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十九话·在偏执中阅读你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5 00:30
点击:183
章节字数:30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餐桌边的两人一声不吭,时间微妙地从这里经过。


窗外的秋风里夹杂着卷起叶边的墨绿与枯黄的叶子,在风中松松散散地翻动着,如浪花涌起的朵朵素绦一次次碎裂。


麦芽糖饮尽她杯里的最后一点大麦茶,暖意从身体里向外扩散着,心中的烦躁也被这清香所洗去。


她端起茶器,走进厨房,里面传来了冲洗的声音。


海王星盯着厨房闭上的门,她还是无法释怀,刚才麦芽糖在她面前所说的。


她并不生麦芽糖的气,但她对麦芽糖的言行感到不解。


“她为什么……会把人想得那么残酷呢……那样的思考方式,明明只会让她不断和人疏远,伤害到她自己啊……”


海王星早就明白,麦芽糖一定会存在一些作为人“偏执”的地方,这是必定的。不论从哪里来,任何一个海王星所遇到过的故事精灵都会有所谓的“偏执”,也就是其他人所无法理解的地方。否则,那些故事精灵也就不会掉进迷途树屋,任何一个掉进迷途树屋的故事精灵,都有着对信念的巨大执着与对命运的巨大遗憾。海王星一直以来,都在引领着这些有着“偏执”的人放下执念,接受自己的结局,克服“偏执”的个人缺点。


海王星原本还无法对麦芽糖的“偏执”做具体的定义,但现在她大概理解了,麦芽糖的“偏执”,是对其他人的极端不信任,甚至可以说有被害妄想症一类的心理疾病存在了。


这个对于“第一次和人相处”的海王星来说可谓晴天霹雳的消息,却并没有使海王星感到消沉和打击。


相反的,海王星觉得自己又向理解麦芽糖迈进了一步,向完成这次挑战迈进了一步。


虽然还不知道麦芽糖有这种性格的原因,但知道了她的一个特点,也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切入点。


总会有办法的。


这么想之后,海王星感觉好受了许多,心情也好了不少。


但她还是无法原谅麦芽糖揣度他人这一行为,当麦芽糖从厨房出来时,她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相当正式地说:


“麦麦,我想让你和我一块去个地方。”


“不行。”麦芽糖连海王星的正脸都没有看一眼就断然地回绝了,她几乎是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我现在要出门。”


“拜托了,就一小会时间,我觉得对你来说也是有必要的。”海王星站起身来,在麦芽糖身后诚恳地说道。


麦芽糖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抬起头来看向海王星,说:


“我现在要去找你说的那个神父谈谈,既然他是我的监护人,我就有必要好好调查他,包括他的不法意图。你要去哪里就自己去,别来影响我就行。”


“我就是想让你和我去找他。”海王星已经穿上了她的鞋子。


“你要跟来随便你。”麦芽糖拿起了钥匙便头也不回地走出门了。


她的冷漠,达到了一个令人疑心的程度。


海王星固然会有些委屈,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但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口角,还是引起了麦芽糖的敌视。该说果然还是小孩子吗,麦芽糖处理情感的方式并不成熟,她的冷暴力是冲动的。


即便心中不好受,海王星依然跟了上去。


她丝毫没有对麦芽糖的行为表现出不满,实际上她也没有产生任何的不满与愤怒。麦芽糖在前面走着,她就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与麦芽糖步伐一致地紧跟着,背着手,弯着腰,不说话,不发出声音,脸上带着的是没什么气势和攻击性的弱气表情,好像她真的是犯了错,跟在麦芽糖身后寻求原谅,却又始终不好意思开口似的。


一个穿着单薄的大女孩,跟在一个比她低一个头的小女孩身后,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一路经过街道,许多小镇的居民还是第一次见到麦芽糖和海王星,居民们大多是是第一次见到黑眼睛黑头发以外的面孔能有这么标致的相貌,不少好奇的目光投向了她们。


有点阴郁的天气使得秋风可以自由在街道上穿行,不受阳光所限制的它,将浓浓的秋味毫无保留地煮进每个行人的嗅觉里。


这座有年头的小镇,有着独特的西式风韵,无论是街边替代常绿的香樟而挺立的枫树,吸引闲情逸致聚集的长椅,还是从租界时期保留至今的老教堂,翻新成了饭店的外资银行旧房,都给人一种居住在上个世纪初的英国的错觉。虽然现在住在这里的外国人已经只剩下麦芽糖和教堂里的人,但改变不了这里与其他地地道道的中华小镇氛围上的区别。


走过大半个小镇,橱窗里无数次掠过麦芽糖和她身后的海王星的身影。


麦芽糖依旧是那副强势的姿态,微抬八度的目光,紧凑均匀的步伐,竟有与那些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中年精英男性有几分相似。


而海王星也保持着那副姿态,放低所有能放低的东西,令人看了一眼就莫名产生“想原谅她”的想法。然而,始终不失掉自己的坚定,眼神里不表现出的坚毅,在心中慢慢贯彻。


离教堂只剩下一个红绿灯,麦芽糖突然停了下来,前方此时正是绿灯。


“……”海王星没有发出声响,及时停了下来。


“真是败给你了。”麦芽糖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别做那副模样了,让我很有罪恶感。”


“但是,我觉得这样会让你无视我的时候可以更快把气消掉。”海王星直起身来回答道。


“少来了,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只会让我觉得烦躁。说到底,我也没有理由对你生气,反倒是你,我这么爱理不理地对待你,你就不会恼?”麦芽糖戏谑地说道,她在挖苦人时喜欢用最简单的口语化语言。


“为什么要生气?”海王星问道,眨着她一深一浅两颗蓝色的大眼睛,“我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生气了,但那是因为你不尊重别人。现在,你既然在生我的气,会不理我也是正常的事情,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呢?”


“别用一副长辈的腔调说教我,你和我没什么关系。”麦芽糖摆了摆手,“你想起事情来净钻牛角尖,你说我不尊重别人让你不满,那我现在不尊重你,你怎么还纵容起我来了?连你自己都不认同你的说法,你还觉得那比我的想法更正确?”


车辆从她们身边驶过,平行的气流扬起她们反射着不同色彩的长发。


海王星点了点头。


“虽然在你看来可能很不讲道理,因为我们的思维模式或许并不相同,但我并不觉得我应该为了贯彻自己的说法而无故迁怒于你,我还是认为你的想法过于偏激,你不应该因为那种想法而划定自己待人的边界,作茧自缚。我想要让你明白,宇宙中的所有生物,都应当从它们好的一面开始认识,更何况是面对自己的同胞、同族。”


“说不出什么依据,光是读点给小孩看的童话故事,亏你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发话,该说这是你的优点吗?”


麦芽糖说完讽刺的话,眼神向下游离了一会,似是在心中仔细斟酌了什么,许是在海王星的话中有什么真正触动她的东西,值得她如此细细咀嚼半刻,才开口说道:


“好了,我也不想装什么冷酷到底的烦人角色,无视表演到此结束。你也收敛收敛你的样子,那副模样跟在我后面会让我很心烦。到我旁边来吧,至少让我能看好你。”


海王星的表情中含着一丝丝惊喜。


“你不生我的气了?承认是你错了吗?”


“我刚才就说过了,我没有对你生气的理由。但我可没说过是我错了,很明显是我的理论更合理。你到底对没对,和那个神父见面后就会知道。”


海王星却似乎根本没在听,她大步地迈到了麦芽糖身边,像是急不可耐地冲向一次重逢一般。


麦芽糖看到她一副没在听的模样,也不再说什么,脸上保持着没有表情的表情。


“我可以抱住麦麦的手过马路吗?地球人好像觉得这种事很浪漫!”


“我和你说过让你不要打扰我的吧?”


“早上没叫醒我的事,我还记得呢!”


“那分明就是你的问题……不过也没必要计较这个,随便你。”


海王星不由分说地挽住了麦芽糖的左手臂,因为身高的差异,海王星不得不比其他做这个动作的地球人把手更往下一些。


但这不影响她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阴云散去,阳光从西北角开始再一次洒满小镇,几秒钟前冷静锐利的争执者荡然无存,原地只留下在秋阳中受用着纯粹的幸福的少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