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迫降(三)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12-27 14:53
点击:358
章节字数:26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上醒来时,枕边空落落的。也对,昨天明日花被我下了限制令,这一点上她还是很听话

的。既然今天要去祭典的话就没必要挑便服了,我简单套了件睡裙就打开门——


明日花土下座式跪在门前。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有问题或者我还没睡醒,再试一次。于是我关上房门,再次打开。


该接受现实了。


「悠,非常抱歉!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下次不会再犯了!没有悠的夜晚实在是太

冷太慢太艰熬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错这种事了!原谅我吧!」明日花跪伏在地上说,场面气氛十分诡异,让我想到以前做过的一个梦,梦里的我在给吸血鬼明日花舔脚,女孩似乎很享受主人给的恩惠,真是奇妙。


先说好,我没有这样的兴趣,只是单纯想试试她的反应。


「想让我原谅你的话,就舔我的脚吧。」我抬起服把脚放在她面前,这样果然很不礼貌。明日花怔住了,抬起头看我。『果然还是算了吧』,正当我想这么说时,她的脸慢慢转为不正常的潮红,眼睛像是要放出光来。


「真…真的可以吗?」


「你居然真的想舔?!」明日花小心翼翼托起我的脚,被她触碰到的地方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暖。现在羞耻的反而是我。她郑重其事地把脸凑到我脚尖,以极其虔诚的动作轻吻我的趾尖。明明只是如羽毛般轻盈的吻,蜻蜓点水般的吻,我却感觉到有股电流涌上的感觉,似乎这种动作变得十分危险。但明日花还更进一步,她张开嘴含住了大拇趾,湿润的感触与她舌头的舔舐都十分奇异。突然,


「咦!明日花好恶心!」我稍微用力把脚抽出来,传出下流的『啾』的一声。


她刚刚,居…居然在吸我的脚趾!


「下流!变态!大变态!」我不断厉言呵斥以逃避刚才的舒适感,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说不定会一去不复返,只可惜明日花似乎是无可救药了。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啊。





结束了早上的脱线状态后,我们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但其实我很在意灰色小球说的话,它似乎表达了很多意思,其中有部分与明日花有关。


「我说啊,明日花……」


「?」她将我的头置于大腿上,温润的感觉很舒服,再加上这样比较好观察,就随她去吧。在脑内组织了一下语言,我问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额……要说是什么事呢?老实说我有很多事都没告诉你呢。」她的眼神开始闪躲,手又开始不自觉地捏起发梢。


「是关于梦的。」


她有些呆滞,不知是无法理解还是另有原因。


「啊,我不是怪人喔,明日花不清楚的话——」


「抱歉,悠,这个不能说。」她没有看我,抚摸我的手停留在脸上。


「嗯。」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小球说的话浮现在我脑海里。这些人总是搞神秘。气氛变得尴尬,呼吸都需要使劲。说实在的,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对本人经历过的事守口如瓶,但我也不可能逼问她们,只能靠自己的思考。这种情况很普遍吗?还是谁特殊的家伙都围绕在我身边了?至少我没听濑连说过这种事。之前小球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永久的梦』与『梦中生死』之类的,搞不清楚啊。


那就暂且不管吧。


「唔,明日花的肚子好软好香哦~」我转过头去,把脸埋在她肚子上,明日花的气息令人安下心来。


「可,可没有赘肉喔!」





悠意识到了,她在我的旁敲侧击之下已经初步了解了关于梦与灵魂的概念,虽然我付出了一些代价,中途还有点失控,但这样我也可以安心许多。


悠的梦是无边的灰色,但不知道悠的妈妈用了什么方法,将一个永远不会结束的梦拓印在她的精神世界里,让悠得以继续维持正常人的生活。


『悠酱她啊,有些特殊,关键时刻还需要你的帮助哦。』她这么说过。


所以我不能辜负妈妈的期望…虽然称别人的妈妈叫妈妈真是令人害羞。可以肯定的是,悠最大的隐患便是那个梦境的消除,而且梦的崩坏一直在进行着。我曾经进入过那个梦境,发现那里几乎只剩一隅安宁之地了。天空是扭曲而狰狞的鬼脸,还可以用余光瞥见被肢解的小孩躯体,只剩下头的鲸鱼发出凄厉的啸声,更重要的是,唯一正常的乘载有悠意识的『屋顶』已经开始被侵蚀了。得快点想办法加深我和悠的羁绊才行,这样我才有办法供享彼此的灵魂,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说做O才应该是最快加深羁绊的方式才对…可总觉得老是有人在盯着我,尤其是在悠的梦中……难道是错觉?


为了悠,我必须努力才行。


「悠…啊,睡着了。」我回过神来后,发现悠已经枕在我腿上睡着了。恬静的睡脸泛着微微的弧度,让我心脏揪紧。轻轻撩起一缕棕色的发丝,我将其贴在嘴唇上,


有淡淡的香味。





『啦啦啦~啦啦~!』有谁在唱歌,听不懂歌词。只知道这首歌音调明丽,唱的人应该很年轻。天空十分灰暗,云朵聚成不祥的形状,有种不能凝视的惊悚。


『32624,32624!』小女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地想扭头,但突然像是被重击了一样,背后冷汗浸出,全身上下都在疯狂地警告不要回应,到底是怎么回事?!


『32624!』她又叫了一遍,这次的声音,离得更近了,僵在原地的身躯无法移动,明明是在梦里,但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那 『pong dong,pong dong』如鼓点般打击的律动令我眼前发白。


不对,这…不是我的心跳,声音来自背后。


『是我的心跳啊32624!你听到了吗?』耳边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本能地发出尖叫。那个东西就在我旁边!不行,不行,有什么要崩坏掉了。腿开始颤抖,地面也在震动。


『呐!你为什么要怕我啊32624?我们不是朋·友吗?』


对啊,我为什么要害怕?一想到这里,这个世界似乎陡然间变得正常,让人汗毛倒坚的尖锐感也消失不见,身后的它竟也变得真切起来。


我像木偶一样转过头去,那是一个全身灰色的女孩。她没有眼睛,但有着让人觉得自己在被注视的感觉,见到我的脸后,她兴奋地笑了出来。


『啊啊!还认识我吗?我是366494264!』


我想起来了,这个名字很长的女孩,就是教我学会在梦里飞的人。她用32624来称呼我,是代号还是什么的?


『虽然这次相见了,但下次的重逢便是告别了呢。』她有些惋惜地说。


「什么意思?为什么下次见面就是告别了?」听完我的提问,小女孩思考了一会后嘻嘻笑道:


『有两个原因哦~第一个原因是时机未至,第二个原因是你很有意思哦~!』


这不说了和没说一样吗?我还想继续发问,但她却把身子一担便开始向前走去。


『在这里挖条河…嗯…在那里建座城…还要有船才行呢……你怎么还不走?』她正念叨着什么,突然又注意到我,让我离开这里。


『快醒来吧,那灰色头发的人在等你呢。』小女孩似乎笑了一下,然后停下身来堆起泥巴,我的意识逐渐明朗。


『对了,现在的运势是『上九,亢龙有悔』呢。』


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没有人会去研究《易经》用来占卜的吧,在现代日本。


眼前变得明亮,意识开始上浮,


梦该结束了。


PS:『上九,亢龙有悔』:龙飞到过高的地方,必会遭受灾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