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落音(十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3-01-27 14:35
点击:136
章节字数:30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同年五月,仲夏金日明媚。


东来阁来了新人,据说是崟王新纳的姬妾,不知为何获罪被关押了进来,人来时似乎已疯了一半。


屋外吵吵嚷嚷的,曲红绡对外面发生了什么并不关心,可声音实在嘈杂,似不遗余力地往她的耳朵里钻。不得已下,只好停下手里的琴音。


“我不过是问了句‘明琅’是谁,他就要杀我!”门外的女子撕心裂肺地喊着,“我是冤枉的,分明是他梦里唤起这个名字……是他把她当成了我!”


喊着喊着人却突然没了声,许是被内侍捂住了嘴。


贾明琅死后,其名讳成了王府内的大忌,可惜这姬妾初来乍到并不知晓此事,也无人敢告知她,因而不慎触动卫琰的眉头,遭此横祸。


曲红绡被闹得失去了抚琴的兴致,她见今日窗外阳光正好,便打算在门外晒晒太阳。


不久,恰逢卧雪挎着食盒又来探访。


“今日怎么没在弹曲子,可是被吵着了?”卧雪对东来阁平日的吵闹声也习以为常。


曲红绡笑着起身相迎,顺道接过她递来的食盒放进屋里。


两人在屋中闲聊了一会儿,只听卧雪说道:“近日家中为我定下了门亲事,大王也准我离府待嫁,往后怕是不能时常来看你…不过我叮嘱过白芷,她会替我过来。”


红绡见她说话时面带娇羞,笑问:“是哪家公子这么好福气?”


只见卧雪双颊更红,垂眸说道“前些时,常荣向我家提亲……这事便这么定了下来。”


昔日小侍卫常荣现已是禁卫军副统,深受崟王器重。往日在栖云阁时常荣就总爱寻卧雪说话,如今看来,怕是早有苗头。


两人若是两情相悦,确是一桩良缘。红绡也由衷为卧雪感到高兴。


之后又提及他人情况:栖云阁里大部分都被调去别处,海棠也被调到其他宅院当差。她嘴碎的毛病有所收敛,但粗心大意却改得不多,因而总被责骂。亦时常向卧雪抱怨主子严苛,还不忘念几句昔日郡主的好。而除却即将离府的卧雪,栖云阁往后便只剩下白芷一人留守,负责日常看护与打扫。


谈话间,日渐西行。待送走卧雪,红忽听得东来阁外响起钟声,一声声敲得人心头发颤。不多时,只见原在东来阁当差的内侍、奴仆一窝蜂地快步往外走,似有什么急事发生。


曲红绡心感不安,忙拦下一名内侍,问:“府中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那内侍年纪不大,似乎刚来不久,摸了摸后脑勺,道:“方才有人传话说府里有主子薨了,正召集大伙儿去永昌殿前待命。”


“哪位主子?”


小内侍来不及回答她,便在旁人的催促下小跑着离开。


此后两日天,不知出于什么缘故,曲红绡的一颗心仿佛被高高悬起,常坐立难安。她每日守着太阳起落,数着时辰。在她眼中,日出到日落都变得极其迟缓,而残阳与晨曦更像是天边噙着的血丝,令她不敢久视。


直至三日后傍晚,卧雪再次来时,竟说是来带她离开。


“大王吩咐,今日你便可离开这里了,”卧雪的眼睛有些发红,气色瞧上去也不大好,“你收拾收拾,随我先去栖云阁暂住……再过些时就能出府了。”


红绡满心疑虑,却没敢立刻开口问。兀自收拾好细软,便随卧雪离开东来阁,往栖云阁的方向去。


沿路上府内奴仆腰间束着素白色系带,皆神情凝重,行色匆匆地不知要赶往何处。


所见所闻都令红心中的不安不断膨胀。红绡不由捏紧拳头,蓦地停下脚步。


“怎么不走了?”卧雪疑惑地转身问她。


红绡越想越不对劲,只盼着快些求证,好打消心中的疑虑与惧怕。


红绡抿了抿唇,说道:“卧雪,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莫要对我隐瞒……”


卧雪被问得一愣,瞧着对方脸上的焦虑,犹豫再三,终不禁叹了口气:“也罢,反正你早晚是要晓得的。”


卧雪说着声音忽变得哽咽起来,后话未出,眼泪却已率先落下,“郡主她……殁了。”


听她所言,曲红绡整个人不由呆住,好似一时间不能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继而连带表情与呼吸都似结冰般凝住不动。


她没再多问,人却像丢了魂似的,毫无知觉地跟在卧雪身后。一路上默不作声地随她走到栖云阁。


眼下栖云阁空荡荡的,只有白芷一人在庭院中打扫,显得十分冷清。白芷见她二人进来,连忙迎上去打招呼。


谁知她唤了声红绡名字,对方却半天未曾回应,只站在原地发呆。


“红绡。”白芷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曲红绡看着萧索空荡的四周,耳边白芷的声音越来越远,反而渐渐又涌动出无数其他声响。


她仿佛听到卫璃攸笑着唤她名字,同她打趣撒娇。她听见对方问她晚膳吃什么,又凑在她耳边央求她留下陪伴。一会儿气急了,半句话不说就躲在屋里哭哭啼啼,似故意在等她去哄。


眼看红绡现下双目空洞无神,面如槁灰,卧雪心中一紧,连忙推了推她:“你到底说句话,别吓唬我!”


曲红绡这一个激灵回过神,这时才迟迟想起什么。她转过头,眼神迷茫看向卧雪,问:“你方才在说谁?”


卧雪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越发难受,狠下心又将话重复了一遍:“我方才说,郡主殁了。”


“不对,郡主是去西厥了。”红绡摇了摇头,惨然笑道:“定是她让你来骗我的……我又不会缠着她,何必要来骗我……”


“据说郡主的车驾在途中受人偷袭劫……匪徒凶悍,沿途设下埋伏,这才……”卧雪说了一半已不忍再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又何尝不是……”卧雪抹了抹眼泪:“可往后日子还得过下去,郡主想必也是如此期望。”


*


璃攸郡主死讯传出未过许久,其遗体便被连夜送回洛殷城。


崟王在郡主棺椁前痛哭不止,欲亲自主持郡主丧仪。又令人仔细调查郡主之死,务必查出背后元凶。


郡主车驾走的是官道,理应安全。可这半路杀出的悍匪似乎有备而来,早早做好埋伏,混入沿途驿站。先是纵火将送亲队伍围困,再兵分几路伏击,将护卫的禁军驱散开来,分开瓦解。


据幸存的护军统领回报,伏击之人绝非一般匪徒,更像是受过训练的精兵,其行动有秩,相互间配合井井有条。危急关头他本欲护送郡主离开,可敌人穷追不舍,以致难以脱困。眼看郡主被逼至山崖,他却遭受围困力不能及。岂知后来,璃攸郡主面对围逼的匪徒,不得已纵身跃下山崖。


几经调查,有人发现燕王余党曾出没于附近,后被官兵镇压,已许久未曾冒头。卫琰又派人到当地周边仔细调查,发现疑似有祁地口音的外乡人曾在附近村落出没,剧说是逃难到此处。于是顺藤摸瓜地抓出几个祁国细作。经过多番细查,几乎能够断定此事是由始于祁国,又与燕国余孽勾结,只为破坏卫氏与西厥的姻亲之好,以报前仇。


等真相查明,卫琰忙将此事始末与相关证据整理出来,由信使马不停蹄送至西厥。


西厥先前听说郡主车驾无故遭刺一事,对此事真伪仍抱有怀疑。且不论真相如何,都对崟国疏忽与失信感到不满。在收到卫琰来函后,才化解其中误会,而将矛头指向祈王。


此番西厥与卫氏虽未结成姻亲之好,但从此同仇敌忾,达成联盟,这结果对于卫氏而言并不算太坏。


话说那统领死里逃生后,忙联络毗邻郡县县尉,请求加援。未出几如,援军与幸存的护军在郡主坠崖的山脚下寻到其尸身。尸体因遭到山间野兽啃食,找到时已面目全非,仅能从身量衣冠及随身饰物辨认其身份。


悲伤欲绝的年轻崟王以手掩面,问报信之人:“你确定当日坠崖之人是郡主?”


那报信的统领以为大王不愿面对郡主死去的事实,却也只能如实相告:“那时虽是夜里,可卑职是亲自护送郡主杀出,确是郡主无误。”他记得那日他将郡主护在身后,而后被那帮匪徒围攻,才不得已被分开。夜中昏暗,可郡主眉眼轮廓近在咫尺,他怎会看错。


只见卫琰擦去眼泪,哽咽道:“或许孤的妹子福大命大,能捡回一命!”


“卑职下不敢冒犯郡主遗容,因此才未擅自找人核验,想先送回洛殷……可从衣冠身形来看,应认是郡主无误,大王若有疑虑可找仵作验明证身……”


统领跪于殿前,低头说道:“只不过那山崖有千尺之高,即便有人身负武艺,从上跃下只怕也非死即残,何况郡主这样的弱女子……不过大王若想再查验一番,能谨慎些也好……”


“不必再验了……”卫琰说着不禁掩面而泣,哭得痛不欲生,“郡主落得如此惨烈下场,孤怎么忍心再让人作践她的遗体……”


随后下令将郡主遗体即刻下葬,不得耽误。


然而就在丧葬期间,又发生了一件怪事:负责入殓的官员曾做过仵作,一日忽要面见卫琰,也不知与卫琰说了什么,竟气得卫琰拔剑将他毙命当场。


崟王对外宣称此人玷污郡主遗容,罪不可恕。至此,负责丧葬的官员无不以此为戒,处处谨小慎微,好尽快完成郡主入葬事宜。


不久西厥王亦来函表达哀思,后派使者前往洛殷城吊唁。


待一切尘埃落定,已至同年七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卯兔星君
卯兔星君 在 2023/01/29 01:47 发表

纳尼?!不会是郡主和卫老三有约定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