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2-28 11:38
点击:100
章节字数:17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吴初凉醒来时,发现自家小院落了一层薄雪,晶莹而跃动,甚是喜人


别浦在院中打拳,整个人在雪中冒出蒸蒸热气,宛若天兵神将,别浦一向是好看的,那种专属于武人的勃发英姿,让吴初凉着迷,她披了件棉衣,将脑袋抵在门框上,静静的看着她


别浦身法看似简单,但一动一静均是蓄力而发,若平湖惊雷,吴初凉还记得那时别浦因她伤了肋骨,决意等她养好了,便找个师傅来教她些简单工夫防身,她好奇反问为何不是将军来教,那时别浦只是一脸平静的解释,战场上讲究的是一招制敌,所以自己练的都是杀人的技巧,教不了她


后来,别浦被召回上都,这事也就无疾而终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吴初凉仰头看着天上飘落的雪粒子,一年前,也是初雪,那时她在雪中绝望,而今,恍若隔世,还好,所有的煎熬都过去了


别浦打完了拳便被吴初凉拉着进屋换衣服,别浦由着她帮忙擦拭身上的汗,连连追问道:“阿凉,下雪了,你腿疼不疼。“


“不疼不疼”吴初凉无奈叹气,自从回礼小神医医治完以后,这几乎成了别浦的口头禅,下雨了疼不疼,入秋了疼不疼,刮风了疼不疼,以前别浦对这条瘸腿讳莫如深,吴初凉犯愁,怕她因愧疚而自责,如今这般,她更愁,被磨得只想带上馒头出门躲个清静


时候尚早,两人偎在一起说闲话,兴许是雪粒子勾起了吴初凉的记忆,她伏在别浦怀里把玩着她的手指,一边好奇的问道:”说起来,当初你为什么会把我送到这个御庭镇呢?“


别浦偶尔动动手指,宛若在挑逗一只慵懒的猫咪,浑不在意的答道:“哦,镇衙那位赵师爷,是我插的暗哨。”


“什么!”吴初凉吃惊的看向别浦:“赵师爷,是你的人?“


别浦闻言皱了皱眉,纠正道:”什么叫我的人,你才是我的人,他一个老头哪里算得上。“


吴初凉可不是几句话就能打发的,一招缠身大法就让别浦无处躲藏,只能乖乖交代,平南将军能统领先锋军,自然不是一个只知道杀人的武夫,当年战时,她便暗暗在南庭各处埋了很多暗哨,通过胡历达的家族生意进行串联管理,这张网平日里静默无声,暗暗收集民间情报,绝不引人注目,这么多年,大概也只有将吴初凉送出上都那回,算是真正动了一次


吴初凉听的心惊,眼睛都瞪圆了,原来她那昏沉的一路,竟是这么多人的谋划


”怪不得。“她初到御庭镇,无依无靠,赵老爹当时看她可怜又略懂医术,原本只是想让她去医馆试试,却没想到立马得了赵府老太太的青睐,成了专门调理的大夫,在镇中得了名声,也就很快立足了,如今想来,这一切怕是那位镇衙师爷暗中推动的


吴初凉突然想到了什么,拽着别浦的衣襟慌张道:”那赵老爷岂不是知道你的身份?“


别浦不语顺势低头,逮着她一张一合的唇去啄,直到怀中人急了才解释道:”他没见过我,当初也只是接到命令要暗中接收一人,不得声张,不得打扰,无碍的。“


吴初凉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别浦说的简单,实则当年光是从将军府内送出的马车就有数十辆,路途中又换人换车,真真假假,便是护送之人都难以分辨,更何况当地接应只得了一句暗中维护,因此绝难猜透这其中因果


吴初凉没了担忧,心底却难以抑制的涌出一股子酸涩,好似心间揣着一颗石子,不想还好,稍一起念,便磨得她周身难受


若是以前,她定是强忍着不叫将军劳心,可现在,忍?没门!


”所以,那三年,你一直知道我的消息,是吗?“吴初凉伸手揪住她的脸颊,脸上表情凶狠,”你既然能时刻得知我的消息,就从未想过也给我传上一星半点的音讯?让我能安心?“


别浦被揪住命门,如被点穴般僵在当场,只剩脑子在飞速运转寻求恰当的借口,吴初凉也不催她,只是手上微微加劲,别浦瞬间放弃抵抗,可怜兮兮的瞅着她,憋着嗓子娇滴滴的喊:”阿凉,疼。“


一看便知是在骗取同情,吴初凉偏偏就着她的道,忙松了手,又好脾气的给她揉了揉,嘴上倒是没饶过去:”疼就对了,让你不老实,快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就这么晾了我三年。“


别浦嘴角向下,略有苦涩:”我那时是十死无生的局面,不愿让你知道,也怕,给你存了念想。“


刚说完,后脑勺便被狠狠拍了一下,吴初凉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狠狠瞪了她一眼,骂道:”自个的事弄不明白,偏偏还要瞎操心别人,你让我不存念想我就不存了,你让我活着我就好好过日子了?心思都花到狗肚子里去了!“


别浦被骂的委屈,却又莫名的高兴,她拉着吴初凉的手,虔诚的吻她的掌心,吴初凉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脑,眼神温柔而坚韧


她从未与别浦提起,她曾要去上都寻她,准备与她葬在一处,生活、念想,这些她都不稀罕,她只要她的的别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