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小节 无法收到讯号之处

作者:Yehyuni
更新时间:2023-08-04 08:17
点击:115
章节字数:2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外面的风雪委实够大,紫色的雪花灵巧地从天上跳下来,扑打着窗框,刮搡着陈旧的墙壁。我委顿不已,默默踏上行政旧楼的阶梯。到处是接踵穿行的学生和老师,我听着她们的谈话。「今年的雪实在太大了。」「市府为什么还没发布停课讯息?」「根本就出不去,好好待在这吧。」

我并没有上去和她们搭话,只是茫然地向前走着。老师不应该待在行政新楼吗?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哪个世界才是真实的?一旁标注「英语教务科」的房间门口懒洋洋趴着只黑色小猫,正藉着雪天昏暗的光线严肃地盯着我。我急忙从旁边走过去,黑猫却轻盈敏捷地跳起来,从我的身下钻了过去。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那是只棕黄色的狸花猫。原来黑色是紫色的雪光叠加了棕黄色的产物。

一股寒气流过我的后背。我蓦地意识到,且不论楼中的人从何而来,但她们似乎并没有谈论雪的颜色,感叹的也只不过是雪的猛烈程度而已。而只有当城市出现巨量污染物时,雪才被染成紫色或者黑色,几率几乎为零。

「请问外面的雪是什么颜色的?」

我揪撦住一旁路过的女生。她娇身一颤,脸上流露出恐惧和胆怵,手上拿的文件差点散落一地。我懊悔至极,心想她可能被我的气势吓到了,退而为自己的失礼道歉。于是她认真地确认窗外,用异常干涩的声音说:

「白色。」

淡紫的雪仿佛渗过墻壁,将我失温的心逐渐掩埋。

「抱歉...档案室在哪?」

「再往上一楼。」

「谢谢。」

我摸不清情况,脑子里也和现实一样缺乏条理。每一件事都仿佛沉入海底,虚无缥缈,恍若梦幻。记忆和逻辑来不及重新编织,我只能记得我一开始来行政旧楼的目的,然后搜寻离我最近的目标。奔上楼梯,档案室的门敞开着,但里面又是我不认识的两位女生。够了啊!

「对不起,请问谢书记在哪里?」

「抱歉,我们的书记不姓谢...现在是校内管制时间,普通学生都已经集中避难了。妳来档案室有什么事吗?」

「我找谢幸恩。」

虽然心里已经有所预料,但两人一同摆出的困惑神情,仍使我不禁黯然神伤。不可遏止的沉默在持续,我一筹莫展,扶着门框的指尖触无所触。解围之神*冷眼旁观,迟迟不愿按下起重机的按钮升上舞台。

「不过,另一个谢幸恩我倒认识喔。」其中的一位女生突然发声说道。

「诶?」

尤里比底斯似乎听到了我的召唤。

「当然是今年我们市拿到学生文学奖国中组的第一名谢幸恩了。因为女高对特长生也算情有独钟,所以协助老师进行招生工作的我也算有所耳闻。不过——」女生像是要打破尴尬的氛围般打趣说道,「她还在读国二啊。」


裹拥着冬季制服,我离开学生会,往校门口的方向全力跑去。

我有时会读书。虽然总是一些轻文学或恋爱小说,但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一些穿越时空或者意识流的作品,如马克·吐温的《康州美国佬大闹亚瑟王朝》,村上春树的《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之类。当然,我从来不相信自己能穿越到过去建功立业,也不相信所谓没有心的小镇。以前高中的国文老师曾经说过:「加缪用荒诞主义对抗虚无主义。」很好,加缪做的无与伦比,绝妙至极,可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气象局亮起的「严寒」的橙色灯号,母亲口中的「整个城市都覆上皑皑一层白雪」,我只有现在才能亲身体悟,幸运的是我总算能掌握情况。

今年本应是2022年。

我穿越了时空。

当看到师生合署办公,女生说谢幸恩还在读国二的时候,我便察觉到有所蹊跷。换言之,此时的时间应该调转回三年前。而当我拿出手机确认之后,荧幕上显示的2019年12月19日也昭然若揭。

这便是我收到的情书的落款日期,再结合口袋里的情书随着我回到2019年而莫名消失,也让我更加笃定这一切都和情书有关。中央气象局向葵市发布暴雪橙色灯号只有这一年,故而亦可推断,这场大雪,也是母亲刚来到葵市时所经历的那场大雪。

唯一解释不通的,就在于雪的颜色。就旁人的反应来看,似乎只有我的视觉出了问题。但我相信只要解开情书的谜团,一切都将迎刃而解。所以,我的任务还是找到情书的主人,此时应当前往之所只有Harar Bay。

我第一时间想联系胡寄琴和舒静筠,但遗憾的是我的LINE里她们的联系方式都消失了,三年来通讯录里积攒的好友和聊天室也消失一空。

我很快释然。想想也是啦,2019年我甚至还没搬来这个城市呢。就算有她们的LINE,我又是否能联络到身处另一个时空的她们?

不过,我最讨厌的就是2019年。

那一年,我的父母离婚。我继续随着爸爸生活,而妈妈只身前往葵市。家庭一分为二,支离破碎。

爸爸...

我似乎忘记了什么最重要的事。

我停下脚步,打开手机,蓦然凝视着通讯录中的「爸爸」两字。

我按下拨号按钮。

「您拨打的行动电话位于无法收到讯号之处,或是未开机。请稍后再拨。」


校门口的看守意外薄弱,可能都被抽调去管控学生去了。加上暴雪掩护,我轻而易举地逃窜出校门,资优生向阳花在今天接连达成了翘晨会和逃学两项成就。

头顶的积雪云像神秘的隐喻般层层聚合,经久不散。身体因为衣着不合时宜而感到些许寒冷;脚下的积雪绵软却暗藏玄机,如章鱼的吸盘般对奋力前行的我施以阻力;因为没有带伞,头上也散落着纷然的雪。

虽然我也考虑过先购买保暖衣物,但我身上只有一台手机。而2019年移动支付还没有普及所以难以买到...而且如此狼狈的我穿着绫女制服出入店家,估计也有概率被当逃学检举...冬天逃学的女高中生太难了。

不过现在我一心前往Harar Bay,所以也无暇顾及其他。

「在Harar Bay再会吧。」

情书上的话语,铭刻我的心间,即将破解谜题的紧张感让我的心怦怦直跳。简单的话语,却能让我的预感感受到其中所包含的炽热的凝视,痛切的希望以及澄澈透明的情感,透过文字而愈加光彩夺目。我深处这种奇妙的恍惚和命定的预感里,如同踩上正午时分温暖而松软的沙滩;心性安然,宛若蹚入一泓甘甜的泉水。


备註

* 拉丁语片语Deus ex machina,翻译自希腊语ἀπὸ μηχανῆς θεός(apò mēkhanḗs theós),意思是机关跑出的神。在以尤里比底斯为代表的古希腊戏剧,当剧情陷入胶着,困境难以解决时,突然出现拥有强大力量的神将难题解决,令故事得以收拾、有个好结局。扮演神的演员会利用起重机从舞台上方降下,或是起升机从舞台地板的活门抬上。这种表演手法是人为的,意图制造出意料之外的剧情大逆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