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月犽風痕
更新时间:2013-07-02 22:19
点击:1023
章节字数:31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某犽最近整理文章,想說順便搬運過來與這邊的朋友分享ww


以下都是腦內奔馳下的產物,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以後如果有短篇的話,應該都會放這樓


那就預祝各位看官閱讀於快囉~~~







------------------------正文------------------------


その目は互いを認めるため         

その声は想いを伝えるため         

その手は大事な人と繋ぐためにある

あの人は 私 ですか?          ──緋山美帆子


le jour de valentine heureux (情人節快樂)


I love you, sin cera.



3/14 8:30 am


刺眼!旁邊的辦公桌上輝映著刺眼的光芒。緋山美帆子不停的將怨念的目光飄向那層層堆疊、包裝華麗的禮物山,無法安定下來觀看手中的書籍。輕揉額角,長嘆一口氣後,邁開沉重的步伐離開辦公室,走向護理站展開一天忙碌的工作。


「早!」面見眼前毫無生氣走來的緋山,冴島帶著略感意外的表情打了聲招呼。


「早──冴島」同樣言簡意賅的回應,透出了聲音主人的憂愁寂寞。緋山望向布告欄,微微蹙了眉卻也沒抱怨什麼,逕自走向椅子坐下,靜靜的開始抄寫病歷。看在冴島眼裡,反常!非常反常!!


隨後冴島循著緋山曾注視的布告欄,她記得今天的直升機當班是──白石 惠、藍澤 耕作


「緋山、冴島,早!」藤川每一天都生氣勃勃的與大家打招呼,絲毫沒發現某人瀰漫著低氣壓氣息。


「巡房,剩下的交給你!」緋山語畢,將病歷丟給藤川,逕自巡房去了。莫名掃到颱風尾的藤川一頭霧水的接下緋山留下的工作,卻也只敢內心碎念而不敢當面與緋山對峙。


整天下來,連個白石的鬼影子都沒看到。緋山忿忿的踏著步伐往更衣室行進,一邊數落白石的不解人情。誰知道一步入更衣室──


3/14 21:00 pm

「美帆子,今天都沒辦法見到面阿──,明明很期待今天的說,好想你!」

一進更衣室,馬上被納入熟悉的擁抱,悶悶不清的話語與吐露的氣息在緋山心底擊出一陣一陣的漣漪。


突然,白石食指勾起了緋山的下巴,拇指在唇上摩娑。眷戀的柔情、思念的深情呈現在那澄澈的褐色雙瞳中,下一步,緋山理解了──是深夜的激情。允諾白石的唇在喉結、頸項游移,手部的動作輕撫向下勾勒出白石最喜愛的臀線,駐足、停留、輕托,只為更靠近彼此。


「嗯──!這裡…太…哈──!」背抵著白石的鐵櫃發出吚呀的聲響,血液似是以等比級數在血管內加溫蔓延至全身。明明是想推開白石的,手卻在搭上她的臂膀時轉變成了緊緊的擁抱,回應緋山的便是那頸間流連的唇瓣。緋山用僅存的理智思索,在更衣室做這種事,不管怎麼說都太令人難以接受吧!


正在探究如何阻止在更衣室被完食的緋山,驚覺背後的束縛被解開了,胸前一鬆讓緋山更加確定這份真實。在緋山手部的體感速度未達胸前遮掩時,早已被白石纖細的手掌佔領,指腹輕柔按摩。緋山對這突如其來的攻勢毫無防備,所有的話語全化為了鳴吟、輕喘。


「美帆子,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此話一出,唇卻不給緋山回應的餘地,即使現在白石的那只手還很識相的停留在上半身與腰上,但已完全的掌控了所有緋山的敏感點。來不及吞嚥的唾沫,循著緋山的頸子緩緩滑落,即便如此,兩人依舊變換著不同的角度,啃咬對方的舌、舔舐彼此的口腔。無法言語,緋山斂眉苦惱著要怎麼才能讓這大白熊停止,聽聽她的聲音。辦不到,當局者迷的緋山辦不到!


白石的右手沿著腰線往下再度回到了臀,腰臀間來回的摩娑漸漸的將緋山的理智一點一點的消磨殆盡,左手依舊在胸前停留以最輕的按摩幅度滿足緋山。欲望漸漸到位,白石的手也毫不停歇的游移探索,唯一的差異在於右手已經由原本的隔著藍色制服轉為深入其中,不再是腰與臀間的摩娑,而是臀腿間的撫觸。唇在高領毛衣失守的鎖骨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緋山在白石的攻略之下,只能以嚶嚀、輕喘、緊抓回應。欲望的累積在隱忍之下,不減反增!白石的制服儼然已被抓皺,這就是現行的證據。思緒脫軌猶如凝膠無法流動,身體每一處都因那只大掌而灼熱燃燒,只因那大掌的主人是白石惠嗎?這是緋山寧願抄寫50份病歷也不想承認的吧。


「不要,停下來。惠」緋山再度奮力執起了她的驕傲,盡力傳達輕悉的語句。


「好喔!我不會停的!」白石聞言,眼睛一亮,興奮如優等生得到一紙滿分的卷子。語畢,將緋山的制服撩起、頭鑽入、吻上那頂端,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右手肘向外一撐將緋山的長褲褪下,手不再安份。沿著腿外側撫摸至內側,由上而下的輕刮,眼神不忘觀察緋山的狀況,露出了笑容。


白石真切的眼底下,緋山看到了腹黑二字,這是緋山迷失在白石笑容下最後的意識。正面衝擊的慾望解鎖,緋山已無法再拾回理智,胸前的事實令她瘋狂的將白石緊抱胸前,闔眼享受只有她才能帶給自己的愉悅。


再一次,唇瓣的交融;再一次,雙手擁抱彼此;再一次,貼合的軀體。


在白石眼裡,制服肩部的扣子盡散露出頸肩,雙臂緊緊勾住自己的臂膀,貼合僅剩內褲而絲縷未著的下身,這些都是白石獨家的緋山美帆子。她沒有把握,真的沒有把握,能夠只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美帆子,可以嗎?」白石溫柔的嗓音,在緋山耳邊響起。不語,緋山面帶潮紅臉龐重重的點了頭,並附上了唇瓣。


意料之外的回應令白石,措手不及。她被眼前的緋山深深的蠱惑,回應那稀有難得的吻,幸福的滋味在心中漾出美麗的蒲公英。


嘴上忙,手不見得閒。白石隻手趁機扯下緋山最後防線,惹得原本享受深吻的緋山驚訝的睜開眼,但白石不打算讓她驚訝太久。右手撫上那明顯挺立的凸起,此時緋山仰頭弓起背部,蹙眉承受這份衝擊。左手扶著緋山避免她與背後的櫥櫃過度的接觸,並上下游移安撫處於激動狀態的戀人。


漸漸的緋山進入狀況,白石將原本深吻的唇沿著頸線依序留下痕跡直至胸脯。這次接觸頂部的不再是棉柔唇瓣的吻,而是口中溫熱的舌與堅硬的齒,輕扯、淺咬、吸允。右手拇指按壓凸起,中指在幽口處輕勾淺弄,彷彿按照線譜般,同樣的規律、速度不斷的重複演練。


不知是因更衣室這樣的密閉空間過於暖和,還是身體產生了發炎反應感冒了。熱,不斷的累積。面對白石循序漸進的攻勢,欲望高漲的緋山開始挪動迎合那旋律的節奏,試著與之共鳴。


「哼嗯──!」緋山果然還是沒有忘了這裡是更衣室,面對前階段的高潮將尖銳的鳴吟轉為悶哼。顫抖的軀體,仰天弓起,這是白石得知緋山已高潮的訊號。


攤手,晶瑩的液體在掌中藉著燈映出了閃光。不夠,對白石來說這樣不夠滿足緋山。緋山雙手擁著白石粗重的喘息,額抵著白石的左肩,額角的汗微微浸濕了白石的制服。緩和了一陣子之後,緋山抬頭與白石對視,得知了今晚的判刑。


白石眼眸中透出慾望未解的神情注視著緋山,右手往膝蓋一托,左手一撐,將緋山橫抱起往旁邊的座椅邁出步伐。放下,讓緋山躺在上面,雙腳垂下。棲上,帶著思念的情懷舔舐緋山的傷疤,右手再度深入腿間。緋山看在眼底,默認了一切行為,輕輕的將白石抱在懷中。


「進去了。美帆子」此話入緋山耳,用平淡的嗓音道出羞澀的語句,這是白石最惡劣的地方,緋山在心中抱怨白石無數次。


「惠…慢些…嗯…呼…」深入的過程中毫無阻礙,但在緋山的面龐上留下的表情,令白石將速度調到最慢的頻率。碎吻緋山的額角、鼻梁、臉頰,到達最後目的地,深吻那唇轉移緋山的注意力。緩慢的突入、淺出,即便溫熱的觸感令白石發狂,但深怕一點點的出錯會傷了自己最愛的胴體,讓她不適,唯有這一點她絕不向自己妥協。


稍為適應之後,緋山的臀部與白石的手部頻率相同、方向相斥,更衣室瀰漫細微的水聲與椅子上不正常彈簧扭曲的聲響。由越來越緊緻的內壁,緋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白石的手指在體內是如何的勾弄輕抽、深入底層。兩道粗喘的聲線幾乎並行,緋山一道尖銳的呻吟為此劃下了句點。


白石坐在緋山身旁,輕拍敏感的她,安撫方才的激情。但緋山似乎不領情,依舊轉過身不理會,但卻沒有排斥對方的行動。思及此,白石掏出口袋的小盒拿出物品含入,繞過椅子、蹲踞在緋山的面前將她的手執起,吻上含入。


「ハッピーバレンタインデー!mihoko, I love you, sin cera.」


白石在唇瓣與無名指扯開銀絲後,舔嘴切斷並露出燦爛笑容道出今日的意義。緋山先是驚嚇,隨後指節感受到金屬的觸感,等到白石離開後望著那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喜悅的淚落下。白石緊擁緋山,在她背後的左手無名指映出與那銀戒相同的光澤。


FIN.


──後記

(如果白石………..)


白石:美帆子!咳!!咳咳咳咳!!!

緋山:白石你在幹嘛啦!!!!!(起身拍著白石的背

白石:我把你的情人節禮物吞下去了!!!

緋山:!!!!!!!!!!!

緋山:(開始執行哈姆立克



* sin cera「無蠟」,西班牙文。文藝復興期間,西班牙雕刻家以昂貴的大理石創作,若不慎鑿錯,通常以cera(蠟)填縫。雕像若毫無瑕疵,不需填縫,會受大家稱讚為「sculpture 」,亦即「無蠟雕像」。後人將sin cera引申為誠實或真切。英文的「sincere」就是從西班牙文的sin cera(無蠟)演變來的。

──摘自「數位密碼」,丹‧布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