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瞬的花火、最喜欢的你(下)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4-07 17:20
点击:369
章节字数:63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我看见了满天晚霞。

我看见了飞鸟的翅尖,染上了夕阳的颜色。

我看见了傍晚的街道,挤满了慕名而来的人群。

我还看见了身旁穿着浴衣的女孩,脸上那如醉酒般的酡红。

那些众多色彩各异的浴衣,交织成了缤纷的海洋。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乌泱泱地向着同一个方向涌去,在夕色形成了一幅朝圣般盛大的画卷。

“今天的人,有点多过头了吧?”

千束望着眼前壮观的人海,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

“毕竟是难得一见的花火大会呢。”

我轻声应和着,思绪却并不在此。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手就被千束自然而然地给捉住了。当我意识到而望向她时,却在她脸上找不到任何端倪,就好像这早已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

但事实却不是那样的。她手心那柔软的温度,是屹今为止我第一次感觉到。

是怕我在人流中走散了吗?

可我又不是小孩子。

又或者……听说在中国,关系好的女生牵手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莫非,千束也是这么想的吗?

以前,她总说我一本正经的样子经常会让她摸不透我的心思。其实她的笑容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哪怕遇上了什么冲击她信仰的大事,她也能坦然地笑出来吗?

胡思乱了一会儿,到头来却觉得还不如不思考更好。其实只是牵个手而已,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吧。

于是我就任由她拉着我,一步一步地在众生中穿行。

“啊,说得也是呢。像花火大会这样的盛典,就是要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参加才有意思嘛。人来的越多,就说明幸福的人也越多。这样看来,花火大会绽放的不仅是美丽的烟火,还是无数人的幸福呢!”

“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是千束独家原创啊!”

千束看待问题的角度还是那么独特。

明明人太多了是一件不太让人舒服的事情,从她的话里也能听出幸福的意味。

我环顾四周,发现千束的话不无道理。周围的旅人们,要么是一家人一起出行,要么是好友结伴,又或者是情侣们互相依偎着。即便偶尔有落单的人,他们也全然是一副喜上眉梢的神情。

而对于太多不幸的人而言,就连注视着美好都好像是一种太过沉重的哀伤。

跟着千束在人群中不知穿行了多久,只觉得太阳已经快完完全全地睡下去了。路灯在某一瞬整齐的亮起,算是宣告了夜晚的降临。而正在此时,我们的前方也变得格外热闹起来。

“啊啊!这是不是就是那种,花火大会附近必备的庙会!”望着一路临时支起的小摊位,千束顿时激动地哇哇大叫起来,“正好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好!泷奈,我们加快脚步吧!”

脚上的木屐实在是穿得人难受。但千束那边在走了这么久之后,却还是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她总是在一些奇怪的方面有着惊人的耐受力。

“我知道啦。不过看你这激动的样子……你居然是第一次来花火大会吗?”

“嗯,我当然也是第一次啦!怎么……哦~我懂了。莫非泷奈是觉得,我以前也和别人一起来过花火大会吗?”

“我不觉得。”

那种事情才不要。

我原本明明就没往那个方向想过。但当千束把这玩笑般的话说出口后,我的心里竟突兀地掠过了一丝心慌和难过。

我究竟是……

“欸!为什么就这么笃定地回答了?”

“是直觉。”

“这种回答太狡猾啦!泷奈要是真有这么神准的直觉,岂不是我心里在想些什么都瞒不住你了?嗯?”

其实那并不是直觉,只是我不希望听见意料之外的答案,可千束却意外地在意我这所谓的“直觉”。她让我猜猜看她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又哪有这种能耐呢。

我只知道她现在大概是超级高兴的,但也说不准心里还有点别的我难以知晓的心思。大抵正因一个人永远也无法从表面读懂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才显得弥足珍贵吧。

轻轻叹了口气,我默默地将话题转移开来:“你不是肚子饿吗,怎么现在突然纠结起我这虚无缥缈的直觉起来了?”

“因为啊,我心底一直有个秘密。”千束微微欠身,笑容里藏着几分狡黠,“想让泷奈知道的秘密。”

想让我知道的秘密……这个说辞听起来总觉得有点奇怪。倘若让人知道了,秘密不就算秘密了吗?

“有什么事情,是想告诉我却不能直接告诉我的吗?”

因为实在是令人好奇得不得了的说辞,我便忍不住追问出了口。

我本以为千束既然都那样像我透露了,就一定是期待着我能继续问下去。可接下来,她的反应却令我更疑惑了。

她的眼神游离,话语里也尽是在含糊其辞:“嘛,至少不是现在啦……喔哦,那不是大阪烧吗!虽然东京也有,但果然还是大阪的会更正宗一些吧!呐呐,泷奈,一起来吃吗?”

“可以……我是不会挑食的。”

我顺着她的意思,回避了方才的话题。

但是好奇心总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很有元气!那么今天,千束和泷奈就一定要在这条街吃得饱饱的才行!”

在被千束拽着衣袖去排队的时候,我的思绪又不自觉地发散开来。

她说不是现在。

那该是在什么时候,她才肯向我吐露这个所谓的秘密呢?

啊。

脑海里倏忽闪过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促使我仰头望向了夜空。

弯眉般的月亮只散播着淡淡的清辉,夜空的大半部分还是被黑暗所笼罩。那是今夜最大的一块幕布正遮盖着舞台,只等着绚丽的花火在一瞬绽放。

我大概是明白了。

千束的脸庞在小摊微黄色灯光的映照下,依旧是那么明媚动人。

而偷偷望着她的我,却只能任由一种羞于见人的感情在心田里萌发。

紧接着,便肆无忌惮地野蛮生长。

5

“欸!在川的两岸,居然已经有这么多人在等着了吗?”望着挤满川畔的人潮,千束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感叹,“他们该不会是从下午开始就已经在这里安营扎寨了吧?”

“也许吧……我见SNS上有人说,要想占据比较好的观赏位置,还是一早上就赶到这里会比较好。”

撇去在互联网上的见闻不谈,我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此盛况。

所有人都身穿漂漂亮亮的衣裳,其中大部分都是平日里穿不出来的浴衣。在他们手中,拿着团扇、橘子汽水、氢气球……总之有什么五花八门的东西,都算不稀奇。

这些看客只是立在属于各自的位置,热闹而不喧嚣,便涂抹出了最具盛夏气息的震撼画作。

那些千千万万个本不同的灵魂,此时却都被盛大的花火链接在同一片夜空下。在微微吹来的夏色晚风中,没有谁与众不同。他们彼此笑着、交谈着、欢呼着、相爱着,在这满溢着人情味儿的微醺之夜,只期待着一场心甘情愿的沉沦。

“嘶,要一大早来才行啊……那瞬间就觉得不可惜了。本来还觉得,会不会是我们之前在逛街的时候耽误太久了,才会抢不……唔?”

我轻轻地把食指,竖在了千束的嘴前。

看着她微微疑惑的神情,我展露出了只为她而绽放的笑颜。

“我不喜欢你用‘耽误’这个词。”

稍稍停顿了一下。

那些方才与千束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都在我的脑海中尽数重新播过。

是她。

是她趁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兴高采烈地买来了我从未见过的苹果糖,还邀功般地向我生动地描述着那家摊位生意的火爆。

“因为他家的苹果实在是太大了,为了不浪费,我们就一起吃同一颗吧!”

她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木串后,便不由分说地把苹果糖递给了我。

“来,泷奈来咬第一口!”

是她。

是她像小孩子一样拉着我去捞金鱼的摊位玩。她大手一挥,便直接要了十张并不便宜的小纸网。

我们本是对半分好了渔网。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最强的Lycoris居然在这个项目上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看着千束那副难以置信又有些失落的可爱模样,我是真的很想把手上剩下的三张网都留给她玩。可面对着我的提议,她却只是笑了笑拒绝了。

“是我捞金鱼的水平有限啦。如果是泷奈的话,相信一定可以捞到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借她吉言,我也一气呵成地捞破了剩下的三张网。

Lycoris们也有不擅长的领域。考虑到花火大会开始的时间,我们只能悻然离开。

“我觉得是他给的网有大问题。”

在远离了捞金鱼的店铺很久后,千束还在不甘心地碎碎念着。

“明明每次我都捞到好几条小鱼了,就是那个纸网破得太快了。”

“好像,那个纸网本来就设计很脆弱。”

而我那时,则是将刚在维基百科上查到的诀窍亮给她看了。

“呃,我看看啊。要注意网中鱼的重量,不能太贪心……啊啊,那我刚刚不就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了嘛!”

可千束一向不会为一件事而懊恼太久。在得知自己一下子想捞好几条金鱼的做法是错误的之后,她不服输的劲儿又很快地涌现了出来。

“好!现在知道了技巧后,下次我绝对、绝对会为泷奈捉来超多条金鱼带回去养——”

她信誓旦旦地朝我发了誓。

是她。

是她带着我去了路的一边,当我们缩在不会挡行人走路的角落里,她便唤出了她手机的前置相机。

千束柔软却有力的手,不容置疑地把我揽去了她的身侧。手机的屏幕里显示出了我的微微错愕,以及她依旧灿烂的笑脸。

“哦哦,这张的感觉不错嘛!有点吃惊的泷奈看起来真的超可爱的!”

“还想要再来一张笑着的泷奈!毕竟,这么漂亮的衣服可不是天天都能穿着的哦!”

“哦吼吼,这些照片我能好好珍藏一辈子的!”

……

这短短的一条街,却承载了太多我们之间的美好回忆。

所以千束,方才的时间对于我们而言,本应当是最最珍贵的宝藏吧。

我张了张口,正欲继续向千束解释得更详细些。她却在此时拍了拍额头,继而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我还真是昏了头了……刚刚和泷奈一起逛街的时光明明就很开心,怎么能用‘耽误’这种说法呢!”

“原来你还知道啊。”

“抱歉抱歉,算是一时口误啦。”

她只如往常一样笑着,可她的下一句话却彻彻底底地搅乱了我的心。

“而其实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啊……就是只要和泷奈在一起的时光,每一天都会活得很幸福!”

这会是什么意思呢。

我微微怔住。

是作为搭档,我很合格吗?

还是作为朋友……应该是朋友吧,我很真诚和可靠?

还是,作为别的什么身份……

我尽力维持着自己平日里的神情,可精神却早已恍惚。

“……为什么只是和我待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幸福?”

她却没有再回答我了。

我隐约听见了广播好像在说些什么,随之而来的便是倒数的声音。

我在意的却不是那些。

千束就在我的面前。由于拥挤的人群,她离我真的很近很近。我微微仰着头,甚至能看清她白皙的脸上,那被路灯所染成金色的短短绒毛。

明明是由无数人构成的盛典,此刻却安静得好似只有我与千束两人一样。这种难捱的气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又一次听清了千束兴奋的声音。

“泷奈!倒计时要结束了哦!”

“Zero!”

千束的话音刚落,广播中的女声也紧随着加重了语气。在“Zero”传来的一瞬间,只凭烟花发射的声音,便盖过了世间的一切其他声响。

随着贴地的烟火一束一束自两边窜起,而位于中间位置的烟火则高高地飞向了深空。长长的尾光在抵达了最高点后,炸响了人间此起彼伏的惊呼。

我的心也随着烟火的初绽,跳动得格外厉害。那些烟火明明离我那么远,却又让我感觉是那么近、那么近。

这种距离上的错觉,甚至一度让我怀疑起今天所经历的一切。

这些美好的回忆……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仅仅不过一场虚幻的梦境?

“哇哇哇,泷奈!是真的烟火耶!这未免也太漂亮了吧!”

但是,身旁千束的反应是做不了假的。

她的感叹声、她那近乎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她那被花火所映红的精致侧脸……这些细节是如此清晰地镌刻进了我的脑海里,永生难忘。

“是的,真的……太漂亮了。”

我应和了一声千束,结果却只是像这样的一句无比贫瘠的感叹。

满天绽放的花火,以及娇俏美艳的千束。无论是其中的哪一样,我都无法找到妥帖的词汇来形容那种极致的美。

我想我大概是没有用语言去进行赞美的才能,可这也并不妨碍我被这两者的交相辉映所深深震撼。

错落有致的花火,此时又变换了模样。它们不疾不徐地上升着,在夜空的中心倏忽散开,奇妙地仿佛如同超大号的蒲公英在宇宙中被吹落。

而它们所结就的种子,有些飘落在平静的江面化作了旅人的梦,有些则是被顽劣的夏风捎去了未知的远方。

趁着如此美的一幕正绚烂,我偷偷地瞥向千束微红的侧脸。此时她的瞳孔中闪亮亮的,仿佛承载着整片夜空的花火。

我感觉我的呼吸就要停滞在这一瞬了。

“哼哼哼,泷奈。看来啊,你偷看的技术还有待加强嘛。”

糟糕,被发现了吗。

千束将她的视线从夜空中移到了我的身上,那促狭的笑容让我有点无地自容。

“怎么,现在我看你一眼也不可以吗?”

但好在那些曾在DA的岁月里,我早已习惯了摆出一副冷淡又不近人情的样子来作为伪装。

只是心脏的跳动无法作伪。哪怕是在执行最凶最恶的任务时,我也不曾这般紧张过。

“当然没问题!是泷奈的话,想怎么看都可以!而且不仅是现在可以,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哦!”

她回答得很快,笑意也更盛了。

“哪有那么夸张。”

我把目光投回了远空的花火。闪烁的红色光芒,在夜空中正勾勒出两只蝴蝶彼此旋舞的形态。

“关于有没有这么夸张这件事啊……呐泷奈,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我有一个有关于你的秘密?”

清风把她那变得轻柔到不自然的声音,轻轻地送到了我的耳畔。

“嗯,我记得。”

我当然记得了。

“你现在想说了?”

我有些忐忑着转过身,正巧对上了她那双澄澈的双眼。她那一向无拘无束的笑容,在此时却增添了几分不同以往的犹豫与凝重。

“嗯……现在是时候了。”千束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随后眼神竟又一次飘向了高空,“就是说今晚虽然没有月色,但是烟火真的很美很美,对吧?”

我微微点了点头以表赞同,耐心地等候着她的下文。

但她却沉默了几秒,仿佛是在等着我接话一般。

所以她是……又不打算继续说了吗。

我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在这一瞬我无比清楚,自己究竟在怅然些什么,所“失”的又是些什么。

当不寻常的事情即将发生,总是会有预兆出现的。更何况这样无比真挚的感情,很难会不被另一方所察觉。

我没有那么迟钝。

她要是再这样犹豫下去的话,那句话便由我来说出口吧。

正当我在心里暗自下好了决定时,千束也突兀地再次直视着起了我。现在的她,总感觉比刚才还要坚定、还要果决、还要温柔。

花火还在继续绽放,遥远的光悄然照亮了我们彼此的脸颊。

花火升起的声音,似乎想让所有的话语都在这片夜空下变得模糊不清。

在又一声花火的炸响中,千束轻轻地吐露出早已不独属于她的秘密。

虽然她的话在花火声的掩盖下显得有些微弱,却还是一字不漏地被认真聆听的我捕捉到了耳朵里——

「たきな、大好きだよ」

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手掌传来的触感是一片温热……今天的夜色,能好好把本不该属于我的娇羞给好好藏起来吗?

不过,千束那边的状态也并不比我轻松多少。她用手指紧紧扣住了自己浴衣的衣袖、用呼吸平复着她并不平静的内心、还用眼神,诉说着此刻对我的爱意和惧意。

我知道她在害怕些什么。

那也是我曾最最害怕的。

“……我也最喜欢你了,千束。”

在花火绽放的一瞬之间,我露出了只献给她的笑颜。

你应该能领会到我的意思吧,千束。

请不用害怕会失去我。

往后余生,直至战死,抑或老去。我们都已再也不会失去彼此了哦。



彩蛋:

“搬家公司下午就要来了,而我们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整理好。”

随手拾起一本还没被整理进箱子的爱情小说,我用它直接拍向了背对着我正摸着鱼的千束。

“所以你对我们的新家到底能不能上点心啊……还一个人坐在那里傻笑呢。”

被我正中头部的千束嘶了一声,装模作样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啊痛痛痛,老婆你这下手也太狠嘞……而且,我也没有不整理东西啊。只不过看到了有趣的东西想再重温一下罢了!”

说罢她便露出了无辜的笑脸,指了指自己手中那本相册。我心知肚明,她这是在示意我凑过去一起看。

什么嘛,搞得这么神秘。

把刚拾起的书暂放在茶几上,我就站在在千束身旁俯下了身子。

我做这个动作的本意,是想仔细看看究竟是什么照片能惹得她这样傻笑。却不料被她一把搂住了腰,而后行云流水地给揽进了怀里

“我们就这样,一起来看看吧。”

她坏心眼地在我耳边吹气,那热风吹得我有些发痒。这种耳鬓的厮磨,让我回忆起了不少难以启齿的经历。

一旦心乱了,身体也难以平静。

“你看,就是这些照片……怎么样,印象很深吧?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会笑出来了吗?”

当短暂的意识涣散被千束的声音所唤回后,映入眼帘的是好多张我和她身着浴衣的合照。

虽说我和她现在已经去过不少次花火大会了,但那两套浴衣却是我记得最最清楚的两套。

或者应该这么说,那一年那一夜的每一幕,至今都鲜明地闪耀在我的记忆里。

“这张照片你怎么还留着?趁我不注意把我拍得呆呆傻傻的……真是丑死了。”

触景生情的我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不满地撇了撇嘴。

“那怎么能丢呢,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宝物!”

说着,千束把相册合上,死死地护在了沙发的另一侧。

“我可是发过誓的。这些照片,绝对、绝对要如约地好好珍藏一辈子!”


写过的最后一篇了,感谢陪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