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千金小姐田间耕作 初生牛犊连中三元

作者:朱颜辞镜花辞树
更新时间:2017-11-04 22:12
点击:730
章节字数:14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相信秋雨没有背叛我,只是我和秋雨也不过一厢情愿罢,他们怎容得下我们?我恨极了这没来由的压迫,我向来照人心意做事,却从未做过自己,从未自由地过一日。我设计偷了群芳髓来,便是为了助我干成件大事,再见秋雨一面罢。

我远离尘世,带了皇历,过一日便做一次标记,就这样孤独地活了整整三年,只偶尔下山采办些物事。后院有几亩薄田,本是秋雨想着一起耕种的,如今只留我一人种植,我头年只在山中寻些野果野菜吃,来年初春播了种,松了土,每日浇些水,也除草,秋日得了便收进地窖,未曾圈养过牲畜,自由乃万物本性罢,亦不忍剥夺。除家务吃饭作息外,我无事便捧了搬来的些藏书看,三年便把四书五经些书背的滚瓜烂熟,亦通晓了圣人些为这世界制定的我们必须遵守的秩序。

三年后,我扮成男人模样,照照镜子,竟然有几分初见她时的模样。我背了行囊下山,正是八月秋,我凭着群芳髓迷了验身官,进了乡试。乡试尽考些背诵,大多是四书里头的,我一一填了,中了解元也算意料之中罢。而后的会试算是多了些考见解的,说是见解,不过也就是又在四书里找句圣人的话作篇八股文,连题目都是书里的原文。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我只跟着要求行文,用着令自己生厌华丽词藻,笔调总是端着孔孟的架子,立意得跟圣人一脉相承的,又写得一手好字,便也中了会元。

又是个新春,进了殿试的聚一起吟诗,应是为试探深浅,我被邀了去。那几位不过做些刻板的诗词或化用些文章罢。我又想起秋雨,和这些个附庸风雅的人相比,秋雨那风骨,秋雨那孤傲。可她,怎么偏偏向世俗命运低头了呢。眼前一堆人互相敬酒互相说着恭维话的场景都慢慢淡化,我耳中突然传来了秋雨的读书声。诺大的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位公子,到您了呢。”突然冒出个肥头大耳的少爷,满是酒气和腥臭,将我拉回现实。我只随便应付了句,不想满座的人喧闹着,叫嚣着好句。那一夜便和那群富家子弟们过了,和往日花满楼的日子并无甚不同之处。读过书也好,没读也罢,都是一副嘴脸,不过是读了书更冠冕堂皇罢。

三月殿试,我终得以步入这皇宫。皇宫,在外头人看来是权威与地位的象征,是全天下读书人都想着要走进的地方。而我看着,不过和花满楼一样。花满楼囚禁我,皇宫囚禁他们。再细想,花满楼,皇宫和这伤人心的世界都一个模样。

殿试大概考些什么我已是了然于胸,只用就一件朝中要事说些见解。监考是皇帝亲自来的,考场上的八股文既是作于当权者看的,向来是拍马屁的。我下山已有了些时日,对朝中局势亦看清了些,我只顺着皇帝的心思作了文,而后便一直在旅馆候着发榜。期间市井里一直传着关于排名的传闻,我倒并不在意。只求能呆在皇宫,再见秋雨一面。我早已派人打听好秋雨的下落。她虽然被选上了,不过因为刚入宫,位分低又不大受宠。皇帝看惯了六宫粉黛,怎会欣赏这种浑然天成的美呢?她只每日退谴了旁人,在小小的御花园晃荡,常在落花流水旁自说自话,无事便背《关雎》《野有蔓草》等诗词,大好的青春便在那深宫中消磨殆尽。我听到这些消息时,不知该恨她爱她还是可怜她,我只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我。

放榜那天,我去得较晚,已是午时,还未致榜前,便被那日一起去吃酒的人围住一一道喜“公子真是好才学啊!连中三元!”……就连头发花白的杜先生也向我俯身低头:“恭喜公子!恭喜公子!”都已古稀之年的老人却在我面前如此,我费了很大气力才憋住笑。张大才子也来凑热闹:“公子今日飞黄腾达了,莫要忘了张某人。”这一说又引得周围人寒暄:“对啊对啊,可别忘了我们些贫贱之交。”……

官员来宣读圣旨后,又召我去偷偷告了我皇帝要提前召见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