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远方来客(上)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3-01-19 22:18
点击:587
章节字数:24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人们总说,当人的寿命行至终点时,过往的光景会一幕幕地呈现出来,这种现象叫走马灯。』


『那如果在一个人的梦里回顾了他的一生,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已经死去了呢?』


『宇宙由奇点爆炸,行进的终点是热寂还是归零?』


『那……你又如何?』





我从朦胧中苏醒,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艘小船上,眼前是灰色的少女,与蜿蜓不绝的河流。四周的原野开满形态各异的花朵,但无一例外都是灰色的。少女双手划桨,发出『嘿呦』的吆喝声。


她已拥有了眼睛。


「你醒了啊,968。这里的感觉如何?」似乎是有些累了,她停下摇桨的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船平稳地没有一丝动摇。


「这是…哪?」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这是你的梦,也是我的喔。」尽管她如此解释,我也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听说过庄周梦蝶的故事吗?道家的文学作品。」中国文化吗,的确是有所涉猎。我点了点头。


「那就好。庄周一直在探究一个问题:终于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还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呐,你说,968,如果做了一个关于别人的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会不会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人啊?」


「这个…自己就是自己吧,梦再怎么真实也还是梦。」我如实回答,而她也十分满意的样子。


「没错呢!所以说,当这条河流走到尽头,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你就要去死呢。」对面的她理所当然地说。


「我…要去死吗?…为什么?」好奇怪,明明在听到这种话时,应该生气才对。但充盈我思绪的,却只有疑惑。


「你觉得我们这两个灵魂,两个梦,两个意识,谁是主,谁是客?」


「是…我。」明显可以看出来,她对我的回答不满意,高高撅起的嘴与鼓起来的腮帮十分好懂,该说是率真吗?


「划船的明明是我诶!摆渡人说的不就是我吗?真是的。」


「可你现在没划船,它也在动啊。」船随波逐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她却毫不在意



「这些细节不必在意,到了渡口客人也要下船了吧?这样吧,你的名字是什么?」她发出两个毫无逻辑关系的问题,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是……」


我是?


无论怎么思考,脑内只有『32624968』这一串数字。数字怎么可能是人名呢?可是我名字又是什么呢?见我疑惑的样子,对面的少女乘胜追击:


「我叫水村悠喔,名字这种象征自我的表达都忘记了,只能说明你不完全呢。」


「不完全的意识怎么会是主人呢?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听着像是那么一回事啊。


「你叫『32624968』,没有名字。因为你没有被赋予名字。自己不能给本人取名,你是我内心无意间分化出来的产物,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纠正这个错误。所以,能请你死吗?拜托了。」她以十分诚恳的态度请求我…真的是这样的吗?我是不应该存在的次品吗?既然这样,给别人带来困挠的确不好。


「好…我答应你。」少女的脸上恢复了阳光的神情,灰色的粒子闪闪发光。


「那就让我们成为短暂的朋友吧!互相以名字称呼——」


「可是。我的名字……」


「就是968啊,而我是悠。」


好奇怪的名字,不过的确和我脑海里的数字相契合,那就当是这回事吧。


旅行到河流尽头,然后去死。





『这么悲观的想法可不好啊。你这么简单就消失的话有人会很困扰的。』有个不属于任何一人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向『悠』看去,她正哼着耳熟的小曲划桨,并没有注意到。


『她是发现不了我的,但你的神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眼前陡然出现一个灰色的小圆球,四片小翅膀附在它身边扇动。


「那个…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把我理解为『梦灵』就好了。你要记住,你是很重要的人,你的存在,将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作用。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干涉太多,只能让你经历你从未经历过的事想办法让你记起自己是谁,你权且可以当作寻找自我之旅。这对你来说是死局,但也是机会,一次解决你灵魂瑕疵的机会。』


「可是…我是要去死的啊……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说的这些话我也听不懂啊?」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希望你死呢。』


「有人不希望我死吗……?」我只是疑惑。


『是的。那个人是你命中注定的人呢。』


小球消失了,一切似乎从未发生,我反复咀嚼那句话,似乎有股热流要从心中涌出,奔向不知名的另一个躯壳。





「对了,968,你知道吗?世界是圆的哦——」『悠』打破沉默,对我抛出这个问题。


「知道的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也就是说,我们一直都在转圈圈啊,跟着地球一直在转,周而复始。」


「是这样的呢。」


「那你觉得我们,人类所做的事情都有价值吗?反正都是迟早要毁灭的。」她发言十分危险,这仅仅是作为引子。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呢968,其实你生活了十多年呢,以自己的意识。」


「诶?是这样吗?」


「是的啊,你觉得,你这十几年的生活有意义吗?」『悠』紧盯着我,令人有些发毛的眼神让我打了个冷战。我正想说没意义时,脑中一阵刺痛,一道身影映在眼前。


「我想…似乎还是有意义的,有一个人似乎很重视我。」这句话说出的一瞬间,四周的空气猛地变重,压得我喘不过气。她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


「是吗…看来那个人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呢。」


「或许吧。我现在也记不清了。」


「算了,我就不计较了,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压力解除,我顿感轻松。


「话说回来,悠,我死了以后……会怎样啊?」


「不会怎么样啊,这里是梦。你死了以后,我就会醒来,仅此而已。」


「那你就会醒过来,然后代替我活下去吗?」


「嗯。说到底,无非是有一个躯壳里容纳了两个意识,彼此只能有一个存活。话虽如此但好歹968你在外面也生活了十几年,有所不舍我也能理解。」


「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能现在就死呢?这是一条河吧?我跳下去不就好了?」


听到这话,她也叹了口气。


「如果有这么方便就好了……这其实不能算河,而是你的生命流,我们现在在顺流而下,我需要走完你走过的人生,这样才能更好地适应本体。不是有句俗语吗?『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按这个速度,我们要航行十六天呢。虽然有点无聊,但睡觉是打发时的最好方法。现在,我们就先睡一觉吧——过来过来,我抱着你睡。」她招了招手,我站来向她走去。在她的怀里,似乎有些温暖,而这份温暖,似乎在哪里感觉过,又有所不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