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3章 春节篇

作者:Bondas
更新时间:2023-01-25 19:35
点击:49
章节字数:80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话说在前,这是心琦第二次恢复记忆后四十年左右的时候发生的,前面几章的正文写的,是她的第四段人生。



—————————————————



“你在干什么?”


我从睡梦中惊醒,一把掀开被子。


兰娜冒头,神色无比慌张。


感觉腰上凉凉的,还有点湿?


什么啊,这恶心的触感!


我看见了兰娜的嘴角和微红的面颊。


果然,我就知道。我的上衣已经不知所踪,加上腰上的水渍和这个从被窝里出来的可疑家伙,结论近在眼前。


“你昨晚就在了吗?”


我尽力让声音听上去严厉一些,不然以那家伙的性格,是不会老实回答我的。


“老、老婆,别生气啊。是、是的......我半夜就来了。”兰娜被我赶出被窝。


让她跪在地上,我准备处以极刑。


“两天不许碰我,以四十八小时计。”


我抛下判决之语。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算认错态度诚恳也没法原谅。


而兰娜的表情当即扭曲起来,急得面红耳赤。她把头压到地毯上,浑身颤抖。


“求您......大人有大量。”


“你想数罪并罚吗?你还欠着我六十三天呢。之前给你那些机会,自己不珍惜。”


“呜......老婆大人,我知错了!”


兰娜抱住我的大腿。


“撒娇也不行。明明好好来要就行了,又不是不给你,非得玩这种的。”


这家伙对这些事很执着呢。


现在我已经恢复了不少记忆了,实力也增长不少。现在兰娜也打不过我,这样她就没法跟我抢上面......咳,是没法对我采取强硬手段了,反倒是她欲望喷发的时候,我可以强制令她冷静下来。


“去做早餐,我一会儿就来。”


我踢了一脚兰娜的屁股......那个赚到的表情就忽略掉吧。兰娜到底病成什么样子了?


她乖乖离开卧室,关上了门。而我掏出手机,想看下日历。


诶?连接不到地球?明明也没隔多远啊。


我检查了一下通信术式......哎呀,谁写了一个木马进来?下回要做好防火墙呢。


毕竟这通信术式也是可以作为通信终端独立存在的,要是被人丢一堆搔扰信息过来会很烦。


“魔力......同调完毕。术式覆写成功,这术马是谁写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这种程度一个二重覆写就结束了。”


我打了个哈欠,挥手收起通信术式的阵法图案,让它自行运行。


手机联上网了,我便看了一眼日期。


“一月二十一日,农历除夕。哎呀,已经到春节了吗?”


这两个月过得浑浑噩噩。


没办法啊,这边世界的龙族擅自把我当成了什么凶灾,还组织了一波又一波的军队来讨伐。


我六个月前才跟老公离开有着粉红色海胆外观但身体意外柔软的神明的世界来到这个由一团以不知何种方式扭得像克莱因瓶的墨绿色神明拥有的世界就遭到了针对我女儿们的袭击事件。


一口气读完这个句子的人肺活量不错......


一团绿神明虽然说话很凶,但其实很欢迎来玩的人。只不过这个星球上的文明不是,不止是不好说话,还乱动手。


简单说一下他们的情况吧。


这个文明发展水平也就是比地球人高一点而已。就是能利用引力波通信,以及能进行跨行星殖民的程度。不同行星上各有一个“星”级政府,也有中央政府。


不过他们的魔法在我见过的文明里算发展水平很高的了。说实话,我挺佩服的。


所以我就来玩了。


结果,这个多种族的文明,不论龙族还是长得像地球人的魔族或是长得像恶魔的山羊族和全是光头的人族全都不欢迎我的来访,还打算武力驱逐。


理由是......自称人族却有头发。


好吧,我开玩笑的。原因是我不小心跟他们的一艘军事舰艇起了冲突,还上升到了武力对抗。他们可是对我女儿动手了哦?这种事可不能容忍!


结果自不必说。最后,我让他们的战舰化为了宇宙尘埃,人也丢到太空里让他们自生自灭。


关于他们的性命,我当然有责任,但不能要求我去救一伙想杀我女儿的人啊!


这件事让他们的政府认为我是抱有敌意进攻的,好像他们还挺重视。


嘛......确实,整整一艘战舰再加上星面的七八百号人,这怎么也不能轻易谅解。


这个多种族的文明决定派他们的种族混合舰队来讨伐我。


本来他们是想一击制敌,但在我击毁了他们六十余艘大小不一的战舰后,他们的策略好像变成了以消耗战为主。


也就是每个种族轮流派人来搔扰我。


最近两个月轮到龙族。说是龙族,其实也就是头上有角而且生理耐授能力强一些罢了,外表是人型。


说来种族名其实都是我擅自起的,而且靠着翻译术式,我也不需要去了解他们自己取的种族名,他们说出来,在我听来就是龙族之类的。


啊对了,我跟兰娜是刻意挑的人型生物文明作为旅游目的地的。想着方便交流。


但现在已经演变成了星际战争......搞砸了。


哇,这样一想,我是不是已经夺走许多生命了呢?其实没有。除了一开始那艘战舰,后面我的我都是让战舰在行星上迫降,而且我还很细心地用难以被发现的术式稍微保护了一下濒死之人。


这样做也只是想着息事宁人而已。也许是有所回报吧,起码这两天安生多了。


那今天和明天,就让我好好过个节吧。


哦,差点忘了。之前拍的与战舰交手的视频也剪好了,今天要记得投稿才行啊。


此前发了两段,反响还挺热烈。


起床后惯例的陷进思绪就到此为此吧。


我随意套上一件外套,走出房门。


“做什么早餐呢?”


我看兰娜有些孤寂地站在厨房里。


“煎年糕哦。”


兰娜说着,一手拿铲给年糕翻面,另一手企图攀上我的手。我用术式推了回去。


“现在是惩罚时间。只准我碰你,不许你碰我,给我记好。”


“但、但是这大过年的,就再原谅我一次不好吗?”


“什么叫大过年的,这年就咱们几个过。小芸和小塔倒是乐不思蜀,说玩到晚上才回来吃年夜饭。”


刚刚已经在手机上确认了女儿们的想法。


这个“晚上”指地球的夜晚。我们现在处在太空里,住在我们的移动住宅中。


作息按以前我住的地方......我住得最久的地方的时间来算,是地球的东八区哦。


现在,大约是正午十一点半。嗯,我起得真早,真是勤勉啊。


“哎呀,小芸和小塔长大了。她们也有自己的伴侣了,你就别操心太多。不如看看我这年糕?”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年糕是春节当天吃的吧?”


“今天不是春节吗?”


“今天是除夕,笨蛋。”我弹了一下兰娜。


“那、那这年糕?”


“吃了呗。反正都是吃的。倒是今晚的年夜饭,你还有得忙吧?”


我双手叉腰,看着兰娜将年糕装盘。


“果然是笨蛋。”


我轻笑了一下。


刚刚那不是显而易见的捉弄吗?


“干嘛啦?”兰娜委屈地看过来。


那泪眼蒙胧的表情,正在鼓动我内心的某个未激活的部分!


不行,这扇门绝对不能开,此路不通。


欺负兰娜倒是很有意思,继续吧?


我“欺负”了她一个下午。







夜晚就这么降临了。


但由于我们在太空中,所以只有时间上步入了夜晚。


“门铃响了,估计是小芸和小塔。”


在我将最后一道菜端到桌面上时,下午因被我玩到虚脱而无力地躺在沙发上的兰娜叫住了我。


“又不煮饭,门也不开吗?”我佯作恼怒。


“也不看看是谁害的?”


我瞥了一眼挣扎着想活动的兰娜,不由得笑出了声。


她还掉到了地板上。


“是谁想当攻来着?”


我用术式把她扶回沙发。


兰娜一听,脸都急红了。


“你恢复记忆之前我明明就是攻啊!”


“哼,还在嘴硬。今晚有你好受。”


我一边走去玄关开门,一边威胁兰娜。


欺负兰娜真的很让人上瘾!救命,她好可爱!要不现在就把她弄个乱七八糟?


......啊,不对。女儿们还要回来吃年夜饭呢,得收起这幅嘴脸。


我打开门。


“妈妈想死你们啦!来,快点进来......你们两个家伙谁啊?来干嘛的?”


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两个少女......两条雌性龙族正站在我的门口。可恶,我以为女儿回来了,真是白高兴一场!


对方迟疑了一会儿,但我现在心情不好,没什么耐心。


“快说,你们来干什么的。”我瞪着两个打搅我兴致的家伙。


“我、我们是圣斯菲尔德学院的学生!因为在外出时跟同伴遇到麻烦,看到附近似乎有人居住就来求助了!”


是这种展开吗?


说来确实,我家是到处乱飘的,连这个文明的政府也没有确定我家的位置。不过如果他们没有严格限制外出,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跟除他们的军队以外的人接触过?


这样说的话,有学生找上我家来好像也挺合理。


我稍微用魔法试探了一下,发现两人也并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一点东西。


“你们还是学生?现在的学生都喜欢跑到太空里玩吗?”


两人为了能在太空中活动似乎还配备了专用的屏障,也就是隐形宇航服之类的。


虽然我家门口这里有环境维持术式,实际上的状况就跟地球表面的感觉差不多。当然,重力什么的也有模拟。


“其、其实我们在考试......”矮的一身白衣的少女看上去有些沮丧。


“阿、阿姨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向老师说明,不会有作弊的嫌疑!但我们的一个朋友现在是真的陷入危机了!请魔族阿姨帮帮我们!”


高的一身黑衣的少女则是非常焦急。


看得出来她很担心朋友啊。也好,就帮帮她吧。至于称呼就先不计较了,现在我可是善良大姐姐,心胸宽广。


我用术式留了一则讯息给兰娜,让她自己用术式恢复行动能力并看家。


其实兰娜也正是因为被限制了体能所以才被我压榨得不成样子。


“行吧,带我去。”


我走出家,关上门,伸了个懒腰。


两名少女吓坏了一般看向我。


“怎么了?”


“您、您不带屏障没关系吗?”


“......我其实意外地还挺强哦?”


反正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隐藏自己的实力,给这两个女娃子打一剂预防针先。


两人对视了一眼,好像在为找到救星而庆幸。呵呵,这样的话后面被吓坏了可不要来怪我没说清楚。







“你们真的只是在考试而已吗?!”


被两人带到了出问题的地方。


我首先看到的,就是以一已之力抵挡着战舰轮番轰击的少女的身姿。


看着有些吃力,但应该还能扛好一会儿。这家伙在龙族里面也有着拔尖的实力吧?


“我、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战舰攻击了......要不是苏茜扛着,估计我们都没法找人来。阿姨,请您......帮到最后......”


白发少女使用了真挚眼神冲击!


效果拔群!


我原本打算是灭了这一艘就回家的,但是有这样的眼神的话......那我就给她送点福利吧。


“当然,英雄可不能临阵脱逃啊!”


而我们凑近后,那个“苏茜”傻眼地望向两人。


也是,正常来说,没人能够单挑战舰的。


"你们知道我扛得多辛苦吗!居然只找了一个人过来!”她卖力地维持着防御魔法,口中却不忘抱怨。


难道她还有许多余力?那找我来干什么?


“先别急,你很累了吧?”


我在她的术式外面展开一个更大的护罩,全方位无死角的那种,顺带取消了她的防御术式。


那个“苏茜”讶异地看向我。


“没想到会碰到隐居的高人,是我失礼了,请原谅。”


“所以,苏茜不能总是小看我们哦?”黑色少女面露喜色。


“只是运气好而已吧?”白发少女还颇有自知之明,“而且借用别人的力量,自己也不会变得能派上用场。”


“嗯,那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原本还在考试,但如您所见,遭到了海盗的攻击。恐怕别的小组也是如此。能请您救我们出去吗?我对防御有着一定程度上的自信,但是我们根本没法三人一起从这炮火中全身而退。”


原来如此,所以采取了一个人掩护其他两人去找人的方案吗?判断力不错。


“这样啊。不过你们也太好骗了,轻易就相信了我这个陌生人。要是遇到不怀好意的人怎么办?”


我以责备的口吻说出这话,同时完成了对敌舰全体的构造解析。


三人有些尴尬,也多了几分后知后觉的警惕,不过也没有很失礼,只是表情没有之前那么放松了。


“好了好了,反正对面只是海盗,我就不留活口了。待会儿你们再带我去看看别人有没有遇到麻烦吧。”


说着,敌舰分崩离析,逐渐变为越来越小的碎块。


最后,敌舰完全不见踪影。


渣都不留,这是我独创的术式,是扩大自己对微观世界的干涉范围,并强行令其微观构成土崩瓦解。


三人忽然投来恐惧的视线。


“怎么了?”


“这、这种魔法,已知范围内,只有一个人能......我们也只听新闻报道过。阿阿阿阿阿阿姨,您您您您您您不会是?”白矮女生的声音在剧烈地颤抖。


“是什么?我可不知那些家伙给我取的外号。”我撩了下头发,微笑着看向她们的眼睛。


嘿,她们猜出来了吧?我故意用了跟击毁第一艘战舰时同样的方式。


果然表情好有趣。


“别、别慌!她、她刚刚还救了我们呢!”


苏茜站了出来。喂,腿抖得很明显哦?不过我不讨厌这种明辨事理的人哟?


“要用脑子想想啊!苏茜,你不怕吗?”


“得了,我不会乱打架的。那次击毁战舰只是因为它攻击了我女儿,我气不过才下手重了点。现在别是因为不用怜惜作恶之人的性命。你们想啊,从那次以后,我不就没再让任何一个过来找茬的家伙丢掉小命了吗?”


三人看上去缓过来一点了。


“新、新闻上还说什么,你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正组织更大规模的进攻来了结你......”


“嘿,等你们什么时候能逃出黑洞了,再来想着打败我吧。好了,不聊这些。你们的其他同学也有危险吧?”


提到同伴,三人似乎冷静多了。感动到我了!不过我其实没打算跟他们一起去,因为兰娜刚刚的讯息里说,宝贝女儿们到了!


好屑,我自己都想笑。


“你们等等。”我对三人说。


“怎、怎么了?”


“我有急事。这样,我借一你们一点别的东西。你会用什么武器?”我后一句是在问那个白发女孩。


白发女生举手说:“我、我用剑,单手的那种。但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拿上这个。看到敌人就挥,它里面装载了远距离攻击术式。记住,不要用来直接砍人,它威力非常大。虽说会避开的自己的友军,但余波可能会误伤你自己。”


我造了一柄通体蜡红的剑出来,注入魔力后就传送回家了。我在剑上留了个小小的监测术式,免得出事。


留下不知所措的三人,我先溜了。







“小芸、小塔!”


刚一开门,我就猪突猛进!


扑到女儿们身上了,嘿嘿。


两人恰好站得很近,我一伸手就都拉到怀里。她们被我埋在胸前。


蹭蹭蹭蹭,一黑一白两个女儿!


“妈!我......头发都乱了......”白毛慌张。


“妈!呼吸!呼吸不畅了!”黑毛焦急。


白毛是小塔,黑毛是小芸,现在都被我紧紧绑在怀里。嗯......这么说,刚刚那两个家伙有点像小芸和小塔诶。


“开饭了。”


我让众人入座,并宣布开饭。


真怀念啊,以前一家人过年时也是这么吃饭......不过那时没有兰娜在,自然是比不上现在这光景。


朱红鎏苏桌面,丹赤雕龙木椅;餐厅的摆设是我想着喜庆,临时换的。餐具就还是棕褐筷子白瓷碗,正方筷枕铁调羹。


加上八道......我自己觉得还行的菜。它们分别是发菜肘子、水煮肉片、清蒸东星斑、蒜蓉罗氏虾、上汤皇帝菜、鱼香茄子、醋溜土豆丝和芝麻脆皮鸡。


都是我自己做的哦?不过前期准备都是兰娜做好了的。


食材的话,除了肘子是某条龙的肘子,肉片是羽蛇的肉片,其它的都是回地球的正经食品店置办的。


“看看我做的菜怎么样?”


我满心期待。


“妈,你没煮饭吗?”


小塔一开口就指出了问题。


......好像是。


“哈哈,妈肯定煮了面还是米粉的吧?”


小芸试图补救。


......并没有。


把主食给忘了!最近两年都是兰娜一个人在做饭,结果我因生疏而忘了准备主食。


“看妈的表情,似乎是都没煮呢。”


小塔附上决定一击!


“是、是的......对不起。”


没、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疏漏。


“那就为了年夜饭,妥协一下吧。”


小塔无奈地笑了。


意思是让我别那么执着于“亲手”做饭,用魔法来辅助一下。


“所以我都说了......”


坐在我旁边兰娜开怀大笑。


我瞪过去,用术式刺激了一下她的腰。这是在以她第二天还能否下床来威胁她,这招屡试不爽。


果然,兰娜止住嘴,变成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我露出得意的微笑,并用魔法速成了一锅米饭。


也许是取笑于兰娜,也许是取笑于我,两个女儿都笑出了声,话也越说越多。


四个人吃八个菜,其实对我们来说还不一定够。并非食量很大,只是在用闲话下饭,不觉吃多了而已。


嘿嘿,年夜饭嘛,又有哪一户人是真的在吃饭的呢?







(考试三人组小中的白色小巧女生视角)


“那个,老师,利用考试的监测仪,您应该看得到这把剑的来历......还有就是,它的用法我也是不知不觉就明白了。”


一个白色长角的头发,连衣服也纯白的少女正支支吾吾地向她的班主任解释着地手上的蜡红色的剑。


“理芙,我知道,我都看到了。先把它收起来吧。”红发的中年男性语重心长地说。


理芙点了点头,把剑随手一抛,剑就消失在半空中。


这是理芙不知为何明白的,收起这把剑的方法。拿出来也简单,只要在脑海中想着它,再把手握起来,它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在手中,很是方便。


她第一次挥动这剑时,挨劈的海盗战舰上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条横亘舰体的巨大裂口,其边缘的舰体甚至还被高温融化了。


明明她与那战舰还有几千米的距离,凭龙族的视力也才刚好能看清它。


透过监视仪,老师自然也看得一清二楚。


但比起剑,还是给剑的那个人更令他忧心忡忡。


那个灾厄的图片并非公开资料,没想到就连地下渠道得来的图片也这么准确。


他在心中自言自语。


他暗暗下定决心,“绝对要保护好学生!以弗洛德里斯之名起誓。哪怕我将要面对的,是那种怪物......”


理芙看着老师的表情凝重得快结霜了,顿时也害怕了。


“老师,我不会......摊上大事了吧?”


“这回,恐怕真是——”


老师的话语被打断了。


“嗨,我又来啦!”


一个轻佻的声音刺破了令人难以呼吸的空气。白发而绿色眼瞳的女人,凭空出现在两人旁边。






(回到女主视角)


“你就是她的老师吗?你好你好。”


面对耷拉着脸的红发老师和耷拉着下巴的少女,我选择先向老师打招呼。


说辞......有些棒读的感觉。


没有人回应我。


嗯,我也知道自己不该出现,我并不是读不懂空气。


只是......纯粹找点乐子。


诶嘿?


两人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开口。


我硬着头皮推进对话......好吧,其实是怀着一种“想看好戏”的心情。


“不用这么紧张。今天是我故乡那边的一个节日,我是过来发压岁钱的。寓意是用这些驱赶只在今天晚上出没的妖怪。”


我拿出红包,递给白衣少女。


“这是给你的哦?请好好收下。”


里面是我特意找来的,这个文明里流通得还挺多的货币。我也不知道是多是少,毕竟是用千里眼看见以后复制下来的。


白发少女迟疑,没有动作。


确实,正常来说都该有很多顾虑,尤其是这种时候。但我不是正常人......我并不想做什么“正常人”。


“不收下我就毁灭这个文明。”


我在背后排开成千上万把与我送给她的剑相似的剑,同时释放一点魔力对两人进行威压,以此显示着我确实有这个能力去毁灭他们。虽然并不是认真的,但还是要吓一吓人才行,不然可没法奏效。


如我所料,白发少女害怕地坐倒在地。与之相对的,她的老师则向我投来满是敌意的视线。


“我认真的哦。啊还有,这些钱只能自己拿来花,不许送给别人!”


我把红包塞到她手里,准备离开。


但那个老师一直望着我让我很不舒服。


“干嘛啊?有什么事?”我也望向他。


“你的目的,应该不只是来见她一面。”


“对啊,还要发个红包。我已经仔细说明过了吧?这孩叫理芙是吧?如果到了不得不打起来的时候,我会保护好她的。”


红发男子眉头微皱。


“告诉我你的动机。”


“我本来也没做什么非常过分的事不是吗?这孩子来拜托我帮帮她,我就来了。你们怎么不反省下一见面就攻击我女儿的这种行为?后面还一直搔扰我的生活。不如说我没生气才不正常。”


我的语气没有一开始时那么客气了。


“对我们来说,你只是侵略者。”


“开什么玩笑,我是来旅游的。她能向我搭话别的人就不能吗?还是说,他们连我也要利用,拿来玩你们那些权力斗争?”


哎呀,有点无端指责的感觉了,这样可不行,要克制一下。


“总之,想要沟通的话,我会给出善意。”


我向着白发女......理芙伸出手。


为了让她握住,我用魔法对她下了一点精神暗示,主要是让她对我亲近一些,别那么怕我。


于是理芙缓缓握住我的手。


“理芙!!”


“哎呀,好可爱的孩子!”


眼角含泪的求助少女!她真的很可爱,我没有在恭维。


我拉起理芙,抱到怀中,轻抚她的额头。


“新年快乐呀,理芙。”


“这、这是?”


“我们那边逢春节时的问好方式。那现在就我走咯,记得帮我跟你的老师解开一些关于我的误会哦?”


我放地离开我的双臂,简短作别之后就回家了。


这举动有何意义呢?我并没有很明确的目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血来潮就把那个小姑娘抱在怀里。


也许因为她的头发灰白,还梳中分?


哈哈,玩笑到此为止。


我觉得,节日本身的寓意,就是用来传递一些......美好的感受的。


春节时尤为如此。


拿春节做借口,果然是不错的点子。


感觉其实就是恶劣的强硬搭讪?


那、那是错觉!


我怎么会对一个在校生感兴趣?我可是超级老妖怪啊。记忆是利用与电脑相似的办法,“储存”在脑中,但这样只能保持心理年龄,自我认知上还是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


而且,最重要的,我有兰娜。


有兰娜就够哦。


嘿嘿,连续几天都是五点档......总算把这个东西从废稿里面拿出来了。就在今天下午,我还想着发它的2w字版本......不过今晚改主意了,把它压了好多。
再给大家拜个晚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