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幻曲

作者:坞楔子
更新时间:2023-01-28 18:03
点击:352
章节字数:34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欧西莉亚,你哭了。”


歌声停止后,是安菲特里特迷幻的嗓音让现实感重新回归。欧西莉亚迷茫地摸上自己的脸颊,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看来很好听。”安菲特里特影影绰绰地笑起来,“无论是笑还是哭,能激发听者情绪的歌就是好歌。”


欧西莉亚不认为这首歌能用“好听”来形容,甚至已经超脱了音乐本身,让她流泪的并不是音律的悦耳,而是超脱韵律敲击内心的情绪。生物的嗓音能够传递出如此强烈的情绪吗?难以置信,刻骨的伤痛还悬挂在她的胸口,好像她亲身经历了一场跨越数年的爱恨一样。


欧西莉亚有些不确定地开口:“这是某种魅惑法术吗?”


“塞壬的确擅长以歌声施展的魅惑法术,”安菲特里特倒是直言不讳,若无其事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但是我只是单纯地唱了一会歌而已。”


“假如换个人来听,也许只能听见一首怪异一点的歌而已。”在欧西莉亚半信半疑的视线里,安菲特里特笑容纯洁烂漫。


出于一种诡异的直觉,欧西莉亚觉得她这怪物的样子更加真实,人型对她更像是束缚,是臃肿的皮囊,若忽略那些过于骇人的鳞片和利爪,她现在的神情甚至可以说是俏丽温婉,散发着自然的亲切感。


在欧西莉亚蹙起的眉头下,安菲特里特抬起尖锐的利爪,遥遥地指向少女的胸口:“亲爱的欧西莉亚,你要问问自己的心。”


欧西莉亚按上心口,起伏的皮肤下脏器规律地跳动,似乎刚才异样的悸动已然退却。然而它的活跃程度并不传达具体的信息,只是迸进热血扰乱理智的思索。


“安菲特里特小姐,我想回去了。我的朋友会担心我的。”欧西莉亚撇过头,不去看塞壬那双过于剔透的眼睛。


“戈戎,是吗。”塞壬柔软的声音飘来,欧西莉亚被熟悉的名字唤起注意力,她回头,安菲特了特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看她。


“你了解戈戎吗?”安菲特里特停顿了一下,眼角笑意渐深,“你了解战争之神吗。”


“我……”


“无知可是很幸福的,”安菲特里特打断了欧西莉亚犹豫意欲反驳的言语,“欧西莉亚现在就在最幸福的阶段。”


毫无疑问,这只塞壬在引导欧西莉亚进一步询问。


幽幽夜色中,撞击海崖四处乱飞的浪花像是荧光的蝴蝶,几滴水溅落礁石上瞬间失去光泽,欧西莉亚这才发现那些让海发光的并非魔法,而是某种生物。透明的水母死在她的脚边,顷刻染上冰霜的水痕像是血迹。


你为什么要信任莫名接近你的海洋异族?少女的背脊爬上一丝寒意,好像火魔石短暂失去了作用,寒风如刻刀划过她的脊骨。她茫然地回过头,背后是黑暗的荒原,城市如一条发光的鱼,虚虚静止于静默天地的另一端。


她走得太远了,远远超过戈戎提醒的“附近”的安全距离。假如危险的塞壬想要加害她,戈戎就是会飞也无法在她停止呼吸之前赶到。哪怕直觉告诉她这位塞壬一定不会这么做。


但是直觉从何而来?为何直觉让她相信塞壬?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易摇摆的直觉才最不可信。


少女的心绪全部反应在她那种清丽的脸上,安菲特里特哀怨地低下头:“我明白了,对不起,欧西莉亚,是我冒昧了。”


“你走吧,坐上水晶马,它会带你回城市的。让我自己待在这回忆故乡。”她转过头,委屈异常,留给欧西莉亚一个孤寂的身影。


听那哭泣般的柔软语调,欧西莉亚的心短暂地刺痛了一下,但是此刻恐惧显然胜过了怜悯。她回过头看了一眼沉默如器物的马匹,再看了眼抚摸着自己头发小声哼着悲歌的塞壬。


最后她跨上水晶马,马匹突然像活物一般蹭了蹭马蹄,踩着清脆的步伐踏入黑暗的广域。


“但是我们一定,一定会再见的。”在马匹起步前,欧西莉亚听见了一串声音,她下意识转过头,塞壬倩丽的身影如一泓月影,荧亮的海浪散去后便隐入黑夜。


直到水晶马完全被夜色包含,这片海岸彻底告别了被邀约来的访客。这时安菲特里特回过头,她的视野里仿佛还能描摹出那个女孩的轮廓。


“你看,连我的魔法也没法迷惑你多久,哪怕它曾经迷倒了诸多战神的神使。”塞壬自言自语,“那么浓烈的海的气息,差点让我留下眼泪。该死的陆地,你为何连我们年幼的海神也要夺去。”


仿佛对这股怨念的回应,海浪陡然迭起,发出压抑的嘶吼。随后塞壬叹了声气,焦躁的巨浪又偃旗息鼓,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海兽蓄势待发,却又突然酣然睡去。


“欧西莉亚……冕下?”塞壬点点嘴唇,这个在心中千回百转的尊称叫出口时是如此陌生。


……


水晶马载着欧西莉亚奔驰,很快便抵达了城市边缘。那位塞壬虽然有些神神叨叨,倒是不会在这方面耍心眼。


欧西莉亚不敢将这有些招摇的坐骑带进城市,在离他们下榻的旅馆不远的荒草甸上下马。马儿亲昵地蹭了蹭欧西莉亚的面颊,在她感受到滑进肌肤的冰冷之时,便化为一摊水溶进了土地里。被淅沥沥的水打过的细草摇晃了一下,泛着被滋润过的青翠欲滴。


它只是由最普通的水凝结而成的魔法造物而已。一个并不重要的疑问得到了解答,欧西莉亚惊讶了会,转头向旅店跑去。


她看见了站在旅馆门口的戈戎。对方斜靠在门栏旁边,抱着手臂,抬着头看向街巷间被拥挤灯光侵染得有些模糊的星夜,好像在等她,又好像因为别的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走过去,戈戎刚好回过神,凝重的神色活络了些。


“莉亚,你去哪玩了?”戈戎的笑容切换得十分流畅。


“出去随便看了看……”欧西莉亚说得语焉不详,她总不能抖落出她任性跟着塞壬乱跑的事实。


戈戎盯着她的脸思索了一会,欧西莉亚硬着头皮保持笑脸祈祷对方别看出她在说谎。


“吃东西了吗。”戈戎问。


欧西莉亚松了一口气,还在为自己成功的谎言庆幸,脑子没转过弯,下意识说:“没有。”


“我记得这周围,除了那些恶魔喜欢的脱衣舞就只有食物了吧。莉亚没去找东西吃,难道是……”


那些扭动肢体的性感女郎瞬间涌上欧西莉亚的脑海花枝招展,突兀的红晕顷刻遍布她的脸颊。


调戏得逞的戈戎笑出声:“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多谢这些日子的相处,戈戎也摸清了欧西莉亚的口味,十分投其所好地带她进了一家小餐厅。环境清雅,口味独特,且来往的客人不多,重要的是食材普通不挑食客的种族。


欧西莉亚点餐的动作十分矜持,她每点一样就瞟一眼坐在对面的戈戎,可惜戈戎既没有看她也没有看别人,她盯着手里捏的餐巾纸神游天外。期间欧西莉亚喊了她几声,她如梦初醒地回应几句,然后对话结束她接着走神。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用餐的时候。食物非常可口,欧西莉亚慢吞吞的进食已然将大半的食物囊括进肚,而戈戎还捏着汤勺戳碗里的蘑菇,长时间静置的汤面凝结了一层油皮。


欧西莉亚忍不住开口问了,虽然想想也能知道多半是神使那些多说无益的工作难题:“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你看起来心事重重。”


此刻,女孩被担忧填满的视线落入戈戎的双眼,她才发觉她的掩饰是多么拙劣——或者说完全不加掩饰。


“确实是有点事……”


“不愿说也没关系,我不是一定要知道,”戈戎的神色肉眼可见地沉重下来,欧西莉亚连忙补充,“如果,如果你愿意当烦恼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作为倾听者帮你分担一点。”


“不是什么秘密,”戈戎反倒被欧西莉亚的反应惊到了,真相就在喉咙里皱成一团,“你早晚得知道的,但是这会不是好时机。”


时机一词听起来总像是某种理所当然的敷衍,借由时间和不确定的未来就能把人排挤在外,反正无限长的时间里总有揭示真相的那一刻,世界上还有什么事不能用“时机”搪塞呢,欧西莉亚不喜欢这个理由。


“不是在敷衍你。”戈戎这会精确捕捉到了对方表情里的难过,她神经兮兮地左顾右盼了一会,“只是,怎么说,大庭广众之下……”


“我明白了,”欧西莉亚吸了一口气,恍然大悟,暧昧地眨眨眼放低声音,“是那种不方便在人前说的话题是吧,我不问了。待会我们回去,你可以悄悄告诉我。”


“的确不能在人前说……”戈戎避开欧西莉亚过分关切的目光,她绝对是理解岔了。


欧西莉亚当然是理解岔了,至于岔了多远,出于少女的腼腆她没敢多想。她适时适度地引出了一个别的话题遮掩了过去。


“戈戎,有很会唱歌的种族吗。”


“有嗓子的应该都能唱歌。”戈戎说完,发现自己心神不宁下的回复简直是说了等于没说,“我的意思是,歌唱不一定是种族天赋,还可能是个体天赋。还是说,你想问种族文化差异带来的音乐风格差异?”


准确来说,欧西莉亚该问由歌声施展的魅惑法术是怎样表现的,但是这样简直太刻意,她不敢直接将答案引导向塞壬。


“差……差不多。”欧西莉亚点点头。


戈戎彻底放下了汤勺,望了一眼天花板上的光球,接着开始唉声叹气:“我就不该推着你去学魔法,应该带你到处玩一玩,见识一下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


戈戎是这么伤春感秋的个性吗,欧西莉亚接话:“你这样形容,好像明天就是末日一样。”


“末日吗,也许也不远了。至少是我的末日。”


欧西莉亚一头雾水,戈戎只是招呼这她赶紧吃,反正她很快就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