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海鸟】Magic

作者:鹤田曌羽
更新时间:2023-01-11 22:32
点击:956
章节字数:45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文为:和热水桑共同讨论写出的一篇文章。

海视角和第三人称任意转换(可能有点乱但能看懂)

大概是中世纪,可能会出现与那个世纪不符的东西,就当是我知识不那么充足导致的吧。(大抵来说就是架空了)

————————

“世界上最好的魔法便是将你带到我身边。



当天蒙蒙亮时,园田的生物钟按时把她叫醒。


“呃……”身上怎么这么沉……

我无法动弹,吃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对方的肉躯与我相隔一张小毯子,正面对着面

“早上好~”

“呃啊啊啊啊!女女授受不亲啊啊啊啊啊啊!”



上帝的修女院竟出现了一位头上长两角的外人,这……难道是什么启示吗?



“你好,我是魅魔哦~”

“诶……诶?!”

“我的名字是南小鸟,你可以叫我小鸟。”

“你好,等等…你说你是…啊啊……”

南小鸟看着眼前的修女疯狂划十字圣号嘴上呢喃着什么“咳咳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把人家驱掉啊啊!!开玩笑的。”

“诶?驱魔…驱不掉的吗……”



其实修女园田海未对于魅魔的了解程度并不高,她在修道院学到的都是有关上帝、神迹甚至少许撒旦相关的故事。

现在的她只是依靠着偶然和其他人交谈时,涉及到这个话题其中的概念,面对眼前人类口中相传可怕的存在。


“反应那幺大干嘛啊,魅魔不是很常出现嘛~”她坐在床沿,先是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又看了看屋内。“诶——这个是什么?哇~这个好炫酷啊!”

“你……”虽然很想说点什么,但这一切对我来说,冲击力太大了,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长着两脚翅膀的生物无法思考。

“大概说来话长吧?我会一点一点和你解释的。”她在房间内随意走动,碰碰这个,摸摸那个,丝毫不觉得我才是这个房间的住户。

“我说你……”

“让我住下吧。”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停在了时钟的面前,张开那一张黑里透粉的翅膀,翅膀根部正不断渗出暗红色的液体,她原来受伤了。


当——

时钟发出了浑厚且响亮的声音,她回头看了看我,初升的太阳发出的光芒照在她的脸上,十分耀眼。


我几乎是被迫答应了这个要求,才…才不是心软……


我是一名修女,可我却要替一个魅魔隐蔽身份,还要收留、照顾她、协助她疗伤。

真是太荒唐了。

可是……她很可爱,还温柔,很体贴……根本不像人们口中所流传的那种魔鬼形象。

我好像有点喜欢上这个魅魔了。



“园田——我的早饭呢——”

“魅魔也要吃饭的吗……?早饭就在这里,千万不可以随便出去暴露自己,尤其是院子!”

“真是口嫌体正直的家伙……”南和园田道别后,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餐食,两眼放光,太快朵颐。



她结束用膳后毫无悬念,径直走到了院子,视线一落,突然看到草地里的两根幸运草。

“摘给她吧……”

想着想着,已经给这两根三叶草附魔了。

“这样就会一直保存下去了吧。”

随即决定回到房间内用三叶草制作项链。


“OK,大功告成,这样就行了。”

南举起两条项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可到了晚上,园田急匆匆的跑回家,像是在躲避些什么。


“小鸟,快躲进来!快!”

我的房间里在我住进来之前便有一个隐蔽的看起来只有小孩子才能钻进去的小入口,有一次却被我偶然发现,里面似乎是一个密室,入口需要推开衣柜才能看到,而负责打理自己房间的,就只有当时住在这里的修女,因此修道院的其他人,甚至神父都不清楚这件事。


“唉,唉?!!发生什么事了?!”

“别废话了!快去!”

我去给小鸟拿了些可以吃的东西和一些水,足够她在这个地下室躲一阵子了。

“小鸟,现在外面很混乱,我去处理一下,所以请你在这里乖乖等我。”

“等一下!”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我回头看了看她,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这个……给你。”

她拿出了一条幸运草项链。

“这是我自己做的,请你收好。”

我接过项链,将她放在了胸前的内兜。

“我爱你。”

我关好地下室的门,向大门走去。




「对不起小鸟,没能一直陪着你。」




“就是她私藏了可怕的魅魔!”

“烧掉这个屋子!”

“不许你们,这么说她,她其实是——”



我家还是被大火烧掉了。

不知道躲在地下室的小鸟,是否还活着……




南在三天后才从地下室出来,看着被烧成废墟的园田家,痛哭起来。

“笨蛋海未,我,怎么会死掉啊……我可是魅魔诶……笨蛋笨蛋笨蛋!”


泪水滴在土地上,却不知会给一颗种子生的机会。


在这之后,南在这个世界上游荡了许多年,看了工业革命,看了二战,直到现在……




南看着充满现代化的世界,继续在街道穿梭。

各个街道交汇的地方,是全省最热闹的地方。

幸好是万圣节,以至于南奇怪的造型没有被一些人指指点点。

“这里是哪啊……我该住哪啊……”

就在她犹豫了很长时间后,她突然寻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海未,是你吗?!”

那个海蓝色长发的女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四处寻觅着。

可很快她便放弃寻找,继续向前走去。




天蒙蒙亮,我被惊醒了。

大口喘着粗气,头还有些微微的阵痛,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像是获得了新生。

我做了一个荒唐的梦,梦里我好像被大火烧死了。



“呃……”身上好沉。我无法动弹,吃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对方的肉躯与我相隔一张被子,正面对面着。

原来是人啊~

等等,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破廉耻!!!!!!!!”

“早上好~园田海未小姐。”

“你谁啊!!!!!!”



“别这么大惊小怪嘛~我叫南小鸟,是个魅魔哦~”

还和以前一样啊……我的海未。

“你这个奇怪的cosplay女!请问你没问题吗?!”

“是真的,信不信由你喽~”


我不敢相信在这个唯物主义的世界上真的有魅魔,基于无法解释她为什么可以进入我家……呃啊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吧。

我扶着额头盯着眼前莫名其妙的cosplay女,她像是把我家当成了自己家,走到了我墙上挂的那个古老的钟表前面。

她回头看了看我,摸着那钟表的玻璃罩。

“呐,收留我吧?”

当——

钟表准时敲响,第一缕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我出了神,总觉得这场景在哪见过。

太阳穴传来一阵刺痛……可能是昨晚赶稿赶的太晚了吧……



南看着园田脖子上的四叶草,眼眶中不禁湿润了几分。

“我去做早饭哦~主人SAMA~”

“喂……别自顾自的叫一些奇怪的称呼啊……”




「海未,你回来了啊。」




“不过主人你的工作……?”

“啊…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我目前是自由工作者,人称闲散的诗人,其实就是在网络上发布一些我的创作而已。还有,别叫我主人。”

“原来你在这个世界有份清闲的工作啊……”

“嗯?这个世界?”

“没什么没什么。”


“不过你就这么闯进我家,不怕我把你带到警视厅吗。”

“海未,你相不相信我们以前认识?”

太脱线了,无法沟通,完全无视掉我说的话了啊这个家伙。

“我可不相信前世今生……”我斩钉截铁,一抬头却不经意间的捕捉到了她眼神中透露出的失落。

“那这个四叶草……是谁送给你的?”

“哦这个啊……是我家祖传的东西呢。”我看了看这条项链,心想大概是这样。

“明明是四叶草,却不因为失去水分而死掉,很神奇呢。”

“我也觉得很神奇,是工匠完美的技术使它能够看起来如此栩栩如生吧。”

“嘿嘿~”

“这么开心做什么啊!又不是你做的!”


直到我转头看了看她,才发现她脸上透露着一股忧郁且复杂的神情。

“有什么烦心事吗?”

“嗯,没有,只是稍微有点累而已。”



只是因为见到你,时间太长,太累了而已。

只是差一点忘掉你叫什么,长什么样,说话声音。

但我绝对忘不了你,因为你是我的爱人。

园田海未。



可是……




「我好像,忘了你是谁?」


「不不,你会记起来我的。」




“海未,请收好这个”

“我爱你。”



“呃!!”

我又做那个奇怪的梦了,梦里的人看不清脸,但是说话声却很像一个人。

“怎么了海未?”

小鸟可能是听到我的叫声,赶紧从厨房跑过来了。

“我没事,只是……又做了和前几天你刚来的时候一样的梦。”

“这样啊……”

“总感觉,这些是我的记忆可是我想不起来罢了。”

我的头这次痛的更厉害,熬夜对身体就是不好啊……不仅会做奇怪的梦,还会头痛。

“还要睡一会儿吗?”小鸟的手背在身后,一扫刚刚的担心。

“不了。啊,那个。今天去陪你买衣服吧?”

“唉?”

“一会就去吧。”我看着小鸟身上依旧穿着那……情……某某内衣,毫无廉耻之心的样子。

“那一会我怎么出门?”

啊,对哦。她也不能穿着那什么内衣出去吧。

“先穿我的衣服吧。”

“可是尺码……”

她看了看我的胸。我就预料到了她会看我的胸!!

。。。。。



还是找到合适她穿出门的衣服了……



“不过你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啊?”

“海未身上穿的。”

“别总是往我身上打算啊……”

“可是我就喜欢这种风格的嘛~”

“真拿你没办法啊。”

园田转身进了一家店,南则跟在身后。

“这个行吗?”

“没问题哦~”




「我的海未,我终于等到你了。」




这几天我一直在重复做那个梦,一直一直……

梦里那个人的脸变得越来越清晰,而我的头也越来越痛。

小鸟还是每天都待在我身边,偶尔我们两个会一起出去买点东西吃,一起做饭,一起看电影,甚至……呃……一起洗澡。

我有感觉我和这个小魅魔…咳,cosplay女的关系已经变得和她刚刚来我家时不一样了。


“唔……”

我又做那个梦了。但我有预感,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看清了梦里那个人的样子。

梦中的那个人,是小鸟。

她是等了我好几辈子的人。

她是,

我的爱人。

当——

“早上好~啊啦,你醒了啊~”

“早,早上好,小鸟。”

“嗯?海未今天不对劲哦~”

“哪,哪有啊。”

“没有吗?”

“没有啦!”

她挠了挠头,没再追问下去。

“早饭好了哦~”

等她出了房间,我才松了口气。

要告诉她吗?

不,不了吧。

没准她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



又过数日,我的工作开始多了起来,我开始习惯小鸟存在于我的生命中。不,这不是习惯,而是重新意识到她在我的生活之中。

“海未呀~你觉得……人心有那幺难以预料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问问你嘛,大诗人。”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我脱口而出了圣经里的句子,意识到后,已经晚了。

我从小鸟的眼神中读出了惊讶。但下一秒又消失。

“啊~和我原来的一个朋友很像呢。”



朋友吗。



这些日子,我总是将前世的一些习惯带到现实生活中,我也看小鸟从惊讶转向了习惯。

直到今天她对我说。

“海未,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为,为什么这么问。”

“你知道我……不对,应该是我们。你知道我们前世的事情了吧。”

啊,居然。我愣在那,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是就点点头,不是就摇头。”

我点了点头。

“混蛋……你知道我等了你多长时间吗……你这个笨蛋,明明那时候我们可以一起逃跑,我可是魅魔啊!!你却丢下我,自己死掉了。我等了你好几个世纪,为了你,我都学会了做饭,原来的我如果饿了会吃生肉,但我为了适应这不断更新的世界,我开始学习做饭,我做爱吃你原来给我做的饭了。我甚至为了体验你是怎么生活的,我居然去看了几页圣经!这辈子我找到了你,你恢复了记忆却不立刻告诉我。”

“你知道我想你吗……”

她早就泣不成声,我还在消化着这一大长串文字。

“笨蛋……”

我将眼前这个泪人抱在怀里。

当——



“我的鸟,你听,那遥远钟楼响起的钟声……”



「即便你不记得我,我也会等到你记起我的那一天。


「我就知道,我会成功。」


「我会为你写出世界上最浪漫的诗。」




四叶草代表着幸运,不是吗。

我很幸运我遇见了你,

我也很幸运,你没有放弃寻找我。


——————————

这里是鹤田,新年的第一篇文章献给海鸟。

为什么不是那么了解中世纪的文化还要写呢~

当然是一一设定很有趣嘛~脑洞还有一些意见都是在下能力强大的合作伙伴热水桑提供和指引的,灰常感谢~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会找到那个值得让自己倾注一切的人,爱人也好,朋友也好。请务必——

珍惜彼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摩_卡 赞赏了 100 点“(*´∀`*)”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