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回过神来时,我早已走上了与你交汇的道路»后篇

作者:希马酋长
更新时间:2023-11-19 15:34
点击:339
章节字数:70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望着四周所盛开的向日葵花海与爱音一同迈出的脚步不禁变得缓慢,透过不高的向日葵正好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动向,立希与灯在远处似乎说着什么,乐奈在追着一只黑蓝色蝴蝶穿梭于向日葵中……

素世停下脚步,望着那硕大的棕色花盘,一只蜜蜂勤勉地在花盘中穿梭……勤勉的蜜蜂在外不停地收集花蜜,在外经历各种事迹,最后带着满身的花蜜回到蜂巢,回到那命运共同体中,回到唯一的归宿……长崎素世曾经为了回到那命运共同体里,不惜利用和欺骗了千早爱音,可到最后只有自己想要回到那命运共同体,所有人都选择了离开这个归宿……这样想来,长崎素世连只小蜜蜂都不如,真是可悲呢……

“soyorin?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

“欸~这反而让我很在意了!soyorin告诉我嘛!”

“别靠近过来。”

清风拂过向日葵发出莎莎的声音,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说话声徘徊于耳边,淡淡花香弥漫于身旁,若是没有身旁这吵闹之人的话,素世还挺喜欢这里的。

爱音忽然不再就纠缠,一路小跑来到面前,双手放到身后,粉发随着转身随意飘荡,弯下腰带着笑意看向素世,对素世的心脏造成暴击伤害。

“呐soyorin,帮我拍几张照片吧~”

“……爱音酱不是自拍狂魔嘛,自己解决。”

“不一样啦!正面照和自拍是不一样的!要是soyorin不帮我拍,我就要把soyorin的可爱睡颜发到MyGO官号上。”

爱音拿出手机,熟练地调出照片给素世看,脸上挂着足以和阳光匹敌的笑容。

“……”

素世满脸黑线地望着爱音,在确认照片里的是自己后压下跳动的心脏,毫无顾忌地释放杀意。

“删掉。”

“不要,如果soyorin帮我拍照的话我会考虑的~”

爱音收起手机,对着素世抛出一个媚眼。素世默默地叹气,从口袋拿出自己的手机,解锁后点开相机。

“赶紧结束吧。”

素世看着爱音摆着各种姿势,默默按下拍照键。忽然一阵微风夹带淡淡花香吹起粉发,月亮模样的耳坠微微晃动借助阳光泛着微光,几片金色花瓣悄然飞过,素世本能拍下照片……

“让我看看,soyorin的拍照技术如何~”

爱音凑过来夺过素世的手机,很认真地在看照片,素世在一旁默默等待右手扶着左臂一脸冷淡。

“真不愧是我呢~哪张照片都很好看~”

爱音一顿操作后把手机还给素世,素世合上手机盖,以核善的笑容释放出浓烈的杀意……

“爱音酱~我的照片该删掉了吧~”

“不知道!待会见啦soyorin!”

爱音趁素世不注意快速溜走,素世今天穿的是凉鞋不善运动,因此素世最后叹气目送爱音的离开,自己朝着附近的长椅走去。

将袋子放在很长的椅面上,扶着裙子坐下来,翻开手机盖看着被定格于照片中的千早爱音……不说话的千早爱音仿佛像是一具精美的人偶,专门为拍照而生,衣服意外地很好融入由向日葵组合的背景,虽说有些表情挺搞怪的就是了……

“soyo,在笑呢。”

“诶……是乐奈酱啊……”

突然出现声音让素世合上手机,转头看去是抱着袋子的乐奈,素世平静下来收好手机,带着些许微笑看向那不知何时出现的野猫。

“乐奈酱怎么了嘛?”

“soyo,水。”

“乐奈酱,我没有带水哦。”

“soyo,袋里有水的味道。”

“乐奈酱真厉害呢,这都闻得出来。”

素世拿过乐奈腿上的袋子,从中拿出两个保温瓶中的另外一个,拧开盖子倒上一杯加了蜂蜜的茉莉花茶。

乐奈双手接过保温瓶盖子,脸庞凑近用鼻子闻了闻,舌尖轻轻舔舐一下,随后一口饮尽。

“好喝,soyo,再来一杯。”

“乐奈酱能喜欢就好。”

乐奈将喝完的盖子递给素世,随后打了一个很大的无声哈欠,用手揉揉眼睛,身体开始摇晃。

“soyo,困……”

“来吧。”

素世放好保温杯,把袋子放到地上腾出双腿,乐奈摇摇晃晃地倒在素世双腿上,以脸庞轻蹭几下随后测过身放缓呼吸。

素世想起某位同学分享过她与自家猫的小故事,猫咪会靠着信赖之人熟睡,这个时候最好摸摸猫咪的头去回应猫咪的依赖。素世缓缓抬起手触及那纯粹的银色,乐奈没有抵抗任由素世轻抚发丝,素世突然联想到某个粉色脑袋,手悄然停下抚摸……

“乐奈酱……抱歉……”

“……”

“我不该说出不需要乐奈酱你和爱音酱……抱歉……”

“乐队塔诺西,live塔诺西,但soyo不在,大家,很无聊。”

“这样啊……”

乐奈蜷缩起身子,被太阳供暖的身体遵循着本能让困意覆盖全身,于微风中陷入熟睡。素世望着发出安稳呼吸的乐奈,左手轻轻抚摸银发,湛蓝的眼瞳不禁变得柔和……MyGO不止长崎素世新的归宿,也是其他人的归宿……所有人都朝着新的未来迈出了步伐,而只有自己还没有以自己的意志迈出步伐……

……

坐着返程的磁悬列车,望着窗外被橙红色所渲染的天空,那顶遮阳帽和袋子一起放到放在桌面上,肩膀上传来些许重量感,断续的温热呼吸拂过发丝,右手臂被两只手挽着,随着呼吸若隐若现的柔软触及肌肤……无法不在意,尽力压着跳动的心脏,沉浸于窗外的景色……

远处玻璃的反光让素世移开视线,视线悄然斜视身旁之人,安静下来的千早爱音毫不疑问是位美人,熟睡的样子毫不设防,就这样靠着自己的肩膀脸上挂着淡淡微笑……长崎素世无法理解“千早爱音”为何会如此接近自己,喜欢上自己,长崎素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足以吸引她人的特别之处……伸出的手在触及的前一刻停下,缓缓收回去……

素世望了眼坐在对面,被乐奈和灯靠着两边肩膀的立希,戴着耳机一动不动地看着手机,估摸着又在寻找练习素材了吧……单从作曲来看椎名立希平等地压力所有人灯除外,而尤其对自己十分地严厉,在演奏时鼓点压过节奏吉他与贝斯的声音,成为曲子的主旋律之一……椎名立希是愚笨的飞蛾,而长崎素世只是一只只想着自己的狐狸……

素世用左手从袋子里拿出保温瓶,以有些不雅的过程倒出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到立希面前。

“谢谢。”

素世端起自己面前的保温瓶盖子,几乎凉掉的茶只散发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冷掉后茶本身的苦涩完全释放,可些许与薄荷带来的清凉刚好可以中和苦涩。望着面前立希端起保温瓶盖子,喝一口后眼神发生了些许变化,素世觉得意外地有趣。

“这是什么?”

“凉掉的百合薄荷茶,有着提神的功效,比咖啡健康很多,特别适合某些爱熬夜的人。”

“……”

立希一口气将茶水喝完,放下盖子拿起手机无视素世。素世放下没有的盖子,再次倒上两杯茶,视线悄然望向窗外。

“不去回应嘛,她对你所展露的爱意。”

“真稀奇,飞蛾竟然会去管除了火焰与野猫之外的人。”

“狐狸又要逃走了?”

“狐狸是独居生物,唯有对一切保持警惕才能在这弱肉强食的大自然内存活。”

“……素世,之后是否可以教我怎么泡这茶?纱绫前辈最近在为新菜单的事情发愁。”

“当然可以,不过立希也要教我该如何泡出一杯好喝的咖啡。”

素世将视线望向立希,不同于动物之间的交谈,单单作为普通的朋友、同一个乐队的伙伴之间的普通谈话……

长崎素世有时很羡慕一头扑向火焰的飞蛾,能够正视接受心中那份特别的情愫,而长崎素世做不到……无法接受罪人般的自己也配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特别……无法接受自己有资格得到幸福……无法接受自己不付出什么也能得到来自她人的“爱”……

……

……

……

从来时出发又从来时分别,人生即是如此……行走于被黄昏所淹没的街道,无视身旁嘈杂的声音与若隐若现的触感,走着熟悉的流程朝家的方向走去……

电梯抵达45层,走到熟悉的门牌号前,从袋里拿出小包翻找出门禁卡,刷完卡后将其放回去,压下门把手推开门,本能说出那句不会有人回应的话语……

“我回来了。”

“打扰了~”

一个身影略过长崎素世,熟悉地换下鞋子,穿着拖鞋走到客厅随后朝着沙发躺下来……

“果然soyorin家的沙发就是软呢~”

长崎素世轻轻叹气,替千早爱音放好鞋子,换上拖鞋走向客厅放好袋子,走进厨房随意泡一壶茶,端着一个托盘回到客厅……

“爱音酱为何还不回家?大家都回去了。”

把托盘放到玻璃台上,长崎素世端起泛着白烟的茶杯,一边坐下一边轻吹茶杯……

“嗯……因为看到soyorin一副寂寞的表情就跟过来了。”

千早爱音坐起来取下挂着的小包,端起面前的茶杯简单喝一口,随后放下茶杯往里面加一块白糖……

“……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长崎素世放下茶杯,视线望向窗外,一轮淡淡的明夜挂于深蓝的天空,黄昏带着橙红色的天空一同逐渐消失于地平线,宣告着夜幕即将到来……

“当然有关系了,soyorin可是我最喜欢的人,看着soyorin那副表情,我也会陷入寂寞之中。”

又来了,那随意说出口的“喜欢”……隐藏于心里的情愫又自顾自地开始满溢,藏在身侧的左手悄然握紧,咬紧牙关将那不该出现的情愫压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烦躁……果然“长崎素世”就不应该存在……

“满嘴谎言……”

长崎素世站起来拉近于千早爱音的距离,以举高领驾者的姿态望着那双倒映出自己的银色眼瞳……

“soyorin?你怎么了?”

千早爱音有些担心地望着面前的长崎素世,从那双陷入阴影中的湛蓝眼瞳中什么都看不到,伸出手握住那紧握的左手,缓缓将其松开……在那被锁链所束缚着的心中,只看到一张漆黑的卡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爱音酱总是能把喜欢挂在嘴边……”

“为什么还要靠近我,明明我那样欺骗与利用你,明明我说出那样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你……”

长崎素世拿开千早爱音的手,身子往下压将身下人压得紧靠沙发,以手臂支撑自身,脸庞凑到那双银色眼瞳面前,注视着那可爱的脸庞逐渐染上红晕……

“明明只要像祥子那般对我不管不顾就好了,为什么要走进我的内心……明明只要看着我在绝望中溺死就好了,为什么要给我希望……为什么让我变得开始依赖你……讨厌!我讨厌你千早爱音!”

一直以来所积压的情绪在此刻爆发,心脏违和地跳动着不断发出抗议,长崎素世无视那些抗议决意要剪断这段不明不白的关系……千早爱音虽然有些爱慕虚荣,虽然与自己是相似的,但我们归根到底就不是同一类人……与被漆黑与罪孽所掩埋的我不同,千早爱音毫不疑问是圣洁的,她应该喜欢上与之相配的人,她应该喜欢上更好的人,而不是这样最讨厌自己的我……被讨厌也没关系,又变回一个人也没关系,早就已经习惯了不是嘛……呐,长崎素世,下达逐客令吧……

“这里不欢迎你,请回吧……”

长崎素世刚想要起身,可脸庞上传来的触感让身体不受控制地停下……

“因为soyorin是特别的,第一次见到时就被深深吸引。”

“我早就知道你在欺骗与利用我,因为我曾被某人赋予了些许特别的能力,我有时能看到其他人的“心”。就比如现在,soyorin你的心在哭哦,不要再说那些违心的话了。”

“……”

……我是特别的?我有什么可以吸引她人的特别之处?能看到别人的心?那算什么?又一个蒙骗自己的谎言?……长崎素世快速思考着千早爱音的话语,无法理解,无法解读其中的意思……那双如盛夏般炽热的眼瞳,长崎素世在那个晚上见过,是名为“爱”的某物……

“我那时也利用和欺骗了soyorin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样我们就打平了。虽然那时从rikiki嘴里知道那些话时还是挺伤心,但我在心里还是不由地希望soyorin你可以成功。”

“正如那天晚上所说的般,我们MyGO需要soyorin,而我也需要你。”

“喜欢,最喜欢soyorin了,哪怕soyorin讨厌我,我也早就决定要一辈子赖着soyorin不放了。”

千早爱音抬起身子,脸庞凑近长崎素世,如那天深夜般献上亲吻……在嘴唇触及到那梦中复现过无数次的柔软时,一直所压抑着的情愫冲破堤坝,占据一直在思考的大脑,让长崎素世失去对情感和身体的掌控……望着被殷红渲染的可爱脸庞,银色眼瞳里只倒映出自己的模样,在嘴唇分开的刹那长崎素世的理性彻底断开,伸出手抓只千早爱音的手腕,左手扶着对方脸庞,无视对方的意愿遵循欲望占有对方……

千早爱音如愿见到了被情欲所支配的长崎素世,紧紧靠着沙发承受来自面前之人索取,唇间的柔软逐渐由轻柔变得紧迫,分开的瞬间再次交汇,平静的脸庞此刻完全被殷红所渲染,湛蓝的眼瞳变得更加水润……千早爱音伸出另一只手搂住那纤细的腰间,闭上眼睛将注意力集中于热切的吻里……柔顺的发丝在脸上刮蹭,夹带着些许向日葵的花香只属于长崎素世的清香萦绕于鼻息间,抵在一起额头传递着对方的所在,炽热的呼吸落于肌肤缓缓散开,触及脸庞的手是如此轻柔,脑内变得一片空白,只剩下本能去回应越过牙床探进来的入侵者……若是世界能停下让这一刻变为永恒就好了……

沉闷的呻咛声徘徊于空荡的建筑物里,直到肺部的空气燃烬时,这漫长的索取才有片刻停歇,银色丝线在两人之间断开……望着完全被殷红所占据的可爱脸庞,左手传来炽热的触感,大口喘气回过神的长崎素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右手松开手腕,左手离开那炽热的脸庞,重新站好来后长崎素世陷入快速的头脑风暴里……长崎素世痛斥自己一直来的意志力去哪了,接下来该如何面对千早爱音……该如何面对这无法剪断的关系……

感觉到有什么环过了腰围两侧拉动身体,咚咚的声音徘徊于耳边,耀眼的粉色发丝贴紧脸庞,头发被由上而下地轻轻抚摸,些许重量靠着大脑,无法遗忘的温暖将长崎素世紧紧抱在怀里……

长崎素世从未想象过自己可以拥有归宿,从未想象过拥有幸福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从未想象过自己能被温暖所拥抱着……至少在曾经“长崎素世”想象到过……可从目睹父亲离开时起,从“一之濑素世”变为“长崎素世”时起,从住进这位于顶层的豪华建筑时起,从戴上随和的假面具时起,从CRYCHIC彻底结束时起,长崎素世便彻底放弃了做“梦”……在什么都没有的梦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感受着片刻的安宁,亲手埋葬昨日的“长崎素世”……

明明没有资格去触及她的美好,明明没有资格得到“归宿”,可双手还是颤抖着环过她的后背如抓住救命稻草般,却又畏惧着接触双手无法真正触及她后背……“长崎素世”你真是可悲,如被挖空身体的蝴蝶标本般,明明活着却早已死去,明明死去了却任然奋力地活着……

“soyorin……”

柔和的声音在耳旁回响,长崎素世记不清千早爱音说了什么,似乎在说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什么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没有什么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曾经的那些誓言注定会随着时间而褪去色彩……而自私自利的,满脑子都只想着自己的长崎素世做了选择……选择那与她交汇的道路,接受那明知是谎言的誓言,拥抱那明知注定会离开之人,触及那明知注定会消失的爱,沉溺于那份温暖其中等待着溺死的刹那,迈出停滞的步伐走向“结局”……

一无所有的梦里闪过某个粉色的身影,与她一同走过的建筑物于漆黑中拔地而起,漆黑的天空变为湛蓝的蓝天,望着她如阳光的笑容,牵着她的手一同走在前进的道路,追上走在前方的其他人……

……

……

……

翻开无名之书,看着空白书页呈现出只属于她们的故事,无名占卜师抬起视眼望着在沙地上牵着对方的手安详熟睡的两位少女……

海流拂过紫色长发,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两张分别为“窥探”与“空无一物”的卡牌从两位体内分离出来,与飘在两人之间的空白卡牌融合……

空白卡牌于水中快速旋转,在停下的瞬间变为“交汇的道路”正位……

无名占卜师将卡牌唤回手中,看着卡面被分为上下两面……在阳光下两只手互相牵着彼此迈出前进的步伐……在黑夜里两位少女抱着对方做着相同的梦……

“人类真是有趣的存在,在“命运”的旅途里不断地逃离与接近对方,明明一切早已被“命运”所注定,不管做出什么都无法改变其结果,却还是乐此不疲。人类真是有趣至极。”

无名占卜师将手中卡牌变回空白卡牌,看着卡牌逐渐消失,合上无名之书伸出手挑逗游过来的华丽狮子鱼……

“人类没有任何有趣的地方,人类就应该从不存在。”

无名的罪人慢步行走于沙地上,四肢带着漆黑的拷环,断掉的锁链与深蓝发丝一同随着海流随意飘荡,几只小鱼于发丝中探出头随后消失……

“如果没有人类,伟大的主就不会沾染上“罪孽””!我的愤怒也不会永远都无法止息!”

无名罪人一拳击穿身旁被腰斩的雕像,继续行走来到两位熟睡的少女附近,看着她们安详的模样……

“果然你还是无法理解人类的趣味性。”

“我不需要理解。”

无名之书听从召唤去往某人身旁,无名占卜师从残破的房檐上跳下来,身旁变出一张空白卡牌,缓慢走近无名罪人……

“主在旅行中逐渐得到了“情感”,而作为附带的我们自然诞生了。主借助人类这一存在拿回了失去的情感,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你有一天会理解的。”

无名占卜师戴上掩盖身份的兜帽,伸出手拿过身旁的空白卡牌,将其变为“门”正位……一道光芒从中散发,待光明消失时无名占卜师与两位少女一同消失了,整片海域再次回归寂静……

“我不需要理解人类这一存在,也永远都不想。”

无名罪人转身返回封印之地,断掉的锁链重新相连束缚着四肢,全身染上漆黑的纹理,闭上眼睛带着埋藏于沙子之下的罪孽与愤怒一同回归沉睡……

……

『相似之人总是会互相吸引彼此,在不知不觉间眼中只有彼此,脑中只剩下与对方相处的时间……长崎素世独自一人在漆黑中等待死亡的故事结束了,一个与千早爱音共同迈向结局的新故事开始了……』

『两条互相平行的线笔直前进,不知何时两条线开始靠近对方,交汇的刹那便再也无法分开……“爱”果然是最难以理解的感情,但正因为如此才有趣啊……那些为“爱”所书写的故事……为“爱”所续写的故事……为“爱”所追寻的故事……闪耀地无法移开视线……』

少女?合上无名之书,坐在高楼边缘抬起头望着这漫天的繁星,每一颗星星都是自由的,每一颗星星都是闪耀,每一颗星星都是特别的……晚风轻轻吹起散落的金色长发,身上着装不再是华丽的群星长裙与星之王冠,仅仅穿着最朴素的短袖与短裤,与普通的少女无疑……

“果然我的孩子们是最可爱的呢~”

少女?闭上红蓝异色的眼瞳,张开如群星般神秘的透明翅膀,腿上无名之书变为汇聚无数繁星的球体,围绕于少女?身旁自主转动球体内如星辰般的液体,城市不灭的霓虹灯在满天星星下是如此渺小……少女?轻声哼唱遗失的歌谣随意摆动双腿,睁开异色是双眼眺望着更加遥远的前方,眺望那自己“死去”后也任然闪耀着的“繁星”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