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三话·酒盏与黑马 完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4 10:25
点击:336
章节字数:27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侵入者,有侵入者吗?”


席上的神使们躁动不安了起来,没有见过死亡与杀戮的他们,在血的事实面前,如虫豸般无能。


他们四处逃窜着,不断有人踩到其他人的长袍,不断有咒骂声和吼叫声发出,高洁的神使,狼狈不堪,甚至比不上成群的野兽令人敬畏。


闹哄哄的厅中,只有两个人没有反应。


一个是神,一个是璃。


璃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他是个王子,是未来的人王,更是个战士,他早已克服对于鲜血的畏惧。他对那些神使更是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仅仅把他们当作可悲而又可恨的监禁者而诅咒着,他们的惊慌失措,反而令璃感到快慰。


“退下吧,剩下的由我来做。”


神发话了,他的声音犹如北国的风雪中傲然挺立的万年松,层层纤维里凝聚着不容辩驳的威严。


「“!……”」


「“怎么了吗?”」


「“没事……就是,稍微被你吓到了一下。你模仿那个声音模仿得好像,感觉你就是那个坏神一样。”」


「“啊哈……毕竟……我也算是和那个神一个性质的东西……”」


「“怎么会呢,你有血肉,有思想,有灵魂。虽然有点随心所欲,但你时时刻刻考虑着别人。你一定不会像那个神那样做过分的事而毫不自知,因为你有善良的本性!……”」


「“嗯……你能那么看待我,我很高兴。不过,整个海王星上,有自我意识的存在,就只有我自身,能支配整个海王星的,也只有我自身。所以,我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海王星的神了,因为所有职务都只能给我嘛。这样一来,我和那个神其实在关系上是对等的。不过,这只是故事而已!火星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坏神,我也不知道。我想是没有的吧,如果其他几颗行星也和我一样有自我意识的话,也不至于那么久都没人来看我啊。”」


「“哦……”」


「“啊,我又在自说自话了,不要在意!”」


神使们听到神的指示,像闻到腐烂气味的苍蝇一样纷纷冲向大厅后门,展开他们在刚才的骚乱下变得凌乱不堪的羽翼,逃窜了。


神瞥了一眼无动于衷的璃,没有说什么,从他的座位上站起身来。


厅外的厮杀声忽然间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马蹄声,从远处慢慢地近了。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从璃的心头升起,他有意地侧耳倾听,那个步调,他无比确信自己曾经听过,但偏偏有一种杂音混杂在里面,使他难以确切地会想起。


近了,更近了。


璃逐渐听出那个杂音是马蹄沾上了粘稠液体后跑动的声音,大概是血吧。


他忽然瞪大了眼睛,朝门口大喊:


“不要进来!”


已经晚了,黑色的烈马突入厅门,鞍上的骑士,正是他在刚才的那一刻想起的人。


玄铁色的铠甲上沾满鲜血,披挂着它的人紧紧握着手上的长枪,像一块灼烧着的钢铁,不动声色的外表下,隐藏着早已沸腾的某样东西。


一切的一切,令他无比熟悉。


“安……怎么会……”


璃的双腿颤抖着,他最不愿看到的场景出现了。


璃本觉得自己已经是失去了一切的男人,不论再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感到畏惧,大不了就将他最后剩下的这条毫无意义的生命也夺去吧。


但现在,他恐惧着,绝望着,因为他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将被摧毁,连他仅剩的“牵挂”都要被摧毁。


“把璃还给人间,他不是你这个神的私人玩物,他是人之子,是人之王。”


“授予他君权的人是我,我也拥有夺去他君权的资格;正如授予你生命的人是我一样,我有夺去你生命的资格。”


“收手吧,安。我们赢不了他,他创造了火,然后才有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是属于他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改变。人是无法反抗神的,他的意志,是你我所不能抵抗的。你现在虽然站在那里,但其实已经和一具尸体无异了,他的力量远远在你之上。我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所以……我得要和你一起赴死才行啊!”


璃突然将手上的酒瓶砸到了对背后毫无防备的神的头上,紫红色的酒浆随着酒瓶的碎裂而迸出。


这是他的决断,他的觉悟,也是他付诸一切的赌注。他摔碎卑微的命运,要让玩弄世人的狂妄之徒自食其果。


“这样的花招,果然只有你会做出来!”


安心领神会,黑马的马蹄疾驰着,她举起长枪,朝着心脏的位置,一枪刺下。


沉重的长枪在神的身体上剜开一个巨大的洞,紫红色的血液从枪尖不断流下。


然而,就在安确切地感知到自己刺穿了敌人的胸膛时,一阵剧痛突然从她的左半侧身体传来。


令人无法忍耐的剧痛,简直就像被凿开一样,一大片的身体失去知觉。


安低下头确认,她的甲胄是完好的,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但在重甲内,她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血肉在沉积着。


“这是魔法吧,把我对他造成的伤害完全复制给了我。这可真……要命。”


左半身知觉的丧失使得安从马背上坠下,长枪从手中滑开,重重地砸在地上。


神伫立着,就像完全不会感受到疼痛的机器一样,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而他的身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


安倒在地上,头部的撞击和过度失血使她的意识恍惚起来,她知道,到了闭上眼的那一刻,就是永别的时候了。


模糊的视线内,她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如同大地的火红与沧桑。


那个人似乎在急切地呼喊着,但安什么都听不到,她的大脑中只有寂静,一种苍白的寂静。


安想说点什么,可当她刚张开嘴时,一口滚烫的鲜血却先于话语涌出了。


安的视野暗了下来,就像昏黄不定的烛火坚持着最后的时间。


那个红色的身影似乎靠得更近了,宛如陪伴她的夕阳,在最终选择了落向她的方向。


安觉得有趣,自己这样的黑骑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是在太阳最灿烂的光芒下,她曾以为,自己终有一天会在得摩斯黯淡的光芒下迎来生命的终结。


但她并不觉得糟糕,她甚至……感到满足。


她听见钟声,从她灵魂深处传来的声音,提醒着她,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她渐渐闭上双眼,在最后一刻,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留下的是生者,怀抱着安的躯体,璃泪眼婆娑,与他父亲失去王后时一模一样。


神转身看向地上酒瓶的碎片,又回过身来,用他的权杖刺穿了璃的胸膛。


毫无痛苦,一瞬之间,璃已经失去了呼吸与心跳。


神将他们两人的灵魂升上更高的天空,他们便成为了二十二宫中紧挨着的水瓶座与飞马座。


“好了,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海王星长舒了一口气,虽然知道很多故事,但这样完完整整地给某个人讲故事,对她来说也还是第一次。


“……最后神为什么要把璃和安升上天空?而且,星座只有十二宫吧?”麦芽糖问道。


“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行为符合了神对于高尚的人类的定义吧。”海王星答道,“火星的公转周期比地球更长,在火星,每年总共有22个星座穿过天空。比起那些,你现在该睡觉了。”


海王星用食指轻轻按住了麦芽糖的嘴唇,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头顶的光环发出微弱的光芒,穿过细密的发丝漏了出来。


麦芽糖似是应允了,不再问什么。


海王星轻轻地走出了卧室,关上门。


“火星的童话故事不太适合给她讲吧……这些情节对于地球人来说好像太过了一点,得要反省反省!”


海王星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家门。她真正的工作,从现在开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