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时间是个圆圈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4-13 20:34
点击:540
章节字数:29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上一辈子,我和我的冤种青梅秋幼溪,确实也曾有过一同并排躺着的经历。

准确的说,那个时候的她还没被我称为“冤种”过。因为在我俩没闹翻之前,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级别的好朋友。

那是小学时期的最后一次春游。

老天很赏脸。早春明媚的阳光为世间万物都添上了活泼的色彩,算是个无比适合春游的好天气。而我们俩呢,则早早约好了穿同样颜色的衣服、约好了互相分享小零食、约好了她带泡泡水,要一起在自由活动的时间里一起吹泡泡。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和她还真像是两个长不大的黏人精。不管去哪里玩、玩什么,总是觉得要有对方在场,心里才算踏实。

可直到后来才发现,好像不管是谁离了谁,我们一样能活得很好。

她有她的朋友圈子,我也有我自己的朋友圈子。我们就像是教科书上的锐角,从同样的起点延伸出去,两边却彼此渐行渐远,直到两边相隔的距离有如天堑。

不过至少在那一天,我和她还远远想不到我们的友谊竟会在未来行至陌路。身高相仿的我们就排在女生队伍的中间,一路有说有笑。

在野餐时,我喂她吃我最喜欢的蘑古力,她也把她最喜欢的可比克薯片喂进我嘴里。

小学时期的我们,彼此都不觉得这种行为是不是僭越、会不会不礼貌。们只是互相指着对方嘴角的薯片残渣,不含恶意地互相嘲笑,一遍又一遍。

“呼……有点吃累了。”

待吃饱喝足了,我便最先仰头朝着身后轻轻倒下。由于身后并没有野餐垫,所以我是直接躺在了松软的草地上。

那时还是个真正的小孩子的我,也完全就不在乎衣服会不会被草籽和泥土弄脏。我感觉在我鼻间萦绕的,只有好闻的青草芬芳。

“原来,吃东西还能吃累的呀?”

幼溪一边脆生生地发着问,一边学着我的样子,缓缓平躺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长发在草地上铺散开来,而我的手臂碰到了其中的几丝。

稍微有点痒痒的。

“我自己创造的词,我觉得就相当于‘吃饱了’的意思。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嗯!像古代人一样创造词语,虞桐真的好酷哦!”

我那时是真觉得,自己用了别人没用过的说法是相当了不起的事,而幼溪也是发自真心在捧我的场。

我们就这样在一片岁月静好中聊着天。聊到了眼前蓝天上的白云像什么啦,聊到了巴啦啦小魔仙的魔法咒语啦,还聊到又听说了班里的谁谁谁喜欢谁谁谁了。

就这么聊着聊着,当午餐时间结束的前几分钟,躺在我身边的幼溪问出了一个令那时的我和她都相当伤感的问题。

“虞桐。你说,我们要是没能升上同一所初中怎么办?”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终我给她的回答是,“就算不在同一所初中,我还是会经常去找你玩的。”

当时想的是,毕竟我和她的家离得很近嘛。

可我好像最终还是食言了。

哪怕是在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后来的我也几乎是和她断绝了一切形式的往来。

不,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我食言了……事情闹成那样,应该说我和她各自都有很大的责任吧。

……所以说,为什么呢?

啊,我不是指“导致我和幼溪决裂的那件事”为什么会发生。

那事的来龙去脉非常清晰,而且我也不会因为已经翻了篇的上辈子再过多纠结了。

现在的我就是在想,为什么感觉最近的我总是在悲春伤秋呢?动不动就沉溺在已经死去的记忆里,莫不是因为我喝奶喝得太饱了撑着了?

我偏了偏脑袋,朝着现在我身旁的另一辆婴儿车内望去。里面那正津津有味吮着手指的小冤种,就是引起我刚刚那些回忆的“罪魁祸首”。

时间是个圆圈,直行或是转弯,我们最终都会相见。

没想到时隔了负十年,我又和她并肩躺在了同一片蓝天下……虽然是以彼此都还被固定在婴儿车里的形式啦。

只是,我还在为了上辈子的我和她而唏嘘不已呢。这家伙倒好,什么都不记得……只用咬咬手指啦,长长身体啦,一天就又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不远处的爸妈,正和王阿姨以及秋叔叔聊得热火朝天。毕竟是家附近唯一的一个小公园,遇到熟人总是难免的。以我妈现在的心情,她也乐得如此。

像是“我家桐桐今天终于也能开口叫妈妈了”这样的话,就我不信她能忍住不向别人分享。

尤其是面对秋幼溪的爸妈。

不过,那些大人间的话题就与现在的我无关了。只要不让我现场表演一个喊妈妈,其他有关我的任何事,他们想怎么聊都好。

无聊的小baby我呀,就只想安安静静地看看这座公园的模样。因为在十年后,这里又会是另一方光景。

当然,等风景看腻了,我偶尔也会想竖起耳朵听一听大人们正在说什么。

哦对了,偶尔也会顺带着看一眼和我同样在婴儿车里坐牢的小青梅,有没有又在干什么到处乱啃的蠢事。

“溪溪那孩子,光是这两天就已经抽光了家里两包抽纸了。真不知道给她买的那些玩具她都不爱碰,这一张一张抽纸她却抽得不亦乐乎……”

哦呦,原来你还有这爱好呢?

耳朵听着幼溪在她家里的调皮逸事,我也是下意识地朝着身旁又多看了两眼,没想到这次居然正好对上了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

秋幼溪啊秋幼溪,你可算没再沉浸在她那吮手指的世界里了……但是你这会儿直直地瞪着我干嘛?暴露你黑历史的人是你亲爸亲妈,我只是不小心听到的哦?

“哦哦啊啊欸。”

就算你跟我说这些我也听不懂啊!

蹬着腿,还朝我伸着手。幼溪的眼睛在看到我时,好像比之前一个人埋头啃手还要亮一些。

嗯?她这是认出我来了?

哈……我还以为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和娃娃区别不大的玩具呢。原来,她是能靠记忆认出我来的啊。

“欸哦欸啊啊欸?”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居然感觉在我开口后,对面有稍微疑惑地歪了歪头?

……喂,怎么突然又笑啦!嘲笑我吗!

我真傻,真的。

和你这头听不懂话的小猪,还真是交流不了一点!

闭眼!不理你了!

我被爸妈带到外面,是来感受新鲜空气的。不是来和你你这语言不通的笨蛋,纯纯大眼瞪小眼的。

我正式宣布,睡觉都比现在的你还要有趣!

“哦哦,确实是不敢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既然这样,你们就赶紧去菜场吧。再聊下去就是耽误你们中午吃饭的点了,多那不好意思啊!”

“欸,哪有的事。一家人就这么几张嘴,早吃一会儿晚吃一会儿有什么耽误不耽误。我们啊,也算是打扰你们家散步了。等你们有时间啊,就带着桐桐来我们家吃个便饭,咱们两家人边吃边聊!”

哦哦!

他们大人现在说的是不是客套话,这我不知道。但单从语境听起来,这两对父母总算是寒暄完了对吧!

只能面对身旁那个不能理解我高雅思想的小憨瓜,可真是把我给闲坏了。

那就回见吧,笨蛋秋幼溪!

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聪明点。

目送着幼溪的爸妈推着我身旁的小婴儿车远去,我本以为我们也该走了。可是我的爸妈,却没有第一时间推着我继续前进。

“晓,刚刚王慧玲说的那些,你都听到了不?你说桐桐都长这么大了,肠胃也更好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给她换个营养价值更高的奶粉,再搭配上一些婴儿辅食啊?”

啊啊,这个我倒无所谓啊。毕竟我感觉啊,这些奶粉喝起来应该都一个味儿吧。

哎,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这张嘴才能重新尝到荤味儿……

“嗯,换点营养价值高的也好。至于辅食……反正我是觉得,早就该给桐桐配上点婴儿辅食了。省得越拖到后面,桐桐断奶就越困难。”

不会的,爸。断奶一点儿都不难,我现在超级想念能够正经吃饭的日子呢。

“少来,别一天天的就会马后炮。既然你也这么觉得,怎么不早和我说?”

“哎呀……现在也不迟嘛。那你说,你有什么好的选择不,要换什么新奶粉?”

嘿嘿。这就出现了啊,爸惯用的“一说不过妈就转移话题”。爸在我长大的那些年里,有关习惯的变化倒还真小啊。

“要我觉得吗?那……要不就选三鹿吧。在电视上打得广告那么多,本身又是个大牌子,给孩子喝也算是放心吧。”

嗯,原来打算把我的奶粉换成三……等等!奶粉打算给我换成什么牌子的?!

三鹿?!

妈,您先等等!这个心可是万万放不得的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