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屠”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2:46
点击:1571
章节字数:27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昭国的百姓最近很高兴,因为各家常年征战的儿郎终于结束了边境的战事,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大昭国的官员最近很高兴,因为他们不用再为随时的国破家亡感到忧心忡忡,可以在自家床上踏踏实实睡个安稳觉。

大昭国的皇帝无疑是最高兴的,因为他不用每日为自己可能要做个亡国之君感到羞耻难安,可以在列祖列宗牌位前昂首挺胸自称明君。

大昭国所有的人都很高兴,所有人都期盼着带领他们走出黑暗迎来光明的大将军回京。他们一定会以最为热烈、最为热情、最为崇敬的方式,迎接凯旋的勇士们,无论他们在战场上是多么凶猛、多么残忍、多么不近人情,他们都是全大昭百姓心中的英雄!

就在大家对英雄们翘首以盼时,京城发布了一道皇榜:封大将军温勍为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

封的名号莫名其妙就算了,毕竟大将军温勍救国之功无人能比,但在众多封赏之后加的一条内容就让百姓们摸不着头脑了——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温勍回京三个月后,即下嫁齐王杨宁远。

三个月后?下嫁?齐王?

大昭皇帝莫不是打仗打傻子吧?强拉人断袖?不怕大将军一剑劈死他吗?

战事停歇后,大昭百姓显然一下子还找不到生活的重心,对于皇家之事格外关心,最后不知谁从哪听来的消息说,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温勍其实是女子,乃温老将军最小的孙女,因从小喜欢舞枪弄棒,故年仅八岁时,温老将军请了圣旨带去西北边境磨炼性子。

平京上了年纪的老人这才模模糊糊忆起,确有其事。一晃已过十四载,很多人都忘了当年闹得平京人人自危的小霸王——温家最小的女儿了。当年那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的场景,一回味好似还在眼前。

因为“温小霸王”这回是英雄式回归,对于她战场临危受命、勇破敌军、反败为胜,让大昭国得以休养生息、百姓有家可回,人们自然不会紧盯着她身份说事,只会拼命赞扬她“女中尧舜”、“巾帼不让须眉”、“生女当如温鬼屠”……

“鬼屠”的名号是敌军取的,来自温大将军上阵时,如鬼出没、屠杀千里而面色不改。当然,作为女子,温大将军也不是生来就这般冷血残暴,要不是五年前,东厥、西夏、北辽数国趁大昭新帝登基,而温老将军七十大寿之际,国人懈怠,边境将士大意,集百万大军大破城门,将温家军屠杀殆尽,温勍也不会对他们恨之入骨,誓杀遍诸国。

温勍的战绩被百姓们津津乐道,口口相传,越传越神,最后传出温勍大将军:身高八尺有余,双目如炬,口似血盆,声响雷鸣,手若蒲扇,脚踏泰山;左持轩辕夏禹剑,右握丈八蛇矛,身后负落日神弓,身下骑的是“照夜玉狮子”……

这传着传着就传的天下皆知,也传到与温勍大将军马上要有“亲密关系”的齐王府里,而就在大昭国民皆欢庆如过年时,也只有那马上要有“亲密关系”的一人忧伤的食不下咽、睡不安寝,那人就是齐太妃——辛晴。

齐太妃虽然称之为太妃,可她并不年迈,相反还很年轻,只有三十二,加上皇亲国戚的身份不愁银钱,保养得当,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般,楚楚可人、明眸善睐、瑰姿艳逸,就算年纪轻轻时守了寡,还是让众多皇亲贵族想方设法求皇上让齐太妃另嫁与己。

说起来,齐太妃活了三十多年,总是忧伤的时日居多,例如:五岁死了娘,八岁爹续弦,九岁被露出“爪牙”的继母暗地里欺负,十五岁就被许配给二十的齐王为妃,十六岁便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满心以为要过上幸福的日子时,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个王爷要篡位,间接害死了齐王。这要篡位的王爷与朝中官员暗相勾结,不声不响带兵围了皇宫,逼老皇帝退位,各将军在外远水解不了近渴,作为皇城里唯一有兵权的王爷,齐王带领自己手下一千巡城兵奋勇将皇宫夺回,救下老皇帝,代价是把自己的命交代在了那儿。老皇帝感念齐王,封了尚在襁褓中的杨宁远继承齐王之位,遗孀齐王妃为一品诰命夫人,除了没有实权,一切规格俸禄照旧。

守寡就守寡吧,齐太妃对大自己五岁的“老相公”没太深的感情,虽然当年的齐王对刚及笄的辛晴一见钟情,央了老皇帝下旨给户部辛尚书,早早的把人定了下来,可还是辛小姐的齐太妃对男女之情尚是懵懂无知,只知自己到了可嫁人的年纪,至于嫁给谁,也是父母之命,自己无选择权。当第一胎便是儿子时,齐太妃松了口气,自己生了嫡长子,就算以后相公移情别恋,自己也是有了依靠,不至于被人欺负的太惨,可惜还未等到相公移情别恋,她就守了寡。刚过了孝期,就被隔三差五的喊到皇宫里问可有另嫁的打算……差点以死明志后,齐太妃便躲在齐王府里,轻易不出门。

不另嫁的原因也没那么多阴谋算计,只是因为齐太妃觉得,不会有哪个男人会真心对待自己的儿子,而且红颜易老,等新鲜劲过了,自己又该何去何从?背负不贞的骂名也就算了,自己的儿子那时又算什么?所以,即使老皇帝不在乎自己儿媳妇带着孙子改嫁,辛晴万不可能同意此荒唐之举。

为了儿子忍受长达十几年孤独的齐太妃,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未至弱冠之年便要娶一个大六岁的、号称“鬼屠”的女子为妻,齐太妃忧伤的想要吐血。

她日日自问,前世造了什么孽,才让今生过得如此艰难,自己不快活算了,为什么还要连累儿子?

她夜夜念佛,想来是以往从来不信鬼神,才导致祸事不断从天降,希望自己现在多念几声佛号能改变儿子的命运。

齐太妃与大昭其他百姓截然相反的态度倒不是说她心胸狭窄,只能说事情没到自己头上,就乐得看热闹,看热闹不怕事大嘛!

换位想想,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家儿子娶个温柔贤良的女子为妻?便是不温柔不贤良,也得要端庄知礼吧?不端庄知礼,也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吧?再退一万步说,最起码娶的老婆要是个女人吧!额,“鬼屠”是女人,但她哪点像女人呢?

有女人在战场上杀得敌人闻风丧胆、望风而逃的吗?有女人任别人喊自己“鬼屠”,毁自己声誉的吗?有女人舞枪弄棒打的男人们个个俯首称臣的吗?有女人能忍受西北狂风冷冽、气候无常吗?有女人……

简直就不是个女人!

齐太妃听着丫鬟将外面疯传的大将军形象绘声绘色的转述给自己,手里捏着菩提子,转身跪在玉质的半人高观音像前,含着热泪,发誓今日要多念十遍《心经》,为儿子祈福。

这边齐太妃为儿子操碎了心,那边齐王杨宁远也是满心怨怼。

杨宁远出生还未满周岁,爹就去了,虽是为国捐躯,但没了父亲当靠山,杨宁远的童年还是在被其他同宗兄弟欺负的很惨中度过的。柔弱的母妃不可能为自己撑腰,虽然他是皇孙,小时候不懂事也向皇爷爷告过状,虽是一时出了口气,可之后会被欺负的更惨,所以杨宁远在摸爬打滚的经验中学会了看人眼色,该伏小做低时伏小做低,该秋后算账时秋后算账。以为这辈子也就安安稳稳的做着他的逍遥王爷了,谁知一纸令下,他被迫娶一个凶名在外的女人!难道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实权,是个花架子就谁都可以欺辱?那些名正言顺的皇子皇孙们欺负不算,现在还要换个女人来欺负自己?

齐王爷越想越气,越想越恨皇帝,趁着皇伯父在御花园召见礼部官员商量婚礼事宜时,当着所有人的面跳进了华清池,打算以自尽的方式,控告皇家对自己的不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