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繪海】生日禮物

作者:最初の記憶
更新时间:2017-03-15 23:02
点击:1148
章节字数:28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最初の記憶 于 2017-3-16 22:27 编辑


商圈盡頭和住宅區相鄰的轉角,以白色為基調裝潢簡單的咖啡廳,落地窗內是一金一紫的身影。


“所以呢?有找到中意的東西嗎?”


希對著剛端上桌,還冒著熱氣的拿鐵吹了口氣,輕輕的啜了一口。


“沒有……看了很多禮品,但不知道海未會不會喜歡啊”


繪里在確定不會碰到桌上的飲料後,喪氣的正面趴下,雙手放在兩旁,一整個放棄樣。


“可是咱覺得不管送什麼,海未ちゃん都會開心的收下喔”


希說著玩起了方才因為等繪里太久,忍不住買下的塔羅牌,雖然本人堅持是正好想要換一副才買的。


繪里抬起頭,仍將下巴抵在桌面。


“這才是問題所在啊,根本就不知道海未內心在想什麼啊”


“繪里ち,一點都不聰明喔”


“吵死了……”


繪里終於爬起,拿了已經被遺忘在旁放置許久的卡布奇諾。


“冷掉了……”


“誰叫繪里ち一直不喝”



自己出來找後無果而終,看來果然還是應該去徵詢對海未比較熟悉的人的意見嗎?


抱著這樣的想法,繪里用手機把穗乃果和小鳥找了出來,不直接去拜訪是因為怕剛好碰到海未,不過如果打電話過去時,她剛好也在反而會更尷尬這件事卻被繪里忘了。


所幸打過去時海未並不在的樣子,比較奇怪的是明明打的是穗乃果的電話,卻是由小鳥接起的,好處是至少省了再另外找小鳥的過程。


“於是,繪里ちゃん打斷小鳥吃點心,是為了問送給海未ちゃん的禮物~?”


“是的……真的很抱歉”


小鳥滿臉微笑反而讓繪里全身打了個冷顫,話說剛剛似乎有聽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穗乃果覺得,送穗饅海未ちゃん就會很喜歡了啊”


穗乃果一臉不解的歪頭問道,因為以前每次海未吃穗饅的時候看起來都很高興呢。


“送那個的話不用特地選生日,只是單純的給點心吧。還有穗饅不是妳家店賣的嗎”


雖然說海未的確會喜歡,但是作為禮物的特別感就沒了啊。


“那送弓箭呢?”


繪里搖頭否決,自己對弓箭了解並不多,貿然送禮萬一送錯豈不是更糟糕,況且海未應該還是更愛用自己慣用的那把弓吧。


“繪里ちゃん和海未ちゃん是戀人嗎?”


小鳥不知怎麼的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是啊”


心情低落的繪里也沒多加思考,順著就答出來了,說完才想起兩人的關係似乎還是保密的,急忙慌張解釋。


“呃、啊、不,我是說……”


“真的!?什麼時後,海未ちゃん怎麼都沒有說?”


穗乃果驚訝的拍桌站起,順利打斷了繪里的話。


“沒有發現的大概只有穗乃果ちゃん吧,大家可是都察覺到了喔”


小鳥安撫性的摸了摸穗乃果的頭,歪頭朝繪里一笑。


欸?等等,大家都知道了?我不記得有和誰說過我和海未的關係啊,難道說表現的很明顯?而且都已經畢業了大家的往來雖然稱不上稀疏但也沒到頻繁的地步吧,資訊的流通是哪來的?


繪里的腦中一瞬間冒出了許多疑問,但也不敢明聲提問,只好把話全部吞回肚子裡。


可能是碰巧想說,又或者是從繪里的臉上讀出了什麼,畢竟她現在的表情的確是很精彩,總之小鳥直接解答了繪里的問題。


“海未ちゃん每次談到繪里ちゃん都會臉紅,好幾次上課走神時還叫出了名字呢,繪里ちゃん到底對海未ちゃん做了什麼呢?前些日子大家不是還在群組裡談過,繪里ちゃん和海未ちゃん有點怪怪的。而且繪里ちゃん現在會來找我們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原來那時候說的是這個啊”


穗乃果恍然大悟的模樣,該說不愧也是個遲鈍的人嗎。


嗯,原來如此呢……慢著!我沒對海未做什麼啊?真的!還有那個群組怎麼回事,我怎麼不知道?


內心仍然不斷哀嚎著的繪里,總算是停止了吐槽,反正都已經被知道了,就走一步算一步吧,之後要如何跟海未解釋呢……?


“穗乃果ちゃん太遲鈍所以才會看不出來啦,當時為了讓穗乃果ちゃん知道小鳥的心意,可是歷經了千辛萬苦呢,但是這樣的穗乃果ちゃん最喜歡了!”


小鳥忽然告起白來,看在替自己解惑的份上,繪里決定保持沉默。


“唔,雖然不是很懂,但是穗乃果也最喜歡小鳥ちゃん了喔”


可惡,眼睛好痛,看來問她們果然是錯誤的選擇,不但沒得到需要的意見,還莫名其妙被閃了一臉。


“小鳥覺得啊,繪里ちゃん乾脆送自己吧?反正都是戀人了”


不不不,這個絕對辦不到,別說是海未了,連繪里自己都覺得太過破廉恥,雖然該做的都已經做過了。


於是,青梅竹馬援助,失敗。



最後一個是真姬,其實繪里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找上她,反正覺得比較可靠的都找了,然而前幾個並沒有人給予有用的意見。


“所以說這種問題為什麼要來找我?”


真姬習慣性的捲著髮尾,對於舊時前輩兼夥伴和朋友的繪里突然來訪,理由卻是這個感到有些不滿。


“怎麼不問穗乃果和小鳥?”


“我問了,但是她們給的意見不太能參考啊”


如果是那兩個人的話,的確不像是會有什麼可靠的意見呢……


真姬也意識到了這件事,可是自己也沒什麼好的建議,等等還有工作要做,沒那麼多時間了。


“啊,麻煩死了!海未喜歡什麼妳應該才是最了解的吧?我等等還有事,先走了”


真姬說完抓起椅背上的白袍,匆忙套上後又繼續了職場的奔波。


“我就是不了解才要問的啊……”


對著無人的會客室,繪里無力的抱怨,當然是克制在不會引起騷動的音量下。



眼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繪里最終還是沒有找出適合的禮物,就這麼兩手空空迎來了海未的生日。


“海未,生日快樂!”


眾人為了慶祝海未的生日,久別幾個月後再次聚在一起,還特地包了一間卡拉ok房,財務方面不用想,由西木野家獨女一手包下。


所有人紛紛送上自己的禮物,不出所料的,海未都愉快的收下了。


由於沒有準備,或者是說準備了很久但沒有決定下來,繪里沒有送出任何東西,儘管海未覺得奇怪,也不好意思問出口。


一群人一直玩到了半夜,才終於散會各自回家,因為地點離自家有點遠,海未答應繪里到對方家過夜的邀請。


繪里在畢業後,沒有和亞里沙住在一起,獨自在外頭租了一間小房子,海未偶爾也會來過夜,但每次踏入時還是會有一種緊張感。


“抱歉啊,沒有準備什麼禮物”


洗完澡後,兩人坐在床頭,繪里冷不丁的突然開口。


“不,沒關係的,能和大家一起聚會我已經很開心了”


“而且繪里一定是想了很久,卻沒有找到覺得適合的,才沒有準備的吧”


被海未一語說中,繪里不禁害羞的刮了刮臉,同時又因為海未對自己的了解而感到高興。


“這樣吧,不然海未許一個願望,我一定會達成的”


事到如今,沒送東西果然還是有些過不去,也只剩這個辦法了。


沉默良久之後,海未開口了。


“……能答應我,會一直在一起嗎?”


話題不知怎麼的就沉重了起來,繪里持續低著頭沒有接話,氣氛顯得很僵。


“抱歉……說了一些任性的話”


就在海未苦笑時,繪里倏然雙手捧住海未的臉,強硬的吻上。


“唔……繪里?”


兩人的舌一直糾纏到雙方都快要斷氣了才放開,海未大口的喘氣著,作為主動方繪里也是花了一會來調整呼吸。


“才不是什麼任性的話呢!”


“繪里?”海未有點被繪里突然的大聲嚇到。


“雖然我不能保證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既然都開始了,不管未來如何,我都不會離開海未的!”


“如果海未會感到不安的話,我就用別的方式來證明”


繪里右手攀上海未的腰,左手抵著她的肩膀,朝海未逼近。


下意識的往後退,才發現背後已經是牆壁,無處可逃。


很少放棄的海未,唯獨在這件事上總是會放棄,不管怎樣都敵不過繪里啊。


放棄抵抗,海未張開雙手將眼前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擁入懷抱。


夜,還很長,有足夠的時間讓兩人互相傳遞愛意。



兩人一直做到了半夜三點,才互相擁抱著沉沉睡去,隔日雙雙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


“海未昨晚似乎比平常還熱情呢~”


回想起昨夜被自己壓在身下不斷叫喊自己的模樣,那令人陶醉的呻吟隱隱還在耳邊重播著。


“嗚……因為最近繪里總是和別人出去玩,我知道是為了我,但是……”


海未害羞的用手遮住發紅的臉頰,卻藏不了早已紅透的耳根。


“海未這是在吃醋嗎?真可愛呢”


“並、並沒有”


繪里將海未靠在自己胸前蹭,滿臉都是寵溺。


“好了,不鬧妳,我再額外答應妳,不管人在哪裡,我的心,永遠都是屬於海未的喔”








我回來了!(並沒有離開過

總算是趕上了的賀文,因為校慶才想起海未生日要到了,白色情人節也是被忘到了九霄雲外,真的十分抱歉(土下座

星期一時想好大綱到今天才寫,拖延症沒藥救的這個人。

雖然壽星是海未但是似乎繪里戲份最多,好吧,我太不會海視角......

已經有點晚了,就廢話少說吧。


海未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新的一歲也要繼續開開心心的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