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标题

作者:羅小魚
更新时间:2012-03-24 01:49
点击:643
章节字数:23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wim43469 于 2012-3-27 17:43 编辑


各位親愛的讀者們:

抱歉隔了這麼久才再更新,原諒我吧(跪)

中間又分心跑去寫了一篇K-ON...


只是,只是,只是,這之後的部分遇到強烈的抵抗嗚嗚。

於是,卡關了OQ

我會盡快破關成功,把這篇文好好寫完的(握拳)

(其實這部分已經讓我心力交瘁,我果然不適合寫太正經的文章OQ)


謝謝各位耐心的等待,我實在是無以為報。

請大家好好欣賞這次的更新吧:)



以下,正文開始。




2010.05.25 06:14 pm


美帆子最近有點奇怪。


白石坐在護理站,一雙眼睛緊盯著在櫃台使用電腦的緋山不放,右手有一搭沒一搭的寫著病歷。


「白石醫生,那一頁妳寫很久了。」冴島居高臨下看著幾乎還是空白的病歷,轉頭又望了望窗戶外漸暗的天色,「天都快黑了。」



白石心虛的放下支住下巴的左手。

的確,按照平常的速度,面前這堆病歷至少應該處理好一半,現在卻只在寫第二本。

低頭振筆疾書了約莫半頁,視線又飄回緋山身上,白石忍不住又用眼角餘光偷瞄緋山。



「再這樣看下去,緋山醫生的後腦杓會燒起來喔,白石醫生。」

這句話嚇得白石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冴島就坐在對面,自己竟然沒有感覺。


緋山回頭略帶疑惑的瞥了兩人一眼,又迅速轉身處理自己的事。


「這麼難分難捨嗎?」冴島探身向前,以緋山聽不見的音量說:「熱戀中的醫生。」語氣中滿是戲謔的意味。


白石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筆,顯得有些難為情,耳朵也紅了起來。



此時,緋山站起身,繞過桌子走向病房。


白石連忙直起身子,迎上緋山的目光,「待會兒一起回去嗎?」

「今晚是我值班,」緋山不太自在的說著,停頓了一下,別過視線看向桌上的資料夾,「惠快把病歷寫一寫吧!回家路上小心。」

白石無精打采的應了一聲,盡可能用開朗的聲音說:「美帆子也要小心,辛苦了。」


小心?小心什麼啊!?是要小心手術刀還是要小心點滴?我怎麼連句叮嚀的話也說不好…

目送緋山走出護理站,白石氣餒的想。





這幾週,緋山和自己的班表幾乎完全錯開,一起回家的次數也少了。

總覺得緋山好像在躲著自己,態度也變得稍微冷淡一些。

問緋山,緋山卻都說沒事。


騙人,明明就有心事嘛!


白石略為不滿又沮喪的想著,偏偏自己就是不知道是怎樣的心事。

冴島看了兩人的對話後,改用正經的口吻問道:「難道妳們吵架了?」



公開出手干預這種事不是我的風格,不過看這兩人悶得要死的互動會憋死人的。

冴島在心中暗嘆無奈。



白石依依不捨的盯著緋山離去的方向,冴島的問題過了好一會兒才傳到她腦中。


「……咦?什麼?…吵架?誰…噢、我們沒有吵架啦,」

「那緋山醫生為什麼那樣?」

「我也不知道…」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冴島像是在問診的醫生,耐心的對自己面前的小孩病患提出問題,循序漸進的了解病情、發病原因和症狀。



什麼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

白石絞盡腦汁回想,冴島耐心等在一旁,欣賞著白石努力思索的痛苦神情。



一段影像躍入腦中。



「想起來了?」觀察白石顯而易見的表情變化,冴島試探的問:「妳做了什麼嗎?」

白石紅著臉,囁嚅著說不出話。

「妳們進展到那一步了?」


那一步是哪一步!?白石滿腹狐疑的暗想。


「呃…」

「什麼!?白石妳和緋山那個了嗎?」藤川正好在這時回到護理站,聽到冴島一針見血的問題,馬上興奮的湊上前。


那個又是哪個?該不會是指脫衣服?


白石的眉間出現許多小皺紋,轉頭看向藤川,後者又是那張八卦至極的臉。

「幹嘛?我臉上是沾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嗎?」被白石出神的盯著看,就算遲鈍如藤川,還是會覺得心裡發毛。

「啊、沒有…」繼續盯著藤川。

「當然沒有,因為沒有什麼東西比藤川醫生的臉更奇怪。」冴島的話一箭穿心,藤川大受打擊,一臉重傷的說:「冴、冴島!居然這樣說……欸,白石,我的臉哪裡奇怪?」

「…抱歉,你剛剛說什麼?」

「喂喂,偶爾也聽一次我說話嘛!」

冴島瞄了瞄白石,對藤川說:「剛剛橘醫生找你喔,要你快點去辦公室找他。」

「橘醫生?真的嗎?那我得快點去才行。」藤川喜孜孜的笑著,他拍拍白石的肩膀,「八卦下次再聽囉!」





藤川一走,安靜的護理站只剩下白石和冴島。


「好啦,他走了,現在可以說了吧?」

白石一面玩弄著手中的原子筆,吞吞吐吐說起那天發生的事。



「美帆子是不是討厭我了?她是不是覺得我很不正經?」白石苦著一張臉,沮喪的說。

最後,又用很小很小的聲音加上一句:「或是…很…很色?」


真是個涉世未深的大女孩。


「不是這樣的,緋山醫生不是討厭妳。」冴島溫和的說。

「那她為什麼一直躲著我?」

「她只是太喜歡妳,」斟酌了用字遣詞,冴島試著揣測緋山的想法。「太在意妳。」

注意到白石一臉不解,冴島微笑了一下,「所以把傷口都藏進心中。」接著喃喃自語「其實我也是」。

白石似懂非懂的看著冴島,沒有接話。

「說起來春天也到尾聲了。」離開前,冴島不經意的說。「快把病歷寫好,回去吧!」



冴島離開後,白石再也沒心思寫病歷,緩緩走到走廊的窗戶邊。

搭著牆邊的扶手,茫然的望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群,腦中想的都是冴島的話。


藏進心中的傷口?

會是什麼?

為什麼要把事情都放在心裡呢?


當視線停在長滿新綠枝葉的櫻花樹時,突然,又想到冴島說的春天已經到了尾聲。

春天要結束了嗎…?




剛剛看見藤川,白石才注意到藤川的制服裡面改穿短袖了。


自己是一年四季都穿著長袖在制服裡,藍澤則是一年到頭都只穿著翔北的制服。

三井醫生和森本醫生跟自己一樣,總是內搭長袖,橘醫生明顯是跟藍澤同一派的,不論氣溫,永遠只穿翔北的制服。

這樣一分類,大概只有藤川會長袖換短袖,短袖換長袖,而且盡是些顏色鮮艷的衣服。

啊、其實還有冴島,前陣子還穿著淺紫色的長袖,最近也開始只穿著翔北的制服。



……那美帆子呢?


白石望向那面貼著每個人照片的白板。



多日來的陰霾一掃而盡,取而代之的是對自己如此遲鈍的懊悔。

返回護理站,白石伏在桌上,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面前所有的病歷。





2010.05.25 07:29 pm

「您找我?」藤川笑嘻嘻的站在橘醫生的辦公桌旁,期待的問。

「……我找你幹嘛?我要去喝酒了。」橘醫生瀟灑地繞過辦公桌,走出辦公室,看也沒看藤川一眼。




2010.05.25 08:01 pm

坐在更衣室的長椅上,白石靜靜凝視著緋山的置物櫃。

翔北的更衣室,是她最熟悉不過的地方。



美帆子每天是以什麼心情打開這個鐵櫃的呢?自己居然從沒想過。

……又是如何面對…



白石打開緋山的置物櫃。

亂中有序的櫃子令她會心一笑,不愧是美帆子。



白石仔細地掛好緋山的大衣,拿起雜亂堆放的參考書,一本一本按高矮排列好,看到那本「學習」用的書,忍不住多看了一會兒,面露苦笑。


把書放回去時,白石的目光被一個小盒子吸引。

那是白色情人節時她送給緋山的禮物。



想不到美帆子把它收在這裡啊。


白石伸手拾起紅色的小盒子,一串細碎的聲音自盒中傳出,打開盒蓋,裡頭是一副精緻小巧的耳環。


風格跟緋山常戴的耳環很類似,只是…為什麼要放在這呢?白石好奇的打量著。


闔上盒蓋,輕輕放回原位。

大致整理好緋山的置物櫃,白石掏出口袋中的筆記本,撕下一頁,抿著嘴寫了起來。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