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入团考试(准备)

作者:Xmage
更新时间:2023-01-26 10:53
点击:278
章节字数:63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与塔绮娅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王宫的信使也将记载着考试通知的信件寄到了茉莉的家中。也与她们一样,露休丝在看完信件后,用力地将信纸捏扁。随后便将此事通知起床的茉莉和家住在王都其他地区的琉璃,将「三人明日一定会准时赴约」为回复,将回执递到了信使的手中。

那一晚,露休丝没有再出门去练枪。而是与茉莉一起待在家中。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屋内的气氛十分尴尬,茉莉不和娜卡说话,娜卡也不敢主动向茉莉搭话。作为中间者的露休丝不知道她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矛盾,也不好随意劝解。三名女性就这样看似毫无意义地打发着似乎和凝固起来一样的难熬时间


谁也不知道谁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谁又在心中暗自下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决心。


而体感漫长,实则短暂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阳光透过纱窗,照在床铺上的那一刻,露休丝立即从被窝中坐了起来。她知道,命运的时刻已经到来了。为了这一天,她养精蓄锐,锻炼枪法。甚至还准备了其他手段...


她紧紧地捏住被角,扶着剧烈起伏着的胸口,为自己给予鼓励,也为自己做出觉悟...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成败在此一举!」




收拾打扮并没有花费露休丝和茉莉太多的时间。不出半个小时,两人便已经整装待发。背上的武器已经寒光逼人。腰包中的药草和解毒草等恢复药剂也已经鼓鼓囊囊。重新披上银光闪闪的战甲的露休丝和换好干净整洁的圣女服的茉莉已经站在了门口,将大门推开一个小缝隙。只是在出发之前,她们最后还要对留在家中的娜卡留下最后的嘱咐


「娜卡。我们这次出门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在外面过夜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所以你不必特地等我们回来,有什么事想做的话就去做吧...还有,这次我也有再也回不来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变成了那样的话.........露提丝就拜托你了」


「嗯...」


将两人送至玄关的娜卡只是微微地点头应允。她起初并不认为一个区区预备役的入团考试会危险到这个地步。但看着露休丝那严肃的态度,还有茉莉近日来反常的情绪。她也不得不提高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以更认真的态度去看待,考虑最坏情况发生的可能


「茉莉...」


想到这里,娜卡不禁向茉莉投去了担心的目光。但茉莉却有意地避开了娜卡的视线,只以自己的侧脸朝向她。与露休丝不同,茉莉没有任何话语留给自己最好的挚友


「........露休丝,你们一定要小心行事。如果真的遇到危险的话弃权也没关系,总之不要丢掉性命...她也麻烦你照看一下了」


知道茉莉还在因不明原因生自己的气,娜卡也只好把本该对茉莉诉说的忠告转达给露休丝。露休丝的回应也同样只是头部一个轻微的低下,抬起的动作而已。


「那么,我们就出发了,娜卡...」


「祝你们好运...」


露休丝简单地对娜卡道别,娜卡也只是简单地予以送别。接着两名女冒险家便走出房门。「咔嚓」一声,将娜卡一人留在了房间之中


魔王站在玄关处,久久没有离去。就算屋内还有着依然昏迷不醒的部下亚格。但她并未选择折身回房。紧紧盯着木门的一双血红色的双眸中还残留着挚友与女骑士的影子。


「她们两个....都有事情在瞒着我...」


那两个暗藏心事,没有将心底的想法与所知的实情完全告知自己,充满着难言之隐和神秘感的身影让魔王无法就这样放下心来坐在屋里等候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的她们。


在露休丝与茉莉离开的约一个小时之后,魔王最终也把手伸向了大门




「喂!你们两个怎么出来的这么慢啊!老娘我都在这里恭候你们多时了!」


而当两人刚刚走出家门,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大到已经不能简单用「精神」来概括,甚至可以说已经有些扰民的大嗓门。她们回头一看,同样已经全副武装的同伴:女战士琉璃正敲打着自己钢铁的拳套,站在茉莉家门口不远处,向着她们打招呼。她出现在这里一事让露休丝很意外,也有些欣喜


「琉璃?你...直接过来了?我们还说去你家接你...」


「哪有那个必要啊!老娘我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打架了!所以昨天晚上老娘我是激动的一宿都没合眼啊!」


「诶....?」


「不过没关系!老娘我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最佳,最棒的十二万分充沛哦!看!这充满力气的肌肉!」


说着,琉璃向两人比了个凸显肱二头肌的姿势。指着隆起的肌肉十分自豪地笑着。


看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样子,露休丝和茉莉也只是欣慰地笑了笑。这个豪放的女战士成功地舒缓了两人之间那几乎透不过气的紧张感。能让她们以更平稳一些的心态去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


只是在实力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另一边,似乎就见不到这般祥和的光景了。


「你们两个还没准备好吗?」


王都中最繁华地段的巨大别墅中,背好巨剑「精灵之乐园」,腰别长剑「精灵之匙」两把母亲留给自己的武器。精灵少女已经做好了她的战斗准备。身上没有其他的防具,也没有携带任何辅助道具。对塔绮娅来说,她仅靠两把武器而已便已经足够了。


而与彻夜未眠的她不同,这时塔绮娅的同伴:圣女帕伊斯和名义上的魔法师,事实上的魔王之女梅艾拉才刚刚起床不久。此时还未完全将衣服穿好。


而塔绮娅,却显得有些不太耐烦的样子


「你们到底要准备到什么时候?我想早点过去啊」


「为什么这么着急啊...哈欠....不是说好上午九点集合吗?现在才7点啊...」


一边换上皱皱巴巴的圣女服,一边张开大嘴打哈欠的帕伊斯看向坐落在主厅内的巨大钟表。上面的短针才刚刚过半一点而已。她们所居住的位置可以说是四通八达。出门后抵达王宫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


而塔绮娅这么一大早就把她们都叫起来,自然不是为了其他原因


「如果能早点接受考试,那也就能早点结束...那我也可以让库西卡更早地去帮我寻找娜卡姐的下落!所以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你们两个动作再快一些!」


「真是的....结果还是为了你自己啊...」


三个月前在瓦多镇初识时还不是这样,但这三个月来塔绮娅可能是因为与她最爱的人分别太久,可以说是变得越来越不像原来的她。就和库西卡在她们一行人救下马尔雅洁的那天说的一样,塔绮娅三句话不离娜卡的现象可以说是愈发严重。帕伊斯本就对娜卡不抱好感。而对娜卡有着几乎不可理喻的执着的塔绮娅也令她有些日积月累的不满情绪。但毕竟她的强大有目共睹且难以违抗。帕伊斯也只能小声发着牢骚,手中则尽快提高效率。


「...」


而梅艾拉却什么都没有说。早已换好衣服的她只是抱着自己的那一顶遮阳伞,安静地站到一边。距离她只有咫尺之隔的塔绮娅却完全没有看向她,只是一个劲地在催促帕伊斯。


她没有帮着塔绮娅去催帕伊斯。也没有为帕伊斯解围让塔绮娅再稍事等待。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静静地注视着眼前这堪称「闹剧」的画面...


「小艾」


「呀!?」


突然一阵冰凉的触感从脸上传来,吓得梅艾拉发出一声尖叫。向右侧一看,只见早已穿上一身体面有干净的衣服的马尔雅洁微笑着将一瓶冰镇的饮料慢慢放回她的怀中。优雅地向梅艾拉倾身问好


「早上好,小艾」


「啊....小,小雅,你这么早就起了吗?」


「是呢。因为平日里爸爸请的家庭教师都是在这个时间左右就会来小女的房间,所以小女我也很习惯早起呢」


「是这样吗........其实不久之前我也是一样呢。每天早上都会被强硬地叫起来,被灌输很多我根本就不感兴趣的知识...」


「诶?小艾你也是这样?」


「....我们还真的有点像呢,小雅~」


「嗯?你们在干什么?」


起初魔王之女的尖叫,都没能引起那个心无旁骛的精灵少女的注意。直到两名女孩有说有笑的愉快对话传到了耳中,塔绮娅才把头转向了梅艾拉那边。也同时注意到了怀抱着好几瓶饮料的马尔雅洁。诧异地问道


「马尔雅洁?你这是....」


「那,那个!塔绮娅小姐!」


她有些紧张地将饮料递了上去,低头说道


「小,小女我听说您和小艾她们今天有很重要的战斗。因为您,帕伊斯小姐和小艾是小女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所以小女我用自己所剩不多的钱,买了这些饮料来,希望它们能在战斗中为您三位多少解解渴,恢复一下体力...」


「不必了」


「....诶?」


对于家族企业已经离析分崩,失去了父亲的援助,不仅没有积蓄,身上也没有任何值钱物品的马尔雅洁而言,购买这仅仅不到五瓶的饮料,就已经是她省吃俭用,变卖多余的衣物而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一点向恩人报恩的能力极限了。而一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瞒着大家,独自一人前往满是陌生人的大街并寻找商店,并尝试人生第一次购物,对马尔雅洁来说也是艰难到令她多次想要放弃,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下来的艰苦挑战。她不会战斗,也没有对外界的了解和知识。她只是认为,这也许就是她目前唯一可以聊表一下自己那根本微不足道的小心意的方法。


但就连这样一点渺小的心意,都被塔绮娅摇头拒绝了


「这次的考试没有那么困难。我们大概不需要带这东西。而且我们身上也没那个空间。如果身上再拿一个包用来装这些东西的话,岂不是碍手碍脚?」


「.......」


马尔雅洁绝无想要拖累救命恩人的想法。但对方既然称自己的心意是「碍手碍脚」。马尔雅洁也只得悻悻地低下头去,将伸出去的手臂慢慢缩回....


但有一个人,却在这个时候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你....你说的太过分了吧!塔绮娅姐姐!」


梅艾拉积攒在心底的情绪,在马尔雅洁的好意遭到如此冷漠的拒绝之后,终于爆发了。塔绮娅因为心系娜卡所以对自己以及帕伊斯并不是十分在意一事她十分了解,也已经习惯了。但是她认为才刚来不久,而且还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下的马尔雅洁竭尽全力而贡献出的一片好意,不该遭到这般冷落的对待。她第一次,向对她也有着莫大恩情的塔绮娅直接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塔绮娅姐姐,小雅她...她只是想稍微帮我们一点忙啊!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理解,不能接受...塔绮娅姐姐你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连多带几瓶饮料活动的力气都没有吗!我才不相信!你一定是嫌麻烦才这么说的吧!」


「小,小艾?」


「梅艾拉....?」


而梅艾拉如此激动的反应也让塔绮娅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语竟会招致一边的梅艾拉如此强烈的反对,竟一时语塞。一旁的帕伊斯更是惊到全身动作僵停在半空中。马尔雅洁自知只是客人,而且受人之恩。更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导致恩人们产生矛盾。她手忙脚乱地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半晌之后,塔绮娅才叹一口气,平静地解答


「不是,梅艾拉。也许你是真的喜欢喝这种饮料。不过我们真的没有这个必要把它带在身上啊。我不是不理睬她的好意,只是想喝的话等我们回来再喝不也一样吗?这个国家的所谓预备役的水准那一天你也见识过了,根本就是一群中看不中用的乌合之众,对付他们何必那么较真...」


「...不必那么较真的话,塔绮娅姐姐刚才又为什么会那么着急地催促帕伊斯姐姐呢?」


「....什么?」


「因为塔绮娅姐姐眼里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娜卡姐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乌合之众,都可以被当做不存在一样.....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这次的考试塔绮娅姐姐其实也认为根本不需要我和帕伊斯姐姐,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轻松解决的吧...」


帕伊斯所不敢透露的心声,现在由这名魔王之女毫不客气,毫不遮掩地直接向塔绮娅本人表达了出来。那是她这三个月来的真实见闻。也是她三个月来的真实感受。


「在塔绮娅姐姐眼里,我和小雅,还有帕伊斯姐姐...大家都和那些预备役一样,都是乌合之众,对吧...我和帕伊斯姐姐,就像是那些饮料一样...」


梅艾拉抬起脑袋,一双热泪盈眶,却失去神采的空洞目光呈现在了塔绮娅的眼前。


「...........唉....」


塔绮娅没想到,因为一瓶大街上各处的商店里都随处可见的饮料,会把话题延伸到这种看上去完全无关的问题上。她只得长叹一口气。


她与梅艾拉相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记得她早就对梅艾拉表过态,说自己一定会帮助她从魔王的追杀下逃离,一定会帮助她作为一个人类而自由地生活在世界上。也对梅艾拉说过自己不会弃她不顾,无论前方又怎样的强敌在等待着她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该说的话,该做的事全部都做到最好了。梅艾拉应该不会再有顾虑才是。却不想梅艾拉对自己产生了完全偏离自己预期的其他想法与意见。梅艾拉从初次见面时就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心思的小恶魔。总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说着难辨真伪的发言。要完全掌握她的心理情况着实是一件至难的工作。就算是在梅艾拉已经决心与魔王断绝关系,变得有些直率的如今,这样的现象也没有发生改变的样子


不过她既然有这种想法,塔绮娅也知道自己应该更为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才行。


「梅艾拉,还有帕伊斯...如果你们觉得我这些日子对你们的态度变得有些冷漠,不够重视了,那请让我道个歉...我说过,你们都是我十分重要的同伴。这绝对是我的心里话,绝无虚假。只是因为这次的事牵扯上了找娜卡姐,我多少变得有些冲动...希望你们多多包涵。寻找娜卡姐是我们当下的第一要务,但我也不希望你们产生误会和不平衡的感觉。和你们一起冒险真的很开心。我也很想重视你们的意见和想法,但同时我也想给大家保留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和距离...」


「...」


「...」


自己的解释好像像是在辩解什么一样,两名同伴听后也只是以沉默作为回应。塔绮娅不想把气氛搞得如此僵硬,也不知该如何缓解。眼下她只好把手伸向马尔雅洁


「....拿来吧」


「咦?」


「你给我们买的饮料,我们带上就是了...谢谢你的好意,马尔雅洁。刚才我说的话如果让你觉得不开心了,请你原谅我」


「不....没有!我没有不开心...给,给您!」


看得出来塔绮娅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不得不接受了饮料。但这对马尔雅洁来说也已经足够了。她爽快地把饮料递了过去。而塔绮娅则拿起自己衣服的一角,在腰带位置系了一个扣子,做出一个简易的小口袋的样子,将饮料放了进去。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吧?梅艾拉」


「....」


梅艾拉不做回答。无论塔绮娅是真心接受了马尔雅洁的好意还是只是装样子给自己看,对于借此机会将自己的心声透露出去的梅艾拉来说都不重要了。她不想这样说。她眼中塔绮娅是帅气的英雄,是拯救自己的救世主。但现在的她的形象却好像和自己印象中变得有些不一样。而对着拯救自己的人大吼大叫的自己也变得非常奇怪了。这些复杂的心情不能化作具体的语言。她也想向塔绮娅道歉,但话语却卡在嗓子里怎么也无法说出。她只得扭开头,独自向出口走去。塔绮娅和帕伊斯似乎也不打算阻拦,只是无奈地看着她


「小艾!」


但唯有一人不同


她急忙一步上前,拉住梅艾拉的手。焦急地说道


「小艾,如果是我给你们添麻烦的话真的很对不起...希望你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和塔绮娅小姐吵架!你们都是救了小女我的命的好人,我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和和气气的才买了那些饮料...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了,是我擅作主张了.......」


说到激动处,那个女孩甚至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开始哽咽起来。梅艾拉这才转回身去,她的脸上恢复到了往日那充满朝气和元气的笑容。


「才没有哦!我只是捉弄一下大家罢了!毕竟这些天来大家都板着脸,好无聊的呢!大家都吓了一跳吧!好了好了!都不要那么严肃了!来笑一个吧!Ni~」


甚至,她还用双手食指顶起自己的嘴角,咧出一个鬼脸来露给泪眼汪汪的马尔雅洁看。


「小,小艾...?你,你原来...不是真的在发火吗...」


「怎么会呢!所以不必担心,也不用伤心哦,小雅...没事的,什么事都没有」


梅艾拉轻轻拭去马尔雅洁眼角的泪珠。此时最想哭的人用勉强的笑容安抚着他人。


「嗯...!」


但看到马尔雅洁相信了自己的说法,并破涕为笑,坚定地点点头的瞬间,她也并没有那么想哭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