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番外:魅(上)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2-02 20:17
点击:431
章节字数:82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双眼所见,是无尽的淡蓝色迷雾。

向前,向前,向前……

心中的恐惧不断地催促自己向前飞奔,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伴随恐怖的嘶吼,在死命追逐着我。

然而回头望去,身后除去诡异的水雾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后面有可怕的怪物,还是单单只有水雾。

正因为无法探知,才会感到害怕。

我的名字是岛村,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

只是因为下班后懒得做完饭,打算出去吃而已,为什么就让我这么一个普通人,碰到这种可怕的事?

难道这是在惩罚我的懒惰?

开什么玩笑!

脚下突然踩空,我从山坡上翻滚而下,却也借此成功逃离这片可怕的迷雾。

痛痛痛……

我从至少有五米高的斜坡上滚落下来,如果不是被大片柔软的青草接住,现在可能就不会只有全身酸痛那么简单。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眼前还是雾气,却淡上很多,至少能看清不远前的零零星星建筑物,它们整体都不高,像是一间间的农舍。

这是在乡下?

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原来正身处于一片长毛杂草的农田之中。放眼望去,所有农舍中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任何烟火气,这是一座已经荒废的村庄……

曾经看过荒村类恐怖电影,毛骨悚然的画面从记忆中涌现,在这等环境氛围中,我被吓得汗毛倒立。

我记得自己是在便利店门口纠结买便当还是泡面时,忽然失去意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如同被操控的木偶一般在迷雾中行走。

这种记忆断层的感觉有些似曾相识,只是今天我并没有酗酒,实在想不通为何会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右脚脚踝传来钻心的疼痛。

从那种地方滚下来,果然还是免不了受伤。

身处看似深山老林的地方,旁边是荒废已久,空无一人的村庄,脚踝扭伤,每走一步都疼得要命。

怎么看都是非常不妙的情况。

如果不是在做梦的话,搞不好我会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而且,还是那种腐烂成白骨都不一定会被人发现的死法。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瘫倒在绿草堆上,露水浸湿我的外套,随着冰冷的液体一点点渗透,体温在慢慢下降。

在饿死之前,应该会先被冻死。

我想吃拉面。

多放些辣子与醋,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面,最后一口气喝完热汤,那种感觉……

胃兄弟传来疯狂的抗议,我差点没忍住干呕起来。

如果没有犹豫晚饭吃什么,而是直接选择拉面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躺在家里呼呼大睡吧。

我害怕死亡。

今年二十八岁,工作数年,没升过职,没涨过薪水,更没有为公司做出过什么大贡献大业绩。

一个人住,还没结婚,甚至从来都没谈过恋爱。

生活平淡得可以一眼看穿未来。

如果要平淡画上句号,我希望是因不平凡的故事出现而终结,而不是就这样直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暮色很快将近,夜空云雾弥漫,没看见月亮和星星,我所在的地方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周围不远处还有不知名生物低沉的嘶吼声。

来不及感到恐惧,我摸黑寻着村庄的轮廓,一瘸一拐地慢慢走去。

无人的荒村固然可怕,但那些身为死物的砖墙不会突然变成吃人的怪物将我吞吃掉,它们至少能够为我提供一个暂时可以遮风,可以依靠的地方。

饥饿,寒冷,对黑暗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在折磨我的神经。

瞪大双眼紧盯着眼前的黑暗,一刻不敢松懈。

我也没有办法放松,害怕自己一旦睡着就再也没法醒过来。

比起还未知的死亡威胁,对当前黑暗的恐惧开始一点一点占据我的大脑。

本能地害怕黑暗,我是那种晚上睡觉都要开一盏小夜灯的人。

如果是在梦境,请不要再折磨我,我已经快无法承受。

因为寒冷,我的身体从内而外开始颤抖,双齿碰撞的颤音不停地在脑中回响。

我有抽烟的习惯,本应该随身携带打火机和香烟,只是因为[既然要出门,就去便利店买新的]这个念头,阴差阳错的没有把这些东西都带出来。

如果现在能有一堆篝火,我至少不会被冻死,也能降低被野兽袭击的可能性。

只不过就算能熬过今夜,之后我又该何去何从?

爬上之前让我摔下来的那个斜坡,再回到那边诡异的蓝色迷雾之中吗?

在完全摸不清方向的迷糊中,单纯凭感觉往回走的话,我怀疑自己会走入比现在更糟糕的境地。

说起那边迷雾,我想起某个漫画。

漫画中有一片粉红色的迷雾,进入之后能够去往任何想去的地方,哪怕是另一颗星球都可以。

可那只是漫画。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回忆起自己还没谈过恋爱,还未遇见过自己喜欢的人,怎能甘心。

蜷缩在两座农舍间的墙根,我强迫自己运作起快要冻僵的大脑,思考着能够从这鬼地方逃出生天的办法。

不妙……

由于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和诡异,我想不出任何办法。既不知道身处何地,也无法辨明正确的方向,更不会有人前来救援。

口袋里除去一只满是纸币的钱包外,什么都没有。

厚厚的一叠大钞。

哦……原来我还有这么多钱。

事到如今,钱再多还有什么用。

甚至都没法用来当柴烧。

大脑突然间传来熟悉的眩晕感,眼前的黑暗都开始变得模糊。

噢……

在便利店门口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突然感到眩晕,紧接着马上就会失去意识。

相同的事情又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再次醒来,已经天亮。

果然,还是在原地。

还是在这鬼地方。

我为什么还在期待,醒来后能够回到那个熟悉的便利店门口,身后是车来车往地街道。

冬日里懒洋洋的太阳,有一点温度,但不够暖和。

恐惧、寒冷与焦虑莫名消散,就连最折磨我的饥饿感也不翼而飞。

无法解释,无法理解。

在我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白天的村庄没有夜晚看上去那么可怕,我打算挨家挨户进去看看,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如果可以,最好能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地。

村庄看起来荒废已久,长满青苔与杂草的石头小路走起来相当费劲,既要先小心踩到青苔滑倒,又要提防着随时都会从杂草中窜出来吓我一跳的昆虫和小动物。

惊吓之余,我开始对这座小小村庄的过去感到好奇。

房屋都是用石块垒砌而成,经过风雨的摧残,大部分都已经坍塌,只有一些看起来还算结实的大建筑依旧屹立在这片荒地之上。

抚摸石块,手指触感冰凉湿滑,它们安静地躺在这里,至少已有百年。

尝试想象百年前,这些普通的石块是如何被人精心挑选后,砌入墙中为主人遮风挡雨。

大部分倒塌的房屋里面与外边的小路一样长满杂草,找不到任何能够拿来使用的东西,那些家具不知早已烂成渣滓,还是原来的主人在撤离时全都打包一起搬走。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只是身处于这座经历过时间沉淀的古村之中,我很难控制自己发散的思维,不去想象它们过去的样子。

其中一座看起来比较结实,还未倒塌的石屋里侧,有张石头垒砌起来的大床。

我摸着下巴思考,这间石屋的门窗虽然已经腐蚀殆尽,不过墙体倒还结实,里边也挺干燥。

在这里睡觉至少不用担心石头墙会突然倒下来把自己砸死。

如果不得不在这里多待上几天,这间屋子可以作为临时过夜的地方,只需要用碎石把漏风的门窗堵住就行。

在门口堆几块小石头作为记号后,我继续沿着小石头路往村庄的最深处走去。

路的尽头,是宽大的山洞,洞内有一座神社。

真是个遮风避雨的好地方,比起刚刚那个石屋要强上好几倍。

山洞并不深,刚好可以保护神社不受风吹雨打,这座小小的建筑才能完好的保存下来。里面很干燥,看得出以前住在这里的村名很重视这座神社。

麻绳上金闪闪的铃铛还能随风摆动,发出轻微但依旧清脆的声响。

轻轻跃起,把那个铃铛摘下,入手却感到异常的沉重。经过仔细辨认,我惊奇地发现,这、这玩意儿……竟然是纯金做的!

不知道自己的脑子在抽什么风,会把铃铛摘下来。当意识到这玩意儿是纯金打造时,我吓得连忙把铃铛放在神龛上面,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你在干什么?』

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鬼地方还会出现第二个人,所以当听到清晰的女声出现在背后时,我差点被吓得半死。

「对、对不起!」

慌慌张张地转身向传来声音的鞠躬道歉,如果被人误认为我打算偷走这只纯金的铃铛,那真的相当不妙。

『为什么要道歉呢?』

「啊……」

身穿红白色巫女服的女孩,她就那样凭空出现一般,站在我面前。

不可能有人会大白天跑到诡异的地方玩cosplay,那么我眼前这个可疑的女孩,很有可能不是人。

我被自己的念头吓得双腿发软,差点跪在女孩面前。

低头看到女孩在阳光下的影子,我愣了一下,再抬头,正好撞上女孩好奇的目光。

清澈深邃的双瞳告诉我,它们的主人一个活生生的女孩。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孩歪头,好像在努力地思索什么。

我不敢移动半步,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等她的答案。

『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

「哈?」

「你的名字是什么?家住在哪里?爸妈的联系方式?」

『不知道。』

「……」

事情好像变得更加麻烦起来,不仅只有我自己困在这里,现在又多了一名不知来历,疑似患有失忆症的奇怪女孩。

『可以带我去外面的世界吗?』

「哈?!」

『说不定我能想起什么。』

「不、不是……」

我有点郁闷,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如你所见,我被困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去。」

『嗯……我可能知道出去的路。』

「啊?」

「你怎么不早说?」

『我刚想起来。』

「……」

不管怎么说,总算有机会可以离开。

『走吧。』

怪女孩向我伸出手掌,十秒后我才反应过来,她是要牵引我离开这里。

接触到女孩手掌的一瞬间,我只记得女孩的小巧的手掌很柔软,手指纤细,触感却异常冰冷。

下一秒,我再次失去意识。


第一日:泡面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现在正躺在房间的床上,身体绷得笔直,想要睁开双眼,眼皮却如同被夹子夹着一般,无论怎么使劲都无法抬起。

四肢犹如铅块,动弹不得。

用力挣扎,想要挣开无形的束缚,结果只流得一身冷汗。

天边出现鱼肚白,黑夜迎来破晓。

随着天越来越亮,自我意识逐渐回归身体,我的大脑越来越清晰。

当感觉到手指能弯曲握拳时,我猛地睁开双眼,入眼所见是家中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天花板。

而不再是那片诡谲难辨的天空。

在被窝中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

痛……

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好在此时此刻我正活生生地躺在自家暖和的被窝中。

如此诡异的经历,十有八九只是一场噩梦吧。

刚刚出了不少虚汗,额头上边有汗珠滑落,我伸出手擦拭,却感到些许不对劲。

睡觉时我习惯穿着睡衣,然而现在手臂上光溜溜的,连块布都没有,再回想起刚刚掐自己大腿时的手感……

掀开被子往里一看……

果然,自己什么都没穿,就这么光溜溜地躺在被窝里面。

吓得我手忙脚乱地检查一番自己的身体。还好,除去大腿上被自己掐红的地方,并没有缺少任何零件。

少是没少……

但是我又发现,原本应该空荡荡的另一边却多了一个人,是个女孩,同样赤身躺在我身边。

再次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我我我我我……

昨夜的记忆一片空白。

难道是我喝醉之后,带着这个陌生女孩回的家吗?

看看我们两人现在的样子,要说没发生什么,连我自己都不信。

完蛋完蛋完蛋……

虽说我们都是女性,只是这个孩子……怎么看都还未成年。

如果现在报警自首,是不是可以减轻量刑?

做好下半辈子可能会在在牢狱之中度过的心理准备后,我哆嗦地伸出手去找手机。

「手机……我的手机在哪里……」

四下寻找手机,却不经意间和某双眼睛四目相对。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那孩子的脸上,她那双清澈深邃的瞳孔,在冬日不算太暖的阳光照耀下,泛着懒洋洋的微波。

她醒了。

我的心脏差点漏跳一整拍。

「你、你好……」

『早上好,岛村姐姐。』

「你……你……」

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断气。

『我叫安达,是……』

来不及听到她后面的话, 我又晕了过去。

真是逊到家,从梦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莫名晕过去几次。


「给。」

我把冲好热水的泡面盖上递给安达。

「等三分钟,就可以吃了。」

『谢谢。』

安达接过泡面,捧在手心中。

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搞得我不敢直视那双异常深邃的眼睛。

「你……」

『我叫安达。』

「噢……安达妹妹,昨天晚上……」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

我感到头大。

一个房间,两个女性,谁都不记得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

总不可能两个人都喝断片跳脱衣舞吧。

「那你还记得自己家在哪吗?还有父母的联系方式?」

『不记得。』

安达低下头,盯着从泡面碗口飘起的缕缕白烟。

之前因为一直看着我,我没敢直视那道目光。现在趁安达低头的功夫,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她的脸。

安达的脸小巧白净,双眼和漫画中的女孩一样,大得有些惊心动魄,几乎占据整张脸的一半。

我是第二次见到这种硕大的眼睛。

也是因为眼睛,我可以确定安达就是我在梦中荒村遇到的那个女孩。

『还有吗?』

安达吃完自己那份泡面后,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中还没冲上热水的面饼。

瞄了一眼她手中的纸桶。

好家伙,连汤都没剩下一滴。

我把自己那份冲上热水,再次递给安达。

「小心烫。」

『嗯,谢谢。』

安达接过第二桶泡面,放在自己面前,盯着桶盖直愣愣地发呆。她的视线中带着急切,如果视线有能量的话,这桶泡面恐怕会当场沸腾起来。

「那个……安、安达,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安达放下第二只空桶,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我看她心情貌似不错,就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得到的答案又是摇头,真让人头疼。

「要不我送你去派出所,找警察叔叔帮忙?」

还是摇头。

她摇摇头倒真是简单。

「那……要不要先和我生活一段时间,等你的记忆有所恢复,再做打算?」

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喂……你好歹考虑几秒钟吧。」

「我可要事先说好,作为一名已经单身二十八年的女性,面对可爱的孩子,就算是同性,我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忍得住,不会向安达出手哦。」

我当然是在吓唬安达,希望她能改变主意去派出所。

对未成年少女出手这种事,我绝对做不出来。

「就算被我……呃,那样,安达也愿意和我一起生活?」

依旧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这丫头真是惜字如金啊。

我怀疑她压根就没有搞懂我的意思。

怕不是想赖在我家里吧。

「那、那就这样吧。」

虽然还有很多东西没弄明白,我还是选择向现实妥协。

「欢迎你,安达。」

『谢谢。』

『那个,岛村姐姐……』

安达用右手小拇指点了点那两桶被她吃得精光的泡面,样子有些扭捏。

『这个是什么,很好吃,我还想要。』

我被她那副模样搞得哭笑不得。

怎么可能会有人连泡面都不认识呢。

想起刚刚自己什么都没吃到,就重新拿出两桶与刚刚口味不同的泡面,准备烧水再冲两份。

「这样玩意儿叫泡面,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又简单的东西。」


第二日:JK

到第二天为止,安达穿的只有一件宽大的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本人压根就不在意这些。

但是……我好几次因为不经意间看到不该看的部位,或者触碰到而臊得满脸通红。

总之,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好几次想让安达穿着我的旧衣服,一起去商场买新的,然而每次让她出门都搞得跟打仗似的。

我扯着安达的一条腿,她抱着一条床腿。

一个拽不动,另一个又不肯松手。

最后都是以我惨败告终。

拉扯之下又弄坏好几件衬衫。

我是真没想到,这孩子的脾气竟然那么倔,哪怕是一点点的让步都不肯。

安达就这么光溜溜地披着我最后一件衬衫,蜷缩在床的最里侧。

与安达的相遇就已经匪夷所思,现在暂时同居她又给我摆出这样一副恶劣的态度出来,真的让我感到一个头两个大。

我想过直接把衣服买来给她,又怕衣服的尺寸和款式无法让这个挑剔的小妮子满意。

还是太草率了。

我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这么早就要开始担任类似母亲的角色。

把压箱底的衣服都倒腾出来,终于找到一套已经洗得发白的高中制服。穿着这身再套上我的外衣,安达应该不会产生那么大的抵触心理吧。

把叠得整整齐齐的制服放在安达面前。

「可以吗?」

安达用食指戳戳制服,两分钟后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算是同意。她的年龄也就十七八岁,身材稍微偏瘦一些,穿下这套制服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倒是偶尔也体谅一下我的辛苦啊,不买好足够的日用品和衣服,后面的生活可是会很艰难的。」

『嗯。』

『晚上,和你。』

我向安达抱怨,得到的回答却不足八个字,惜字如金这个词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

大多数时候,安达是直板板地躺在床上,也不闭眼休息,就张着那双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喊她的名字,一至三分钟后才能得到回应。

等躺累了,安达就会坐起来,让我帮忙打开电视,也不挑节目,放到哪个台就看哪个。

安达不会用电视遥控,无论我怎么教,她都是一副呆呆的模样。我问她学会了没,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摇头。

失忆的人,都是她这个样子吗?

那还真是相当麻烦。

制服穿在安达身上还算合身,除去胸部那里尺寸偏大外都还好。

我看到安达捏着裙摆,在宽大的更衣镜前左右摇摆,欣赏自己的身姿。原本空洞深邃的双眸中,有一丝七彩的光一闪而过。

她终究还是一个小女孩,拥有我身上早已失去的青春与活力。

回想起自己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参加工作,将近十年的打拼下来,钱没存下来多少,曾拥有的青春活力在一日复一日的麻木中逐渐消磨殆尽。

更衣镜的角落反映着我的脑袋,能看到自己眼窝深陷,黑眼圈浓重,没有化妆的脸惨白异常。

遇到安达之前,我已经经历过连续一礼拜的夜班折磨。

要不趁现在还有存款,不如带上安达去旅旅游,放松一下心情。

当然还得看那家伙的脸色,如果她哪都不想去,所有想法都是白搭。

「安达想不想去上学,做一个真正的JK?」

『J……K?』

安达歪着小脑袋,双眼中带着疑惑和好奇。

我发现她瞳孔中的神情,从一开始的空洞,随着时间推移和接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逐渐变得丰富起来。

她好奇地看着我。

我对安达的身世来历也感到愈发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从来都没吃过泡面,完全不懂,更学不会电视遥控机的使用方法,也不知道JK是什么意思。

「JK就是女高中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生物。」

安达的大眼珠在眼眶中转了转。

『不去,我想和岛村姐姐待在一起。』


第三日:甜甜圈

安达变得越来越开朗,越来越爱笑。

昨晚给安达买了很多东西,新的洗漱用品,新的内衣内裤,还有好多好看的冬衣,零食以及好几桶泡面。

抱着那一大袋子泡面,安达的笑意从未停止。

晚上入睡时又发生了件让我感到万分尴尬的事。

我正躺在被窝里,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少女漫画。

洗完澡的安达,浑身散发着新买沐浴乳的味道,她脱掉浴巾,就这么光溜溜地往我怀里钻。

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我责令她穿好睡衣再进被窝睡觉。

安达乖乖地穿好新买的天蓝色小熊睡衣,安静地靠着我的肩膀躺在床上。

她的视线落在我手中的漫画上。

准确说,是在漫画中的甜点上面。

漫画中的女高中生在吃到心心念念的点心后,那一脸此生无憾,快要升天的表情,着实夸张过头。

「想吃?」

『嗯。』

又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今晚早点睡,明天我带你去附近最大的甜品店,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摸摸她的小脑袋,把漫画扔在一边,准备睡觉。今天购物回来后感到异常疲惫,合上双眼后就难以再睁开。

『好。』

安达在我的耳边轻声回答。

自从搬到这个地方,没少在同事和邻居那里听到过这家号称[最大]的甜品店。我上网查了查,那家店铺的口碑很不错,只是位置距离我家不算近,想要过去还得花点时间。

对甜品,我有一点兴趣,不过并不大。

去探店的想法因为工作一再搁置。

这回倒可以借着安达想吃点心的由头,去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好奇心。

临近年关,无论是街上的人,还是商家的促销活动,都暴增到一个离谱的程度。

被人群簇拥着往前走,因为害怕安达会走散,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把她护在自己身边。

面对汹涌的人群,连我都害怕得脊背发凉,安达更是戴上卫衣的兜帽,低下头一言不发。

这是个本该围着被炉看电视吃橘子的寒冷天气,我和安达紧靠在一起,战战兢兢地行走在被人群占据的大街上。

等亲眼看到那家所谓[最大]的点心店,难免感觉有些失望。

他们所说的最大,并不是因为这家店铺的占地面积大,而是指他们家做出来的点心个头,比起传统的形状要大上两圈。

点心的配方大多千篇一律,以至于不同店铺做出来的味道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这家的大号点心甚至看起来还有些腻。

对这些呆头呆脑的点心,我没有太多兴趣,准备买几包吐司片当作早餐。

也是因为人太多,即使安达对着这里所有的点心都感到好奇,她也不敢松开我的手,任由自己去每个柜台前尝试那一点小小的试吃品。

我告诉她,只能吃一种点心。

安达的表情瞬间落入低谷,大眼睛瞪着我,瞳孔中委屈都快要随着泪水溢出眼眶。

看她这副模样,我又心软下来。

「那在店里吃一份,打包两份带回家,怎么样?」

笑意如同春日的樱花,取代刚刚快要溢出的委屈与泪水,在这个女孩脸上绽开。

「一说到吃就笑得跟朵花似的……」

我小声嘀咕着,打开钱包付账。

餐盘中是比安达脸还要硕大的巧克力甜甜圈,以及一杯冰咖啡,一杯热牛奶。拿起塑料餐刀,试探地戳了戳比我肚子上泳圈还要厚一点的玩意儿,我发现面包部分做的异常蓬松,再切开一看,面包里面的空洞肉眼可见的大。

难怪看起来这么大一只却比普通甜甜圈贵不了多少钱。

不难理解,如果实打实地做一只比人脸还要大的甜甜圈,这家店恐怕早就破产了。

面包部分的味道很普通,比通常的面包更加松软,带着丝丝的甜味。

巧克力酱应该是用最近非常火的减肥产品——黑巧做的。

没什么甜味,吃起来也就不会感到那么齁。

当我还在细品黑巧克力酱搭配冰咖啡的味道时,安达就已经彻底消灭这只外强中干的甜甜圈。

包括那一杯热牛奶。

到底是安达胃口太大,还是这玩意儿真不经吃?

安达的双眸中有意犹未尽的光芒。

我想答案应该是前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