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凡兵,制必先定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2:55
点击:1223
章节字数:23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听到那名字,温勍这才有了反应,给了蔡晖一拳,怒道:“你别瞎说!”

经年在一起的几人,一下子就明白老大是给军师说中了痛处,于是兴致勃勃的打听:“老大,你真因为那齐太妃啊?”

温勍微红着脸,也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醉了酒,支吾道:“关、关你们屁事!喝你们的酒!”

“老大,说说嘛!这么多年弟兄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们的?”

“就是啊老大,你说出来我们几个也能给你分析分析,不是有人说,这三个臭裨将顶个诸葛亮吗?我们有五个,还有一个可是‘老狐狸’蔡晖。”

“人多力量大,老大你要相信我们!你要齐太妃今日死……”

“死什么死!老子看你找死!”温勍一巴掌拍到陈清脑门上,这巴掌比之前那一下可重多了,差点把陈清扇到地上去。

蔡晖眯着眼笑着,看向其他惊恐面容的三兄弟,好心提醒道:“这齐太妃虽说已是太妃之衔,可年纪不大,面容姣好,当年的齐王对其可是一见倾心,非她不娶。”

“可、可老大是女人啊……”常伟不可置信的说。

蔡晖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道:“自古上战场杀敌的都还是男人呢!将军不也去了吗?还杀的敌军胆寒心颤的!女人,女人怎么呢?”

温勍诧异的看向蔡晖,没想到这臭小子居然思想这么开明,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对其好一些,大将军嘛自己,心胸得开阔点。

“是哦……老大怎么能跟一般的女人比……”常伟自语说道。

“齐太妃是齐王的娘,那老大为什么要嫁给齐王?”王曲顾好奇的问。

温勍淡然一笑道:“因地制宜,因人制胜,制必先定。”

“啥意思?”

“意思就是,要想拿下美人,先得靠近,有什么理由比是婆媳关系更为亲密的?”蔡晖很是自觉地为众人解释。

“那成为婆媳后,再怎么搞?”

温勍喝了一杯酒,在包括蔡晖在内的期待目光中,皱着眉头缓缓道:“不知。”

五小将:“……”

“所以老子刚才不是说了,制必先定嘛!来来来,你们现在都知道老子心里的小九九了,都给老子想主意,想不出来,今天酒钱就你们出!”

“老大,这一时半会的哪想得出来啊?你总要给点时间我们。”

温勍挑着眉看了一眼五人,想了想说:“也是,那今日先放了你们,本将军大婚在三个月后,那时你们要还想不出主意,就别怪本将军不念旧情,打的你们找不着北!”

五人顿时后悔不迭,为何方才好奇心那么重,掀了“鬼屠”的遮羞布,给自己找不痛快。

温勍与弟兄们酒酣散场,又警告他们切勿忘了今日之言后,独自往温府方向而去。

如今的温府没了男丁,但还有女眷掌家。

镇守边疆的大将军的家眷一般是要留在京城,一方面是为保护在外浴血杀敌将军的家属;一方面是作为人质,以免有权有威望的大将军拥兵自立为王。因这不成文的规定,使得温家留有血脉在世,温勍有家可回。

温勍上有两哥哥、三叔父,三位叔父的孩子皆为男儿,成年后也都去了边境,西北一战,皆战死。因温老将军大寿,不愿回京劳师动众的操办,直接在边境贺寿,温家的女眷除了温勍的两个嫂子,一个怀了二胎一个要照顾,便没有随其他人去边境从而躲过一劫。如今温家除了刘氏大嫂子和孙氏小嫂子,还有各自的两孩子,最大的十岁,最小的也有五岁,有闹腾的小孩子在,温府不至于太冷清也算热闹,这也是温勍感到欣慰的一幕。

浑身酒气的温勍回到府中,两个嫂嫂急忙前来迎接,唤了左右准备醒酒汤和热水,直怨温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感受着难得的家人温暖,温勍微红着眼一一应了,牵着嫂嫂们的手说:“勍儿知道的,刚回京,应酬多,过几天就好了,嫂嫂们不要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这都多少天呢?你夜夜酩酊大醉的,身体怎么吃得消?”刘氏皱着眉数落道。

“姐姐每日都坐在厅中等你回来,就怕你闹不舒服。”孙氏叹息着说道。

刘氏看了一眼孙氏,说:“你也是……我说我一个人等就行了,你偏要一起,冬儿还小,需要你陪着睡,你也忍心放她自个儿在房里。”冬儿是刘氏五岁的小女儿,生的玲珑,小小年纪古灵精怪的,惹人疼惜。

“冬儿是将门之后,哪有那么胆小。”孙氏不服气。

温勍笑了笑,道:“几个侄儿都是我温家的好孩儿!以前未见,现如今我回来了,定将他们教出将门气度!”

“那敢情好,勇儿一直念叨着要跟小姑姑学武艺,这下可要高兴坏了。”刘氏虽然年纪轻轻守了寡,但对自己的丈夫敬重万分,也一直想让自己的两个儿子继承父业,以后上战场杀敌。

孙氏掩着口笑道:“姐姐平日里也没少亲自教四个孩子,怎么勍儿一回来就要将担子甩给勍儿?”

刘氏未出阁前也是将门千金,虽然武艺没有温勍高,但比一般大家闺秀懂些拳脚功夫。孙氏也是,只是父亲是温老将军手下的中郎将,整日里耳濡目染的也懂得一些功夫。

听了孙氏的话,刘氏道:“往日我教几个孩子,你在旁边看热闹,做姐姐的可都没说你甩担子。”

孙氏与刘氏两人多年在府里,既是同病相怜、又是惺惺相惜,没妯娌间的争锋相对,相处的甚是愉快,故言语间调侃随意的很。

“做姑姑的教自己的子侄自是应当,全不是担子。再说,我已把兵权上交,以后也就每日上上早朝,没其他事要做,闲着也是闲着。”

孙氏、刘氏跟温勍说着话,便到了为温勍准备好的房间,进了屋,刘氏突然问道:“还有两个多月就是勍儿出阁的日子,勍儿可有什么打算?”

“打算?有什么可打算的?”温勍奇怪的问。

孙氏笑道:“勍儿长在军营,身边全是大老爷们,怕是没见过女孩家嫁人,自是不懂这些的。”

“我见过!”

“哦?军营里也有嫁娶?”

温勍张了张嘴,不好意思的说:“我六岁那年去参加过齐王的婚宴。”

“六岁的事还记得?看来勍儿心里早盼着嫁人了吧?”孙氏笑的花枝乱颤。

温勍不好意思的扣了扣脸,自己哪是期待着嫁人,只是忘不掉那年身穿大红嫁衣的齐太妃罢了。

“哦,说到齐王,齐太妃今日下帖来府里,想三日后与勍儿见一面。”刘氏说道。

温勍心跳漏了一拍,佯装镇定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明日让小厮回帖吧。”

“是想商议大婚事宜吧?对了勍儿,你还未说,嫁妆可怎么办。”孙氏提醒。

“一切听二位嫂嫂的安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