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逢(上)

作者:想不想看花海盛开
更新时间:2023-11-13 16:26
点击:372
章节字数:76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但是,要知道,因怯懦而做出的行为往往都会导致未来某时出现无比悔恨的结果。】

-------------------------------------

樱花渐谢,四月末的天气罕见的仍带着萧瑟冷意。

怜坐在窗边的公共长椅看向窗外的驳杂绿意,去年这个时候自己好像还懒散的待在家里,没想过今年会是大学、家和医院的三点一线。

门开了,看见她和医生走出来,怜起身向医生躬身。

“检查结束了,请放心。”负责侑的医生是位姓小仓的年轻女医生,她的手放松的搭在侑的肩上:“目前来看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不能因此中断定期复查唷。”

姐妹两人点头表示明白。

“下次我自己来就行了,结束我会给妈妈打电话的。”

“你可还没成年呢”

两人一边往医院外走一边言语上拉扯了一会儿,好说歹说才劝住怜下周过来继续陪着检查,一周周的复查这么耗着怜的时间总归是有点过意不去。

“请你吃午饭怎么样?”

“这次就不了,约了前辈复习功课,中午我来做”

怜瞥了一眼没什么反应的妹妹,八成是小七海来找她了,只是自家妹妹她是越来越看不清了,看来不是什么奇迹都会顺应某个人的想法而发生啊。

“好吧…我的学校你知道吧,离这里不算太远,想姐姐的话随时可以过来找我玩唷”

“嗯…”


七海灯子在那天河道边被甩开之后没再贸然来联系,直到侑正式入学,也就是刚结束和佐伯前辈的谈话过后的几天,侑收到了学习会的邀请。措辞很委婉,语气也很轻松,好像拒绝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但侑还是感觉到字里行间渗透出的“小心翼翼”来,隐隐约约的目的似乎是想见面。

很容易联想到不久前和佐伯前辈的见面。所以侑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可是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呢…侑陷入苦恼,进入新的高中,融入新的环境不是那么困难,唯独落下的功课着实补起来有些费劲,所以一心扑在功课上几乎没时间想那些,直到七海前辈坐在学习桌的对面,她仍然还大脑茫然着没什么实感,索性补习进行的很顺利,其他的话题也一概没提。

看来佐伯前辈没有和七海前辈说她们见过面的事啊,侑想,那就等到自己想好了再好好和七海前辈聊吧。

“侑…最近有想起什么吗?”

休息一会儿的空档,侑去沏新茶,七海前辈两手撑着地状若无事的问。

下意识想起佐伯前辈的脸来。侑迟疑着瞟向背对着自己的七海前辈,佐伯前辈连这个也没有和七海前辈说吗?不过转念考虑到七海前辈的心情,这么做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何况显然佐伯前辈更担心的是七海前辈而不是自己。

她端着托盘走到七海前辈身边,像平常一样的回应:“抱歉,七海前辈…”

“啊,不,…顺其自然就好,侑也不用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七海前辈突然慌张起来,赶紧两只手摆手表示自己并非是想要施压的意思,七海前辈很希望自己能想起她吧,侑当然没有这么误解前辈的意思,只是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这东西强求不来,目前自己也只是对佐伯前辈有些许记忆的残片,至于这残片从何而来又是说不清楚。

两个人捧着茶杯,相顾无言。

“七海前辈是对‘以前的我’有什么顾虑吗?”

问出这句话不是没有理由,侑思考过自己和七海前辈的关系,已经从后者那里听了很多关于过去的事了,就算没有想起来,倒也不至于这么尴尬才对,明明和小历、朱里她们之间就没有这么奇怪的氛围,是因为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在吗?但是河道边自己瞬时的反应又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啊…算——算了,倒也不是什么非说不可的事。”灯子的表情变幻,最终咬定没什么作为结论。她端起杯子置于唇边,只是唇角渗出的苦涩让她愈发觉得这茶苦的难以下咽,升腾的袅袅水汽熏得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雾。

“是吗”

灯子听见侑呓语一般的呢喃,那种抓心挠肝的感觉又来了,她放下茶杯终究拗不过心里的挣扎,侑看了过来,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眸子让灯子怔忡了一瞬。

——把你我之前的关系和盘托出,然后坦然自己的态度。我要把这种烦恼和迷茫带给现在的侑吗?

她心里再次升起这种疑问,灯子不知道此刻自己是本性中的怯懦在作祟还是真的在替侑考虑,总之她还是没能继续说下去。

“真的是这样吗?”

“啊、…啊?”

侑左手拄着脸撑在桌子上,右手食指画着圈:“前辈欲言又止的有点太明显了…不过,如果是七海前辈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非知道不可就是了。”

这副模样,和去年在侑的房间做功课的时候像极了,熟悉的脸颊、熟悉的认真又直白的眼神,她就坐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距离的地方,伸手就碰得到她蓬松的暖橘色头发,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熟悉的香气,幻觉中熟悉的触感让七海灯子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抽动了一下,只这一刻她的脑子就里闪过了无数念头和片段。

她放纵着自己的目光温热又贪婪,在侑的唇角驻留了许久,然后移到后者的耳朵、鼻尖,最后对上一双干净的眼睛,侑毫不设防的疑问视线笔直的投射过来,灯子的背脊一阵僵硬,略微不自然的快速偏头,决意今天不再开口谈及这件事。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也许等你想起来以前的那天会再跟你说吧。”

侑总觉得七海前辈的眼睛里翻涌着什么东西,只是如同雾里看花一般,现在的她并不能读的明白。


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呢,直到自己想起来全部为止吗?

侑发现和七海前辈的见面次数变得越来越多了,每周六的学习会仿佛变成了定期日常,非但如此,七海前辈知道自己平日独自上下学之后,就连工作日的放学后也会在学校附近很“偶然”的碰面,即使询问,得到的回答也是“恰好过来办事”或者“顺路来看看你”。

一次两次还能信,次数多了…侑也不是懵懂的孩子。只是每次七海前辈眼波温柔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侑都会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因为那束目光灼烫的掠过了自己的皮囊,穿过当下的时光,看着曾经的“小糸侑”。侑的字典里几乎找不到拒绝这个词,因此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精神正逐渐变得持续紧张。

只是偶尔会想,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自己想起来为止吗?如果一直想不起来…是不是太对不起七海前辈了?可是像上次那样拾到记忆碎片的幸运在那之后再没有造访过自己。

“最近的状况不太好呢,小侑,发生了什么吗?”小仓医生皱着眉看向她。

“没发生什么…其实我感觉还好,记忆没有再出现消失的情况。”

“要是严重到这个地步,你早就该回来继续住院观察了。…但现在这样我可能需要跟你父母说一声。”

“拜托,小仓医生,别这么做,我好不容易说服家里不用每周过来陪我检查。”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你现在经常出现的疲累、嗜睡的状况已经说明你的情况出现了不好的发展。至少你该让我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果在可控范围内我才可以考虑暂时不跟你父母提及这件事。”

侑慢慢把这些日子和七海前辈的事情说了出来。

“...总而言之,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调整好的。”

“小侑,你还记得你姐姐最后一次来陪你复查时我和你说的话吗?”

侑仔细回忆着,不确定的开口:“唔,‘记忆坐标’?什么的…”

“对某个人或某个动作或者某个东西甚至某个场景会留下印象深刻的记忆,以此为坐标联系着前后的相关记忆。…你提到的那位想起来的前辈,为什么不从她那里多尝试一下切入呢?”

眼前这个孩子仍然揪着眉犹豫着什么,小仓医生没有继续深入,话题一转:“站在医学的角度,我很希望能以此做出开拓性的实验。但是站在关爱后辈的长辈角度上,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恢复记忆而把自己逼的太紧了。”

“周边的环境像是巨大的洪流,而且压力并不都来自负面的情绪,即便是出自善意的期待、愧疚、小心翼翼同样会无形之中把你吞没,缺失自己的人在洪流之中只能被裹挟前进,长久下去总有一天会不堪重负,就像你现在这样继续下去绝不是什么好事,之所以我和你父母提议脱离你过去的环境,就是希望你可以在一个对自己来说相对舒适的地方度过这段缓冲期。…小侑,找回你自己并不代表你要妥协于追寻以前的记忆,我希望你能明白。”


沙弥香照例穿着睡衣坐在单人沙发上翻书,只是思绪早就不在书上了。

灯子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去见了小糸同学的事,沙弥香一开始的不安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变成了疑惑,因为这只说明了一件事,小糸同学完全没提过。自己要不要主动和灯子说——沙弥香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的自作主张道个歉,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沙弥香又很担心自己做了什么多余的举动。

这段日子就这么纠结着,沙弥香叹了口气。

手机震动了两下,沙弥香拿来看见是灯子发来的消息。

“沙弥香,下周我们一起去S大参观吧?”

“你排练没事了吗?”

那边过了一会回复:“对”

沙弥香看着对话框里的这个字挑了下眉但也没继续探究,心里纠结了一下。

“那还是按照原计划,下午一点在S大正门集合?”

“好”

放下手机,沙弥香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再次发出了一声叹息。


约定当天早上沙弥香就从被窝里爬起来,找了半个钟头的衣服换好之后,就迫不及待到了S大的门口——先灯子一步了解,确保自己在下午的时候面对灯子能够游刃有余——明明灯子对S大没那么感兴趣,此时沙弥香才有些悲哀的发现,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她仍然隐秘的期待着和灯子独处的时光。

她带着这无处安放又无可奈何的心情从宣传摊位找到写着经济学部的位置,摊在桌面上的宣传手册孤零零的只剩下一本,沙弥香暗道一声幸运,伸出的手毫无征兆的和另一边伸出的手碰到了一起。

“啊,抱歉。”“不好意思。”

沙弥香和另一只手的主人似乎都因对方的声音愣一下,继而转头对视。

“佐伯前辈?”

“…小糸同学?”

沙弥香看着眼前暖橘发色扎着低马尾的女生,上次见面头发还短的梳不起来,这让她没能马上反应过来,虽然好像才过去了几个星期,但两次见到的小糸同学都很不一样。

“佐伯前辈是来参观学校的吗?”小糸同学主动拿起那本宣传册,却递给了沙弥香。

“是…小糸同学也是来参观的?”沙弥香顿了一下没有接:“没关系,别的地方应该也有。”沙弥香心里狐疑,小糸同学才高二吧,这么着急?虽然怀疑是不是灯子说了今天要来参观,但是那是下午的事,除非小糸同学也和自己怀有一样的想法——可是几个星期前,小糸同学的态度还淡漠得很,难不成这段时间里…灯子也的确心情好了许多…沙弥香不可遏制的想到某种可能,心脏也随之被攥住一般难受。

“算是?我姐姐在这里读书,她说今天学校开放日可以过来找她玩——结果这家伙把我丢在这,自己跑去和男朋友约会去了。”

小糸同学的口吻带着无奈和佯怒的抱怨,沙弥香失笑,心里的某种压抑顿然消失,旋即又为自己刚刚的擅自揣测有些微的惭愧,看见小糸同学又把手册往前递了递:“我只是随便看看,不是非要不可。”

沙弥香接了过来。

“那我就不打扰佐伯前辈了。”

大概是心里的那一缕惭愧还没有消失,让沙弥香不想这事就这么过去,于是紧接着叫住了她:“你还要继续在S大…,玩吗?”

“我姐姐让我中午在学校里解决掉午饭,然后她再来接我,所以我应该会在这附近把上午的时间消磨掉吧”

沙弥香思忖了一下,加上上次在这个后辈家造成的不少麻烦,她主动邀请:“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一起走,顺便中午请你吃个午饭。”

“这…不太好吧,而且不会打扰佐伯前辈的正事吗?”

“我想应该不会,而且上次的事…其实我还挺过意不去的”沙弥香实话实说:“当然如果这个提议给你造成困扰的话那就算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侑礼貌的微微躬身:“嗯…那就麻烦佐伯前辈啦”


如果侑一开始还担心自己会打扰到佐伯前辈,那么现在她发现完全没这个必要,佐伯前辈想来一开始就做了很多准备功课,目标始终明确,自己跟在后面倒也听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就这一点而言,侑还是挺感谢佐伯前辈的邀请,而且亲眼所见之后也发现她比传闻中要更加优秀。

临近正午的时候,佐伯前辈的步调才慢了下来,好像正迟疑着接下来要往哪去。侑猜测这位前辈大概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抬起腕表看看时间——现在吃午饭的话可能还有点早,她张望了下,指着不远处广场那边用棚子搭出一条街的方向,略微试探着问佐伯前辈:“那边是社团,前辈想去看看吗?”

沙弥香正想着还有遗漏的没有,听见小糸同学这么说,她其实兴致缺缺,但是又蓦地想到剧团的灯子,当下又改了主意:“社团…那就看看吧”

但社团参观的人流显然比其他地方多许多,人潮拥挤,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艰难前进,到了这个时候连退路和岔路都没有,都被人堵住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沙弥香顿感后悔。

“小糸同学,跟紧——”

“沙弥香?”

——今天好像总是遇见意想不到的人。

这声音沙弥香非常耳熟,一个不太想见到也没想过会再见到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在另一种层面上讲和灯子几乎同位的存在,沙弥香身体一顿,掩饰住神色里的复杂,却没扯出一个妥帖客套的笑,不知道是因为懒得再留出体面,还是因为无需再遮掩什么。

因为人流拥挤侑站的离沙弥香很近,她好像在那一瞬间感受到这位前辈的身体绷住了。

柚木千枝看起来很高兴碰到沙弥香,语气熟稔的让侑一度怀疑是这位佐伯前辈的好朋友。为什么说一度怀疑,是因为她和佐伯前辈的反应相差的可太大了。

侑的目光扫了扫,又谨慎的把视线移到别处,还是不要去打探比较好,最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侑直觉这两人的关系极可能是佐伯前辈的雷点。

“你今年也上高三了,是来参观的吧?…啊,好巧,我考进的就是这里的经济学部,我带你参观吧。”

柚木看见了沙弥香握着的经济学部宣传册,她激动的往前走了一步,沙弥香则下意识向后拉开距离,旁边的小糸侑就落到她身前了,于是侑就这么挡在两人中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唔,佐伯前辈散发着好强的抵触感。

沙弥香微微蹙眉,柚木前辈的反应好像比上次见要热络。这让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身体便也做出了本能的排斥举动。

理所当然的,柚木注意到了小糸侑。

“你是和沙弥香一起的?”

“我们一起来参观的,正打算出去之后去别处看看,就不麻烦您了。”

沙弥香伸手抓住了侑的手腕,想要丢下一个理由赶快离开这里,蹩脚的明显也好,没那么不自然也罢,总之不想跟她再有别的牵扯了,尤其是在有别的后辈的情况下。

“等等——”

小糸侑被握住的手腕一片冰凉,五月份的天有这么冷吗,她看向里面穿着白色针织衫搭配着看起来同样薄得很的紧身裤、外面是敞怀的浅棕色薄风衣的佐伯前辈,又抬头看了看有些阴云密布似乎风雨欲来的天,侑的脑子里不合时宜的蹦出一个念头,佐伯前辈原来是这样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吗?

沙弥香没能把小糸侑拽走,因为柚木拉住了侑的另一只胳膊。她当然不能扔下小糸同学自己走掉,而且这样看起来很像落荒而逃,沙弥香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我看你是拿的我们学部的宣传册啊…有熟悉的人领路会方便一些的,我也可以带沙弥香去见见我们的老师,沙弥香?”

侑挑眉看向这位执着的前辈,她应该发现佐伯前辈的回避了吧,仍然紧追不放是因为有话想说吗。感受到被佐伯前辈抓住的手腕处传来略微被收紧的握力,在思考之前,侑做出了行动。

“不好意思…前辈,今天是我拜托佐,沙弥香来陪我参观的,说好要去文学部那边了解看看,所以我现在好像还得占用沙弥香一段时间。”

侑不知道为什么佐伯前辈会在这个前辈面前略显失态,而身体比意识先动起来,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什么的,老实说也吓了自己一跳。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佐伯前辈,希望她能原谅自己的失礼,因为高二生拜托高三生陪着来参观升学志愿什么的,太假了点。

柚木有些诧异的看向侑,她又看了看没出声的沙弥香,后者反应过来侑在找理由开脱,沙弥香转过身平静的顺着往下说:“毕竟受人之托,不好让朋友迁就我。”

“这…”柚木可能还是不太信,但开口的学妹反应冷静的不像做假,这让柚木好像真的认为确有其事。她放开了抓着侑的手说:“那沙弥香,我随时可以带你来参观…这位学妹也是,想来参观经济学部S大随时欢迎哦。”

——我想我基本会放弃这个大学志愿了,所以以后也不会来了。

——区别对待太明显了吧,佐伯前辈来就是亲自领着参观,我来就是…而且还说的这么…算了。

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吐槽,不过当然都不会真的说出来,沙弥香和侑道谢之后沙弥香带着侑脚步匆匆的离开。身后那个貌似语出惊人的后辈一直不言不语的跟在后面,想起刚刚她的话,沙弥香再一次觉得她还是原来那个为了消除隔阂主动邀请她去吃快餐的小糸同学,就算失去以前和人交际的记忆,这份敏锐也依旧存在,这算是小糸同学的天赋吧?沙弥香想完又开始懊恼,身为前辈被比自己小的孩子照顾了心情这件事,有点丢脸啊。正打算开口解释刚才的事的时候,侑略微气喘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呼…佐伯前辈,…呼…可以、休息下吗?”

沙弥香这才发现她额头上覆着一层薄汗,而自己拽着她的手腕,隐隐感受到她的动脉在掌心剧烈搏动着——刚刚那段疾行完全忽略了小糸同学的身体,她忍不住对自己蹙眉。

“抱歉,我没注意到…你在这歇一会,我去买水来,想喝什么?”

侑瞥了一眼佐伯前辈修长笔直的腿,坐在公共长椅上轻轻晃了晃自己的腿,腿长可真让人羡慕啊,自己还有希望再长长吗,她想想怜的身高,感觉这个希望有点渺茫。

“热的,都可以。”

“…范围太广了。”

“那买佐伯前辈喜欢喝的也可以。”

连自己的口味都忘记了吗。沙弥香没再问下去。五分钟后,她带着杯中规中矩的滚烫柳橙汁回来,小糸同学道了声谢,却没有接。

“可以请佐伯前辈帮我拿一下吗,现在有点喝不下。”

沙弥香诧异扬眉,算了,照顾一下大病初愈的后辈也没什么,她在侑的旁边坐下,手里的橙汁很暖,沙弥香忍不住两只手握住杯壁。小糸同学的状态看起来好了许多,保险起见沙弥香还是问了下要不要去医院,对方很肯定的说不用,而且原计划今天下午要去医院复查,有什么不舒服的到时候再去也来得及。

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沉默。

“嗯…对不起呀佐伯前辈”沙弥香听见旁边的女孩突然轻轻道歉:“直呼前辈名字什么的…真是失礼了。”

这件事啊,沙弥香恍然,但也不觉得会生气,毕竟说到底也是小糸同学在为自己开脱。

“噢,你叫的很顺口嘛…也不怕我没反应过来。”

“没反应过来也不影响什么,那位前辈又不认识我,何况佐伯前辈…毕竟是佐伯前辈嘛。”侑认真回忆了一下,当时还真的没考虑过佐伯前辈会接不住的问题,是相信前辈的情商?还是什么呢?她没能思考出结果,于是给了这么个含糊不清的回答来。

这是什么说法啊,沙弥香腹诽了一句,没继续较真。

“而且沙弥香的名字很好听,也没有很难念出口…啊,抱歉抱歉”小糸同学朝自己双手合十。

“这次是故意的了吧?小糸同学。”

沙弥香这才侧身看向她,语气夹了些揶揄:“其实小糸同学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乖巧老实吧”

“原来佐伯前辈的眼里我看起来很乖巧吗?”

“现在已经不这么认为了”

“诶——”

尴尬的气氛到这个时候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小糸同学没有追问柚木前辈的事这多少让沙弥香松了口气,虽然她多少也猜到这个心思纤细的后辈不会多问,这让她稍微有点庆幸今天碰到了小糸同学,如果是单独碰到柚木前辈…沙弥香不想再继续想下去,赶紧切换了频道,心里盘桓着的那件关于灯子的事此时也落了地,这样剔透的小糸同学想来也不需要自己再担心什么了吧。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上次的事,但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别的共同语言,于是对话又出现了短暂的中断。沙弥香婆娑着温暖的杯壁,凝视着手里的柳橙汁良久,一阵带着冰凉潮湿的风划过手背,沙弥香下意识紧了紧手里的纸杯,突然她福至心灵的反应过来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她瞥了一眼对橙汁毫无想法好像正盯着什么入神的小糸同学,目光落回到自己的手上。

不可思议、无声的笑了一下。

沙弥香心情复杂的想,自己在小糸同学面前好像总是保持不好一个前辈该有的风度。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打起精神,然后站起身:“休息差不多的话,小糸同学,我们去吃午饭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伞霙一生推yyds
伞霙一生推yyds 在 2023/11/12 00:30 发表

写得好棒,期待下篇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