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要加你微博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1 08:15
点击:1340
章节字数:35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天的疲劳随着下班打卡而烟消云散。周长卿不是一个喜欢带着不快乐的情绪过夜的人,既然出了公司大门,就不会再刻意去想不开心的事了。空荡荡的马路让她觉得陌生,仔细回忆才发觉自己身边少了一个人。有那个人在,就不会觉得这是一条很长的路,周长卿突然感觉,自己对那个人有点依赖。中午的事儿闪回到她的记忆里,让她觉得既尴尬又好笑,似乎……还带着些甜蜜的小情绪。指尖残留的记忆让周长卿脸一热,看了一下周围也没人,便低头偷偷笑了一声。

正当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竟然是苏墨染也想起她来,给她发来了消息:“辛苦了,你不会还没下班吧?你可以先去买点吃的,白总不会说你的。”

都这个点了,苏墨染应该早就回到家吃过晚饭,也许正该收拾东西洗个澡呢。可她却没有去忙自己的事情,反而还担心周长卿加班没吃饭。这样细致的关怀,让周长卿觉得很感动。吸了吸鼻子,周长卿说道:“没事儿,我已经下班了。你吃饭了吗?”

苏墨染:“都吃完了。你到家是不是还要很远?我听说你家离公司要一个半小时呢!怎么也不吃点东西就回家啊?”

周长卿:“没胃口。看看小说,一会也就到家了。”

苏墨染:“我晚上也没什么事情,想和你聊会天呢。对了,我真的不能够加你的微博吗?我很想知道你的微博名字。”

本来就觉得拿写百合的笔名给朋友看有点奇怪,中午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更让周长卿对自己产生了一点怀疑。可是苏墨染恳切的口吻,又让周长卿动摇。她也觉得,如果她自己想要加一个朋友,而对方却一直推三阻四的话,她会很生气。

周长卿说道:“我想想……”

苏墨染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这个表情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含义。一种是中老年人普遍习惯使用的善意的笑,用来表示庄重;而第二种则表示满满的嘲讽气息。苏墨染显然是第二种用法。

周长卿无奈地笑了,她对苏墨染说道:“我真的不太习惯把二次元三次元混为一谈,你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而二次元里面可能会有我的另外一面,也许你会受到那里的影响,对我产生不好的想法。”

苏墨染:“那么那个张庆呢?你新疆的那个基友呢?你们不是面基了吗?我也不信你只面过她一个基。怎么她们能见你,我就不能看你微博呢?你压根就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吧!”

周长卿:“……别乱猜了……再这样,我就在微博给你买几十块钱的粉,到时候我混在几千个粉丝里面一块来加你,看你找得着我……”

苏墨染:“你够狠的……不!我想起来了!你说你之前微博抽奖中过一本书,好像是什么书名来着?我回去翻一翻,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线索了。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你!”

周长卿:“喂你不是吧?我都不记得书名了你会有印象?我不信!干嘛不回话啊?真去找啦?”


那一晚,苏墨染就没有再回过消息。而周长卿一条条翻看着自己从前发过的那些微博,越想越不对劲,边看边开始删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周长卿因为睡眠不足起晚了,等到了公司以后却看到苏墨染也有黑眼圈。

苏墨染:“早。”

周长卿:“……”

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苏墨染拦住了周长卿的退路,她对周长卿说道:“你该不是删了一晚上微博?你看你眼圈怎么这么黑?而且还怪怪的不跟我打招呼,心里有鬼!你以为躲着就有用啊?该找的还不是找着了?”

“啊!”周长卿一慌,脚下一个趔趄。

原本还有点生气的苏墨染,看到眼前的状况赶忙伸手扶了周长卿一把,才没有让她展现出“平地摔”的技能。虚惊一场,苏墨染随后虎着脸说道:“你摔了没事,别把白总的水壶摔烂了。小心她骂你!”

周长卿尴尬得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她红着脸扭扭捏捏问道:“你真的找到我微博账号了?”

苏墨染翻了个白眼:“笨蛋!骗你的!”

苏墨染的怀疑,周长卿却浑然不觉,她还拍拍胸脯说道:“吓死我了……害我昨天删了两个小时……”

苏墨染额头上的青筋都在跳:“什么!你宁愿花两个小时删微博也不愿加我一下?你究竟瞒着我什么啊!那现在都删了就能加我了吧!”

周长卿心虚地说道:“不不不,我的黑历史太多。既然你没有找到的话那就算了吧。哈哈……”

苏墨染还想说话呢,忽然就瞟见董秀影朝这边走过来。她和董秀影平时关系不差,但不知为何,她并不想让董秀影看到她和周长卿之间如此亲密。苏墨染看了周长卿一眼,随后拿了茶杯自己走了。

董秀影朝茶水间走来,看到苏墨染的时候,她温和一笑。等苏墨染擦身而过,她的手就伸出去轻轻地搭在了周长卿的肩膀上:“今天白总不来公司,你那个合同可以缓缓,下周再交吧。过段时间白总、贾静和我,我们三个人都要去北京出差,到时候公众号就交给你啦。”

周长卿点头:“嗯,好。”

苏墨染离开茶水间,回头一撇,正巧看见董秀影的手搭在周长卿的肩膀上。她生气地扭过头,快步走开了。

时值周五,白虹又一整天都不在办公室,整个编辑部的气氛仿佛是孩子们放了暑假。周长卿从谢小庸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外语编辑们都在悠闲地看原版小说;就连贾静这个工作狂人,竟也站在董秀影的座位旁边聊了会天。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苏墨染第一个进了食堂。她们吃饭的“食堂”其实是个会议室,平时主要接待面试者,中午没有面试的人,也没有会议,就当做食堂来用了。苏墨染坐在了会议室长桌的这头,边上当然是还有很多空位的。但是周长卿很自然地就在苏墨染身边坐下,并且看了看她。不知为何,苏墨染瞧着有点不高兴。

周长卿27了,正因为年纪慢慢增长,一些事情也在慢慢地看懂。以前年少轻狂,总觉得朋友疏远了就疏远了,将来还会有新朋友。可是现在,进了社会以后,那样纯粹的友谊愈来愈不多见,有些人为了工作而接近你,你却无法看透。好比之前银行里一起吃饭的那些小伙伴,当时天天在一起,结果等周长卿离开银行业以后,那些人就因为再也沾不到光,自觉断了来往。人心隔肚皮,周长卿不是孙悟空,没有火眼金睛,她只是一个看不透别人也看不透自己,内心充满了七情六欲的凡人。

现在的周长卿觉得,凡事只要尽力了就好,最后的结果虽然是无法操控的,但至少不会后悔。对于苏墨染,亦是如此。

所以明知苏墨染生气,周长卿却依旧死皮赖脸凑了上去,问道:“还在生气啊?多生气对皮肤不好,饭菜都凉了,快吃菜吃菜。嗯?今天你这菜色不错啊?我能尝尝吗?”

苏墨染一回头,噘着嘴:“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这个女人为什么搞得这么神秘?”

“噗……神秘……”周长卿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我哪儿有啊,冤枉啊。我这么实诚一个人跟神秘有毛关系啊。哎哟咬得我舌头发麻。”

“咬到舌头啦?”苏墨染的眼神柔和了一下下,但是很快便凛冽起来,“那也是你活该。”

周长卿:“……最毒妇人心。”

玻璃门被推开,谢小庸人还没进门,笑声就已经飘了进来:“哟你们在聊什么呢?我刚刚跟橙子说,有机会我想去一趟新疆。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长卿你之前是不是去过新疆?那边感觉怎么样?自由行的话大概花多少钱?”

苏墨染闷头看手机吃饭。今天一天,她和周长卿的谈话已经被人打断了N次了!N次了!

周长卿瞟了她一眼,灿灿地说道:“新疆地方特别大,得看你想去哪儿了。一般都是飞到乌鲁木齐,我上次是去的伊犁,还得再坐一次飞机。人均的话,我们是穷游,大概六千左右吧。”

唐橙兴致勃勃地问道:“新疆都有些什么?是不是有很多卖切糕的?你有没有尝尝正宗切糕?”

周长卿是个吃货,说起吃的,她就两眼放光:“哈哈……那倒没有……新疆好吃的东西太多了。那边的羊肉特别香嫩,每一串羊肉串中间都会加一段肥的,比起精肉,肥肉的味道更加焦香爽滑,入口即化。水果成熟的季节,去吐鲁番就是最佳选择。不过现在没有水果,倒是可以去喝葡萄酒,二十五一瓶的葡萄酒,后劲十足。还有卡瓦斯和奶啤,是别的地方喝不到的特产……”

苏墨染一直都对周长卿的人生经历特别好奇。在她的心里,周长卿是个经历丰富、与众不同的人。她放下了手机,静静地听着,好像在听她自己的故事。

周长卿说道:“其实……一个人去还是挺危险的。我去的那个地方是边境,到处都是检查的岗哨。而且,我还遇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雨,那时候正好在山上。”

“啊?那后来呢?”谢小庸问。

“那时候,我们正巧在山顶,雨越下越大,往前走不知道有多远才能下山,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倒退回来。快接近山脚的时候,上面的山洪冲下来了,泥浆在我们身后奔腾。幸好我们发现了一个亭子,大家都爬到亭子上头,泥水就从我们脚下冲过去。那是天山上面化下来的雪水,特别冷。我穿着的冲锋衣和毛衣,从里到外都湿透了,背包里的所有装备也都浸了水。我们很幸运,遇到了当地的牧民,愿意用马队送我们下山。那是我第一次骑马,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旁边的一条大河里头,有一头被洪水冲下的牛死在那儿……”

房间里的人全都握着筷子张着嘴,听得出神。直到周长卿说完之后,看了看大伙,谢小庸这才第一个反应过来,并且说道:“你的经历……好传奇……”

唐橙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新疆也太危险了,我还是找个阳光充足有海岛的地方呆着去吧。”

苏墨染没有说话,但是她还没有回过神,怔怔地望着周长卿出神。周长卿感觉到有两道灼热的眼光投在她的脸上,她敢和洪水赛跑,敢挑战自己的极限,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不敢看苏墨染的眼睛。


明天晚上有个展览,更新时间可能会晚一些。先向小可爱们报备(づ ̄3 ̄)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重华
重华 在 2017/11/03 23:18 发表

标题:1

看来董秀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我办公室也颇复杂,部门之间互看不惯已久,互相下绊锁,庆幸的是我甚少受到波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