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銀河z】年下

作者:时雨
更新时间:2023-11-12 21:52
点击:213
章节字数:44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日常短打

距離比想像中要近的銀河z




清晨的陽光灑下,一葉逐漸在晨鳥的輕囀中睜開雙眼。

睡眼惺忪的一葉看了一眼懷中的人,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悼念自己消去得突然的睡意。

平時無數個鬧鈴都無法喚醒的一葉,就因爲眼前的人,心中記挂,甚至還沒法好好地睡上一覺。

卷縮在自己懷中,安然地輕閉雙目的小孩,已不是當初相見時青澀的模樣。五官越發精緻,逐漸出落成爲一個花季少女的身姿,不經意間流露出穩重的行動,無情地向世界訴説著她已長大的事實。

洪,恩,採!

一葉心中默默念叨著少女的名字,腦中止不住地飄過各種情緒。

作爲組合最後的兩個成員相遇,彼此與組合原有成員的距離感,自然而然地產生一種同病相憐的親近。逐漸相處下去,不論是那過分燦爛的笑容還是著實年幼又天真的舉止,都贏得了自己許多的關心。

一葉一直將這個當作理所當然的事情,組合内唯一的妹妹,需要自己照顧的對象,理所應當該給與許多的關心和照料。

可是隨著一年多歲月的流逝,大家面對的事情越發多了起來,共同的經歷增加,逐漸發現了洪恩採許多新的模樣。

比如說大家都閙得很瘋的時候,她才是冷靜的最終抓住重點把大家帶回來的那一個。

比如説作爲忙内受到了所有人的許多照顧,但卻從不恃寵而驕,甚至在一些只是不經意地提及的瑣碎事情,都會用心地關懷。

僅僅如此的話其實還好。

不知從何時開始自變得會思考她的依賴和依戀是僅僅指向自己還是無差別地指向所有人。

綜藝節目裡因為自己選了別人而流露出的不滿,是僅僅因為天蠍座天生的佔有慾呢還是真的需要自己的關注呢。

行動模式一致十分合拍的允真歐尼,既是前輩又是相同國家出身甚多想法感觸都相似的kkura歐尼,作為偶像的憧憬又十分照顧自己的采源歐尼,當然是十分親近的存在,卻莫名覺得與自己最靠近的是眼前的小孩。

在很多很多個沒有任何特別事情平常日子,經常會出現在自己身邊。總會有好玩的東西和自己分享又或者偶爾帶來一些自己從未見過的小零食,又有另一些時候喜歡教授自己一些或生僻或潮流的用語。

當然偶然混雜著的惡作劇,總會害自己出盡洋相,而始作俑者總是得逞地笑得特別燦爛。

明明每一個瞬間都是如此平平無奇的日常,可就是在這些不斷重複的微不足道的瞬間中,不知道哪一天突然意識到,這個人好像總是會在自己身邊。

故意讓自己出洋相也好,無關緊要的閒聊也好,幼稚至極的拌嘴也好,自己落單的時候總有她的身影。天生的眼力見甚至會在自己因爲語言的問題沒有辦法理解一些事情的時候,毫無違和感地出現在自己身邊盡力説明。這些點滴使得自己在這個陌生的國度,從來沒有融合不進去的窘困也沒有孤單的感覺。

細細思慮,最為可怕的,不正是這種無聲的陪伴嗎。

意識到後就會使人無限好奇其背後的原因。

僅是有眼力見而已嗎?僅是這樣會做到這種程度嗎?她是僅對我才這樣嗎?還是對所有人都這樣關照?

也不知道哪個節點開始自己逐漸變得在意了起來,希望她最先依賴的人是自己,希望她總是在自己身邊,希望她眼裡看到的是自己。

『這是對的嗎?』

逐漸認識到自己過界的私慾,一葉並不知道如何將它合理化。對於從小就禮儀良好的她來說,這種想法是自私而又不禮貌的事情。

一葉一般很少在這些地方感到為難,刻在骨子裡的教養會總是促使她選擇『正確』的道路,可是⋯

一葉看著洪恩採吹彈可破的臉龐,順手撥開掉落在眼睛附近的一絲劉海。

少女毫無防備的睡顏會讓人錯覺她的這一刻只屬於自己。

卸下妝容,卸下偶像重擔的洪恩採,依舊年幼的像個不更世事的小孩子。

明明還十分年幼,卻什麼都做得很好,平日許多看似無意的行為,日後想來總覺得有在用心保護自己用心給予自己陪伴。

就像慶州的那天,在娃娃機夾出來的玩偶第一時間喊著自己的名字送給了自己一樣。雖然無法瞭解對方的初衷是什麼,但這個事實本身對自己來說意義重大。至少說明自己在她心裡面的某個地方是有最高的優先級的不是嗎。

『是我自作多情而已嗎?』

即便如此,好意的種子已早早在心中扎根,越發生長的鍾意之情也只能任由其發展。

一葉俯身輕輕地在小孩臉頰落下一吻。

『就當作是早晨的問候吧。』

一葉如此說服自己,只是注視著年下的睡顏久久移不開視線。

良久,終於看夠了的一葉準備起床洗漱。

怎料剛坐起身右手就被某個人抓住了。

低頭一看,以爲正在熟睡的小孩正饒有趣味地看著自己。

「姜珠夏氏,你是喜歡我吧?」

一葉心裏咯噔一下,心臟像做了什麽虧心事一般不受控制地加速了起來。

『不會是被發現了什麽吧...』

但一葉始終是那個處變不驚情緒穩定的一葉,即便心中打鼓,卻沒有表現在表情上。

「沒有呀,爲什麽這麽問?」

可下意識的反應依舊出賣了她,話一出口一葉馬上就後悔了,畢竟真的沒有做過直接否定就好,後面的反問簡直多餘至極。

『問來幹什麽?!要真的被知道了那可怎麽辦?!』

一葉屏氣斂息,默默祈禱著最壞的情況不要出現。

「剛才你還親了我一口。」

一葉倒吸了一口涼氣,洪恩採那和平日別無二致的語調直接給她判了死刑。

『怎...怎麽辦...?』

一般人眼中洪恩採當然是自己最疼愛的妹妹無疑,當然這是基於這個團體的情誼,個人的友情與近乎家人的親情,如果自己無謂的好意給她帶來困擾的話那可怎麽辦才好。

「那不過是...早晨的問候...」

剛才做的時候一葉就是這麽告訴自己的,現在即便再怎麽心虛,只要自己心底堅信,話還是可以說出口的。

「嗯...原來是這樣...」

可愛的人間Cherry收回了緊緊盯著自己的視綫。

一葉默默地松了一口氣,從回答來看,恩採似乎接受了這個解釋。

不料下一秒右手手腕一緊,小孩竟撐起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在自己臉頰上輕啄了一下。

「那我也要做才行呢,早晨的問候。」

『——!』

一葉直接呆在了當場,這是她完全沒有預想過的情況。

眼前的人依舊是她標志性的燦爛笑容,一葉能做的只是握緊拳頭,盡量控制自己的表情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麽驚訝。

小孩的親吻是代表什麽含義,她都沒辦法想清楚。

是對自己這份喜歡的心意的回應嗎?

還是說,僅僅是相信了自己的藉口,以妹妹的身份采取的行動?

「有必要這麽堂皇嗎?」

恩採開朗又游刃有餘的態度甚至讓一葉有些惱火。

希望自己的心思被洞悉,希望自己的心意不要被輕視,又希望這種可能會改變兩人的關係的事件儘快過去。人總是這樣矛盾的生物,連一葉也不例外。

一葉看著洪恩採,但她並不知曉自己臉上現在是怎樣的表情。

突然猛地一受力,整個人直接被拉倒在小孩的懷裏。

「我可是喜歡你的,姜珠夏!」

以『我』開頭,一貫地强調自我,正如她的年齡般年幼的句式。

卻是包含讓人無比欣喜的信息。

「莫...莫拉古喲?(你說什麽?)」

正是自己心中渴望而又從來不敢想象的答案,毫無徵兆地得到這樣的回應反而顯得更加不真實。

「哈?聽不懂韓文嗎?我説喜歡你,都説了我喜歡你!」

平素拌嘴時慣用的佯裝生氣的語氣,一次又一次地打消了一葉的顧慮。

「爲什麽?我都説喜歡你了,你一點反應都沒有。」

「怎麽能說沒有反應呢。」

一如既往無關事實與否的反駁,但怎能說沒有反應呢,一葉是努力地抿著嘴,才將將把溢出嘴角的喜悅往回收了一點。

「真不像話。」

依舊持續輸出不滿的小孩,一葉默默將手滑進小孩的手心,逐漸加大的力度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或許剛才的親吻,已經是一葉做過的最出界的行爲了。

「什麽不像話?」

「這個狀況。」

恩採睜著圓圓的大眼睛,毫不退讓地與一葉對視。像極了沒有得到心愛玩具的小孩,撒潑耍賴明示暗示著要得到心愛的玩偶。

可一葉並不明白恩採渴求的「玩具」到底是什麽。

『可是恩採的手怎麽比平時冷許多...?』

思緒飄過,下一秒卻瞬間明白了過來。

『難道說...』

「都説了喜歡你了,怎麽會有人這樣,人家都説過喜歡你的,怎麽能一點回應都沒有?」

移開視綫憤憤不平不依不饒的碎碎念,似乎證實了一葉的猜想。

『恩採她,也會對這件事請感到緊張嗎?』

雖然一點都看不出來,明明游刃有餘地掌控著局面的是這個金髮的小孩。

一葉突然記起,眼前的人也并不是沒有那樣的時刻,明明内心緊張的要命,卻强裝淡定把事情完美地辦妥了。

確實自己明明接受了她的表白卻沒有給她任何的回應。

『要好好地回應才行。』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緊張又再次找上門來,當輪到自己的時候,忽然感知到向他人坦白自己的感情竟然是這麽難的事情。不禁開始佩服小孩的勇氣。

一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喜. 歡. 你,洪恩採」

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話卻説得跟翻譯器的語音一般毫無起伏,一葉自己都覺得這句話説得毫無感情。

可小孩的表情卻肉眼可見地一瞬間明亮了起來。

「我不是説了嘛,你喜歡我。」

小孩馬上撲上來一個熊抱,毫無距離感的親密接觸,只有這個小孩的才會心安理得毫不彆扭地全盤接受。

手心逐漸回復的溫度也證實了一葉的猜想。

說到底洪恩採也還是個遇到事情會緊張,會害怕,會失敗的普通女孩子。

「我們,可是今天就開始交往了哦,你可不能忘記哦。」

開朗又無比輕鬆地説出交往兩個字的洪恩採,正如她平時一樣討喜又讓人舒心。似乎在她本身就是與自己所害怕的負面情緒完全絕緣的存在一般。

「嗯,我答應你。」

「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可是要收到我們的週年紀念禮物的哦。」

性急的小孩已經開始磨著要來年的禮物了,明明還什麽都沒有開始,明明不知道明天等待著她們的是什麽,然而話語中的篤定就像她們再也不會分開一樣。

「好,我會記著的。」

「今年過生日的時候,作爲女朋友送我禮物吧。」

依舊是最最喜歡過生日的小孩子一個。

「不,emm,作為女朋友要送我一份,作為歐尼也要送我一份禮物。」

「呵,作為歐尼⋯」

「這樣才像話是不是?」

眼睛閃閃發亮的樣子任誰都會覺得非常可愛。

「明明今天從一早開始就沒有喊過一聲歐尼。」

「竟然暴露了。」

嘟著嘴皺著鼻頭一副可愛的小豬模樣。

「哼,那妳說說,妳是更喜歡當歐尼呢,還是更喜歡當女朋友?」

讓一葉沒想到的是,那邊竟然反將一軍,直接理直氣壯地質問了起來。

「嗯⋯我選兩個。」

「哪裡可以有這麼好的事情,不行,不可以,我幫你定下來了,女朋友,不接受異議。」

强硬地將事情決定下來。

「那禮物也只能送一份哈。」

「不行,怎麼能有這種事情,沒有天理呀!」

看著小孩抓狂又誇張的表情,一葉心中滿滿的幸福感溢出。

總被小孩說是豆腐一般的人,但這些地方是既不改口也不認輸。兩人都知道對方沒有真正地在意,當然天蠍座的小孩說不定稍微還是會往心裡去,但這種互不相讓的嬉鬧,對兩人來說也是再也平凡不過的日常。互相給對方找茬然後藉故待在彼此身邊,這個是她最近向小孩學來的經驗。

「反正我兩個都是要當的。」

出口的話語並不是要求而是『反正事情終究會變成那樣』的結論,一葉將小孩一把攬到懷裏以作安慰。恩採心裏也清楚,以一葉的執拗,決定了的事情就怎麽都拉不回來了。

「可歐尼是歐尼,女朋友是女朋友,怎麼可以都當呢...」

嘴上還是憤憤不平的抱怨,因爲知道事情不會改變,語氣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

説話時噴在頸上的氣息讓一葉心癢癢的,一葉想了一陣,還是決定摸了摸小孩的頭以示安慰。

「嘿嘿嘿,這真不壞。」

沒頭沒尾的話語引起了小孩的側目,一葉扯了個平日的笑容打算直接矇混過關。

這才是第一日不是嗎,以後還有大把的時間等著她們相處。明明應該是充滿變數的明天,但似乎因爲小孩的存在而多了一個定數。是那種不論今天發生了什麼都會讓人對明天心懷期待的定數。

『這真不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