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微博风波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2 19:34
点击:1087
章节字数:52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难得的周末,周长卿的好心情却被白虹的一条短信打断了。白虹在休息日给周长卿发了消息,她写道:“我问了财务,我们公司不能向境外付人民币。周一你去向财务核实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周长卿皱着眉头,周末一大清早就收到这样的短信实在是太影响心情了。这个时候,她就又想起了谢小庸的话,如果那时候在办公室她没有去多嘴提什么跨境人民币,那该多好啊!

其实外汇政策并不如普通人想象得那么简单易行,几乎每一家银行对于政策的把握都是不同的,而且每家公司的规模、业务性质、与银行的关系,以及银行自身的业务规模、经营状况,都会影响到每一笔款项的实际支付,虽然最后总结下来就是“不能支付”四个字,但其实当中的原因非常复杂。周长卿叹了口气,回复道:“好的,白总。”

白虹:“下周三开始我要出差。你周一就把这个事情跟进,周一下午我会到公司,要在合同上签字,你把合同弄好放我桌上。”

周长卿:“知道了,白总。”

白虹给周长卿发来了两份新的合同,合同里的金额都是依照周长卿的建议改成了人民币。看到这两份合同,周长卿就知道白虹昨天肯定也加班到很晚,最后自己的建议还是成了无用功,她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本来挺好的一个早上,现在就觉得挺烦的。周长卿感觉来这里工作之后就是诸事不顺,好像很多沟通方面都出现了问题,尤其是她现在看到白虹有点害怕,也摸不清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跟她交流比较好。这个合同当时的确是时间太紧张了,她也没有来得及和财务事先核实再去提建议,现在想想,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欠妥。但是现在又不可能去打扰财务,只能带着这个烦心事等周一了。

周长卿打开了微博,那天生怕苏墨染找到她的微博,发现她在写百合文,所以便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删了一千多条内容。现在周长卿的账号里也干净多了。白虹把她在晋江写小说的事情告诉了公司里的所有同事,问她要微博的人并不止苏墨染一个。但是对于周长卿本人来讲,她可以很爽快地拒绝任何人要加她微博的要求,唯独拒绝苏墨染,会让她觉得很内疚。现在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除了写百合的事情,其他的,她对苏墨染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

周长卿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点击了“关注”。

才过了半个小时,苏墨染就给她发来了消息:“刚才加我微博的人是你!”

“是啊。”周长卿回复得很淡定,她可不想让苏墨染知道,其实背后的故事远比表面看起来的艰辛得多。

苏墨染兴奋地连发了好几条信息:“哇!你居然加我微博了!好开心!我要去看你微博!等等,你怎么突然想通了?该不会是把微博全删了一遍吧?我不信!我一定要找出你的笔名!”

周长卿汗颜:“笔名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有再瞒着了。你别去找我笔名啊,纯粹浪费时间。”

苏墨染:“你肯定已经删过了,你的微博怎么可能这么干净!我不信!切!那你有没有加其他人啊?应该还有人问你要过吧?”

周长卿:“有啊,董秀影、谢小庸、贾静、唐橙……除了几个不太熟的男的,基本都问我要过吧……真是受不了白总,她今天还在跟我讲公司的事,好烦……”

苏墨染:“啊?今天都周末了啊!哎算了别烦了,有什么事周一再说呗。我先看看你微博,嘿嘿。”


除了收到白虹的那一条短信之外,这个周末还算是过得轻松愉快。很快到了周一,进了办公室,每个人脸上都是死气沉沉的样子。谢小庸和唐橙的脸尤其黑。周长卿觉得奇怪,她记得今天白虹仨都出差去了,办公室氛围应该会很轻松才对,为什么大家都是这样的表情?

谢小庸的一句话道出了原委:“你先看一下邮箱,告诉我收到了几封新邮件?”

周长卿打开自己的电脑,她对谢小庸说道,“我有五封新邮件……都是交代这礼拜的新工作的。有的是白总的,有的是董秀影,还有贾静发的。”

唐橙说道:“那你比我好,我有九封。”

谢小庸说道:“我有十七封,你们两个的工作都抄送给了我,还有我自己的。”

整个总编办都是那种哭笑不得的表情,大家都觉得白虹不在上班会很轻松,可没有想到一来就给了下马威。没说一两句话,大家就都回自己的座位去了。周五好不容易轻松一下,没想到现世报来得这么快。

周长卿把白虹周末发到她手机里的合同重新导入到电脑,在给财务电话问清楚了状况后,她向白虹汇报道:“白总,核实下来是因为我们开户的银行太小了,这家银行没有做跨境人民币业务的资质。”

白虹:“嗯,那就不是你的问题了。你按照我邮件的要求,把合同弄好,我下午来签字。”

白虹的邮件表达得让人云里雾里,她让周长卿自己去跟进,用不着再跟她确认,然后又给了上下家两位老总的联系方式。既然合同目前还是人民币的,又确认过只能以外币支付,那么合同金额这块周长卿就得重新做了。这是她来的第六天,像合同金额这样的重大问题,她真的很希望白虹能自己拍板,可是白虹又让周长卿不要再跟她确认合同,这就把她置于尴尬的境地。

为了合同金额的事情,周长卿反反复复跟上下家确认了一上午,她始终觉得白虹跟上下家的联络存在着信息误差,两边的老总好像都没有搞明白她的意思。最后只是做了一个她自己认为是正确的方案,硬着头皮放到白虹桌子上了。

谢小庸倒是来照顾了一下,她问道:“你还有多少东西没做完?要不要我帮你?”

周长卿感激地说道:“不用不用,基本都搞定了。我还差一个网络文学的报告没有写。不过这个报告挺烦的,而且要求明天就要交。”

谢小庸:“是谁给你发的邮件?是董秀影那份吗?这个你不用很急,她的事情拖到下午再交也没事。先去吃饭吧。”

既然谢小庸这么说,而且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完的事情,所以周长卿就说道:“好。”

吃饭的时候,苏墨染似乎有心事。周长卿叫了她一声,她没反应。周长卿在她身边坐下,侧眼看了看她问道:“怎么了?又发烧了?”

苏墨染摇摇头,她温柔地看向周长卿:“没有没有。刚才听到你说网络文学报告,那是什么?”

周长卿说道:“这是面试时候白总答应我的一个项目,董秀影给我争取下机会了。我很喜欢做这个内容,但就是时间太赶,一下午,要写网络文学的发展历程、目前几大网站的概况,还要推荐做书的选题。下午还得做公众号呢。我的事儿怎么这么多呀?”

苏墨染笑着向周长卿眨了眨眼:“董秀影说的吗?那你可以稍微缓一缓。你先做公众号吧。那个报告也没说一定要明早给是吧?明天下午也是明天啊!”

周长卿:“太机智了,给你点赞。哈哈!”


白虹下午果然来了,就像是日本兵进村一样,各位编辑姑娘都不敢抬头看她,就怕被“日本兵”拖走。最终,办公室还是没有逃脱厄运,当高八度的女声在编辑部炸裂的时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头顶一片乌云,黑压压地好像要落下雷来。

“周长卿!来我办公室!”

周长卿本人,比她们任何人都更加紧张。

“你怎么一回事情?我就让你打印四份合同放在我办公桌上,你都干了些什么?谁让你自作主张去和两位老总联系的?你们现在都翻了天了!做事都不请示了是吧?你给我滚出去!这份合同重新打印!把我给你的东西打印出来!”白虹伸手将合同一扔,那架势就跟老师上课扔粉笔头差不多。

周长卿完全一头雾水,她到现在还是不明白白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人民币不能付吗?那光打印人民币的合同有什么用处?

董秀影比周长卿还紧张,她跟进了白虹办公室,很快又追出来,对周长卿说道:“怎么啦?白总让你各打印四份,为什么会出问题了?你别紧张了,白总让你干什么你就快干吧,也别问了。快点打印四份出来,拿进办公室,我在里面帮你。”

“谢谢你……”周长卿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白虹的声音穿透玻璃门,那些骂她的话,一字一句都传到她的耳朵里,传到编辑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好不容易打印好合同,周长卿火速送到白虹办公室,就看到白虹略微扫了一眼又暴怒道:“这是我周末给你的东西吗?”

在那么一瞬间,周长卿有点怀疑人生。在白虹的怒目注视下,周长卿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是啊……”

白虹手一甩,东西又扔回了周长卿跟前:“这是我给你的东西?你自己看看!怎么是人民币的!我给你的美金合同呢!你出去!我发给你,给我重新打!一个银行出来的人怎么连打印这种小事都不会?你别打四份,简直浪费纸张!先打一份出来给我过目!”

办公室的玻璃门又合上了,从外面就能听到白虹歇斯底里的叫声,偶尔夹杂着董秀影的低声劝慰。周长卿表面平静,因为她不愿与白虹这样的人正面冲突,但是她的眼睛盯着周末白虹发给她的聊天记录,那里面两份合同的的确确就是周长卿刚才又重新打印送进去的合同。既然白虹说那不是她要的东西,就证明是她自己发错了。

电脑上还开着周长卿写了一半的《网络文学研究报告》。她是真正喜欢文学,也想要进入出版这个行业好好发展。如果说是那些外在的东西,那么银行里无论是工资收入、福利水平、个人发展前景,甚至是离家的远近程度都要比这里好。而她之所以选择了这家公司,是因为白虹答应她让她自己选题策划做书,是因为这里离开文学的梦想很近。可现在她的工作却和一开始的承诺相差甚远。

面试的时候,白虹展示给周长卿两本她自己的得意之作,她说:“当你做出这样的作品之后,不管你去哪里都会有公司抢着要你。我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你得为公司做出一点贡献。”

是啊,她为什么要从银行离开?不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吗?为了自己的理想,她可以忍受白虹的暴躁、粗糙、不讲道理,她也必须忍。如果现在就和白虹拍桌子,嘴上是爽了,她又能得到什么呢?

周长卿接受到白虹发来的新文件之后,仔细查看了一下金额部分,随后她打印出了合同,默不作声地送到白虹办公室。四份合同白虹签了字,由董秀影带出办公室。临了,董秀影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小声对她说道:“你也别放在心里了,明天白总就不记得这事。而且这周白总基本也不在办公室,她让你明天把合同流程走完,然后给李总寄四份过去。你也别计较什么,老板就是这样的性格,她也不是对你特别有意见。对了,那个网络文学的报告,你做完了吗?”

周长卿:“下午一直在搞合同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

董秀影:“好吧,那也不用着急,明天下午之前发给我就行了,因为后天我就要走了。另外我也跟贾静说过了,今天的公众号发一期活动内容,这个不需要你做。”

周长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只说了一句“谢谢你”。其实,周长卿能够感觉到谢小庸有的时候看董秀影的眼神是很不善的,其他人也是。但是在她看来,董秀影确实帮了她很多忙,尤其是在白总面前。周长卿知道,董秀影这样其实是很艰难的。

董秀影朝她习惯性地笑了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苏墨染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是她除了叹息还能够做什么呢?她也不是董秀影,在白虹面前,她也是那个挨骂的人。忽然间,苏墨染感觉到心里有点酸,她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苏墨染看了一眼桌前的挂历,她的心情沉入海底……

周长卿已经像石像般地坐在那里两个小时了,期间除了有节奏的快速击打键盘的声音,她连动都没有动过。

谢小庸从来没有见过周长卿这样的状态,她很同情地看了一眼,随后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好,明天见。”周长卿礼貌地点了点头,又继续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

路过苏墨染身边的时候,唐橙若有所思地看了苏墨染一眼。谢小庸先行下楼了,唐橙却对苏墨染说道:“周长卿挺可怜的,我看她今天的状态不太对劲。”

苏墨染:“嗯,是啊,谁被骂心情都不会好吧。你先走吧,我去看看她。”就在办公室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后,苏墨染却选择留了下来。

只可惜周长卿现在一门心思工作,并未注意到她。如果以玄幻小说来做比喻的话,周长卿现在的状态就像是闭了死关。除了她眼前的报告之外,她的脑袋里、眼睛里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东西。甚至于她的手也只是在机械性地操作。网络文学发展历程、各大现存网文站点介绍,这两项内容原本是需要很长时间来搜集资料和准备的。尤其是面对白虹这样对网文还停留在“榕树下”阶段的人,不把报告做得详细、生动又没有差错,根本就不行。可是周长卿却在以非人的速度不停地打着字,好像这些东西已经存在在她的脑海里,只是在把它们写出来而已。

等到进行到选题推荐这一部分的时候,周长卿才略微放慢了一下节奏,思考了一下。这个时候她看了桌面,忽然发现居然已经六点半了。整个编辑部空空荡荡,她环顾四周,发现苏墨染今天竟然也加班到现在没有走。

“你今天也很忙吗?”周长卿给苏墨染发去了消息。她关掉了word文档,甩了甩已经打字打麻了的指头。

苏墨染很快回复道:“你准备下班了吗?我也快好了。晚上一起走。”

“好啊。”周长卿笑着收拾了一下东西,她发现经过刚才那一通发泄般地打字之后,心情也好了很多。想到能和苏墨染一起回家,周长卿的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她很快收拾完自己的东西,站在苏墨染办公桌前。苏墨染的办公桌比她收拾得还干净,周长卿看到苏墨染在月底的某个日期上打了一个圈,她好奇地多看了一眼,这个时候,苏墨染忽然伸手翻过了挂历。

“走吧。”苏墨染笑着说道。

从公司到地铁站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从地铁站再到家还要一个小时。周长卿每天花在上下班路上的时间有足足三个小时。坐地铁上下班要十块钱一天,如果再骑共享单车的话,那一天光路费就要十二块钱了。为了节省点路费,周长卿才选择走路到地铁站,不过她记得苏墨染从前是骑车回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和她一起走路了。

“对了,你家在什么地方?”周长卿问道。

“地铁站向下,不远的位置。怎么了?”苏墨染问道。

“没什么。”周长卿想了想,摇摇头。


晚上回很晚回来,想了想还是趁着早上没去上班先发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