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承认是我酸了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7-05 03:19
点击:615
章节字数:29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就算是学小宝宝说话,其中也有很大讲究的!

以我上辈子看表姐家崽崽长大的经验……小baby刚开始牙牙学语的时候,肯定是菜得要命。嘴里能一个一个单字地往外蹦,对于年纪轻轻的我而言已经很厉害了。

而且像是“和”这种高级的连词,也是断然不可能说出口的。这便是我为什么只说了“溪溪”和“玩”这两个字词的原因。

此乃我现在能精心表演到的极限了。毕竟小宝宝的说话,可并不仅仅是张一张嘴那么简单呐。

这短短的三个字,暴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我理解了溪溪是谁”、“我知道‘玩’是什么含义”、“我对和溪溪玩的记忆印象很深”、“我有表达自己意愿的初步能力”……对于一个周岁都不到的小破孩来说,这已经比同龄的家伙们要夸张太多了好吗!

哈,这么看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暴露了不少东西呢……总感觉,马上被科学家抓去做研究也不为过?

不过幸亏爸妈也是第一次当父母,根本就不清楚我这短短的一句话里究竟隐藏了多大的信息量。他们还以为,我只是比其他孩子稍稍聪明了那么一点点呢!

其实这样就好。爸爸妈妈,我就只是个有点小聪明的正常宝宝罢了……嗯嗯!

“哎……芸啊,你说桐桐连‘溪溪’都会说了,怎么还是不会喊‘爸爸’呢?”

所以爸,就不要老是满面愁容地纠结这件事了吧!自从我喊了“妈妈”之后的这些天,您是不是每天做梦都在惦记我喊你一声“爸”呀?

可我真的只是个有点小聪明的正常宝宝,不是个词汇量惊人的小天才宝宝哦?!

让您失望了真是抱歉!

“可能是因为‘溪溪’和‘爸爸妈妈’一样都是单音节的词,比较好记吧?你看王慧玲来我们家那么勤,咱们‘溪溪’来‘溪溪’去的,孩子学会了倒也不稀奇。”

虽然话里的意思是安慰我爸……可妈啊,你的幸灾乐祸这不完全就挂在脸上吗?是藏都没打算藏啊!

“你一直在家,孩子和你亲是必然的。所以,当桐桐先开口喊了‘妈妈’,我是一点儿也不意外的。”

爸或许是早就习惯了妈这样的性格。他叹了口气,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老父亲的忧伤。

“只是……只是她第二个会说的词是隔壁家的‘溪溪’,无论怎么想都让人郁闷得很。溪溪来我们家再多次,也不可能有你我日日夜夜教着桐桐喊‘爸爸’来得勤啊?”

爸你好强的怨念。

就好像是……被已经青春期的女儿嫌弃了一样伤心。

虽然确实在我青春期的时候,也确实莫名其妙地看爸特别不顺眼。他还什么都没干呢,只是挺着那微微发福的肚子窝在沙发里看球,就足以让那个年纪的我火大不已。

……不好意思,跑题了。

其实我是想说,爸这时候带点委屈的样子,又也许更像是女儿出嫁了留不住了的老父亲心态。

就那种,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盖亚!可是我上辈子根本就到死——都没谈过一场恋爱耶!所以说,我到底在打一些什么样镜花水月般的比喻呀?

更更重要的是,秋幼溪也不可能是那只猪吧!她可是女孩子欸,还是超学霸的那一种!我只不过是先叫了她一嘴,还请父亲您千万别表现得如此悲情!

我的脑内小剧场已经上演得相当激烈了。可无论怎么说,那也只是我的独幕剧罢了。爸听不见我内心的呼吁,整个人还沉浸在备受打击的氛围里。这时做决定的人,便只剩下我妈了。

“既然桐桐说想和溪溪玩,那我们就去慧玲他们家吧!”

暗自神伤的爸自然是没有反对意见,于是妈的这句话便属于一锤定音了。而这样的结果,也早在我的计划之中。

既满足了我的需求,又可以暂时从陪着我这一项无聊的任务中解脱出来,在炫耀我甚至会说秋幼溪小名的同时,还能和有着相同话题的王阿姨一起谈天说地侃大山……哼哼,就我妈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这个当女儿的还能不知道?

呃,总感觉刚刚自己的想法有哪里怪怪的……算了,那总归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的奶粉战役终于要进行到最后的一步。为了守护身边的人不受三鹿毒奶的侵害,我必须确认一下我那个笨蛋青梅正在喝的奶到底是什么!

虽然初中以后的你很讨厌,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勉强看在过去的交情上……你未来班级第一的宝座,就由我在此为你守住!

呵!感觉整个身体都燃起来了!

“叮咚叮咚”。

这不是普通的门铃声,而是为我加油打气的BGM!

“呀,是你们来做客了啊!快请进快请进……怎么还带着水果?”

“本来也不好意思频繁地打扰你们,可是刚刚我们家桐桐哭着闹着要找溪溪玩,哄也哄不好……这才想着让孩子们一起处一处玩着算了。”

可恶!妈我又不是听不懂人话,你可别造小baby的谣哦?我只是提了一嘴秋幼溪,怎么到你嘴里就是哭着闹着要来啦?

“哦?你怎么知道桐桐是要找溪溪玩……啊?你家桐桐都这么厉害了!不像……对,溪溪还在自己房间的小地毯上……”

之后,王阿姨的声音只是断断续续地被我捕捉到,因为我压根没认真听。她俩的寒暄有时候还是挺无聊的,更何况我此行可是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而来。

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角落,我是从左到右、由上至下的搜索着我目光所及的一切。终于,在一个橱柜里找到了一罐很明显的奶粉罐,它是同黑芝麻糊袋以及麦片袋放在一起的。

不得不提的是,虽然我觉得我上一世的视力已经保护得很好了,但这具新身体的视力更是好得要命。凭借着我的好视力,轻而易举地就看见了奶粉罐的品牌是……

牛栏奶粉。

还是来自荷兰的进口货。

在千禧年,这个品牌也不算便宜的那一类吧!秋幼溪啊秋幼溪,没想到上辈子你不显山不漏水的,家里还挺有钱的?!

我真傻,真的……我早该知道的,上辈子你能是个大学霸,那你小时候喝得奶粉能出什么问题啊!所以我那么中二地冲过来,到底是在替你瞎操心什么呀!

忽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情一如方才的父亲那般郁闷。

哎……我知道的,人不该总是攀比、爱慕虚荣。我更知道,现在攀比自己与他人喝的奶粉的优劣更是毫无意义,比幼稚还幼稚。

可我就是个俗人。俗气得总是喜欢在这一方面那一方面和别人比,还非要过得比别人好才甘心。

我之所以现在会觉得难过啊……

是因为我的成绩永远都被她压上一头。

是因为她永远是生得最可爱的花朵。而我只是小有姿色,是她身旁陪衬的绿叶。

是因为好不容易有帅气的男生向我送了情书,我却为了照顾她无意间对其流露出的爱慕而暗自退出。

那是我万般不如人的自卑。

我和她曾经是好朋友,所以我一直克制着内心的嫉妒,只是羡慕。因为我知道嫉妒在童话里从来都是最毒之物——它是被炭火烧红的铁鞋,是被鸽子啄瞎的眼睛。

可在她和我彻底决裂之后,那些羡慕就再也不是羡慕。我不是一个会因为嫉妒或恨就做坏事去伤害别人的恶人,可我也不是个宽宏大度无视自己情绪的圣人。既是她先负我,我又何必还腆着个脸呢!

我整个高中都在敌视她,但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她是学霸、是交际花、是老师偏爱的得意门生、是无数同学的梦中情人……一个处处不如她的人的敌视,有什么好放在眼里的必要?

现在,我还知道了原来她的家境也不差,乃至从出生起喝得奶粉都要比我好……我不是在怪我爸妈,但我还是得承认我就是小心眼,连这都斤斤计较。我就是看见她哪方面比我好,就觉得浑身都难受。

所以我本以为我重生回来以后,一定会特别特别讨厌这个家伙。可八九年的空窗期和一场突然起来的死亡,已经把我内心那些年少时期的小女生间看起来天大的矛盾,冲得很淡很淡。

淡到这一世重生时我都快忘了她是谁。

淡到我还想着绝不能让她喝到有毒的三鹿奶粉。

淡到我想重新和她交朋友,再好好地经营这一世的友谊。

毕竟现在的她又不是上一世的她,那个小笨蛋还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不懂嘛。古话怎么说来着,“人不知无罪”嘛。

但是啊,就她喝得奶粉比我好这件事!我真的会小心眼,会嫉妒!

而且还会记上一辈子!


被炭火烧红的铁鞋和被啄瞎的眼睛,分别借代白雪公主的后母和灰姑娘的继姐。(PS:因为青少年版格林会把后母最后穿着跳舞的鞋跳死等内容隐去)
话说林虞桐真的能经营好和秋幼溪的“友谊”吗(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