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圣诞节与夜空凋零的白色(下)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2-02 12:36
点击:435
章节字数:65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好冷……真的好冷……

好不容易从被窝中挣扎起来,又差点被门外的冷气击退回尚存一点暖气的房内。

圣诞节前一天怎么会这么冷呢。

动作得再快一点,不然就要迟到了……

但是……真的好冷……

我想重新钻回温暖的被窝,舒舒服服地再睡个回笼觉。

一边搓手一边往学校的方向赶。

这么冷的天安达会不会还赖在床上,甚至还会翘课睡懒觉吗?

应该不会吧……

说起来自从天气变冷后就没再和安达一起去过体育馆二楼,毕竟进入冬天后那个地方已经不在适合偷闲,当然也没再一起打过桌球。现在的安达虽说学习没变得多好,不过至少每天都能坚持来上课,我可不能太小看她了。

明天就是圣诞节,虽说我和安达似乎都没怎么重视,不过因为我俩现在特殊的关系,安达似乎又非常想和我一起度过这个有点特殊的节日。

嘛,我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圣诞节,与安达一起度过,还是相当值得期待。

匆匆赶路经过公园时,我注意到公园秋千上坐着一个奇怪的人。

这大冷天的,却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随冷风飘动的长发还是有些诡异的白色,确实是个怪人。

等走进才发现那是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孩子,安静地坐在秋千上面。纤细的双脚没有穿鞋,雪白得没有一起血色。

不应该被冻得通红吗?

属实奇怪。

「你好。」

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去管她,这么冷的天在外边穿成这个样子是要出事的。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父母呢?」

「白。」

女孩只是简单地吐出一个字,似乎并不愿意多说什么,她仰起头望向我,双瞳无神却是骇人的血红色。

这孩子……不会是因为患有什么奇怪的疾病,然后被家人遗弃的吧。

怎么可能。

她的嗓音就像迎面吹来的寒风一样清冷,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直觉告诉应该我离这个人远点。

我的反应还算挺快的,刚产生离开的念头之时,双腿就已经开始已经向公园外边迈去。却感到左手手腕一紧,仿佛被铁链环扣一般,又冰又凉。

这只手掌的温度让我颤栗。

「冷……好饿……」

女孩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内,只是这次没有像刚刚那般寒冷,她的嗓音很好听。本让我感到奇怪发色,实际上是有点偏黄的米色,那个吓我一跳的红色瞳孔原来是淡蓝色的。

难道是外国人?

再仔细一看女孩子的脸部轮廓,不像是西方人,却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应该是混血儿吧。

我有些近视,而且现在也没戴隐形眼镜,刚刚大概是看错了吧,之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现在也荡然无存。

要不先把这个女孩带回家弄点吃点暖和暖和,再送到警察局找她的父母去吧。

今天我也可以借机请假休息。

女孩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说话,我问她意见,她也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本来这应该是件助人为乐的好事,但是我却忘记父母回老家前的教训,千万不能带陌生人回家,千万不要引狼入室,哪怕对方是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子。

等我关门落锁,回到房间刚想说些什么时,这女孩子却如饿狼一般扑向我,她双手锁住我的手腕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我身上,毫无反应的我被结结实实地压倒在床上,凭我的力气一时间竟然无法挣脱开那双看似细弱的胳膊。

不好……我真的太大意了,千不该万不该,竟然忘了父母的千叮咛万嘱。

挣扎之间我看见女孩那双已经泛起血光的瞳孔,不是因为饿得发红而是真正的红色瞳孔!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力气比起同龄人算是大得相当夸张,但是现在在这个女孩的控制下却动弹不得,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人类……

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这种情况下只有大声呼救才有一线得救的希望。

「救……」

脖子上突然传来的剧痛,夺走了我说出下一个字的力量。

如果没感觉错的话,我的脖子应该已经被她的尖牙咬穿,耳边还能听到很明显的吸食血液的声音,这、这在吸我的血!

这家伙……真的不是人类啊……

谁都不想就这么等死啊,但是被这样的怪物压在身上,除了无力地蹬着双腿,我想不出任何解救自己的办法。怪物进食的速度非常快,随着体内的血液飞快流失着,连最后蹬腿的力气也逐渐丧失,我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快速地干瘪下去。

绝望吗……那是肯定,谁都不愿意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

我不甘心,但是没有任何办法。

就算现在有人冲进来救我,那个人也极有可能成为这怪物的下一只口粮。

算了吧……意识也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我死的样子会很难看吧,毕竟全身的血液都没了,那干瘪的模样被安达看到的话,她会不会伤心,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哭到昏厥呢……

对啊……

还有安达……

我怎么可能放得下安达……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尝试动弹下手指,却连手指有没有动都没有感觉。

怪物的嘴从我的脖子上松开,我还仅剩一丝意识,睁眼模糊地看到那张脸,它的嘴角还流着一丝本属于我的血液。

在模糊的视角下,我隐约看到那张脸……似乎和我一样……

好冷……

这种不同于冬夜寒风的冷,这种不同于冰水刺骨的冷,这种生命即将消逝的冷……

真的好冷啊……


今天就是圣诞节,我早早地来到了学校。

有的时候过于期待也不算是件好事,昨天晚上我几乎就整夜未眠,到天边逐渐明亮我的神经还处于兴奋状态,索性就起了个大早。

如果今天一大早就能收到岛村的圣诞礼物,那让我以后每天都早起也不是不可以。

本以为该是空无一人的教室,推开门的刹那间我却看到一抹明亮又熟悉的栗黄色。

岛村坐在我的座位上,手托下巴望着窗外的雪景。

我注意到岛村的面色有点憔悴,眼眶泛黑,也是一副夜晚睡眠质量不佳的状态。

睡眠不佳的岛村,真的是难得见到啊,难道她和我一样整夜都在期待吗?

『早上好岛村,今天……』

我还想调侃一下岛村今天怎么没有继续睡懒觉呢,没想到岛村看到开门的人是我后,竟然从座位上跳起向我扑了过来。

那真的是从原地跃起然后飞扑而来。

岛村的力道控制得很好,没有撞倒我,而仅仅只是扑进怀里。

『怎么怎么?』

『发生什么事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这算是……在撒娇吗?

那又是在撒哪门子的娇?

岛村在我怀里做着深呼吸,让我一时间还摸不着头脑,手脚就像被瞬间石化一般,无法动弹。

「好多了……我么事。」

『么……』

「我想安达了嘛,现在安达元素补充完毕,已经没事啦。」

『感觉……怎么怪怪的……』

岛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原本脸上挂着的憔悴似乎真的淡去了一些。

『没事就好,说实话我还真的有被岛村给吓到。』

「好啦,不说这些。」

恢复懒惰的岛村又像一滩液体般趴在课桌上,那张因为挤压而鼓起来的脸,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多一分可爱。

「今天晚上有计划好去哪里玩了吗?」

『嗯,放心交给我吧。』

「……我趴一会,昨晚都没怎么睡。」

岛村就是岛村啊,我在心中感到搞笑。

临近期末测试,老师讲课的内容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划重点,复习重点,可以说是极其无聊。

我有点焦急,恨不得立刻到下午放学。

在心中排练过无数次和岛村的……约会流程,我变得更加期待与焦虑。这一天下来,到放学为止,我完全不记得老师们讲过的内容,甚至不记得今天又上过哪些课。

这一整天,我脑子里面的内容,除了岛村,还是岛村。

毫无疑问这非常折磨人。

好在一切的煎熬与等待都是值得的。

当乘着电车去市体育馆时,我的内心是无比的激动和紧张。

为什么是体育馆呢?

岛村这样问我。

今晚约会计划的第一步是和岛村一起去市体育馆打桌球。

当岛村听到要一起打桌球时,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那样子极像一只吵闹的鸭子。

「安达是个怀旧的人吗?」

面对岛村莫名其妙的问题,我抓着自己的短发,不知如何回答。

「走吧。」

到达目的地后,岛村突然地把手放在我的面前,一时间我竟然没反应过来。

『噢……好。』

我牵过岛村的手,一起走向市体育馆。

以前没觉得,现在与岛村牵手时,我能感觉到岛村的手掌真小,手指也有些短短的。相反的,我的手指又细又长,可以很好地环握住这只小小的手,岛村手背与手心的温度,我能够完完全全的感受到。

体育馆内没什么人,但是里面很温暖,脱下碍事的大衣与围巾,仅穿着冬季校服的我们就可以很好地施展自己的球技。

租用球桌是要付钱的,因为是市体院馆,费用不算低,岛村想平摊这份费用,我断然拒绝。

『我说过都交给我,岛村不需要付钱。』

「……那我不就成被安达包养的废人了吗?」

我笑了笑,不作回答。

包养……也不是不可以。

刚认识岛村时,打桌球她还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我多次放水,在大比分上她还是无法战胜我。

『岛村有偷偷练习桌球吗?』

我把被岛村扣飞的乒乓球捡回来,感觉有点气喘。

「有吗……我只是偶尔会拿炒菜用的木铲挥两下而已。」

『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

「是安达在让着我吧,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没有,你看我都流汗了……』

我摸了一把额头,给岛村看手心的汗液。

「那你倒是用左手握拍啊。」

岛村用球拍指着我,一副要决一死战的样子。

明明是个慵懒的女孩,却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好胜心。

我把球拍换到左手。

『那么从下一球开始,我就要进入认真模式了。』

「奉陪到底。」

冬日不像酷热的盛夏,在冬天打球理论上对我们两个女生来说算是最不容易出汗的运动。不过随着体育馆内人数增加,馆内温度也随着人气逐渐上升,我们还真是出了不少汗。

比赛的最终结果,是我以两分的优势胜出。

本是想让岛村赢的,但是瞧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我那小小的好胜心,也莫名地被点燃。

『要洗澡吗?』

『这里有浴室哦。』

岛村坐在休息区的座椅上,不停地撩着刘海散热。

我记得没错的话,比起冷岛村好像更怕热。

「你在说什么啊……我又没带换洗的内衣。」

『我带着,两套。』

「……」

『都是新买的,还没拆呢。』

「……」

「我是不是,该夸安达想得真周到?」

『……』

岛村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我不认为那是准备要夸我的表情。

大概半小时后,满脸潮红的岛村,散发着好闻的香味出现在我面前,我注意到她一直捂着胸口。

这个举动让我有点担心。

『你没事吧,怎么一直捂着胸口?』

岛村的脸很红,红得像熟透的虾子。

她瞪了我一眼。

「买小了……安达你这个笨蛋……」


大多数时候我觉得安达挺聪明的,但是有时候她又真的像个笨蛋。

这次约会安达确实考虑得非常周到,但是却没想到给我的那套内衣买小了一号。

又不是不知道我的size,这家伙真是个十足的笨蛋。

……

绝不可能是我最近发胖的缘故……

绝对不可能!

「我饿了,接下来去哪里?」

『这家体育馆附近的酒店里有一家新开的自助餐厅,我抢购到了两张券……』

「酒店里开的自助餐?那是不是很豪华,而且非常贵?」

『还……还好,新开的,有折扣……』

自助餐的豪华程度远超我的想象,什么豪华刺身拼盘,什么顶级和牛烤牛排,还有限量的烤松茸。

因为刚好是圣诞节的缘故,每位顾客还能得到一份节日限定的小蛋糕。

我本身就是个贪吃的家伙,能吃到这么多平时看都看不到的美食,自然非常开心。

而安达也是,她一直都带着笑容,双眼可见的开心。

安达呢是不可能因为吃的东西感到开心。

在印象里,我从来没有看到安达会因为吃到什么好吃的食物笑得像现在这样那么开心。

也许就只有我和她在一起时,她才会这个样子吧。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的餐券价格肯定不会低,我想把我的那份付给安达,却遭到她强烈的拒绝。

如果一直这样被安达惯下去的话,我还是有点害怕自己会被惯成一个废人。

挺烦恼的,以后有机会得跟安达好好地说明白。

在中央花园中散步消食后,和安达一起坐在长椅上休息。

我看着安达一个人在椅子上扭扭捏捏的,最后从包包中掏出一只不大的白色盒子。

『那个……岛村,圣诞快乐,这个是……我送你的圣诞礼物。』

我伸出双手接过那只白色的盒子,稍微掂了一下,感觉不是很重,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真的很害怕安达会给我送一个贵得吓人的礼物。

「谢谢……我现在可以拆吗?」

『不行,请务必……务必回家后再拆。』

「啊?」

没想竟然是否定的答案。

我狐疑地看向安达,她似乎有些心虚,脸色发红,微微地扭过头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嘶……有点可疑。

「里面不会装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绝对不会,就是很正常的圣诞礼物……』

「行吧,那我就听安达的,回家再拆。」

我把安达的礼物放进背包,同时从里边拿出准备送给安达的圣诞礼物,递到她面前。

「给,安达今天也相当努力,这份圣诞礼物就请你收下。」

『多、多谢!』

安达的身体因为过于兴奋和激动左右摇晃着,我还是第一看到有人开心过头时会是她那个样子。

『我可以拆吗?』

「可以啊。」

安达的动作很轻,像是害怕损坏里面的东西。

「里面可不是钻戒,而是普通的礼物哦。」

『玩具……毛绒玩具?』

「不觉得和你很像吗?」

我笑着地看向路灯照射下的安达,她眯眼打量玩偶的样子,着实有些滑稽。

这只玩偶是我在网上挑选礼物时一眼就看中的,那个几乎和安达一模一样的短发,以及和我们学校校服类似的衣服,还有那一副神似安达,一眼冷淡带着些许不屑的表情。

可惜的是,我找遍这家店铺都没找到和我相似的玩偶,不然的话凑成一对送给安达,她肯定会更开心吧。

『好像……还挺像那么回事……』

「喜欢吗?」

『嗯……喜欢是喜欢,但是我更想要像岛村的玩偶……』

「我想也是。」

夜空中又开始飘雪,今天一直断断续续地下着雪,没停过。

有几个调皮的精灵降落在安达的头发上,我伸手帮她拍下来。手指划过发丝之间,有几道白色在我的瞳孔中一闪而过。

「安达……」

『嗯?』

安达还在和那个玩偶对视,似乎在琢磨什么。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白头发……」

一个连18岁都不到的女孩子,浓密的短发下竟然隐藏着那么多的白发。是少白头吗,还是安达一直在为什么事情而操心?

无比心疼这个傻女孩。

如果有什么事能一直挂在安达心上,那毫无疑问定与我相关。

『有吗?以前染过头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长的白头发。』

安达本人似乎并不怎么关心,我想说些什么提醒她,可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笨蛋……」

我轻轻抚摸着安达的头发,莫名挨骂的她也不作声,只是乖乖地低下头任由我抚摸。

「回家吧,我累了。」

回到公寓门口,临别之时,因为明天刚好是周末,我打算邀请安达来家里过夜,但是安达却逃似的回了家。那匆匆离开的背影让我想起初识安达的那段时间,她经常这样着急忙慌地从我面前逃跑。

安达一直在改变,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只不过偶尔还是能看到初识那会的影子。

自从送给我那只白色礼盒后,安达就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

直觉告诉,安达送的这份圣诞礼物,如果不是特别贵重,那就是有其他特别的意义。

不会是钻戒吧,我知道安达有自己的存款,但是圣诞节送这玩意儿真的是过于夸张甚至还有点……匪夷所思。

回到家中,摸黑开灯,我连外套都没脱就迫不及待地拆开这只神秘的白盒。首先看到的不是钻戒项链什么的最贵饰品,我松了一口气。

盒子里面躺着一只……一只……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是一只Mp3,还是白色的。

在这个手机就可以在线听音乐的时代,圣诞节收到一只Mp3作为礼物,我有点懵,有点不知所措。

开机,我看到里面只有一个音频,于是麻利地插上耳机,打开这个音频,安达的声音传入耳内,不过通因为录音的缘故有一点失真。

『圣诞快乐,岛村。原谅我刚刚又像以前那样从你面前逃跑,让我再听一遍自己这段录音,还是和岛村一起,那真的是一件相当羞耻的事。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买Mp3作为礼物送给岛村,当我听到你的朋友……也就是永藤,她说你偶尔喜欢听音乐时,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送个能听音乐的东西给岛村,希望你会喜欢吧。其实……其实我感觉自己这样一本正经地录音真的好怪,我有很多话相对岛村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讲……很奇怪吧,自此和岛村认识,我就开始变得……唔……嘶……对唔起,我好像咬到舌头了……噫……算了,我现在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就、就先这样吧……总之,第一次约会,第一次一起过圣诞节的对象是岛村,真的是太好了,非常感谢。』

『真的,非常感谢,岛村。』


「到啦……」

「真的累死我了。」

回到旅馆的房间内,我甩掉包包和拖鞋,躺平在软乎乎的大床上,不想动弹。

安达躺在我身边,脸上也带着些许疲惫。

她那些从高中就开始生长的白头发,到现在已经占据总发量的50%以上,灰白相间的短发让安达看上去相当帅气,只是这些白发,无时无刻都在提醒我安达这几年所经历的辛苦,还有她偶然间会流露出来的疲惫神情,真的叫人心疼。

「所以今年的圣诞礼物不是那玩意儿?」

『谁会在圣诞节送钻戒,不觉得非常奇怪吗?』

「那么今年的礼物……」

『是我。』

安达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她那纤细的身体压在我上面,并没有多少压迫力。

「喔……那真是相当棒的圣诞礼物。」

纤细的手指伸进我的衣内,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纽扣。

那是安达的手,我相当熟悉。

打赌输了,我乖乖地闭上眼睛,任由安达摆布。

就在平安夜那天,同性被允许领取结婚证这条法律正式发布,于明年情人节那天实施。

我和安达长达数十年的恋人关系,即将正式转变。

不久以后,我们即是恋人,更是家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