怎么喊的名字也带上了。

温勍对于齐太妃肯喊自己的名字,万分高兴,身体前倾,像要贴上去,咧着嘴笑道:“要我一个人去看,我自然不去,但是与你辛晴去,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是乐意之极的。”

“你胡说什么?”

“我说有你我才愿意去。”

“那我不去了。”

“我在府里陪你喝茶。”

“……那我还是愿意去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