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

作者:朝歌歌
更新时间:2017-11-20 21:24
点击:1474
章节字数:86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


一.

姬夏还没下班的时候,手机已经收到白初缈三条短信提醒她健身房见面,在微笑面对客户的空隙,姬夏翻了个白眼,至于吗,不就是女朋友要来了吗,往常一年不去健身房一次,现在恨不得住在健身房。

八点多,姬夏终于安慰好今天最后一个患者准备下班,她是心理咨询师,对待患者没有办法心急。

不过白初缈很急,作为一名数学老师,姬夏觉得她是放弃了家庭作业来这锻炼。

就只是为了能在周末她女朋友来的时候展示身材。

姬夏到的时候,白初缈已经在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小时,看着跑步机上显示的速度,姬夏牙疼的要了一杯减肥奶昔,然后她就这样,换好运动服,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着减肥奶昔欣赏白初缈跑的满头大汗,白初缈下来以后,掐腰喘着大粗气站在姬夏面前瞪姬夏。

其实她想说别的,但是现在太累了说不出话。

大概缓了半分钟,白初缈终于缓过来张嘴说话:“水!”

姬夏挠挠自己额头,递过去一瓶水。

“小心肺。”

白初缈小心翼翼的,只敢润润嗓子,瓶盖还没等拧紧,催命的健身教练就眯着笑眼出现,白初缈手一哆嗦,一瓶水差点浇给沙发。

姬夏对白初缈挥挥手,该,自己找的教练,跪着也得训练完。

姬夏一直很满意自己的身材,没有赘肉,也没有人鱼线,姬夏属于怎么吃都不胖的类型,正因如此她懒得锻炼,躺在沙发上吃烤鱼看鬼片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现在来健身房不过是可怜一下白初缈幼小的心灵,防止这孩子锻炼过度,再把和女友的面基地点由酒店改成医院。

接近十点,白初缈才锻炼完,姬夏滑动手机找附近餐馆,顺便在白初缈耳边絮絮叨叨说着一听起来就很胖的菜名。

“姬大小姐,你有没有觉得咱俩的友谊即将走到终点?”

“亲爱的白女士,你有没有觉得我是在不惜耗费流量也要锻炼你的心神?”

“我可去你的吧,看门去,姐姐要洗澡。”

“呵,平胸。”

“呵,单身狗。”

今天周三,非周末期间健身房人本就不多,现在时间又晚,浴室里没有别人,白初缈安安心心洗了个澡,不知道别的姬佬怎么样,反正她不能接受和除女朋友之外的人共用一个浴室,只可惜北方浴室都是公用的。

白初缈打开水洒,仔仔细细洗着,一定要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等女朋友来!

啊,女朋友,想一想女朋友的颜值,白初缈就开心的不行,脸颊笑出一朵花,甚至还哼出走调的歌。

等在门外听到歌声觉得心灵受到侮辱的姬夏:呵,女人...


二.

白初缈没经受住诱惑随姬夏走进了火锅店,坐下来这一刻,白初缈苦大仇深的反思自己,看她沉痛的样子,姬夏真想点一杯香菜汁送她。

“行了,吃点蔬菜又不会长多少称,而且你真的很瘦了,你再减肥,瘦的就是胸。”

白初缈听着这句话慢慢悠悠抬头,双目包含着浓重的怨气直指姬夏,姬夏翘个兰花指戳菜单:“一大份香菜。”

菜品上的很快,姬夏这边全是肉,白初缈这边全是菜,底料都是清汤的,姬夏鄙视,清汤简直就是对爱辣人士的侮辱。

而就姬夏所知,白初缈快喜欢死了辣。

白初缈现在在姬夏面前就是倩女幽魂,啊,不对,是幽魂,就差点用飘了,夹个菜都是一根根的,可能幽魂不需要吃饭叭。

火锅的蒸汽逐渐升腾,雾气横在姬夏和白初缈中间,看白初缈想吃又不敢吃的生动表情,再配上这雾气,姬夏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姬夏是白初缈唯一的朋友,也是白初缈的主治医师,白初缈因为小时候亲眼目睹父母出车祸而得上精神疾病,大学时候频繁自杀,后来经过姬夏治疗,情绪稳定不少,没再自杀,但一直对外界环境有强烈的抵触心态,甚至不和别人说话,可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当数学老师。

姬夏曾为她深深担心过,但是白初缈当老师之后的表现出乎她意料。

白初缈没再自杀,人变的逐渐开朗,停药后也没有不正常举动,好像童年的阴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痊愈的速度,让姬夏惊异。

姬夏看着她,再联想起几年前那个蓬头垢面拿着刀在自己手腕上划来划去女孩,真的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白初缈转正的那天,她邀请姬夏吃火锅,感谢姬夏救了自己,那天,姬夏旁敲侧击说起她病情好的速度离奇,而当时,白初缈是这么回答她的:

“姬夏,我把曾经的那个我放逐了,放逐到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我构想出来的,爸妈都在的美满世界。”

白初缈的想象力,姬夏一直知道很出色,白初缈为了能把脑海中的世界表现出来还专门去学了画画,她画画很好,能在纸上把人物画的栩栩如生,真假难辨。

白初缈还曾因为画工好被老师举荐深造,姬夏之所以能记住这件事,是因为那时候白初缈刚好停药,她有责任密切关注白初缈,也是在那时候,白初缈认识的游羽仙,她即将要见面的女友。

姬夏看过游羽仙照片,二十多岁的人长了一张十几岁的脸,皮肤白的让人嫉妒,而且是天然白,游羽仙对皮肤的管理据白初缈吐槽说,糙的不如一个gay。

但是有些人吧,就是长的天妒人怨,姬夏不得不承认她除了嫉妒游羽仙的皮肤还嫉妒过她眼睛,那双眼睛怎么能那么好看,像是国画大师精心描绘出来的画一样,一腔温润在眼睛里流淌,那三分笑意简直能让人醉倒在里面。

白初缈给她看照片的时候笑的像一个花痴,完美演绎看见爱豆的小迷妹是什么样子。

“初缈。”姬夏用筷子敲敲锅沿叫白初缈:“游羽仙不是自由职业者吗,你们俩怎么才决定见面。”

“羽仙虽然自由职业但是她也忙啊,她是操盘手,每天黑白颠倒的等时差,而且,我原先觉得我不够好嘛,没胆子见她。”

说到最后几个字,白初缈笑的往一块缩,姬夏手动忽略前面的话,自动默认后面这个理由。

“她怎么过来?飞机?动车?”

“飞机。”

“你提醒她小心点,最近公安局不是说有不法分子进入本市吗,虽然我不知道不法分子能不能上飞机,但还是要小心点。”


三.

姬夏是乌鸦嘴。

离游羽仙的飞机降落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白初缈不断在心里这么嘀咕。

姬夏是乌鸦嘴。

坏的专门灵。

十月五号,游羽仙坐今天的飞机过来,眼瞅着飞机要到,飞机场却乱成一团。

真的有不法分子混了进来,还带着枪,跟演大片一样,把枪伪装成小提琴带进来,过安检都没被人发现,至于他们怎么暴露的白初缈已经不知道了,反正,开枪了。

子弹乱射,监控摄像头被射爆好几个,白初缈蹲在角落里举着包护头,只求能在游羽仙的飞机降落之前一切结束。

到点以后,飞机没有降落,在天上盘旋着等这边一切结束,武装警察围在机场外边筑起一道人墙,白初缈站在外面,双手紧张的快把包捏碎,听说,是毒贩。

幸好最后事情安全解决,飞机盘旋几个小时后,安全降落。

白初缈站在厅里,一只手捏包一只手捏围巾,紧张的头都不抬,包里电话响起时,她还被吓了一跳,反射性抬头,却见眉目如画。

游羽仙穿着黑色的风衣,扶着手提箱,正歪头笑着看她。

“你好,初缈。”

白初缈差点不会说话,游羽仙总是这么意外,在网上遇到她的时候是个意外,现在,终于真真实实见到她的时候,也这么意外。

白初缈一下子红了脸,张开嘴,却没有声音出来,游羽仙笑着拥抱她,在她耳边轻言:“见到你真好,初缈。”

今天城市下了第一场雪,沁人心脾,心神温润。

“呀,真是恐怖呢,在飞机上听到空姐说不能降落时怕的不行,初缈你没有出事真的太好了。”

“你们北方的冷和南方真是不同啊,外面还下雪了,也不知道我带来的衣服能不能适应。”

“呐,初缈,一会要吃什么啊,我好饿。”

从见面开始,游羽仙就一直在说话,果然长得好看的不管做什么都是美好的,白初缈被她牵着手,走在她身侧仰头看她。

她真的好好看,一米七八的个子,略瘦的身姿,别看这么瘦,是有人鱼线和腹肌的,原先只在视频里看过,一想到马上就能亲手摸摸了,白初缈忍不住捂脸。

羞耻,太羞耻,不过好开心。

白初缈直接把游羽仙带到了家,她一个人住,现在多个游羽仙简直是完美。

游羽仙这一路一直牵着她的手,零下十几度的气温都握出了汗,上出租车之后的游羽仙迷之安静,而白初缈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只能陪着安静。现在,终于到家了,终于没外人了。

白初缈替游羽仙放箱子,放好行李箱起身站稳的时候,游羽仙突然亲过来。

嘴唇凉凉的,但是很软,白初缈脑子里面炸出烟花的同时满心都是唇膏口红嘴里有没有味我的初吻等等,等到游羽仙纤长的手指搭在她腰上,她才反应过来,享受。

游羽仙的唇离开后,白初缈停机许久的脑子,终于龟速开机。

“初缈,你太诱人了。”

然而游羽仙一句话,白初缈又强制关机。

恋爱要什么脑子!亲嘴要什么脑子!

要情趣!

白初缈第一次知道,接吻真的会让人上瘾,她们俩抱在一起,不断地接吻,吻到气弱,深呼吸几口气继续吻,脑子里没有反应的东西,游羽仙把她压在床上的时候,她只有接受,相反,不能接受的是游羽仙的肚子。

“咕咕咕”表示饿了的声音把这股暧昧打的烟消云散。

游羽仙意犹未尽并且非常气恼的瞪自己不争气的肚子,白初缈抱着她笑成一团。

最后白初缈反压游羽仙,坐在她肚子上说最近的餐馆,其实她研究了好多家菜式,但这些都不是她最想吃的。

“初缈。”游羽仙打断白初缈数菜馆子的话,“家里有菜吗,我给你做。”

“有!”

这才是白初缈最想吃的!

游羽仙是自由职业者,独居,没事的时候就研究做菜,厨艺相当好,而深知这件事的白初缈,昨晚抱着小心机买了不少食材放进冰箱里。

厨房里,游羽仙系上围裙,认真的给白初缈做菜。

白初缈在一旁淘米,挺宽的水池现在一点尊严都没有,连宽度都失去了,掏着掏着米,白初缈笑出声,她侧头看游羽仙,游羽仙也在笑,眼睛里都是笑意。

“不许再笑了!”游羽仙点白初缈的鼻子,威胁的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再笑我亲你了!”现在更没有威慑力了。

白初缈:“哈哈哈哈我就是要笑我太开心了!”

游羽仙:“亲你!”

打打闹闹一小时,游羽仙低血糖都快犯了的时候,饭菜可算是做好了,不过吃饭前得换个衣服,两个人站在水池边玩水湿了一身。

游羽仙试图观看白初缈换衣服,但是白初缈把她撵出去了,她只能委屈的趴在门上情深意切呼唤白初缈,神情委屈的,足够担起一部痴女被负心后死不悔改还转头追的情感大戏。

白初缈换衣服速度快,一打开房门游羽仙就哭天喊地的扑了进来,抱个满怀,白初缈笑嘻嘻去哈游羽仙的腰,她记得这个人说过,自己全身都是痒痒肉,别人一碰就想笑。

游羽仙没坚持几秒就在白初缈的手指下缴械投降,人都笑成了一团,笑成一团也不忘抱着白初缈,哼哼唧唧在她怀里撒娇,鼻腔里哼出的声音敲可爱,可爱的白初缈想...

“你快去换衣服,我要看你换衣服。”白初缈把游羽仙往她的房间推。

“不行。”游羽仙嘟嘴,“你都没让我看!”

“我没有八块腹肌。”

“我有不让你摸。”

“那不行,你在我地盘得听我的话。”

白初缈理不直气也壮,游羽仙又成了压寨夫人,嘴上一万个不愿意行动却是超诚实,乖乖把衣服脱掉露出腹肌。

白初缈再度化身迷妹,扑上去摸。

后来游羽仙的肚子再度抗议,游羽仙只能把白初缈扛起来走向饭桌。

一顿饭吃了有好几个小时,天都快黑了,不知午饭还是晚饭,反正哪都不重要,两个人腻歪着收拾完碗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刚忙完·孤苦伶仃·只有患者没人爱·肚子早已软塌塌的单身姬夏,在这个时候发来慰问电话,游羽仙接听后放到白初缈耳边,白初缈软在游羽仙怀里慢慢悠悠拉长调回话。

姬夏:“好的我知道你女朋友到了,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再见!”

白初缈:“对不起,单身狗没有人权。”

姬夏:【拉黑】

姬夏挂掉电话后,白初缈直接把电话关机,反正姬夏今晚是不会再打电话进来了,学校那边又请了假,那么手机这种可能会妨碍她们愉悦的工具怎么能再用呢,白初缈拔指无情抛弃手机,和游羽仙继续腻歪。

两个人选了爱情电影看,虽然两个理性至上的人不知道要看这种东西干嘛,但还是选了一部爱情电影用电脑放,游羽仙抱着白初缈看了十五分钟后,两个人一起关掉电影,选择恐怖片。

好了,现在就差鸭肠和鸭脖了,万能的外卖上线。

外卖到以后,白初缈彻底变成软骨患者,吃什么都要游羽仙喂,喝水也要喂,不介意嘴对嘴喂,反正就是要喂,一部惨绝人寰的恐怖片在此时此刻散发出了爱情的气息,果然,没什么能阻挡谈恋爱的人,白初缈都看笑了。

“你笑什么?”

游羽仙下巴抵在白初缈头上说话。

“你不知道,在你来之前,我写了整整好几页要和你说的话,要和你做的事,我判作业都没这么认真过,就是怕你来了之后会尴尬。”

“其实我在飞机上的时候也特别紧张,差点没勇气上飞机。我当时就在想,哇见到要说什么啊,会不会尴尬啊,我要准备什么台词啊,结果一落地,见到你,准备的什么都忘了,就想亲你,但是飞机场人多不敢,怂。”

“怂?你还怂?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那可不怂。”

“那不是看有喷子乱喷人,气的嘛,没想到我义愤填膺几句话竟然钓了一个老婆回来,啧,你说咱俩是不是还得谢谢那喷子,那就祝他单身一辈子好了。”

“哈哈哈你怎么还是这么黑啊!”

“不黑,我能把你拉进我怀里吗?”

游羽仙又抱紧白初缈几分,两个带着鸭脖味的人再度啃到一块。

三秒钟后

游羽仙:“我去刷牙。”

白初缈:“我也。”


四.

白初缈极度不负责任的请了一个周的假,把以往好几年没请过的假都请了,一整个周都腻在家里和游羽仙没羞没臊,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白初缈做了个噩梦。

熟悉的噩梦。

曾经折磨她好几年,白初缈一度以为,已经跟着曾经的自己被放逐的一个梦。

车祸。

白初缈没有告诉姬夏实情,她不是目睹,是亲身经历,而且是两起车祸。

第一次是父母。

妈妈为了保护她被撞的血肉模糊,她睁开眼的时候,能看到只有血肉。

另外一起,是初中时。

那天,刚放学,她和她刚刚确认恋爱关系的小女朋友牵着手一起放学,可是有人开车恶意攻击,小女孩用自己身体挡住车把她推远,那辆车,差点压着小女孩开过去。

爸妈因为车祸粉碎的脸、小女孩死之后的惨像、还有流言蜚语,这些在梦里都化成实体攻击白初缈,白初缈想醒,可是厉鬼张牙舞爪,她逃不掉。

“It's ok.”

但和以往每次都不同,以往她只能一个人在梦魇里苦苦哀求,这一次,她有爱人。

爱她的人。

“It's ok.”

游羽仙抱着白初缈,轻轻地拍着她,哄着她,安慰她。

替她驱赶那些恶魔。

一个周很快就过去,白初缈不得不回学校教课,但是回家后,桌上热腾腾的饭菜,还有游羽仙给她的拥抱亲吻,让她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被世界亲吻。

转眼,半个月过去。

11.20,白初缈和往常一样哼着歌往家走,一打开门,却是连灯都没开的房子在等她。

“羽仙?”

白初缈一边换鞋一边叫游羽仙。

“不会又睡觉吧。”

白初缈嘟囔着去开门,可是游羽仙那屋是空的,她的房间也是空的。

白初缈突然害怕。

她给游羽仙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开玩笑吧!”

白初缈慌神,怎么上午还打过电话的号码是空号?!

游羽仙在逗她玩吧?!

白初缈风一般冲进游羽仙房间,试图找游羽仙住过的痕迹,可房间是空的,干干净净,连个住人的痕迹都没有,行李箱也不见了。

厨房也干净,没有第二个人使用过的痕迹,整个房子都是干干净净的,完全没有另外一个人住过的迹象。

白初缈瘫坐在地板上,握着手机的手一直在抖,双眼无神,空洞。

直到很久后,她才想起打电话。

姬夏有白初缈家钥匙,她到后直接开门进来,一进门,就看见白初缈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的,屋子被翻的比小偷抢劫还专业。

“姬夏。”白初缈哭着抬头,看见姬夏抱着头又是痛哭。

“游羽仙不见了!我打电话没人接,还是空号,家里也没她痕迹,我们分明中午还一起吃饭的!”

白初缈扑在姬夏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姬夏则是被气的一肚子气,姬夏发誓,不管游羽仙因为什么失踪,她都一定把她揪出来狠狠踹一顿!

但是,游羽仙,人间蒸发一样,之后再也没有消息。

白初缈辞了工作,不管姬夏怎么劝都没有用,游羽仙已经是白初缈的全部,为了找游羽仙,白初缈不惜舍弃全部。

姬夏怕白初缈出事,索性让白初缈把租的房子退了,搬到她那去住,她也是一个人住。

游羽仙失踪的第三天,姬夏陪白初缈去警察局报警。

新来的警员打着哈欠输资料立案,白初缈记得游羽仙的身份证号码,但是根据游羽仙这个人名查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白初缈认识的,而根据身份证号码显示出来的人,不叫游羽仙,

小警员指着电脑质问白初缈:“姑娘你逗我呢吧,这个人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

白初缈拥开警员扒过电脑看,只是那页面上清清楚楚显示着,苏欢,已故。

死亡时间,是十年前,地点,是某个初中门口,死因,被人故意开车撞死。

白初缈松开扒着电脑的手,坐到地上,姬夏求警员不要说话,警员懵逼的离开,而白初缈,用头狠狠撞向电脑桌。

病房外,姬夏点燃一根烟,一个已经死了十年的人,是怎么做到,在十年后改名换姓后让另一个人爱上她。

姬夏能肯定那就是游羽仙,虽然改了名,虽然年轻了十岁,但是那双眼睛,只要看一眼就不会忘记。

那就是游羽仙!


五.

姬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白初缈从游羽仙是个假人的事实中走出来,只是白初缈死活不愿意相信游羽仙是骗子,她只当游羽仙真死了,而更让姬夏不放心的是,白初缈患上了抑郁症。

白初缈走出来不代表接受,她只是选择性的接受一些事,看着每天她失神的望着窗外,姬夏只能叹口气后,给她三万让她出去旅游。

要不是别的患者让姬夏走不开,姬夏真要和白初缈一起去。

白初缈在走之前发了不低于五次誓保证自己不会自杀轻生,她现在的精神状态还好,但姬夏还是心肝发颤的把她送上飞机。

能不颤吗,太不能靠谱了。

姬夏是掐着时间算白初缈的飞机什么时候落地,好打电话,她在白初缈手机上安装了定位系统,她虽然把白初缈放出去了,但是操心的事一点都没少,相反更多。

姬夏约定三天后患者这边的事忙完就去找白初缈,第三天,姬夏在取飞机票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姬夏给在警察局工作的朋友打电话,希望他能让机场授权把十月五号那天的监控放给她看。

可惜授权有了,结果不如意。

“不好意思啊小夏,机场负责人说,那天恐怖袭击时,监控系统弄瘫痪了,监控摄像头也差不多都被打爆,没能录到你要找的人。”

“我知道了,谢谢。”

姬夏挂断这个电话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

坐在候机厅里,姬夏整个脑子想的都是,游羽仙真的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吗?一个活人,怎么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姬夏不得不又给刚才那个人打电话。

“对,又是我,能帮我查一个人吗,苏欢,女,十年前死于一件故意杀人案,她不是本市人,我就记住这么多,能查吗?”

“啊,你说那个小姑娘啊,我还记得那件案子,Z市的,还闹过一段时间风雨,不过那段时间你不在国内你不知道。我看过卷宗,很勇敢的小姑娘,所以我记得。那是一起精神病杀人,犯人故意趁放学时候往校门口开车撞人,那个小女孩,我记得,她是为了救别人才被撞死的。”

“救别人?知道她救的人是谁吗?”

“好像叫白什么的吧,是她的同学,啊,叫白初缈!”

“能把学校的名字也告诉我吗?”

“这个你得等等,我记不得了,我得查查。”

“我等你消息。”

挂掉电话,姬夏脑袋嗡嗡不断乱响,匪夷所思!

此时机场广播响起,检票登机。

姬夏抬头望着楼顶,几秒钟后,起身走向前台。

姬夏给白初缈打了电话说自己晚一天过去,患者临时有事,挂断之后,她买了去Z市的机票,与此同时,警察局的朋友发给她短信告诉她当年案件发生在哪个学校门口。

下午一点多,姬夏下飞机,今天不是礼拜天,学校正常上课。

朋友安排了姬夏联系Z市的一个警员了解当年详细情况,而警员带着姬夏,找上当年教苏欢的班主任。

班主任对苏欢记忆深刻,不是当年苏欢救人,是另外一件事。

“当年那两个小姑娘啊,我记得,她们俩个,谈恋爱呀,我因为这还找过她家长,另外一个爸妈没了不懂事,她爸妈也不能不懂事啊,哪有两个小姑娘谈恋爱的,只是没想到,没多久她就死了。”

“您还有她父母的联系方式吗?”

“有也没用,她死以后她妈跳楼自杀了,他爸赌博,欠下一屁股债后失踪了,听说也死了。”

从班主任办公室里出来,姬夏站在楼道里很久都没能缓过来,警员也陪着姬夏站着,姬夏很抱歉,她请他吃晚饭赔罪。

吃饭中途,聊起案子,警员说,当年相关的人差不多都死了,那个精神病是真的精神病,犯病的时候杀了人,清醒过后因为自己不能承担而选择自杀,苏欢母亲跳楼父亲失踪,再往上一辈也因为这个打击或是痴呆或是死,而白初缈,她父母早亡,只有她一个人,那件事过后,她就离开再也没回来过。

姬夏知道白初缈之后发生了什么,换一个地方,用父母的遗产在另外一个新的地方上学、成长、生病、一个人垂死挣扎。

姬夏叹气,线索又断了。

“你说,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才能消失的没有一点痕迹啊。”姬夏戳着菜脑仁疼。

“死人呗,要不就是这人根本就不存在,假的。”

警员心疼被糟蹋的菜。

“假的...”

姬夏抿唇,不知想什么。

姬夏第二天另起了飞机票去找白初缈,姬夏一落地就接到白初缈电话。

“喂,姬夏,我看见游羽仙了。”

“在哪?”

“山上,我在这旅游,山上有道观,我看见游羽仙和道观里面的人说话,我去找她的时候正好她离开,我跟她但是跟丢了。”

“你别动,地址给我,我这就去找你!”

这个道观,只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姬夏花费了点时间才找到白初缈,路上人多。

白初缈真的没动,她坐在石头上,一动也没动的等姬夏,姬夏到了,她把身后的小亭指给姬夏看。

她说,几个小时前,游羽仙就是在这和道长交谈的。

姬夏过去找道长,但是道观里的道童说,道长刚刚已羽化。

“师父今天早晨的时候就算出大限已到,但是师父说今天还需见一个人才行,他中午起就坐在亭子里,不让我们靠近,说见完那个人,自会离去,我们只需在太阳落山后去接收他尸骨。”

姬夏听完道童的话抬头,天边,太阳已落山。

白初缈还在原地等她,在往回走的时候,一个恐怖的想法,在姬夏脑中疯狂生长。

真的有游羽仙这个人吗?

看到的照片,听到的事真的存在吗?

白初缈的画工那么强,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她的想象力又那么好,她能放逐过去混淆记忆,那这个游羽仙,是不是也是她假想出来的。

种种迹象都表明游羽仙不存在,可是,怎么可能不存在?

大石头上,白初缈还低着头坐在那,周围人来人往,独她格格不入。

姬夏不敢想,如果游羽仙不存在,那和白初缈谈恋爱同居的,又是谁!

“初缈。”姬夏叫白初缈,白初缈抬头时,双眼透出的含义,只剩下绝望和死。

只有活人,才能让活人如此吧...

姬夏已经不知道,她只能问。

“初缈,游羽仙真的存在吗?”



End.


欢迎评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erjoan
Ferjoan 在 2017/11/30 10:35 发表

所以 到底是真是假?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