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无标题

作者:不可食用的鸽子
更新时间:2023-01-21 16:48
点击:195
章节字数:47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7

米德本土一片太平盛世模样,失业率和犯罪率都保持在一个很低的数值。以前柏林破破烂烂的工业住宅区也被重新整修,路过时再也不需要忍受垃圾的恶味。

帝国是成功的,就目前来看。

一下次元艇,就能感觉到一股寒气。

fate紧了紧大衣,在外面呆的久,都不记得米德本土已经是冬季了。

她带着副官,前往帝国大厦。

与上次不同,这次没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文职官员,大概是情况稳定下来之后,政府的压力也少多了吧。

偌大的大厅里,fate注意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职员,她的视线不停地在fate和手中的资料上来回流转。

“您、您好,是帝国师的泰斯塔罗沙旗队长吗?”

她的语气极为慌张,可能是刚上任不久的职员吧。

这么想着,fate决定放轻语气,不要吓到她。

“是的,要劳烦你指引了。”

“劳烦什么的、哪里的事,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才是!”

二人跟着职员上了电梯,来到三楼的帝国党卫队元首办公室。

fate在心里奇怪,明明是调任国家安全局,为什么还是来这。

“打扰了!”

职员伸手叩门,听到里面的回应后把门推开。

办公室里有两个人。

对fate来说,他们并不陌生。

坐在椅子上的是党卫军元首西姆莱,站在旁边的是警察头子海德里希。

西姆莱长得很有特点,不知是否是因为肥胖,他的下巴叠在一起,看起来有些滑稽。上面的鼻梁架着小小的圆框眼镜。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令人喜欢不起来的样貌,比起戈林将军来说。

“泰斯塔罗莎旗队长。”

西姆莱缓缓开口了,声音不大,低沉的很。

“是。”

fate敬了个帝国军礼,她用余光看到海德里希摆了摆手,让引领的职员离开。

“你在战场上的表现,不止令我,还令很多党卫军高层对你大为赞赏,你是勇敢忠诚的帝国军人,你的行动也充分表现了这一点。”

没什么意义的赞赏话。fate当然知道,西姆莱把她叫过来不可能就是为了夸一顿。

“非常感谢您的赏识,我很荣幸为党卫军工作。”

所以,也要无意义的回过去。

“是吗……你喜欢这份工作就好。不过……考虑到你的各种方面,我认为你更适合调任到国家安全局工作。米德本土安全的重要性要远过于战争区,我们需要把精英力量集中在本土,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变故,以及绝对保护大帝的安全。”

“是的,先生,如您所言。”

“我会将你调入国家安全局,进入海德里希的编队,并且提升军衔至旅队长,你的副官会保持原职,继续跟随你,我期待着你们在不同岗位上的贡献。”

看似升职,实则降职。

这种编排,定是海德里希的主意。

fate做出一副兴奋的表情,连忙感谢西姆莱。

对方似乎很吃这一套,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摆摆手让fate离开。

“非常抱歉,先生。”

“怎么了?”

“我收养了一个在柏林保卫战中,从收养院救下的小孩子……她有优秀的魔法资质,也在我离开米德时一直跟在我旁边,我希望您能让我继续带着那个孩子,让她接受魔法教导,以便长大后也能为帝国贡献她的一份力量。”

“这……不会影响到你工作吗?”

“如果会因此被影响,我领口的奖章就应该被收回了。”

“哈,真是有性格。”

fate紧张地观察着希姆莱的表情。

“当然可以了,泰斯塔罗莎,那个孩子被大帝授予与你相同的铁十字勋章的时候,会感谢能有如此优秀的老师吧。”

“非常感谢您的夸奖。”

“你走吧,再晚的话,今天就办不完手续了。”

希姆莱笑着,他那张本就紧锁在一起的脸看起来更微妙了。

fate想移开视线,但又知道这样不礼貌。

硬着头皮,她也挤出一个微笑。

“好的,谢谢您。”




fate和副官的制服袖子上多了一个菱形的标志,菱形的中间是个“SD”,意思是国家安全局。

但是,还没等到任,fate就收到了一条没有标明派发地的任命书,署名只有“盖世太保”四个字。

尽管连出处都没有写明,但是希姆莱和海德里希的魔力印不会有错,这封任命书更不是恶作剧。

也就是说,她现在也不是国家安全局的人了,而是隶属于一个名为“盖世太保”的组织。

任命书要求她先到国家安全局,后续工作会由盖世太保的人来做。

副官同样收到了任命书。

“fate小姐,那是……?”

从帝国大厦去国家安全局总局的路上,蒂安娜问道。

“是降职,你暂时不要对新工作抱什么期待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在这里也呆不久。”

“为什么?”

“我们以前是和海德里希地位平齐的军人,现在是他手下的条子,这是降职。突然调动职位,这说明西姆莱或是海德里希对我有意见、或是怀疑我了,想把我放在米德加以监视……因为我的原因,把你的前途也耽误了,真是对不起。”

“不不不,我的事情无所谓,倒是fate小姐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看着下属关心的眼神,fate眨眨眼。

“放心吧,我是不会有事的。”

哪怕这么说了,副官又能信多少呢?

看着蒂安娜若有所思的表情,fate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说的太没希望了。

“不过到了本土也好,有空可以去看看昴她们了。”

“嗯,这倒是。”

国家安全局的办公楼出现在眼前,门口还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车牌子有点眼熟,fate仔细一想,是她与师长带着海德里希离开米德时,送他们去次元港的车子。

海德里希也许已经到了,fate如此猜测。

她把车停到旁边,带着副官下车,门口的哨兵将二人拦下。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

领子上的军衔还不够吗?

也许国家安全局与党卫军用的是两套系统?明明都是隶属党卫队?

fate拿出了在西姆莱那拿到的调任通知书,将其递给哨兵。

国家安全局的办公楼并不是很大,更没有fate想象中的那么气派,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层建筑物,甚至还不如vivio的学校。

哨兵把通知书还给fate,敬了个礼,退回去了。

"你在紧张吗?"

fate注意到左顾右盼的副官。

"嗯……稍微有一点,因为和想象中的出入太大了。"

"是吗。"

有这种想法的,看来不只是她一个人。

进去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有一个专门指引的人,帮助二人完成了一套手续,并且为她们安排好了办公室和宿舍。

下午是没有安排的。

fate正琢磨着要不要去看看疾风她们,蒂安娜就来了。

"fate小姐,既然有难得的休息,要不要去看看八神小姐她们?"

"啊,我正有此意。"


叮咚。

“谁啊?——”

按下门铃后,里面的应答声,听起来是疾风的。

“是我,fate。”

打开的门后露出了疾风的脸,棕色短发挡住了fate投向她左耳的视线。

“哎呀,竟然是小fate和蒂安娜,稀客啊,快进来。”

“打扰了。”

旧友的脸似乎憔悴了很多,fate斟酌着怎么开口询问疾风的近况。

四骑士也在家里,也许他们现在都是在帝国挂个名头吃空饷。

帝国不会用非米德出身的士兵,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从开始从政就打出了米德至上的名号。

fate和蒂安娜在沙发坐下,夏玛露为二人倒茶。

“也有一段时间了呢,距离上一次见面。”

疾风先开口了。

气氛有一种莫名的尴尬,fate想要用一种不会伤到疾风的说话方式,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

“疾风小姐现在怎么样呢?”

替她问出口的是副官。

的确,在蒂安娜的角度来说的话,比起fate会好很多。

fate向她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后者笑了笑以作回应。

“嘛……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喽?每天都比较闲,虽然有工作却跟没工作差不多。”

“这样啊……”

“不过,这附近总是有帝国的警察在巡视,不知道是不是怀疑我们这些闲人想不想造反。”

巡视的警察?

所有地面总部的警察都被帝国收编至国家安全局了,在这里加重防卫也就是海德里希或是西姆莱的决定。

他们两个人会这么干,多半不会是因为疾风这样在旧日管理局不算权势特别大的角色。

与疾风一同住在这个安置宿舍的会是谁呢……?

只会有旧日同样是在管理局工作的人才会。

fate摇摇头,想这种事对她没什么意义,只会让她的大脑更加疲惫罢了。

也许帝国是对整个管理局旧和平派高层警惕呢。这也就不是她能去干涉的东西了。

但是,在能妨碍海德里希的地方,她还是要去努力一下的。毕竟管理局里还是有很多与她关系不错的人。

……而且,如果管理局夺回了对米德的主导权,帮助了管理局高层的她,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困难到哪去。

不过就现在局势来看,明显拥护帝国才是最好的选择。

到底是站那边比较好呢?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ate?小fate?”

“啊啊。”

一回过神,疾风在叫她。

“哈……你也是不容易,最近太累了吧。”

在某种意义上,的确不怎么轻松。

“不不,比起我,你们要辛苦的多吧。”

“闲人而已,有什么辛苦的。”

疾风苦笑着,摇了摇头。

友人只是在逞强而已,这是三人组不知为何共通的特点。

fate不打算戳穿,她注意到了抱着臂膀走过来的希格诺姆。

“别来无恙,泰斯塔罗莎。”

“好久不见。”

“真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切磋一回,太久不训练都要手生了。”

希格诺姆眨了眨眼睛。

“是啊。”

fate有些尴尬,她无法给希格诺姆做出任何承诺。

她想问问疾风在那个管理外世界的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她斟酌着词汇。

“距离上次和疾风见面……时间确实不是很长呢。”

疾风眯起眼睛。

“你在说什么呀,明明都有大半年了吧。”

二人对视了两秒钟,fate聪明的选择了避开话题。

“啊哈哈,是我记错了。”

“哈哈……”

“诶说起来,厄尔克在你这里这么久真是麻烦你了,既然我调回米德了,就不如……让厄尔克回到我这里吧。”

“vivio呢?”

fate不语,半晌,才低声说。

“vivio还是……暂时交给你吧。”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海德里希。前线需要战力的现在,把一个s级空战魔导师——而且还是党卫军的副师长,调回本土到底有什么意义。”

希姆莱摘下小小的圆片眼睛,用纸擦拭表面。

海德里希则坐在沙发上翻阅资料。

“先生,我希望您能意识到,本土的安全要远远重于其他世界辖区。格斯尼没有理由不在我国安插眼线,我们的谍报组也要增强战力了。”

“战争打的是情报倒也没错。”

“何况,现在大帝的心里,比起国外战况,更担心国内吧。”

“你是说守旧派?”

“是的,先生。待我们的谍报组织成型,下一步就是要清理国内了,旧管理局那群安逸的老将军们对有活力的帝国总有不满,他们不仅是大帝心里的几朵乌云,也是国家发展的阻碍。”

“你想怎么做,用盖世太保?”

海德里希闻言抬头,他看着希姆莱。

“我希望获得您的许可……我能保证大帝看到结果会开心的。”

希姆莱收起纸巾,重新把眼镜戴好。

“我可以把现有的谍报局给你,至于动手的借口,我也会在监察局那边帮你合理化。”

“非常感谢您,先生。”

“整场行动不要冠党卫队的名字。”

“当然……我明白。”

“还有,留一点人看着戈林那家伙。”

“好。”

海德里希起身,行了个军礼,离开了。

希姆莱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关上的房门,才收回视线,拿起手边的终端。




fate想去看看vivio。

这是她早就该去做的事情。

但是她不太敢去,因为她现在地位不稳,也怕拖累vivio。

至少,vivio在疾风那里,疾风会保障vivio的人身安全和思想健康。这让fate也多多少少能放下一点心。

她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分配到这里,实际权位还不清楚,就又要调任。

她离开了疾风家,蒂安娜说还想再坐一会儿,她也就自己走了。

回去的路上,在车站旁的银行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青年男性,抱着个布袋,看起来非常紧张。

独属于旧执行官的犯罪嗅觉让fate对他起了疑心,她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悄悄靠近那个人。

男性左顾右盼地观察环境,见没有人在盯着他,三步并两步进了银行。

fate耐心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且将雷光战斧打开。

半晌,那人从银行里出来了,但是布袋不见了。

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fate犹豫着要不要去搜一下布袋。

那个布袋里肯定装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但若是没有,那她就会变成私自翻阅市民私人物品的帝国军人,不单单会失了荣誉,连名誉都会受损。

她想了想,决定不要冒这个险。

把魔导器收起来,她离开了车站。

现在正是小学放学的时候。

她要把vivio送回疾风家。看到fate妈妈的vivio很兴奋,跟fate分享学校里的各种趣事,听着vivio的声音,fate不由得想起了至今下落不明的奈叶。

如果……

如果当时。

她极力阻止奈叶的话。

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