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个人的小日子

作者:不可食用的鸽子
更新时间:2023-01-21 13:49
点击:182
章节字数:23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艾莉希在开始户籍登记的第二天留了封信就消失了,虽然工作量一下子翻了三倍——因为她在的时候我可以偷懒——有点不爽,但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给我留了些自由空间。

贝拉留下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也帮我分担一些工作压力。

艾莉希的信是这么写的:有事出去一趟,几天后回来。

没写目的地,也没写具体几天,女佣贝拉十有八九知道内情,只是她不打算跟我说。

今天的登记工作照常继续,同事少了一个艾莉希,多了一个贝拉,只是贝拉完全没有上来帮我的意思,说得好听是等我提出需求,难听就是加了个人肉摄像头。我收回前文说有自由空间的话。


农户们的属性都挺有意思的,除了电子、热运动这种轻小说里写烂了的东西和各种化学元素的,居然还有光子属性,稍微引导一下就可以让光折弯,效果等同于光学迷彩,实在是了不起的障眼法,另外还有些什么超声波属性,可以自己发出不知道是不是固定波长的超声波,欣赏起来挺漂亮的,就是有点费玻璃杯。

我单独记下了几位电属性的好兄弟,虽然他们长得太像我完全没记住脸,但起码记下来了名字。这个年代的名字起得挺随便的,老有重名,我只好写汉斯1号汉斯2号。不太敢告诉本人,仅仅是自己偷偷这么记了。


贝拉帮助我把用铜线缠绕而成的绕组装好,转子旋转的动力来源于穿过庄园的小溪。我请教了一位木匠汉斯帮我做了台水车,接好所有结构,简单的水力发电机组姑且算是投入了使用。

这种磁铁比不上现代的稀土强磁,只能说是勉强能用,我小心翼翼地把接出来的两条电线尖端靠近,电火花并没有应期待而出现,但确实有一点点微妙的粘连感。

看着这两条电线,我鬼使神差地把灵石掏了出来,卡在两个线头中间。灵石很配合地闪起了呼吸灯,还显示出一个闪电的图案。

真的很想吐槽这个过于智能的交互设计,考虑到没人听得懂,还容易被当疯子,还是忍住了。

这块小锂电还能物理“充电”,到是件好事。买普通灵石虽然可以,但积少成多还是有点贵,让我仅剩的良心感到了些许不安。

既然样机可以运行,我就把数量增加了几台,小水电站初具规模。把产出来的电用铜线拉到我的登记棚子上,通给那个奥古斯塔制钨丝灯——氮气的问题通过庄园里的汉斯完美解决。不知道是不是氮气,反正是个不活跃的元素。


很不稳定的土灯泡在棚子上方发出了令汉斯汉娜们震惊的光。导致棚子围了一大圈人来参观。


一个左鬓角的胡子没刮干净的汉斯胆子挺大,上手去摸灯泡,结果自然是被烫到,他呲牙咧嘴地甩手,眼睛还在望那个灯泡。

我看着觉得好笑,但也没阻止,电线裸露在外的部分都被我用麻绳缠起来了,如果不是湿手触碰,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还有人问我:

“舍费尔小姐,这个贵不贵啊?”

我的情商勉勉强强起了一点作用,听懂了这句话的潜藏意思,于是回复她:“测试稳定了的话会给每家都装的,不用担心。”

收到答复的汉娜欢天喜地地去跟父母汇报介绍了。


钨丝灯有一种独特的复古风情,就是它的又烫又暗,让人时刻感觉到能源的浪费。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更倾向于让罗莎琳德——那位硅属性的大学院老师——帮我做个LED出来。冷酷、节能、还亮,谁不喜欢呢?


想着多让灯泡亮一会儿看看情况,今天的登记时间也就延长了。拿新奇东西出来也有好处,那些不想登记的农户也为了亲眼看看被其他人传遍了的神光而到了现场,省得我到时候还要上门查水表。

多亏了这个,我完成了生命中的第一次福报体验,只不过没上满6天。而本人已经充分感受到内卷的可怕,于是决定明天给自己放假一天。


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还真是生出了那么一点点的不习惯。以前也不觉得自己睡双人床怎么样,但是到现在却觉得有点没安全感了。这自然不是因为我想念某位容克老爷了,肯定是想前世带不过来的宜家鲨鱼。

怀揣着对布罗艾的沉重思念,我缓缓进入梦乡。


第二天是被掐脸掐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铺满视线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其中那双蓝灰色的眼睛格外有存在感。

内心闪过一些夹杂着文明用语的赞美词,我不由自主地从被子里抽出手——

回掐了回去。

“你干嘛啊!”艾莉希灵敏地躲开了。


趁着她退后的间隙,我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摆出一个备战姿势。直视着她说:“那当然是为我的美好睡眠报仇!要是因为你弄醒我缩短我的睡眠时间,导致我的肤质变差,让世界失去了一位美少女,这责任你担得起吗!”


艾莉希试图翻个白眼,但在即将开始翻的时候忍住了。真是个有素质的贵族。

“我的舍费尔大小姐。”她哭笑不得,“您看看,这都十点钟了。”

在贝拉告诉我这年代的摆钟不准之后,我都把上面的指针权当放屁,平时看都懒得看。听到艾莉希这么说,我才勉为其难往那个方向瞟了一眼。摆钟显示的时间是十点多。

“切。”我收回视线。


艾莉希穿戴很整齐,一件没什么修饰的白衬衣,领子上戴了个嵌了颗蓝石头的挂饰,也有可能是起领带的作用?我不太清楚。这个时代总喜欢在领口袖口搞那种荷花边,从荷花边里出来的脖子脑袋就像荷花的结构,而且脖子越长的人越像,每次看到我都觉得非常无语,甚至有点好笑。好在艾莉希对那些装饰没什么兴趣,衣服都是直领口袖口,看着还能顺眼一点。

她这副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看着她领口上的蓝宝石出神。

“大概半小时前,回来之后先去洗了个澡。”

“熬夜赶路了?”

艾莉希点点头:“通了个宵。”


这位容克老爷的生活一般来说都挺规律,很少有通宵的时候——至少从我认识她开始。

我看着她爬了些细血丝的眼白,犹豫了一下,抓住她的肩膀,然后拉着她躺回床上。

“那你就先睡会吧,其他事情放一放,一天时间而已,也不会发生什么的。”


她翻了个身摆脱刚刚被我拉下来的姿势。

低低的,轻到几乎是气音的回答在耳边响起。


我转过头去望向已经合上眼睛的艾莉希。虽然我也清楚,她确实没必要做什么事都向我汇报,但心里还是会有点痒痒的。

我靠,这不会是控制欲之类的抖S倾向吧。我还有这种属性的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