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星之旅»——第二章

作者:希马酋长
更新时间:2023-11-27 16:04
点击:336
章节字数:93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无法触及的身影是如此地耀眼»

自那一个星期后……一之濑素世的踪迹彻底变得无人可以掌握……

原本应该坐在沙发上和茶的她,如今却不在……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打磨武器的她,如今却不在……原本应该在训练场将我一次次打趴在地的她,如今却不在……

学院被也不是如往常般平静,那次任务中一之濑素世带回来了一块巨大的金色水晶,据说多位魔导科的老师都无法得知那块水晶的材质,学院停下一切课程将精力都滞留在研究那块水晶中……

慢步于茂密树林中小路上,前往那从未去过的后山墓园……不知走了多久看到了那扇敞开了大门,似乎有人比千早爱音更早来到此处……

轻声进入墓园,进入的第一眼便看到各种奇形怪状的墓碑,千早爱音双手捂住嘴不让其发出声音……这里所存在的墓碑着实让千早爱音大为震惊,大块的墓碑上刻着许多人的名字,小块墓碑上单独铭刻着某位大师的名字,每个时期每个年份所死去的猎人或魔导师都在这座墓园里被永远铭记……轻声走过各样的墓碑忽然一块特别的大墓碑吸引了千早爱音的注意,并非是其外貌有多特别,而是年份……

作为三年前“伦敦之乱”的经历者,千早爱音只知道因为恶魔的出现,自己在那时与某个“恶魔”签下了契约,躲在避难所里直到事件的结束,一年前被人发现了体内存在着恶魔的事实被迫成为了“实习猎人”,半年前回到日本正式开始“猎人”的学习……原来那时那么多人死去了,我完全不知道……

千早爱音怀着些许愧疚的心情,伸出手轻轻触及冰冷的墓碑,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抱歉师傅,我最近忙着各种事情,没能在狩猎完后第一时间来看你。”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吓的千早爱音赶紧藏起来,随后探出头四处寻找声音的源头,透过墓碑之间的缝隙千早爱音如愿看到那寻找很久的亚麻色长发……

千早爱音轻声穿梭于墓碑之间悄悄靠近,躲在一个刚好可以看到侧脸又不会轻易察觉到的位置,因为墓园过于寂静,任何说话声都能清晰听到……

一之濑素世身着平常的猎人衣着缓缓站起来,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着深红色洛丽塔裙,手捧花束的精美人偶,漆黑的衣着被拉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个银色的水壶被拿出来,千早爱音认得那个装着酒的水壶……

“正宗白兰地,加上两小杯的伏特加,一小勺蔗糖,三片柠檬,少许冰块左右各摇35下,师傅你最爱喝的酒果然还是很奇怪呢。”

一之濑素世缓缓扭开盖子,墓碑倒出里面的酒……千早爱音看着此刻一之濑素世眼中流露出的些许柔情,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怀念着什么……千早爱音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有问题,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冷漠平静的“一之濑素世”不可能站露出柔情,更不可能怀念着什么……

“一之濑大人……”

“嘘,菲欧娜,我不喜欢在祭拜师傅时被打扰。”

“是一之濑大人。”

最后一滴酒落于墓碑,一之濑素世拧好盖子拉开衣服放回去, 重新单膝跪地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触及墓碑,两只相似而不同的渡鸦凭空出现于空中,漆黑的渡鸦落到帽檐,魅紫色的渡鸦落到墓碑上……

“师傅你曾说过当我成为大师猎人时也会喜欢上喝酒,而我现在成为了大师猎人,也任然一点都不喜欢酒,师傅你骗人呢。”

“……安静,此刻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师傅你的勋章我带回来了,按照那时的约定,我将自由还给你。”

一之濑素世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最特别,独一无二的猎人勋章,右眼变为血红色,整个右手被漆黑的护手所覆盖,什么碎裂的声音回荡于墓园……一之濑素世张开手掌,一团魅紫色火焰将碎屑焚烧,象征荣誉与最高权限的最高勋章在顷刻间化为尘埃……

随着右眼变回灰蓝色,整只护手逐渐消失,一之濑素世反转手掌让尘埃落下随风飘散,两只渡鸦同时发出哀伤的鸣叫……千早爱音清楚地看到哪灰蓝色是左眼中洋溢着些许悲伤,柔情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往常的冷漠,宛如面具般将自己藏起来……

“菲欧娜,花。”

“是一之濑大人”

人偶小姐走上前将手里花束递还给一之濑素世,她蹲下来将花束放到墓前,清净的墓碑多了花朵的艳丽,可花朵总会凋谢就像逝者总会被遗忘一样……

“出来吧,有事还请快说,我之后还要和那些老人们周旋,时间不多。”

“唔……”

千早爱音双手捂住发出一点声音的嘴巴,躲在庞大墓碑后想着已经被发现了要不要出来好好道个歉,犹豫不决时第四方声音凭空出现……

“还是那么敏锐呢一之濑素世,恭喜你得到了大师之名。”

“我不需要你的祝贺,丰川祥子。”

千早爱音悄悄探出头看着凭空出现的某个存在,她身着与那时一之濑素世大体是一样的衣着,但更多的黑色蕾丝装点着衣边,彰显出主人的高贵。黑色兜帽盖住头发,从这个角度看不到起其样貌……

“发现入侵者,驱逐。”

人偶小姐突然拎起裙子,两把大剑从裙子内屹立于地面,正要拿起武器执行驱逐命令时一之濑素世出声制止了……

“菲欧娜她是我的客人,而且你打不过她的,放弃战斗的想法。”

“是一之濑大人。”

人偶小姐拎起裙子朝名为“丰川祥子”的存在低头致歉,身旁的武器缓缓消失……

“请您原谅我的无礼,尊贵的客人。”

“无妨,你也只是按规矩办事而已。”

一之濑素世缓缓站起身,转过身与那个存在对视,人偶小姐默默退到一旁让出交谈的空间……

“丰祥子现在我该如何称呼你?是已死的魔导师?神滨的魔女?还是并不存在的“遗忘者”?”

“看起来你一直在打探我的信息呢,一之濑素世。”

“只是顺便知道一点而已,在获得情报时顺便知道有一个遗忘者小队“Ave Mujica”解决了我想要介入的任务。”

“啊啦,那还真是抱歉呢。”

“别绕弯子了,直接道明目的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一之濑素世你拿到了存放于工坊的遗忘者标准衣着。”

“我师傅为我定做的衣着,我支付了尾款,怎么?我不能拿走了?”

“一之濑素世你跨域人类的禁忌,我们“遗忘者”诚挚地邀请你加入,我们遗忘者的情报网会有你想要的,同时我们的技术也是最顶尖的水平,比起你所在的学院我们更加适合有能力的你。”

“丰川祥子”摘下兜帽,露出青蓝色的头发,黑色蕾丝眼罩盖住眼眶……她在一之濑素世面前谦虚地鞠个躬,随后起身伸出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脸上挂着一抹淡笑……

“我拒绝,师傅他虽一生向往自由,但他也说过人总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歇脚地,师傅至死都是以学院所属的大师猎人之名死去。”

“吼~MyGO就是你的歇脚地?懦弱的天才,胆小的追逐者,随心所欲的野猫,还是一个从伦敦被赶回来的白银猎人,一之濑素世你的新小队配置真是有够奇怪的呢。”

丰川祥子收起伸出的手,一边说出嘲讽的话语一边戴好兜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怀表将其打开……

“CRYCHIC和MyGO都只是我前进路上的垫脚石,用完就可以随意丢弃。这座学院的身份我还需要,因此我拒绝你的邀请。”

“真是自私呢,一之濑素世。”

“丰川祥子,你可没有资格那么说。利用完我们,就抛弃了灯,你没有资格说别人自私。”

“交谈无果,那么永别了一之濑素世,但愿我们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丰川祥子合上怀表将其收起,身后呈现出青蓝色的魔导阵……

“睦呢?你把她带走,她怎么样了?”

“真稀奇,你竟然还关心其他人。”

在一旁窥看的千早爱音听着两人如谜语般的对话,对话中的专闵行属词太多,不事先了解完全不知道在说写些什么,而且这与其说是谈话,更加像是在用言语进行战斗……soyorin和这个叫丰川祥子的人关系非常不好呢,从来没有见过soyorin的言语如此有恶意,而且被那人这么说我,真的好想怼回去……

千早爱音所知道的一之濑素世是冷漠的,是强大的,是特别的……她以冷漠的目光环视所看到的一切,说话的语调平静地像是没有任何情感,无论是战斗时,训练时,还是喝茶时都是如此……千早爱音对于一之濑素世说出队伍用完就丢这种话完全不感到意外,最初拉他加入队伍时也明确了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平时的日常中也没有表现出其他成员感兴趣的样子,战斗时也是独来独往,因此她才会成为队伍里的前卫……

“我们同为被操控的可悲人偶,只是出于对同类的微小关切而已。”

“当人偶拥有心时会发生什么,人类上千年的历史已然给出了答案。丰川祥子同为操偶师的你,能完全控制手下的四位人偶嘛?”

“……一之濑素世,你今天的话真多呢,还是那么让人厌恶。”

“彼此彼此。”

“她很好,她比你要强。”

“她是天才,我当然知道她终会比我,比我们强。”

两只渡鸦发出驱客般的鸣叫,煽动翅膀飞入空中,恶毒的咒骂盘旋于墓园上方……

“多谢忠告……”

青绿色的魔导阵穿过丰川祥子的身体,丰川祥子整个人完全凭空消失,感觉不到她存在的气息……

“菲欧娜又要麻烦你收拾了。”

“不麻烦一之濑大人,这是我的职责,请让我送您离开。”

“随你。”

一之濑素世将猎人衣着变回月之森的校服,两只渡鸦凭空消失于空中,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人偶小姐紧随其后……

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千早爱音快速思考着要躲去哪里,思考着思考着,在身体行动之前脚步声停了下来,些许阴影落到身上,千早爱音抬起头与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对视……

“啊……soyorin……我不是……”

“千早爱音你的潜伏技艺很烂,而且也没有注意到她早就在了,因此你只能得到5分的成绩,还请再接再厉。另外忘掉不该听到的东西,要是说出去后果自负。”

千早爱音望着一之濑素世离开的背影,大脑忽然开始传来些许痛感,脑海中的一个身影与眼前的背影重叠在一起……遥远而熟悉,想不起来……

……

……

……

鼻息间随意能闻到血肉腐烂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锈位,打斗与沉闷的嘶吼声徘徊于耳边,心脏剧痛跳动着带来些许疲惫感,双腿不顾身体的抗议朝着某个方向不断奔跑……一直奔跑着,跨过地上的恶魔亦或是人类的尸体,冲出巷子来到空旷是广场直面这里如海一般都的恶魔群……群潮的中心有一位少女正挥舞手中大剑不停厮杀,毫不犹豫地朝她的方向冲过去,拔出挂于双腿的双管短喷猎枪,扣动扳机大量弹丸如雨般对扑来的小恶魔倾斜,扔掉猎枪拿过挂于身后的锯齿弯刀,挥舞武器斩断袭来的小恶魔,在巨斧落下的瞬间武器伸展出弯刃以刀刃挡下攻击……突然收力朝身侧快速挪动,以弯刃刺入恶魔的腰部用力斩断,巨斧径直刺入地面随后手拿巨斧的恶魔应声倒地……心脏快速跳动着,不顾疲惫的身体,挥舞武器的手无法停下,杀出一条路最终抵达那位少女身旁……锯齿弯刀折叠起弯刃将锯齿弯刃重新挂回身后,拿过挂于身后的巨大刀刃斩断扑来的小恶魔,一只装有狩猎具的灰狼凭空出现扑咬任何想要靠近主人的恶魔……与看不见眼睛的少女互相对视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左手抚摸刀刃尖锐刺破肌肤血液覆盖整把刀刃,瞬间与背后所带着的枝干组合变形为一把硕大的镰刀……镰刀没想象中沉重很轻易便可以转动,体内似乎有什么在不断涌现,镰刀染上漆黑的渴望,身体本能地冲入群潮里……

血液不断沸腾着,燥热的身体不断挥舞镰刀,无法抑制的兴奋完全替代身体的疲惫,恶魔的嘶吼与鸣叫徘徊于耳边,血的锈味完全覆盖鼻息……杀戮,不断地杀戮,比任何猎人都强,只有这样才能抵达她的身边,这有这样才能作为她的对手活下去……

对血液的渴望,对恶魔厌恶的本能,血脉深处的诅咒逐渐侵蚀着自我,我最终会变为“怪物”嘛?还是像她们一样变为强大的“猎人”……

『呐XX,你没有听说过一个非常很古老的语言嘛?』

『当星星陨落时,一切即将终结,猎人与魔导师将从这永恒的宿命中解放……』

不属于自己的声音从口中,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得与众不同,喧嚣的风抚起发丝吹过耳旁,鼻息间嗅到草地的清芳,眼前璀璨的夜空下着美丽的流星雨……缓缓伸出不知道戴着什么的右手,在一颗流星飞入手心时握紧拳头,看着那颗流星悄然溜走打开手心释放被捕获的空气……

『真漂亮呢,这叫流星雨吧,XX下次我们也要一起来看!说好了哦!』

双手放在身后转过身,以某种无法理解的心情看向在身后的某人,熟悉的衣着似乎在哪里看到过,柔顺的亚麻色长发被风轻轻吹起,灰蓝色的眼瞳中倒映着不断划过天际的流星雨……紧紧盯着那双眼瞳,多么希望那双眼睛中能有我的一席之地……

望着那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瞳,心中默默许下某个心愿……

……

千早爱音从梦中惊醒,缓缓坐起身大口喘气,揉揉有些疼的大脑回想起刚才的梦……自从见到从未见过的“一之濑素世”后,每晚都会做着同一个梦,但梦的内容只能想起个大概,这次也是一样……

轻轻叹气后千早爱音放弃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缓缓下床开始洗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小镜子中的自己,穿着羽丘的标准校服只是胸前没有校章,拿起小梳子开始梳理睡乱的粉发……梳理完头发放好梳子,静静看着镜子缓缓抬起手触及自己右眼附近,脑中想着一之濑素世与要乐奈在使用“恶魔”的力量时,右眼都会变为血红色……

“果然只有我不一样呢……”

自从三年前与某个“恶魔”签下契约后,千早爱音便没有再见过那恶魔,也没有发现自己有任何的与众不同……本以为会这样作为普通人活一辈子,结果还是在一年前被位于伦敦的猎人组织发现,半年前强制遣送回日本进行“猎人”的学习……

在玄关换好鞋子打开门走出去,关好门沿着楼梯不断往下走,逐步离开宿舍朝着学院走去……起初千早爱音非常不适应这在地下都市的生活,在地下外加有多层魔导阵的存在,有电能但手机在这里没有任何信号,作为刷手机仙人的千早爱音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勉强适应了现在的生活……

地狱般的战斗训练,难以看懂的魔导术符文,直面死亡的战斗,一般人的高中全部课程……千早爱音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平衡点,同时也得知了天才们与平庸者之间能有着怎么样的差距……

步入这所庞大的学院,一路上都是穿着各种校服的同级生亦或前后辈,千早爱音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所在的教室,今天要学高中的课程……距离偷听事件之后的5天,对那块水晶没有得到任何成果的老师们恢复了平日的授课……

几节后坐在身后的高松灯轻声询问千早爱音是否有那里不舒服,千早爱音打马虎眼敷衍过去,千早爱音所知道的,所烦恼的无法对任何人说出……同时千早爱音不禁感叹tomrin真不愧是MyGO的绝对核心,明明自己也处在烦恼中,却还能关心其他人,自己绝对做不到那样……

午休时间高松灯拉着千早爱音走出教室,前去同一个楼层其他教室门口等待,没有等多久要等的人顶着一头亚麻色的长发缓缓走出来对上视线……

“灯,千早爱音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没有要紧事,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啊……那,那个……”

见高松灯不太敢与一之濑素世对视,千早爱音往前走一步把高松灯挡在身后,直视那灰蓝色的眼瞳……

“soyorin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就这事?叫椎名立希陪你们不好了。”

“rikiki最近很忙啊,都没有时间来部室,乐奈酱的行踪完全无法捕捉到。。”

“她当然忙了,整个锻造科都在想办法研究那个东西……我知道了,我忙完会去找你们的。”

一之濑素世一如既往地说完便离开,千早爱音松了一口气,虽然是熟悉的人,但对方已然是大师猎人了,不由地有些许紧张……

坐在一颗大树旁,吃着水果三明治抬起头望着由魔导术创造出来的拟态太阳,些许阳光透过绿阴落到身上,和普通的太阳没有任何区别……身旁的高松灯拿着吃过一口的面包发愣,千早爱音知道高松灯在为什么而烦恼……把小队看得如此重要的她,肯定是在为soyorin是否要离队而烦恼吧……

一只漆黑的渡鸦从空中落到高松灯头上,千早爱音刚想出声驱赶渡鸦,一个熟悉而又冷漠的声音悄然响起……

“不可以那么无礼,过来。”

渡鸦听到声音煽动翅膀飞到发声者肩膀上,直接蹲下来让羽绒将双腿藏起来,同样听到声音的高松灯回过神望着一之濑素世缓缓走来……

“soyo桑……”

“soyorin!这边!”

千早爱音无视从一之濑素世那传来的厌恶目光朝她挥手,一之濑素世拿着便当盒与一瓶蔬菜汁走到高松灯身旁坐下……

“有什么想说的请在时间到之前解决。”

一之濑素世打开便当盒双手合十默默祈祷,随后以优雅的姿态拿起筷子,用很快的速度吃着食物,完全不管是否有品尝到食物的味道……

“soyo桑……我们的队唔……”

一之濑素世夹起一小块猪排放入高松灯口中打断气说话,随后夹起放在便当盒边缘的碎牛肉递到渡鸦面前,望着渡鸦小心翼翼地吃下食物……

“我虽很反感椎名立希,但你们还有着可利用价值,因此在你们没有利用价值前我不会退队。”

一之濑素世毫不讳忌地把利用一词说出来,说的也是呢“MyGO”这个队伍本身就是因为互相利用才组建起来的……听到一之濑素世的话语高松灯放松下来,仔细咀嚼口中食物,带着些许柔和的笑容望着一之濑素世……

“嗯,谢谢soyo桑,这个很好吃呢。”

“嗍”

对话完毕的一之濑素世继续用餐,高松灯也继续吃起她最喜欢的面包,一直没有插话的千早爱音感觉到心里有些吃味毛躁躁的,这种感觉在那次偷听时也悄然出现过……

“tomrin好狡猾,soyorin!我也要吃!”

一之濑素世停下用餐以怨念的眼神望着烦人的千早爱音,快速夹起一块鸡蛋烧放入对手口中,随后加快用餐的速度避免有人窥觊自己的食物……

千早爱音仔细咀嚼口中的食物,明明只是很普通的鸡蛋烧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口感,有点像外面饭店那种的标准夹杂着一点家的味道……千早爱音不知道一之濑素世这么会做饭,想来也是,从来没有在一起吃过午饭,聊天时也从来不会主动加入与透露自己的私生活……千早爱音自始至终都不了解一之濑素世……

“很好吃,soyorin好厉害呢……”

“只是照着食谱做而已,补充身体所需的营养,让身体随时处在健康状态是猎人的基本之一。”

一之濑素世放下筷子,拿起放在一旁的蔬菜汁一边喝着一边闭上眼睛,渡鸦飞到腿上把剩下的碎牛肉吃掉……

“抱歉soyorin……”

“千早爱音你有什么要道歉的?”

“上上次,还有上次也是……”

“我不在意,若是觉得有愧疚那就回应我的期待,你的潜质不亚于那些天才们。”

“……”

千早爱音望着手里还剩最后几口的三明治陷入沉思……正式踏入“猎人”的世界千早爱音便被天才们所震撼到了,没有任何特别的自己仅仅待了半年就被位于伦敦的猎人组织赶回了日本……而在这东京地下的猎人学院里同样也是如此,身边都是些“天才”……没有任何特别的自己到底被一之濑素世赋予了什么样的期待,自己是否将其完成,自己是否能追上那不断前进的身影……

“时间到了,千早爱音带着灯躲远一些。”

“诶!?”

千早爱音从深思中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之濑素世站在面前不远处,身上衣着变为猎人服饰,淡蓝色火焰焚烧手中空掉的饮料盒,一个有人般高度的魔导箱凭空屹立于身旁……一阵吵闹的预警鸣叫传遍整座学院,千早爱音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把三明治塞入口中拉着高松灯的手跑到一旁……

忽然一抹金色以极快的速度直逼一之濑素世,千早爱音还以为看错,直到武器交汇所发出的响声响彻周围,千早爱音这才看清是一位有着一头金发长发完全果体的少女,拿着纯色武器在与一之濑素世对峙……

“起床气很大嘛,雏鸟。”

一之濑素世用力弹开对手,金发少女扔掉手中长剑,身上变出朴素的白色连衣裙,湛蓝的左眼染上血红色,左手凭空变出一把纯色大剑经直冲向一之濑素世……

剑刃互相碰撞摩擦出激烈的火花,一之濑素世平静地看着对手用力弹开对方,随后再次接住对方来自其他方向的攻击……肩膀上渡鸦融入身体的一瞬间,一之濑素世手中大剑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双手的拳套与双脚的护腿,挥拳直击袭来的剑刃……

千早爱音变出猎人服饰拉着想要去帮忙的高松等灯,要是身旁之人受伤,椎名立希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千早爱音快速思考要如何才能帮到一之濑素世,忽然千早爱音注意到有什么掉到地上,一之濑素世全身散发着诡异的魔导气息,挥出重拳一下就将金发少女打飞出去,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抵达金发少女侧面用力侧踢……金发少女虽然用剑刃抵挡住了,但还是被踢飞出去重重砸在墙壁上……

金发少女缓缓站起来,看着一之濑素世手里重新变出大剑,扔掉手中大剑,手里变出硕大的镰刀,扔出镰刀让其旋转飞向一之濑素世……

以剑刃抵挡,用力弹开的瞬间金发少女冲上来抓住长杆,转到镰刀以刀刃碰撞剑刃……响彻的响声穿透周围空气,两人不分胜负持续僵持着,正当千早爱音准备扔出烟雾弹冲上去支援时,一之濑素世身上突然散发出骇人的绝对杀意……

一之濑素世突然收起大剑,闭上眼睛等待着攻击的袭来,镰刀即将触及到的瞬间一之濑素世睁开异色的双眼,左手臂凭空变出一块魅紫色的盾牌,盾牌张开大口咬住镰刀刀刃,用力往回拉反手挥出另一拳……

“闹够了没有?不拿出全力与我战斗,可是会死的。”

拳头没有直接揍到金发少女脸上而是在接触的前一刻停下,食指轻弹金发少女额头让其松开武器无力地跪倒在地上,战意逐渐消散……

掉落于地上的那些纯色武器们缓缓消失,一之濑素世让右眼变回灰蓝色,空气中漫延的杀意和盾牌与右拳套一同消失,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发魔力弹装填进左手拳套里,护腿与左拳套完全消失,渡鸦从体内分离出来呈现于肩膀上,一之濑素世走去捡起地上的空弹壳让渡鸦吃下肚……

“m……”

“妈……妈……”

金发少女突然站起来,双眼变为纯粹的湛蓝色,直接扑向一之濑素世……

“妈妈!ひより终于找到你了!ひより等了很久终于能触及到妈妈了!”

正在思考其他事情的一之濑素世注意到这没有杀意的靠近,正想要转身时对方的行动力已然来到身旁并扑了过来……后背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一双手臂环过腰围,转过头与那纯粹的湛蓝色双瞳对视……

“我没有孩子,你认错了。”

“ひより才没有认错呢!妈妈的气息ひより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而且ひより的姓氏也和妈妈一样是长崎哦!”

“……我叫一之濑……”

一之濑素世以冷漠的眼神望着这叫“長崎ひより”的存在,望着那精致的脸庞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同时也注意到那白色连衣裙在一点点消散……

“怎么会……”

金发少女将脸庞埋进被猎人服饰所藏起来的背部里,身躯不断颤抖着,断续的抽泣声从身后传来……一之濑素世缓缓转过身,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触及金发少女肩膀轻轻用力将其推开,望着那洋着水润的湛蓝眼瞳,以手指抹去还未落下的水珠,魅紫色的魔导箱凭空出现在身旁打开魔导阵……

“猎人从不哭泣,任何悲伤与不甘都只会成为猎人不断前进的燃料,“猎人”便是如此可悲的存在。ひより你是猎人嘛?你想成为“猎人”嘛?”

“想……ひより一直都想成为像妈妈那样的猎人,ひより在沉睡中一直在向主祈祷,希望可以得到来到妈妈身旁的机会……”

一之濑素世伸手触及魔导箱上的魔导阵,从中拿出一副掩盖口鼻的面罩,将其为金发少女戴上,那套不存在的衣着凭空出现覆盖金发少女全身,一之濑素世往后退一步伸出右手,身旁魔导箱悄然消失……

“那就向我献上一切,成为我的人偶,我将会为你准备展翼翱翔的机会。”

“是,妈妈。”

金发少女抹去眼睛旁的水渍,摘下兜帽露出耀眼的金发,单膝下跪伸出手轻轻接住那右手,将其抵到额头上,闭上眼睛如骑士般起誓……

“長崎ひより愿意为妈妈献上一切,成为妈妈的第一位骑士,妈妈请您成为指引ひより的光芒,指引ひより前往那未知而注定的未来……”

金发少女睁开眼睛抬起视线与那相似的灰蓝色眼瞳对视,为那右手取下黑色手套,望着呈现于手背上的恶魔印记献上亲手礼……

在一旁望着一切发生的千早爱音不知为何无法让身体动弹,心中涌现出那时听到“睦”这一名字时短暂浮现的不知名心情……明明就在面前,可无论如何追赶都无法触及到那身影,无论如何呼唤那名字那身影都不会任何想要停下的想法……无法理解的情绪侵占内心与大脑,血液持续升温不断沸腾,想要夺走她一直向前的目光,想要夺走她身边唯一的位置,想要夺走她战斗时的后背,想要夺走她的一切……

『真是丑陋呢千早爱音,你们姓千早的都有很重嫉妒心,不过我喜欢。』

千早爱音记得这个想忘记却无法遗忘的声音,出自三年前与自己签下契约的恶魔……

『千早爱音你无法逃避的,你终会和“她”一样拥抱我,成为“真正”而丑陋的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