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戏校园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8 20:50
点击:1030
章节字数:87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毛毛!小毛小毛!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一大清早的,晋江签约作者群里,突然被一大段消息给轰炸了。

苏景西:“什么情况……大清早的,十字君你在发春么?”

十字君:“@勤奋的绒毛,紧急求助。”

小毛同学顶着一头鸡毛乱发总算是醒过来了。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手机一直发癫一样地震,害得她以为自己昨晚使用的电动玩具没有关闭……仔细看了一眼电动玩具,好好的啊……

小毛同学顺着震动源找到了手机,点开群里消息一看,她顿时震精了。是小十啊!她好像一直在群里潜水,不怎么出来的。上次见面的时候感觉也挺羞涩一人,一直在看手机。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小毛同学撸了一把脸,在群里说道:“小十小十,我在呢。怎么了?什么情况?”

十字君,也就是周长卿。她坐在静安寺地铁站的橙色长椅上,焦躁地抖腿:“怎么办?小毛我好紧张啊!马上就要和她见面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小毛同学想了想,忽然想起来饭桌上周长卿那一脸春心荡漾的表情,她瞬间反应过来,撸了一把头上的毛之后说道,“是她啊!哇!你们已经约会了!好厉害啊你!”

周长卿:“额……没有啦,我们只是周末出来吃个饭而已,什么也没有发生。”

毛:“那你紧张啥……”

周长卿:“但是,她知道我的笔名了。”

毛:“卧槽!那她有没有跟你决裂?她什么反应?”

周长卿:“她说没关系,其实她很早就知道了。我昨天约她见面,她也同意了……”

“哇噻!有戏啊!”小毛同学瞬间精神了。她是见过周长卿的,说实话其实周长卿的五官并不赖,就是见面那天没打扮。那个小姐姐嘛,小毛在周长卿微信里见过她的头像啊!如果不是照骗的话,那小姐姐就是天仙啊!这俩人站一起很养眼有木有!小毛同学兴奋地说道,“看好你和法语小姐姐。”

失眠七夜:“小十要和那个法语小姐姐约会?你们在哪里约?静安寺?还是虹口?还是陆家嘴?告诉我一个地标我要去面基!”

“完了完了完了,她要来了。我先下了啊。”周长卿从座椅上跳起来。

与此同时,失眠七夜从床上跳了起来:“卧槽!你倒是报个地名再走呢!你个没良心的十字君!”

手机响了,是苏墨染打来的电话。说起来,她们认识了这么久,昨晚还是第一次互换电话。接通电话,苏墨染在那头说道:“我还有三站就到了,你到哪儿了呢?”

周长卿:“我已经在静安寺了,你下车以后不要乱走,下来之后在原地等我就好。”

苏墨染:“好。你该不会等了很久了吧?”

“没呢,我也才刚刚到。”周长卿的声音发虚,事实上,她比预算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出门,再加上自己又预留了时间,她已经在静安寺的长椅上足足坐了一个小时了啊!

苏墨染并不知情:“好哦,那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列车停下,下车的人都散了之后,周长卿一眼就看到了苏墨染。她今天穿了背带短裤,露出一双长腿,性感又白皙。周围好几个男的都在看。周长卿加快脚步走到她面前,站在苏墨染的外侧,用自己的腿遮住了那些男人的视线。

“嘿嘿,你好,十字君。”苏墨染笑着说道。

周长卿的脸又红了,她瞧了一眼左右,小声说道:“咱能别提这个吗?”

苏墨染:“为什么呀?我觉得你写得很好啊,为什么不让我提?”

周长卿:“哎哎哎,快走快走。你能忘了这茬吗?”

苏墨染偷笑,她的手已经和周长卿悄悄地牵在一起,而且看周长卿的样子,好像还没发现?

明明还是同样的苏墨染,可是今天的周长卿却显得格外拘谨。昨天被苏墨染说穿了身份之后,周长卿忽然就感觉到自己无法直视苏墨染了。你能相信吗?一个人在你的身边潜伏了这么久,然后突然告诉你说其实她知道你在写百合文,而且她一点也不介意。而且……咦?什么情况?周长卿低头,猛地发现,她的手已经和苏墨染的手很自然地牵在了一起。

苏墨染问道:“我们去哪里?上海戏剧学院吗?上戏这么有名,校园肯定很好看吧?你是不是去过很多次?像你这么色的人肯定去过很多次。”

“……”周长卿汗颜,良久她才说道,“我色吗?”

“当然!”苏墨染以一种十分肯定的眼神看着她,说道,“不色的人能把船戏写这么好?我不信!”

周长卿:“我去!姑奶奶你能不能别看我写的那些东西!好丢人啊!你别看了好吗?”

苏墨染笑着点头答应:“好啊,不过,我都已经看过了,顶多答应你不再第二遍。”

汗……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

看着周长卿脸上红一阵紫一阵的,苏墨染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她又说道:“哎,不过我怀疑你以前是不是自己做过?不然怎么可能把船戏写得这么细致?”

周长卿大声咳嗽,说道:“嗯,那啥,咱们从这儿上去。过了静安寺就是天桥,天桥下去就是上戏了。其实我还挺喜欢逛上戏的,校园不大,但是很干净,都是老式房子。而且,那边还有一家很好吃的日式料理,今天我带你去尝尝。说起来,以前我还在那里遇到过莫小贝,武林外传那个,你还记得吧……真人比电视上好看……”

苏墨染来上海有四个月了,但是从来没有人带她好好逛上海。说起上海的著名景点,一般人都会想到东方明珠、豫园、南京路步行街,要么就是田子坊、日月光……也就是周长卿这个奇人,居然会想到带她逛上戏校园?是该说她懂情操呢?还是说她不懂情操呢?

周长卿之所以带苏墨染来这,是因为古老的上戏校园对周长卿而言是一个很有回忆的地方。她从前就住在这附近,每天下课的时候,妈妈都会带她从上戏校园里穿过,然后沿着长满梧桐树的老街,回到老房子。

从天桥下,走过狭窄的一个弯道,经过乌鲁木齐北路。苏墨染好奇地望着四周。巨龙般的延安路高架车流密集;华东医院大门高大耸立如同古罗马角斗场;兰博基尼旗舰店陈列着造型夸张奢华的车辆……

苏墨染叹道:“刚来上海的时候,我觉得很失望。我感觉这里跟我们老家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我知道了,原来只是因为我一直呆在单位那种乡下地方而已。原来上海市中心是这么繁华的地方。忽然感觉我的城市好low。”

周长卿说道:“以前我在环球金融中心上班,听上去很高大上是吧?但事实上,对我们上班的人而言,所占用的也不过只是一张桌子一张凳子,繁华只是表象。这里之所以比陆家嘴更能打动我,是因为这里的梧桐树、充满了时代感的老弄堂、还有上戏里那一张张充满朝气的脸。其实仔细想想,每一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有自己的回忆。”

苏墨染看了她一眼,一直觉得周长卿是个很逗的人,很少会有如此严肃。刚才她说的那番话,让苏墨染突然感觉到了她丰富的内心。周长卿只比苏墨染大三岁而已,可是在思想上,她有的时候比苏墨染超前很多,而且她的视野开阔,这些恐怕都不是年龄可以弥补的差距。在这一刻,苏墨染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形象高大了起来。

周长卿说道:“前面就是上戏的门了,不过,我带你走的是后门。正门还得从前头绕。”

苏墨染紧张地拉住了周长卿的手:“我们能进去吗?这是上戏诶,我们又不是学生。”

看到苏墨染忐忑不安如同小猫咪一般的动作,周长卿哈哈一笑说道:“没事,像你这样的长相肯定不会被怀疑。我嘛,我可以假装是导演系或者戏文系的。你抬起头光明正大地和我走进去就是了,没问题的。”

“……我哪儿像……”苏墨染知道周长卿是在逗她玩。不过,她还是有一点小拘束。她说道,“其实,我以前想过要报考上戏。可是后来,家里不同意,也就放弃了。”

周长卿上下打量苏墨染,然后说道:“我说实话,太可惜啦……不过,如果你真的成了演员,我可能就没有机会认识你了。说到底,要感谢你的家里人。”

苏墨染被她讲得挺不好意思:“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后来我也就参加了普通的高考。可惜我高考考得不好,不像你这个学霸。”

周长卿:“切,我哪儿是学霸?咱们这样互吹互累真的好吗?嘿嘿,墨染你看,咱俩不是顺利地混进来了?”

苏墨染勾着周长卿的手臂,她环视着四周的景色。两旁的道路变得宽阔,视野明亮。四周围的房子都是用石块建筑而成,不论是材质还是造型都显得十分古老。“健吾楼”三个字立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而它的对面正对着一栋开阔的玻璃房子。花园里伫立着艺术家雕塑,“上海戏剧学院”这几个金色大字写在大门口,这里曾经是她向往的地方。

苏墨染松开了周长卿的手,三步并两步轻跳着跑到了前头。周长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茫然地在后面跟着跑。过了健吾楼,苏墨染在一条小道旁蹲下了,周长卿看到在绿化旁边,有一个小木头房子,里面有两只纯白色的野猫。苏墨染用手遮着嘴,蹲在那儿学猫叫。

周长卿笑道:“你可真幼稚。”

“略略略,你也来幼稚啊。”苏墨染蹲下,用她纤长的手指去触碰那两只野猫的毛发。

虽说是野猫,毕竟是在校园里。何况,有人为它们搭建这样精美的木头棚子,又放了很多猫粮,那就证明平时它们得到了很好的看护。周长卿看到那只被触碰的野猫毛发柔顺略有些蓬松,苏墨染的指尖触碰,轻轻地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然后那道印子又合在了一起。

苏墨染:“很舒服的,来啊。”

周长卿却一下跳得很远:“等会!你先别碰我,去洗个手!我有洁癖!”

苏墨染站起身,不怀好意地笑道:“我的妈呀,那我现在要是摸你的身体一下,你是不是就该去洗澡了?”

“……”周长卿顿时怔住不动了,她是在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噗哈哈,傻!”苏墨染看着她,微微一笑。

周长卿觉得,今天的苏墨染看起来特别漂亮。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咳咳。

这样的想法让周长卿的脸蓦地红了,一双眼睛四处乱瞟,掩饰着自己的紧张:“那啥,一会中午上哪儿吃饭?”

苏墨染好奇问道:“咦?你刚才不是说去吃后门很好吃的日料吗?你今天怎么了?脑子秀逗了?”

囧……周长卿的脸愈发烫了。


明明没到饭点,可是周长卿和苏墨染到了店门口的时候,就发现店里已经坐满了人。

老板娘眼睛可尖了,一看周长卿和苏墨染两人朝这边走来,她连桌子都搬出来了,一边在外面摆放桌子,一边连声说道:“有座有座,两位想吃点什么?这边有价目表,两位随意啊。”

“那就在这吃吧。”周长卿询问地看了苏墨染一眼,她又对苏墨染说道,“我经常来吃,他们家的饭都还不错。尤其是菜单上标注‘热卖’字样的盖浇饭,味道都很好的。”

苏墨染:“她们家饭好吃啊,我那好。老板娘给我来碗面。”

周长卿:“……”

苏墨染偷笑着看着周长卿,等老板娘走后,她小声对周长卿说道:“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特别拘束,很温柔很害羞,感觉完全不像是平常的你诶?今天是怎么了?”

“有吗?”周长卿又把脸侧过去一点点,她用宣传单遮着脸,不想让苏墨染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哈哈!”苏墨染终于笑出声来。

热腾腾的饭被端出来,一个伙计喊道:“来了,这是咱们店里的招牌饭,是哪位点的?”

周长卿说道:“是我的。你要不要也尝尝?这里鳗鱼饭很好吃的。”

苏墨染双手交叉放在下巴底下,她很认真地看了一眼,随后摇摇头:“你吃完我再吃,我岂不是要吃你口水?”

“……”周长卿看了她一眼,把筷子递过去说道,“那你先吃我再吃。”

苏墨染又摇摇头:“我先吃你再吃,那岂不是你在吃我口水?”

周长卿:“……”

周长卿不说话了,她低头扒饭。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苏墨染的攻击性特别强。

苏墨染也低下头,比周长卿还要低。看了老半天,她忽然支起身子,笑道:“周长卿,你今天画眉毛了。”

周长卿呛着了:“噗咳咳咳……啊……是啊……我……我在单位有时候也画啊……怎么了?”

苏墨染:“嘻嘻,没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苏墨染的眼神可一刻也没有从周长卿的脸上挪开过。周长卿透过桌上的手机屏幕的反光很清楚地看到,苏墨染一直在笑着,她的眼神柔情似水,好像在看情郎。周长卿慌得心脏砰砰乱跳。

好在,面也很快来了。

“你的面来了。”周长卿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嗯,你好像松了一口气。”苏墨染用筷子拌了拌面。她俩走了一早上,到现在这个点也有点饿了。

周长卿狼吞虎咽地吃着,忽然就看到苏墨染只尝了一小口,就把筷子又放在面里头搅了搅。她问道:“怎么了?面不好吃吗?要不要吃我的饭?”

苏墨染摇摇头:“味道还好,就是拌面挺干的。我今天出门没带水,一会陪我去附近买瓶水吧。”

周长卿:“我记得这旁边就有个小卖部,你等着。”

“哎!”苏墨染眼明手快,周长卿刚起身就被苏墨染拉住了手臂,“一会去吧,要不你的饭都凉了……周长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周长卿:“我……我对你好吗?我对其他人也这样吧……”

苏墨染笑着,看着周长卿的眼睛,良久她点头说道:“好,很好。”

这样的夸赞让周长卿觉得心里很甜,可正因为开心,却引发了心里的另外一个记忆。这件事已经在周长卿的心里头滚了很久了,此刻她是不吐不快:“墨染,有件事我想要问你,你不要骗我。你知道,你说什么话我都会信的。”

“那得看你问什么了。”苏墨染这样回答。

周长卿叹口气:“哎……你就不能老实回答我吗?”

苏墨染笑道:“那我问你什么,你也从来都不老实回答啊。我问你这么久,你都不说笔名,结果还是我自己查到的,有意思吗?你要让我老实回答,那你先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你不是弯的吗?那结婚的事情是咋回事啊?老实告诉我,你这个神秘的女人……”

周长卿说道:“嘿嘿,巧了。我还想问你男朋友的事情……”

苏墨染:“略略略,你先说啊。”

周长卿:“别客气啊。”

苏墨染:“切!”

……

苏墨染今天绝对和平时不一样,她说话的风格变得非常直接犀利,有的时候甚至让周长卿觉得有些应接不暇。她们吃完饭沿着原路回静安寺站,顺路来到静安公园。而这个时候,话风已经开始向着不可逆转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周长卿特意挑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这样,那些污污的话题才不容易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可苏墨染却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神,她看着周长卿惊奇地说道:“等会,你不会告诉我,你都已经准备要结婚了,还没和你老公啪啪啪吧?”

结婚这个事儿吧,说起来是个误会。可是现在呢,周长卿却骑虎难下了:“明明是我先问你的,怎么老是你问我呢?不行,你先告诉我你们一周几次?”

苏墨染:“呸,我干嘛要告诉你。你快结婚了还没跟他啪啪啪,我才不信呢。”

周长卿:“切,不说肯定就是很多次。诶不对,他不会是不行吧?你该不会是有个假的男朋友?”

苏墨染:“略略略,不说。问你啊,女生和女生怎么啪啪啪?”

噗……对于苏墨染这种疾驰转向的行为,周长卿是深恶痛绝的。她汗颜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和女生做过。”

苏墨染:“不信。告诉我啦,我就是表示一下好奇嘛。你小说里写的那些难道不是你个人经历?诶,我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据说是用道具?”

周长卿:“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苏墨染!居然还去网上查?我无法直视你了!”

苏墨染:“哈哈别闹。我是认真的呢!用那种道具的话,那跟和男的做有什么区别啊?话说那道具要怎么用?直接套在高叉外面吗?还是里面?”

周长卿:“别闹,大庭广众的。而且,道具只是为了陶冶情操好吗?正常情况下用的不是道具……”

苏墨染:“那要用手吗?手会舒服吗?会很累的吧?”

周长卿:“……你能不能小声点?我都不想和你坐一起了。”

苏墨染:“啊!我明白了!是用嘴!天啊,周长卿,是用嘴的!”

周长卿:“……你这么好奇,干脆下次我让你试试。”

两个人之间突然出现了片刻宁静。苏墨染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周长卿一眼,然后她低头踢着脚尖;而周长卿呢,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说过火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啊。

周长卿无比的囧,她去偷偷看苏墨染的表情,可就见她这么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讲,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噗……我脑子真的秀逗了吗?而且,还偏就接在了“用嘴”的后面。画面感太强了有木有……周长卿吓出了一脑门子汗。她怕苏墨染生了她的气,于是小声问道:“我们……换个地方坐坐吧,要不我带你去人民广场?”

“好啊。”苏墨染仰起头,她的脸上居然是笑的。


一场乌龙吓得周长卿话都不会说了,走去人民广场的路上,她突然想起什么,就说道:“对了,你等我一会。”

很快,周长卿就从便利店出来,手里拿着两袋纸袋装的饮料,对苏墨染说道,“隆重向苏墨染同学推荐这款饮料,它的学名叫做维他。很多地方都没有卖哦。你尝尝,味道超级好喝!来,这个给你!”

苏墨染捧着周长卿塞过来的东西,她看到周长卿一脸高兴地拆了塑料管的包装,像是得到了心仪玩具的孩子似的,便摇了摇头说道:“我发现你也好幼稚。”

周长卿咬着管子口齿不清地说道,“你喝呀。”

苏墨染:“我不太喜欢喝饮料,会长胖。”

周长卿:“哦……”

苏墨染:“让我尝一下。”

周长卿:“什么?”

苏墨染已经低下头,她握住了周长卿的手,然后,就着周长卿咬过的那根吸管,凑了上去。

手上传来苏墨染的体温,周长卿的手被苏墨染抓在手心里。朱唇轻启,将它轻轻地含住。两颊微抿,温暖的呼吸喷洒在周长卿的手背,惹得周长卿阵阵心痒。苏墨染抬起头,轻舔一下嘴唇,周长卿吞了一口口水。

苏墨染:“嗯,味道不错。”

周长卿:“……”

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眼睛根本就没有办法从苏墨染的嘴上挪开。苏墨染粉嫩的舌尖舔舐双唇的动作,在周长卿脑袋里一遍一遍地回放……

“傻。”苏墨染说。

苏墨染笑了笑,她已经明明白白地看到周长卿慢慢红起来的脸。说起来,她刚刚得知周长卿可能是弯的时候,一度不怎么再想和周长卿保持联系了。可是后来,周长卿的行为又让她们重新走到一起。说到底,一只巴掌拍不响。

苏墨染有意指着旁边说道:“那边的建筑挺好看的。”

“哦,那是上海大剧院。往那边走就是上海博物馆了。我们所在是位置是人民大道,这边是人民广场那边是人民公园……”说起这些来,周长卿熟门熟路。

苏墨染听着周长卿的讲解,她的眼神大多是落在她的脸上。她们牵着手,沿着人民大道慢悠悠地走着,在长椅旁喂鸽子,蹲在地上看别人家养的小狗,跟在大妈身后跳广场舞,讲话,讲话,讲话……仿佛有讲不完的话。如果不是夕阳慢慢地斜下来,天色渐渐变暗,苏墨染可能都不会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等到夕阳还剩最后一丝余光,周长卿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斜阳,那一丝不舍与眷恋,被苏墨染敏感地捕捉到了。事实上,她也有和周长卿一样的感觉。时间过得好快,早上刚见面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一眨眼就已经天黑了。还有几天,她就要走了,在那之前,每一分每一秒在一起的时光,她都会好好珍惜,因为她知道,那将是她未来珍贵的回忆。

苏墨染强打精神,微笑着说道:“吃点什么?我饿了。”

这一顿饭,再没有中午时候的津津有味,更多的是周长卿的沉默。苏墨染甚至有一次在周长卿的眼眶里看到了泪花。

苏墨染没有说什么,她只是问道:“一会吃完了,咱们再上去走走吧?”

周长卿点头:“嗯,晚上你早一点回家,公司那边交通不方便,行人又很少,你一个人太不安全。要不然……我送送你吧?”

苏墨染笑了:“我的天啊!周长卿,你不会又想送我回去吧?都这么晚了,你也是女孩子,也要注意安全。对了,我还想问你,那天为什么要送我回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啊这个……”周长卿挠了挠头,“那天不是下雨吗?”

苏墨染:“你真的挺逗的。晚上别送我啦,你老公到时候要担心你了。”

周长卿:“我……”

苏墨染:“嘿嘿。”

夜晚凉风习习,和白天的酷热截然不同。周长卿站在苏墨染的身边,感觉到苏墨染的肩膀也慢慢地跟她靠在一起。不知是夜晚灯火通明,还是天上繁星点点,周长卿觉得,苏墨染的眼里也有一片星辰。

苏墨染说道:“那边有音乐喷泉诶,好美哦!”

走近了,她俩听见了一首很不应景的旋律——《最炫民族风》。广场里的人已经不似白天这么多了,不过也有不少附近的市民在此纳凉。苏墨染在一块方形石柱上坐下,周长卿看了一眼石柱的形状,感觉能坐得下两个人。

苏墨染笑道:“嘿嘿,你别过来啦,挤死了,好胖,好嫌弃。”

周长卿:“没事,我往后靠靠,这样就不会挤到你。晚上挺冷的,一个人坐太凉。”

苏墨染:“切!对了,我告诉你哦,以前我很喜欢街舞,在法国留学的时候也经常去夜店。”

周长卿:“夜店?你去那干什么?”

苏墨染忙说道:“你想哪儿去了?法国的夜店没有那么吓人,我们经常一起去跳舞,放松一下自己。在国外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不过刚出去那会还是挺寂寞的。”

周长卿:“羡慕你的生活。有空教我跳舞吧。”

苏墨染哈哈一笑:“来啊,这首歌跳舞正合适,很有节奏感呢。来吧。”

苏墨染开玩笑地拉起了周长卿的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首曲子放完了,整个广场陷入宁静。苏墨染自己也觉得挺无语的,刚说要跳舞,怎么连伴奏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喷泉外圈的灯光忽然一盏盏地亮了起来,随着第一缕声音传入耳朵,喷泉广场中央,几道柔和的水柱随着音乐静悄悄地升入夜空。

天也静了,风也静了,四周围的空气也都平静了,周长卿闻到了身边人身上淡淡的体香,苏墨染的长发有几缕搭在她的肩膀上。苏墨染凝神注视着水柱,她的眼睛随着水柱的变化而忽闪忽闪的,她的嘴角有一丝淡淡的笑容,那一丝笑容把周长卿的目光都吸引走了,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眼里只剩下苏墨染一个人。

“好美。”苏墨染说。

“好美。”周长卿说。

“是梁祝,我很喜欢这首曲子。”苏墨染回头看着周长卿的眼睛,她说道,“周长卿,其实你的眼睛很漂亮。”

“哦?是吗?”周长卿尴尬地笑笑。

“别动让我仔细看看。”苏墨染凑近了一些。

感受到她身上的气息,周长卿的呼吸变得更加紊乱。她忽然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带着苏墨染身上的味道。

苏墨染笑了:“嘿嘿,为什么我觉得,今晚好浪漫。”

周长卿:“啊……是啊……”

苏墨染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线:“你也这么觉得。”

周长卿的喉咙很干涩。在那一瞬间,她有种冲动,想要拥住她,想要更多……她的耳边已经没有了音乐声,只听到她自己的呼吸,还有,苏墨染的呼吸……奇怪,苏墨染的呼吸听起来也是那么粗重。

苏墨染静静地与周长卿对视,她想,如果这个时候周长卿做出什么令人吃惊的举动,或许,她是不会抗拒的……

“你……真的不回来了吗?我是说,你回老家以后,还会再回上海吗?”周长卿这样说道。

听到周长卿的话,苏墨染终于从那一瞬间的迷离当中恢复了正常。她直起了身体,看着苏墨染苦笑:“你是不是傻啊?我考完了肯定要回来读书啊。除非你咒我考不上!”

“怎么会……嘿嘿……”周长卿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肯定是希望你考上,然后回上海来读书。那么,这半年时间你就要好好复习,不能再和我联系了咯。”

苏墨染无语了:“拜托!我是去学习,不是去关监狱!短信电话视频当然还是可以有的!”

“那好啊。”周长卿的眼神突然严肃起来,“我等你,等你回来。”

周长卿那坚定的眼神,让苏墨染心中一热。她的眼中泪花闪烁,她点头说道:“好。”


内/裤两个字被和谐了,用高叉代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