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迫降(四)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12-27 20:22
点击:355
章节字数:3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我们走吧。」换好浴衣后,我们在濑连家集合,濑连和长琴的浴衣是情侣款的,粉蓝与蓝粉的反差系色调让人感叹现在就连浴衣也在追赶时尚潮流。扎起头发来的长琴同学多了几分大和抚子的感觉。


天色渐晚,夕阳从远处的大楼缝隙间刺出红霞,视线被遮蔽后部分的天空拖着一条绵延的云朵,泛着夺目的粉红。街上已经变得热闹,各种各样的摊贩已经准备完毕,行人络绎不绝,节日祭典的气氛十分浓烈。


身边扎着丸子头的悠正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店家,似乎捞金鱼吸引了她的注意。另外两个人早就解散了,听长琴说她们是来寻找刺激的。虽然濑连拼命否认就是了。


也就是说,现在是我和悠在约会。


自从交往21天12个小时35分钟以来,我们便没有再到外面去约会过了,今日是久违的

外出加祭典双重加成特典限定活动,得好好珍惜才行。


悠挽起袖子,手上拿着小网兜,坐在椅子上捞金鱼,白皙的手臂灵活地移动,被挽起的袖子跟着微微晃动,她的脸上也浮现着认真的神情,眼里捕捉着水中游动的金鱼,如果忽视掉她根本捞不到一只这一点的话就是完美的图画了。


「唔…好难!」她气鼓鼓地放下网兜,转头看向我,那些金鱼毕竟身经百战,的确有些困难,我都怀疑是不是摊住老板特意天天训练它们让它们锻练出这一能力的。老板也很为难的样子,似乎让美少女败兴离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来试一试吧。」递给老板200日元后,我拿起一个网兜,将其浸在水里。


「悠想要哪一条?」


「哇!还可以选的吗?那我想要那只!那个从头到尾都是金色的!」悠指着那只不知道大难临头的金鱼说道,而它此时正好孤零零地独自游动。机会难得,我把网兜放得更深,从下面缓缓跟随它,然后猛得向斜上方一拉——


一尾金红色的美鱼(?)在网里挣扎。


「明日花好厉害!」悠兴奋地拍起手来,我感觉有什么痒痒的东西在心上拂动,自豪地嗯了一声。店长把金鱼装在水袋里递给我,称赞我水平高超,其实很简单的,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先发制人即可。鱼肯定会对一直追逐自己的网产生恐惧,因此应当在第一时间趁它没有防备时捉住。毕竟鱼终究只是鱼嘛。


我把金鱼递给悠,她接过后仔细端详着金鱼。


「好漂亮啊。」要我说的话,金鱼可不及悠的千分之一好看。


「鱼是不是只有七秒的记忆啊,那它现在应该会认为水袋里就是它的家了吧。虽然说不定它们并没有家这个概念。」悠放下金鱼,把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这是给明日花的奖励喔~」她笑了笑,脸微微发红。


什么啊,超可爱的。


「我去把池子里的鱼全捞出来。」


「没必要吧!老板会没生意做的!再说我们家没地方养这么多的鱼吧!」吐槽的第一论点不是没地方养而是没生意做吗?悠果然很能为他人着想(过度解读)。


「真是的,明日花这么想要亲亲吗?」她似乎有点不满,稍微走在了我的前面,我赶紧跟上她的脚步。


「因为是悠主动亲的,一次抵我十次。」


「我这么值钱吗?」虽然有些害羞,但想得到肯定回答的悠问。


「不值钱喔。」她忽然僵住了,惊讶地盯着我,我进一步解释道:


「是 priceless呢,无价之宝,不是 worthless。」


「明日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算了,没差。」悠叹了口气以后又亲了下我的脸颊,我多希望我的脸上涂了胶水把她的嘴唇黏住最好还是涂在嘴上算了这样嘴巴会张不开伸不了舌头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好幸福要升天了悠酱怎么会这么可爱光是在脑袋里想想就要断气了还是说因为这句话一点停顿都没有的缘故——


这下欠悠二十个亲亲了,得找机会还过去才行。


「苹果糖有点大呢,咬下去感觉会把脸弄脏。」我们走到卖食物的街区,行人也更加密集,越来越有祭典的醍醐味了。悠刚在路旁买了一个苹果糖,老板看她可爱就特意选了一个大一点的给她,这反而成了她的困扰。


「悠咬一小口就好。苹果糖不会碎的。」美少女与苹果糖这幅场景常是二次元的美好构图。她对着较突起的地方轻咬一口,糖果碎裂的声音传来,十分清脆。


「嗯~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哦。」她将糖递过来,被咬过的一面反着晶莹的光泽。


「明日花也尝一尝吧!」


冷静,都已经是交往21天13个小时的情侣了,怎么可能会因为吃悠吃过的东西而有所动摇呢。我用急短的时间做好了心理准备,然后吃了一口。


就只是苹果的味道而已,毕竟苹果糖就是苹果做的。不会因为苹果被外力破坏就改变味道。除了内部的变质什么也不能让它改变吗……苹果还真有原则呢。或许苹果的处世哲学就是坚持做一颗苹果呢。一颗苹果从种子成长为树,开花结果要经历很多磨难呢。了不起啊了不起,啊,说到苹果树又会想到落下来砸到人的苹果呢,人类的发展离不开它……


「喂……明日花你发什么呆呢?」悠把我从脱线的思维拉了回来。没有办法,我完全无法抑制住这是悠吃过一口的苹果的想法,只能借苹果的哲学来自我逃避。


「我在想苹果和苹果之间的联系与区别。」我如实回答。


「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她苦笑了一下,随后决定和我一起犯傻。


「那苹果的味道如何?」


「还挺好吃的。」其实我更想说悠的脚更美味来着,但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让悠觉得我很糟糕…不,是肯定会这么认为,因此我只能割爱不谈。


夜色笼罩天穹,繁星点缀其中。我们自由地漫步在街市,享受着夏日夜晚难得的凉意。


『你好呀——』


耳畔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向那边看去——

尽管在人群之中,但我一眼就发现了她,『水村東香』向我摆了摆手,随后消失在人群之中。


「怎么了,明日花?」似乎悠并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因此这就是我的机会。


「啊,我去买章鱼烧。你等我一下。」


终于现身了吗…悠的『梦魇』。





急切地,我三步并作两步从人潮中穿过。她的气息十分明显,并且就定在前方等我,像开战前的骑士一样遵守礼节,这也是我离开悠的底气所在。


『你过来了呢~』她十分开心的样子,拍着手庆贺一般。相对于人员密集的摊贩区,小公园的人流量较小,路灯下,我和水村東香形成对峙。


「少废话。快点离开悠的梦,回到你的本体去。」


『啊呀,这可有点为难呢。我并不知道本体在哪里喔,况且就算能回去我也不想回去,了,明明一具空壳而已,我根都扎好了为什么要走啊?』她摆出困惑的样子歪了歪头,故意露出可爱的样子只是让人作呕。


「悠才不是空壳!」


『嗯…你喜欢她吧?我也喜欢她呢,在国中的三年时光里,我可是和她形影不离呢!』


「那只是你为了方便渗入才这么做的吧。」


『不是喔——』她收起虚伪的作态,以冰冷的面容回答:『看来那个女人什么都没告诉

你,其实她应该根本不寄希望于你身上吧。』


这个人在说什么呢,悠的妈妈明明说得很细致了才对,说我会发挥关键作用。


『在你眼里,你觉得为什么会有永久的梦?』面前的梦魔转换了话题,等待我的回应。


「这有什么奇怪的,肉体尚存,精神被困的人就会陷入永久的梦里,而悠的妈妈就是拓印了一个永久的梦到悠的灵魂里,维持她正常生活的。所以要毁坏她精神的你才是十恶不赦。」


『不全对,这种方法仅限于拥有清醒意识的人拓印得到永久的梦才有用,不然是感知不到的。而她的情况你也是清楚的、个体达奈悠是一具空壳呢。』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蠢动,我试图不去深思。但她却十分兴奋地说道: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呢!我并非入侵者,


而是主人呢。』


它自我眼中消失不见,我无力地跌坐在地,顾不得浴衣弄脏。


这么说的话,它从一开始就无法避免,没有解决的办法。


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结局。





明日花去买章鱼烧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是店长的生意太好了吗?我一个人等着无聊,便看起金鱼来。金鱼在狭小的水袋里游动,时不时吐出几个泡泡。街边的灯火被水分解,呈光辉的波状,打散了前方的视线。


一、二、三、四,五、六、七。好,一,二,三,四,五、六,七。至此,金鱼的记忆已经刷新过两次了,但无论怎么遗忘,它仍然记得怎么游泳,怎么呼吸。可能是因为运行内存太小了吧,从它的眼中所见的事物尽是被夸张地扭曲过了的,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很难保持强大的记忆力吧。


「悠!」我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寻声看去,原来是東香。她没有穿浴衣,而是一件连衣裙。见到我回应,她兴奋地朝我走来。


「我叫了你的名字呢!」東香牵起我的手,凝视着我。这个展开…莫非東香也要对我表白?!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要好好拒绝才行!等下,万一我误会了她怎么办?


「时间到了喔。」她的另一只手指向天空,一簇火箭升空,随后烟花炸开。


等等,不对劲。


没有声音。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才惊觉四周已没有他人,热闹的祭典安静的诡异。面前的東香让我有非常强烈的既视感,冷汗从发际渗出,寒意也直传骨髓。


『睡一觉吧,32624,毕竟我叫出了你的名字呢。』


『你是968而我,会变成『悠』。』


头似乎痛到要炸开了,眼前一片灰色,视线朦胧起来。水袋从手上滑落,内容物全部倾洒出来,那条金鱼在地上挣扎,接着在我眼中逐渐消散。


『永别了呢。』


『初六,入于坎窞,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