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无标题

作者:不可食用的鸽子
更新时间:2023-01-21 16:43
点击:177
章节字数:50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6

米德的话,大概已经入冬了吧。

fate把玩着怀表,指针指向最上方,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这里的季节与米德完全不同,哪怕舰顶比地面的温度可能还要低一些,也能感觉到独属于仲夏的热度。

“泰斯塔罗沙小姐?”

厄瑞涅小心翼翼地从后面爬过来。

fate看着她,叹了口气,把差点从舰顶滑下去的她拉到自己旁边,问道:“叫我fate就可以了,你不睡觉吗?”

“嗯……泰…fate你出来的时候把我吵醒啦,然后我就睡不着了,而且自己一个人会很无聊,所以来找你。”

“抱歉,吵醒你了。”

fate把眼神移向别处。

“fate没必要道歉的,我才是,来打搅你,非常抱歉!”

fate询问舰长的结果,就是——

“哈…抱歉啊副师长,空的房间真的没有了……”

与没问无差。

最后,她决定让厄瑞涅住自己的屋子,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去麻烦别人。

她在地上铺了被子,把床让给厄瑞涅。

后者似乎很为之感动,说什么也没同意,最后fate拗不动她,只好自己睡床,让厄瑞涅睡了地铺。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她实在是睡不安稳,哪怕低血压都没让她安心地进入梦乡,所以就决定出来散散心。之后的事,大家也就知道了。

“能看到很多星星呢。”

fate昂首望天。

“米德看不到吗?”

“米德看不到。”

厄瑞涅追随着fate的视线,望向天空。

“真可惜。”

“这个地方真好。”

“为什么?比起米德不是落后很多吗?”

“你知道自然美吗?”

厄瑞涅把食指放在下颚,眼睛往上看,似乎是在思考。

“就是大自然很漂亮吧?”

“嗯。”

想来是她看惯了,所谓的大自然美。

米德那边不会给他们太多时间,帝国师必须尽快完成这个世界的全面占领。届时这里所谓的自然美都会被以科技主导的金属风格取代,最后只能在照片中寻找原来的一丝影子。

fate清楚,无论是自己还是师长,都不会不在意上级的褒奖与批评。但是要让她回到米德,向西姆莱报告:帝国师用了一个月时间征服一个文明等级E的世界,她这个副师长的位子可能就要另寻他主了。

fate抱起厄瑞涅,离开舰顶,回到地面上。

“走吧,还要去睡觉,明天住的地方就要从舰内变成地面了,我再给你另安排住处吧。”

“我给fate添麻烦了吗?”

“倒也没有……”

看着低着头,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厄瑞涅,那句“的确”到了嗓子眼,又咽回去了。

“那我还可以和fate住在一起吗?”

得寸进尺!

但她还是屈服了。

“哈……随便你吧。”

二人回到宿舍,第二天还有师长在回米德之前给其他成员的叮嘱。


“请米德帝国武装党委队第二师全体成员于舰前空地集合,重复一遍,请米德帝国武装党委队第二师全体成员于舰前空地集合。”

当地时间6点,舰内广播响了。

昨天晚上那么一折腾,fate根本没睡好,早上也是迷迷糊糊地被厄瑞涅拖起来。

她在师长旁边,强忍着打哈欠的欲望。等着师长漫长的演讲。

虽然是平时能理解的事情,但要是这个时候这么做,还是太不给上司面子了。

半个小时后,豪塞尔终于宣布解散了,只可惜,本来还有补觉想法的fate,这时候又要去把自己舰上的东西搬下来。

师长给她的指示很简单,他希望下一次再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接已经完成任务的士兵们离开,而不是带来继续消耗用的物资。

幸好有厄瑞涅帮忙,搬东西变得轻松得多,虽然她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差不多放到行李箱里,二人就离开次元舰了。

把一切安置妥当之后,师长载次元舰启程离开,fate则再次命令所有大队长集合。

她要从每个大队带25人的精锐,再加上狂狼,一共一百三十五个人,直接去这个世界的政权中心。

部下的执行效率很高,散会后的半个小时,五位临时队长就来fate的宿舍报道了。

她略挑出一些能力一般的魔导士,最后就剩下七十人。

十二点整。

fate抱着厄瑞涅,一边往中心城市前进一边向厄瑞涅交代一会儿要发生的事。

“我们听不懂这里本地人的语言,还是要请你翻译,不要乱改意思啊。”

“我为什么要改?”

fate无语地低头,正对上厄瑞涅那双写满了好奇的眼睛。

她看样子不像是说谎,fate叹口气,随便扯了个谎。

“怕你翻译水平不够。”

“哼,那怎么可能,我还是相信我的米德语老师的。”

“听起来真可靠呢。”

厄瑞涅突然把头往下伸,吓得fate立即抓住她的领子。

“疼疼疼……”

“要不是我抓着你,你就掉下去了。”

“不会啦……现在底下就是王城啦,我看看……往右偏一点,在走一段就到了。”

“你怎么这么了解?”

“最惨的时候来这里乞讨……这里比较富,比起那些小村庄。”

fate自知提别人的黯淡过去不是什么礼貌的事。

“抱歉……”

“啊?哦哦!现在往下走吧,那个,红色的建筑就是了!”

fate在公共频道发布高度下降指令。

她要带领队伍先占领建筑,再和领导人先生好好谈谈。

如果谈判失败,那就让领导班子整个更替吧。

这个计划在出击之前就已经和众队员说好了,狂狼九个人会跟着她,其他人去消灭掉守卫。

把领导人按下之后,就是海德里希要管的事了。

以红色为主调的建筑有很多细节雕刻,每一扇窗户的图案都不相同,房檐上站立着石雕的不明四腿动物,屋顶的瓦片在光线下反着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光。

“哎呀……进这个皇城在以前还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十一人在最恢弘的建筑前着陆,fate把厄瑞涅放下,后者兴奋地舒展着手脚。

“以后会多起来的,这种事。”

fate看着面前的那栋恢弘的建筑,思考着进去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走了。”

她摆摆手,招呼后面的队员们。

几步登上台阶,fate伸手推开大门。

内部的装饰还真是和古日本有几分相似,四支雕琢了华丽图案的朱红色柱子支撑着整个大堂,中间是一张长得过分的木质桌子,上面摆放着香料、食物之类的东西。

载歌载舞的男性女性们看到不速之客停下了舞步,奏乐者也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向这边投来目光。

fate倒吸一口气,她一点都不觉得帝国的占领对这个世界是什么坏事了。

自己国家的城市被不知哪里来的侵略者化作焦土,领导者居然还在沉醉于香料和美酒?

享乐的人们中,着装最华丽的年迈男性从桌子最里侧的椅子上站起来,抬手指着这边,大声吼着什么。

厄瑞涅踮起脚尖,凑近fate的耳朵。

“那个老头子就是国王啦,他在骂你们来着。”

“具体呢?”

fate眯起眼睛。

“嗯…哪里来的杂种,给本王滚出去,亲卫队呢…这样的。”

“跟他说,全城的士兵都被我们控制住了,我们只是想来好好谈谈。”

“好。”

厄瑞涅思索几秒,对着那个国王模样的人说了一个短句。

fate现在还不能做厄瑞涅可以完全信任的判断,更不确定她给对方传达的是否是自己要表达的意思。

国王做了回应。

“他说什么。”

“当然喽,我很愿意和从米德远道而来的大人们谈谈……这样的。”

只是被武力胁迫了吧。

看着那一副不讨喜的滑稽嘴脸,fate不禁有些鄙视。

“那我们开门见山,我们要帮助这个世界进行改革,带来米德的先进科技。”

国王听了直点头。

不到十分钟的协商,大概是成功的。

米德可以随意在此驻军,并可以调集整个世界的人才去搞科技研发。

换而言之,就是国王这位子劈成了两半,一半给原来的国王,一半给米德。

这是可喜可贺的。因为下一步只要干涉新国王的上位,将其变成傀儡,另一半的国王位子就也到米德手里了。

接下来是海德里希的工作,fate让狂狼成员留下,还有几位跟随着大部队过来的国家安全局的人。

把情况简单和自己的属下说了,忠实的士兵们纷纷表示会严守第一前线,保证谈判战果稳定。

fate带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回去,这次的死伤意外的小。

也许是对方真的太弱了,那么大规模的部队,竟然一个死亡报告都没有,最严重的是骨折,原因还是踩台阶的时候脚滑,从台阶上滚下去摔到了脊背。

呆在fate的临时宿舍的厄瑞涅,似乎心情很好,她坐在椅子上,来回踢腿。

fate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看了一眼,没说话,继续埋头写自己的报告书。

下一次师长回来就是要带他们离开了,厄瑞涅怎么办呢?

看着文件右下角自己的魔力印,fate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某种很不好的想法。

她连忙猛摇头。

“fate?你怎么了?”

厄瑞涅好奇地凑过来。

fate直视着那双蓝眼睛,尴尬地向后缩:“不……没什么事。”

把盖完章的文件扔到桌子上,fate叉起手,扯开话题。

“能说一说,你在你的米德语老师那里的事吗?”

“嗯?fate很在意吗?”

“算是吧。”

厄瑞涅用手抬着下巴,皱着眉想了好一会,才开口回复。

“没什么特殊的,我只有在中午才会过去,那个人会给我食物,还会给我上课。”

“在那个地下室?”

“兵营里的吗?大概就是吧……”

fate眯起眼睛,厄瑞涅知道地下室的入口在兵营,那格斯尼的人自然也知道,本地军营的军官更不用说。

果然,是一伙的吗。

但是现在无所谓了,剩下的交给那帮警察就好。

“厄瑞涅,你怎么看待我的?”

“是恩人,要感激。”

“是吗,真是好孩子。”

Fate摸了摸她的头。

“那么,我给你个报答我的好机会。”

“嗯?”

“我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但是有很多我的同僚会留在这里,米德人和这里语言不通,你要当本地人的老师,教会他们说米德语。”

“嗯,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Fate满意地点点头。


一周后。

师长回来了,带着调令前线的命令。

听说是因为前线吃紧,与次元海盗联手的格斯尼并不是一个小威胁,要把一直拖在后方的部队向前调。

但是,对fate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

对她来说,最头疼,最烦躁的事情,不是上前线。

而是大帝另一项命令。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Fate·Testarossa·Harlaown旗队长,请在一周内到米德切尔达帝国国家安全局报道,副官可随从。

底下有一个腓特烈大帝的署名,还有个帝国中央的印章。

国家安全局可不是什么好玩开心的地方。由间谍和警察组成的这个机构水要比党卫军深得多,更重要的是,fate了解的信息里,国家安全局曾有一次大规模裁员,但是离开的那部分人并没有彻底离开政府机关,而是去了另一个机构任职,但是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机构。

她对那个没有公布的秘密机构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与厌恶。间谍中的间谍,警察中的警察,会是什么?

何况,国家安全局坐落米德本土,虽是安全的后方,但是也意味着行为被监控。

疾风也好,格隆也好,fate不知道的秘密都太多了,不在杂乱的前线,根本没有机会抽出身去探明真相。

她有一种直觉,这个命令不是腓特烈大帝本人的意愿,而是受到了谁的建议……或者是说蛊惑。

很大可能是海德里希。

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头疼,fate揉了揉太阳穴。

海德里希已经回去了,现在跟着帝国师的警察头头是一个下一等的军官,比起fate还要低几个等级。不过这是小事,只是帝国师的士兵们要比海德里希在的时候更肆无忌惮地瞧不起警察们。

临走,看着厄瑞涅,fate还有点不放心。

倒也不是担心她叛变,只是怕这帮帝国警察欺负她。毕竟米德现在的民族主义很重,作为思想教育最前锋的警察们会更严重。

厄瑞涅在米德本土的话,就是个普通的下等公民啊。

她本来想给厄瑞涅点什么东西,对她自身也是个保护。

但是fate想想自己手里能有这种作用的也就只有旭日之心,但是把旭日之心轻易的交给别人,她可做不到。

这些话,她没对厄瑞涅说出口。

在这种黑暗的社会,还能保持着玻璃般透彻的心,也只有这孩子能做到了吧。

“你要照顾好自己。”

“嗯。”

“以后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唔……我知道。”

这孩子眼圈是红的。

fate低下头,她虽然也在为离别伤感,但是没厄瑞涅那么严重。

厄瑞涅把旭日之心拿出来,放在fate手上。

后者带上行李登舰,没有再回头,厄瑞涅现在肯定已经哭出来了,她不太有自信能平静地面对那孩子的哭颜。

虽然接触没有多长时间,但是她的确是个好孩子。

您在伤感吗?长官。

念话频道传来了雷光战斧的电子音。

如果你那么想的话。

Fate做了个深呼吸,她并不打算为这种萍水相逢的人浪费太多感情,但是又无法克制自己的内心习惯。

毕竟曾经的自己温柔的要命,像个笨蛋一样。

楼梯收起,舰舱关闭。

Fate给副官发了条召集命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望着窗外越来越远的地面。

以后就要去国家安全局了吗……真是令人期待不起来的未来。

半晌 ,耳边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吧。”

Fate正了正衣领。

“下午好,fate小姐。”

蒂安娜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进入办公室。敬了个帝国军礼。

虽然上次fate说了让她不要这么做。

“下午好。”

“您叫我来有什么指示?”

“以后有新工作了,我被调任,你作为副官,要随从。”

蒂安娜一愣,下一秒又敬了一礼。

“是!我永远跟随您!”

Fate笑了,点点头。

“新工作是在国家安全局,不是什么好地方,可能要埋没你的才华了。”

“fate小姐才是!”

“就这些了,你回去休息吧。”

“是!”

蒂安娜离开,办公室重归宁静。

魔导器最近没吵架,fate还有点不习惯。

不过也好,清净多了。

那么,稍微期待一下吧。

国家安全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