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星之旅»——第一章

作者:希马酋长
更新时间:2023-11-24 21:43
点击:281
章节字数:96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改变与不变,我任然是我,未曾有任何改变»

铭刻于血脉深处的人影不断徘徊于梦境中,在那褐色的世界里不断挥舞变形后的锯齿砍刀,将涌上来的小恶魔斩断,快步奔跑时让锯齿砍刀折叠起刀刃,躲开迎面而来的巨大斧刃,在恶魔抬起巨斧的瞬间拔出腰间所挂着的统枪,扣动扳机无数弹丸倾斜而出恶魔应声倒下,丢掉统枪拔出双管的小型猎枪,一发蕴魔子弹精准击中袭来的巨斧,强大的后坐力震开斧刃在空档出现的瞬间让锯齿砍刀伸展出刀刃一击刺入恶魔的身躯,一脚踹开恶魔拔出刀刃反手对着脑袋补一枪……看着周围怎么杀都杀不完的恶魔们,锯齿砍刀折叠起刀刃挂回身后,从口袋里拿出子弹弹开枪膛快速装弹后收起猎枪,灰蓝色的右眼变为血红色,右手拔出背上的巨剑,神圣的剑刃沾染上漆黑的渴望,一只雄鹰在空中发出刺耳的鸣叫……

永无止境的杀戮,对血的渴望,每次沐浴鲜血对杀戮的渴望便会加重一分,直到身体不再感到疲惫与疼痛……

血脉中所蕴藏的技艺与传承是猎人最引以为傲的“祝福”,同时也是“诅咒”……无法抑制血脉中对杀戮的渴望,无法抑制血脉中对恶魔的憎恶,这些念想压过恐惧充斥于心中,驱使着身体拿起武器,遵循本能挥舞武器猎杀恶魔……

周围的一切忽然间变为一片漆黑,一位与自己相似却截然不同的少女站在面前……相同的猎人装束,相同的武器配置,不相同的血红色眼睛倒映出身着猎人服饰的自己……但她不是我,我们的关系并非是镜子的两面,失去身体的恶魔擅自使用了我的样貌……

对恶魔基于本能的厌恶,让身体拔出手枪快速扣动扳机倾泻子弹,由恶魔所化作的少女拿过身后的锯齿砍刀斩断飞来的所有子弹,迈出步伐迎面袭来……卸下空弹夹扔出的瞬间装填上新弹夹,收起手枪拿过身后锯齿砍刀迈出步伐冲上去……少女斩断空弹夹,一个侧身躲开我的攻击,从侧身发起攻击……我拔出手枪对袭来的刀刃射出子弹,后坐力只是将其震到后退几步没有露出破绽,但这并不代表不能上前攻击……刀刃互相碰撞,灰蓝色眼瞳与血红色眼瞳互相注视着对方,互相施加的力彼此抵消,忽然她拔出手枪我一个后退拉开距离,在落地的瞬间切断子弹,与本能一同控制着身体再迈出步伐冲向对方……

不曾知晓我为何而战斗,或许是父母在面前被杀死的那天觉醒了血脉中杀戮的本能,或许是天性的厌恶压过了我的一切情感,或许是我只剩下战斗这条路了吧……无所谓,只要一直战斗就行了,在战斗中不断精益自身技艺,在战斗中满足对杀戮的渴望,在战斗完成我的“复仇”……

只要一直战斗就好了,直到死去的那一刻,在这之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末路……

……

在那褐色的世界里一座庞大的宫殿不知何时屹立于一众废墟之中,前去勘测的使魔在靠近之前便会被防御魔导术密集地攻击,而派出的前锋小队便有其勋章回来了,这代表他们都死了……在月之森猎人联合学院现所有的大师亦或铂金猎人里只有少部分在学院处于待机,其余人以及小队都在一个月前外派去往了国外去处理越发频繁出现的恶魔集群……

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之濑素世站起来接下这棘手的委托,无人不认可其实力,作为前代大师猎人“莱特”唯一的门徒,这三年的战绩所有人有目共睹……无人敢阻挠一心向前的“死侍”……

『一之濑素世!你这是想让我们都去死!』

在一之濑素世在MyGO的众人全说出自己接下这烫手山芋后,不出预料椎名立希站起来一把抓住一之濑素世的衣领,愤怒的眼神直视冷淡的灰蓝色眼瞳……

『我不需要你们的意见,我只是在告知,我明天便会出发。』

一之濑素世将右眼变为血红色,抓着椎名立希的手用力捏紧,默默看着那张愤怒的脸发生抽搐,强制松开那只手……

发言什么的都无所谓,对于这组建连半年都没有的“MyGO”小队,一之濑素世没有倾斜任何情感……反手抓住椎名立希的衣领,以冷淡的眼神直视她,将一直想说的话语说出来……

『椎名立希你不配成为猎人,猎人从不畏惧死亡与挑战,而你却退缩了,放弃了前进,这样的你为什么还不放弃或是死去?』

与一之濑素世同一时期进入猎人学院的如今只剩下椎名立希,其他人要么死去,要么彻底放弃了“猎人”这一身份……而椎名立希没有死去却如死去般腐朽,没有放弃却如放弃般沉默,一心向往着那道名为“高松灯”的光芒……

松开椎名立希的衣领,一之濑素世将视线望向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的野猫,以几句话钓起与自己相似的要乐奈……渴望战斗,渴望杀戮,渴望杀死强大的对手这是血脉中的本能,无论是猎人亦或是恶魔都是如此……

带着野猫离开学院,去支付尾款与拿取早已准备完毕的新装备……

按时来到预定的出发地,却发现有三个人早以再此等候……或许是曾经在“CRYCHIC”待过一年的缘故,高松灯执意要一同前去,既然高松灯去了那么椎名立希也会跟着一起去……可千早爱音呢?她有什么理由必须要加入这和送死没啥区别的任务里?……

不想去了解,也无需去知晓那每次都会跟在身后的小尾巴……任何胆敢阻挠前进的存在,一之濑素世都会毫不留情地杀掉……

……

一路上杀死了无数挡路的小型恶魔与少数精锐恶魔,终于来到宫殿的顶层前的最后一层,一位全穿着漆黑铠甲的庞大恶魔守在此地,手臂上挂着一块伤痕的盾牌,一把骑枪插在一旁,残破的披风失去了曾经的辉煌……

“无知的猎人们在此退下,吾可以放尔等一条生路,否则死。”

“呐soyo,我可以先上嘛。”

要乐奈拔出后背所背着的巨剑,右眼的黄色眼瞳散发着骇人的寒光,身体下压跃跃欲试……

“当然可以。”

“soyo,有趣的女人。”

要乐奈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恶魔,恶魔以盾牌挡下剑刃,藏在头盔下的眼睛看着满脸兴奋笑颜的要乐奈,盾牌用力反击的瞬间要乐奈突然收力朝后斜方向后撤错开攻击,压低身姿再次冲上前挥砍巨剑,恶魔以右手臂挡下攻击反手用肘击弹开对手……

“有趣,很久没有与汝等强大的猎人战斗了,吾将认真回应汝的激情。”

恶魔拔出骑枪转守为攻,以极快的冲到要乐奈面前,用盾牌撞击剑刃反手刺出长枪……要乐奈调用魔力让身体下沉,双手握紧剑柄剑刃没有被盾击弹开,右臂蔓延出漆黑的魔导术,在骑枪刺中的瞬间要乐奈用力砍飞了恶魔……

没料到对手会突然爆发出巨大力量的恶魔被砍飞出去,骑枪刺入地面只后退了一段距离……要乐奈把巨剑插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抹茶糖,拆开包装放入嘴里,浓烈的抹茶味在味蕾上绽放,拿过剑柄的瞬间漆黑的魔导覆盖剑身,剑已不再可以称之为“剑”,而是变为了“恶魔”……

“还想活命就在此退下,它不是你们可以战胜的对手 ”

“等等soyorin……”

一之濑素世在告诫完其他人后看着与要乐奈缠斗的恶魔,血脉的本能与体内恶魔蠢蠢欲动,右眼变为血红色的瞬间手里变出神圣的巨剑,提着被漆黑所覆盖的巨剑加入战斗之中……

剑身抵挡住尖锐的枪尖,恶魔以庞大的身躯压着要乐奈不断后退,忽然一抹亚麻色在身旁浮现,恶魔赶紧用盾牌挡住突然袭来的斩击,后退几步拉开距离看着那与灰蓝色截然不同的血红色眼瞳……

“soyo”

“乐奈”

身为前卫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便默契地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要乐奈拿着剑率先冲上前,一之濑素世唤回使魔渡鸦,一道漆黑的光芒穿透墙壁飞进来在空中煽动翅膀悬停,一之濑素世看准恶魔与要乐奈再次缠斗的机会冲上去从侧面发起攻击……

猎人终究是人类的身体,恶魔借助庞大的身躯用盾牌与枪身挡住来自两边的攻击,双方同时施加力道不相上下些许火花落到地面便消失不见……双方都在思考着该如何破局,忽然几发带着魔道术的羽毛随着黑影的撩过直击恶魔面部,头盔弹开羽毛但在对质时分神是致命的……

两人同时收力让恶魔措手不及出现了一小段的空挡,一之濑素世舍弃巨剑拿过身后的锯齿砍刀,伸展出刀刃的瞬间侧身绕过枪身,以漆黑的刀刃砍向恶魔的腰部……要乐奈迅速绕道恶魔身后,双手用力砍向恶魔的腰部……

两把以切割为主要主要攻击手段的武器都未能击穿恶魔的铠甲,两人在恶魔做出反抗动作的瞬间朝斜后推开拉开距离,渡鸦落到一之濑素世耀帽檐上,以血红的眼睛审视双持武装的恶魔……

“由吾王所赐福的铠甲,不是尔等可以轻易击破的。”

“……”

一之濑素世直视目标折叠起刀刃挂回身后,将掉在地上的巨剑重新唤回手里缓缓消失,藏在衣服里的吊坠散发出光芒……要乐奈咬碎嘴里的抹茶糖,将手套的限制仪表调到80%,由恶魔所化作的巨剑睁开位于剑柄的眼睛,漆黑的魔导反过来蔓延全身,要乐奈用力瞪地跳起来以瞬间的爆发力冲向恶魔……

恶魔快速转身用盾牌抵挡迎面劈下的剑刃,清澈的响声蔓延整座宫殿,恶魔虽然挡下这沉重的一击,但以脚下凹陷下去的地面来看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在恶魔刺出骑枪反击的瞬间乐奈踩着盾牌一个后跳拉开距离,在落地刹那左手变出一把特殊的巨剑,双剑交叉挡下尖锐的骑枪……

要乐奈被恶魔压着连连后退,漆黑的魔导蔓延那把特殊的巨剑,在剑刃染上漆黑的瞬间,藏在剑柄里的一发魔力弹释放出强大的魔力激活剑刃所附加的某个魔导术……要乐奈以绝对的力量弹开恶魔,径直冲向恶魔,双剑对着盾牌一顿乱砍……

猛烈的攻势压着不断后退,用盾牌挡下攻击以骑枪尝试打断要乐奈的攻击节奏,可尝试没有生效,无法打断对手就只能一直被压制着……忽然恶魔感觉到一股更加刺骨的杀意在身后,想要反击时期发现那杀意已经越过骑枪的有效攻击范围,恶魔索性松开枪柄以右护腕挡下攻击……

一之濑素世将自身魔力化作为魔导注入进手中特别的剑里,与漆黑的魔导一同在剑刃上呈现出漆黑与灰蓝色,藏在剑柄里的两发魔力弹接连释放,正好满足某个魔导术使用条件,猛烈的爆炸以恶魔为中心向周围蔓延,早已做好准备的两人在爆炸的刹那就脱离了爆发范围……

一之濑素世加快呼吸频率,伸出手把刚刚舍弃的在爆炸中没有任何损失的长剑唤回手里,一次性使用太多魔力身体感到了疲倦,以魔力解锁特殊的机关将空弹壳弹出来,从口袋里拿出新的魔力弹装填进剑柄里……

恶魔单膝跪地并没有在爆炸中死去,缓缓站起身,位于右手的铠甲在爆炸中碎裂逐渐脱离露出长满灰白色毛发的粗壮手臂……

一之濑素世拔出手枪刚想转身击毙扑过来的小恶魔时,一杆骑枪从身旁飞过将小恶魔牢牢固定在墙上……那些成群的小恶魔与少数精英恶魔无一敢靠近这里,而这时一之濑素世才注意到其他三人早已离开……

“滚开,这是吾的战斗。”

“刚刚那一下明明可以杀死我的,为何打偏?”

“那一下攻击无法杀死汝,吾如此认为。”

恶魔说得确实是实话,正是因为没有感觉到杀意一之濑素世才没有躲闪……

“接下来吾将全力以赴,两位猎人再藏着可是会死的。”

恶魔全身散发出的恐惧的气息,与刚才完全不一样,手里变出一杆饱经风霜的骑枪,倒不如说终于有点“恶魔”的模样了……

“乐奈去帮灯她们,接下来我要自己一个人战胜对手。”

“soyo……”

“光凭她们很难解决那么多恶魔。”

藏在衣服被的吊坠发出光芒,一个和人一样高的特殊魔导箱在身旁凭空出现落到地面……

“soyo,一起吃的芭菲更好吃。”

“啊,之后再一起吃。”

要乐奈收起左手所拿着的特殊大剑,最后看一眼一之濑素世奔跑着离开战场,朝着刚刚那一大群恶魔所去的方向奔跑,一路上随手杀掉没跟上的小恶魔……

“一个人挑战吾?吾对阁下有所改观,您值得吾给予尊重。”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尊重,我只需要战斗亦或者死去。”

一之濑素世将长剑插入地面,收好手枪藏在衣服内的吊坠发出光芒,戴着漆黑手套的手心里变出一管装有漆黑之血的试剂……与恶魔签下契约的猎人难以被定义为人类,而喝下这提炼完的纯正恶魔之血后……“猎人”将不再是“人类”……

为了得到力量需要付出对应的代价,一之濑素世用魔力解除上面的封印,拔出塞子直接喝完,随着最后一滴落到口中扔掉空试剂……体内的血液不断沸腾,无法抑制的燥热遍布全身,一之濑素世捂着心脏大口喘气,渡鸦落到剑柄上看着主人的转变……平时潜藏在血脉深处的恶魔变得活跃,猎人与恶魔两种截然不同的魔力在体内达成某种平衡……

一之濑素世拿出吊坠将其扯下来,放入身旁魔导箱的锁孔,随着封印的解除一只魅紫色的渡鸦从中苏醒,两只渡鸦在空中盘旋庆祝短暂的重聚……一之濑素世伸出左手触及魔导箱一个特殊的魔导阵凭空出现,从中拿出一个足以掩盖口鼻的黑色面罩,戴上的瞬间身上猎人装束变为曾经名为“遗忘者”的特制装束,戴上兜帽隐藏起呈现出灰白色挑染的亚麻色长发……血红色的右眼弥漫着绝对的杀意,整只右手被漆黑的护手覆盖,拔出长剑放入魔导阵中,长剑与藏在魔导箱里的部件组装变回原本的大剑,再次拔出时剑刃完全被漆黑与灰蓝色所覆盖,恶魔夺走身体的控制权,露骨的杀意飘散于周围……

“呐一之濑素世,你跟那小野猫说的话是在立flag吧。”

“闭嘴。”

一之濑素世抢回身体的控制权,将注意力重新聚焦于恶魔,正准备发起攻击时却发现恶魔放下武器单膝下跪,隔着头盔看不到脸庞但能感觉到敬畏……

“吾王……吾终于找到您了……吾等找寻您许久,您为何会在阁下体内……”

“过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有记得我这落魄之王的存在,无名的战士回答我当时是否有族人离开。”

“回吾王,吾等在当时逃了出来,但如今逃亡之人中只有吾存活至今。吾背负族人的遗愿一直在寻找您,请您同吾返回魔界,这是吾,吾等唯一的夙愿。”

“吵死了,我不需要喋喋不休的恶魔。”

一之濑素世打断这婆妈的对话,两只渡鸦发出咒骂的鸣叫,抬起轻盈的大剑以剑刃对着跪地的恶魔……

“要么成为我前进路上的垫脚石,要么从我面前滚开。”

“站起来无名的战士,用实力证明你的夙愿是否值得我回去。”

“是吾王,吾将用全力带您回去。”

恶魔拿起放在地上的骑枪重新站起来,全身散发着对死亡的渴望,一之濑素世握紧剑柄,直面真正名为“恶魔”的存在……双方几乎同时发起攻击,一场无法停下的决斗正式开始了……

……

双方都以猛烈的攻势冲向对方,抱着对死的觉悟,赌上一切殊死搏斗……古老而纯粹的对决,血脉不断地沸腾,渴望杀戮,渴望鲜血,厌恶地必须要杀死面前的恶魔……

猛烈的攻守交换中,只拿了一把武器的一之濑素世逐渐变得处于下风,灵活躲闪刺来的枪头,朝着斜后方一个后跳拉开距离……落地的瞬间用剑身抵挡袭来的枪头,漆黑的魔导覆盖剑身一之濑素世强撑着自己不被这份力量所推动……启动由魔导所控制的旋钮,硕大的剑身瞬间与内部的剑刃解除紧扣相连,一之濑素世拔出差长剑朝着左侧迈出步伐,规避失去抵达刺来的枪头,以剑尖抵在恶魔没有做防御措施的坚硬腹部铠甲上,瞬间引爆剑柄内部的两发魔力弹,内置魔导阵瞬间激发一束猛烈的魔导光束直接贯穿恶魔……

一之濑素世急忙用手中长剑抵达袭来的盾击,绝对的力量将一之濑素世击飞,落地的瞬间伸出左手将掉在地上的剑鞘吸过来,与手中长剑重新组合为大剑,以剑身抵挡袭来的枪尖……

两股力量不断碰撞不分胜负,恶魔左臂上的盾牌忽然伸展出盾刃,径直袭来时一之濑素世调用魔力激活选择在剑芯内所“铭刻”的魔导阵其中之一,剑柄内的一发魔力弹瞬间激发加上所注入的魔力,足以瞬间激活那魔导阵……爆发出更强的力气,一之濑素世用力挥剑将恶魔击飞出去,恶魔以骑枪刺入地面强行减速……

得到些许喘息时间,一之濑素世以魔力激活暗钮弹出剑柄内的空弹壳,从口袋里拿出三枚魔力弹装填进去,一之濑素世在恶魔调整身姿时注意到恶魔的腹部有些许不协调……

“抱歉这场战斗要结束了,为我而在此消逝吧。”

经过数个回合的搏斗,在空中盘旋的两只渡鸦已然了敌人的弱点,魅紫色的渡鸦飞向一旁的魔导箱与之融为一体,漆黑的渡鸦盘旋于空中发出催促般的鸣叫,一之濑素世以全力瞬间抵达恶魔面前,杀恶魔个措手不及……

以盾刃抵挡剑刃,恶魔感觉到一之濑素世变得与之前完全不同,恶魔用力挥舞盾刃弹开对方,反手刺出骑枪……而这时一直OB的漆黑渡鸦俯冲飞进一之濑素世体内,将大剑往上抛,左手与双脚借助使魔之间的连接变出存放于魔导箱内的特制拳套和护腿,左手握拳用力挥拳抵挡枪尖……

恶魔稍微被惊到但还是反手挥砍盾刃,一之濑素世伸出右手抓住盾刃,左拳套跳出一枚空弹壳,一个魔导阵快速穿过拳套让其变大一倍,用力挥拳弹开骑枪,拐弯直击恶魔的左手臂,松开盾刃的刹那被击飞出去……

恶魔本想再次以骑枪刺入地面来减速,一之濑素世迅速来到恶魔的身侧,以护腿用力侧踢恶魔的铠甲将其再次击飞……右手凭空变出特制的锯齿砍刀,伸展出刀刃以最快的速度瞬间抵达恶魔面前,恶魔本能地以骑枪做出反击……

刀刃与枪身互相碰住不相上下,但情况很快就不是这样了,一之濑素世一拳打在刀背上一枚空弹壳从刀柄弹出,一个魔导阵瞬间出现并覆盖穿过刀身,被强化数倍刀刃刹那间斩断整杆骑枪,若不是恶魔及时丢弃武器后撤被斩断可不只是骑枪那么简单……

锯齿砍刀折叠起刀刃与左手拳套一同凭空消失,一之濑素世伸出右手将一直滞留于空中的大剑唤回手中,提着剑再次来到恶魔面前双手握紧剑柄用力劈砍……恶魔挥出盾刃抵挡剑刃的袭来,异色的双眼毫不压抑地释放出杀意,恶魔被压制地缓缓后退……

两股截然不同的魔力注入剑身,激活“铭刻”于剑芯的一个特别魔导阵,一之濑素世用力震开恶魔……恶魔看着对方拿着似乎在发生着什么变化的大剑径直冲来,右手用魔导术唤回刺入墙壁的骑枪,以盾牌抵挡袭来的攻击,反手刺出骑枪……

手中大剑在触及盾牌的刹那被置换为一把拔刀剑,一之濑素世突然停下压低身姿做出防御姿态,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抓住刀鞘往刀刃注入魔力,在枪尖抵达的瞬间拔刀出鞘,被漆黑与灰蓝色所覆盖的细长刀身上呈现出“铭刻”的魔导符文……刀刃与枪尖触碰的刹那,一道灰蓝色闪光快速闪过,随着刀刃收入鞘中整把拔刀剑凭空消失,恶魔的整条右臂随即落地,鲜红的血液如雨般落下……

一之濑素世转过身看着最后视死如归的恶魔冲过来,漆黑渡鸦从体内分离出来在手中变为硕大的黑蓝色手枪,异色的双眼没有任何动容缓缓抬起枪口,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枚蕴含魔力的特殊穿甲弹随即射出……

沉重的枪声徘徊于整个场地,手枪变回渡鸦轻轻站在护手上,被贯穿的盾牌从手臂脱落,胸膛被子弹穿透的恶魔双膝跪地,体内魔力被魅紫色火焰快速吞噬,无法再驱使身体站起来……

“是吾输了……”

“请阁下您给予吾最后一击。”

一之濑素世朝身旁伸出右手唤来魔导箱,漆黑渡鸦煽动翅膀飞到肩膀,从中重新拿出最初所选择一直用到现在的那把锯齿砍刀,漆黑的魔导覆盖伸展出的刀身……

“你有资格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做出选择吧。”

“吾誓死追随吾王,吾情愿成为阁下您的一部分,这是吾 吾等最后的请求……”

一之濑素世收起刀落,锯齿砍刀直接将恶魔的头颅斩断在地,那枚穿甲弹所附带的特殊魅紫色火焰火焰吞噬恶魔的血肉,将其浓缩为两块大小不一的结晶浮在面前……将折叠起刀刃的锯齿砍刀挂在身后,伸出手拿过由灵魂所凝聚而成的结晶,用力捏碎滋养体内失去身体的恶魔……

魔导箱释放出庞大的魔导阵,将那大块的魔力结晶、地上散落的铠甲与三样破损的武器一同收入箱中……

满是疮痍的地面上静静躺着一张卡牌,空无人烟的卡面上印着“逐星”二字……一之濑素世见过这张卡牌,五年前在普通的“一之濑素世”死去的瞬间,这张卡牌便出现于面前……

缓缓捡起那张卡牌,看着卡牌变为光芒逐渐消散,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进到体内……

……

“怎么,对我事情不感到好奇嘛一之濑素世?”

“没兴趣,而且你也不会告诉我。”

“真是无情呢一之濑素世,但我喜欢。”

一之濑素世无视由自己嘴巴所说出的话语,沿着阶梯缓缓走上尽头,望着悬挂顶端的巨大金色水晶……

“人类,你也是追逐这颗星星而来的嘛?”

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有人般大小,全身披着灰色披风的存在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杆有年头的老旧魔导杖……

“看起来这座宫殿就是你盖的,杀死你任务就结束了。”

漆黑渡鸦再次于一之濑素世融为一体,伸出右手从魔导阵里拿出被漆黑与灰蓝色所覆盖的大剑……

“向星星虔诚祈祷,星星终会回应祈祷降下奇迹。”

“我不需要奇迹,我只需要战斗。”

“呐一之濑素世,它的血应该很美味,杀了它让我尝一尝。”

“可悲的人类,被星星所注视着却毫无自知,真羡慕不已呢!”

硕大的魔导阵呈现于天空,空气中弥漫着死亡与危险的气息……

战斗,永无之间地战斗,这便是“猎人”的唯一宿命……遵循血脉深处的兴奋与渴望,遵循恶魔的挑拨,躲开如雨般落下的攻击,快步接近猎物,脑中只剩下战斗的本能与对杀戮的执着……

……

……

……

随着要乐奈一路杀过来,重新获得前卫的“MyGO”小队面对着源源不断的恶魔浪潮不再畏手畏脚处于被动,四人以各自的分位发起反击……

用了些许时间终于把恶魔朝给清理干净,得到喘息的千早爱音大口喘气拿着双刀返回在地面敞开的魔导箱旁,把武器放回去,使用魔导术为自己与郊狼祛除身上血迹,蹲下来轻轻抱住郊狼的脖颈……

“辛苦了rinli,回去好好休息吧。”

无法发出声音的郊狼以轻蹭回应,随后化作光芒回到体内……千早爱音缓缓站起来望向四周,遍地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血液与杀戮的味道,椎名立希任拿着盾牌与骑枪警惕四周,高松灯在椎名立希的掩护下开始清理战场,要乐奈将双剑插入地面默默拿出一颗抹茶糖拆开包装放入口中……千早爱音深知自己和同伴的差距不止是技艺与经验,还有某种什么不知名的东西……

千早爱音按下机关魔导箱瞬间合上,重新将其背上放下紧绷的神经,突然发觉还有一人不在这里……

“soyorin……”

疲惫的身体自己开始了行动,右手拔出手枪,一边奔跑一边换弹夹,无视身后椎名立希的喊叫,径直朝着“她”的所在跑去……

跑回离开的地方,这里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地面、些许干涸的血液与几具小恶魔的尸体,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千早爱音握紧手枪,左手触及魔导箱用些许魔力激活某个机关,谨慎地走近这原本由强大恶魔所看守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残留的魔导素,在杂乱无章中闻到所熟知的“一之濑素世”的魔导素,但这魔导素夹杂着从未知晓的某物……咽下一口唾沫迈出步伐走上阶梯,一眼望到头的阶梯此刻却无比漫长……

迈出最后一步登上最顶层,扑面而来的杀意让千早爱音本能地抬起手枪,以枪口对准那拿着大剑背对自己的存在……从未见过的漆黑衣着,兜帽盖住头发,脚旁便是一具尸体与一摊血泊,全身散发着与“恶魔”无疑的气息,无法判断出是谁,恐惧抑制了话语,左手随时做好从魔导箱里抽出长刀的准备……

那人缓缓转过身,漆黑的面罩掩盖口鼻,但千早爱音认识那双眼睛,左眼的灰蓝色千早爱音无比熟悉……

“soyo……rin……”

“啊啦ano酱,怎么跟见到恶魔了一样?”

那人手中的大剑凭空消失,带着护手的右手拉下面罩,左手抹去衣着上所沾上的血液,舌尖轻轻舔舐手指上的血沫……

“果然还是这些具有魔力的血液美味,呐一之濑素世,你觉得“猎人”的血液是否也同样可口呢?”

“没兴趣知道。”

一之濑素世重新戴好口罩,与拿枪对准自己的千早爱音对视”

“千早爱音你比我想象地还要快来到,任务已经结束,还是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也不喜欢被偷窥。”

一把黑蓝色的手枪凭空出现与她手中,不知她为何朝身旁开出一枪,随后手枪变为漆黑的渡鸦站在她肩膀上,身旁的尸体被魅紫色火焰瞬间燃烧殆尽……手指不断地颤抖着,空气中的杀意没有减弱一分,血红的右眼充斥着对杀戮的渴望,灰蓝的左眼被平淡的漠视所覆盖……无法移开视线,仿佛被一个悄悄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所深深吸引着……想要放下手枪,可恐惧支配着身体,食指抵在扳机上,无法扣动扳机也无法挪开……

“千早爱音我有教过你的吧?永远不要拿枪试图威胁你的敌人,对准敌人的一瞬间就必须扣动扳机一枪击毙,或者解除其行动能力,否则死的人会是你。猎人与猎物的关系在一瞬间便会发生逆转,因此猎人的基本功之一便是战胜恐惧抓住那转瞬即逝的刹那,千早爱音你的成绩是0分。”

一之濑素世抬起头望着悬挂于空中的金色水晶,一个有人般大小的魅紫色,魔导箱凭空出现于她身旁,空气中任弥漫着血的锈位,一只从未见过的魅紫色渡鸦悄然落到她另一边肩膀上,双眼血红的眼睛同时盯着自己……

……

曾经的遥远过往里两位少女仰望流星雨,其中一人向星星祈祷这永无止境的战斗能够结束,另一人向星星祈祷这无意义的世界能够终结…… 一颗新生的星星听到了祈祷,放弃成为夜空中的一份子,蓄积力量陷入沉睡,等待着陨落的那一刻……

斗转星移,时光变迁……星星等来了陨落的刹那,而曾经祈祷之人早以在时间长河中消亡……但停滞的齿轮已然开始了转动,无法阻止,一切都在朝着未知且注定的未来前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