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万圣节与吸血鬼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1-19 13:07
点击:473
章节字数:91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正是周一午休之时,我准备趴在课桌上午睡,却看到岛村朝我招手示意去她那边。

「你过来下,安达。」

周末两天都在岛村家里补课学习,昨晚也是学习到很晚才睡下。

『什么事啊?』

我打着哈欠坐在岛村前桌的座位上。

『昨天那么晚才睡觉,岛村不困吗?』

「你还好意思说,把手给我。」

「指甲那么长还不剪。」

「我的后背到现在都还火辣辣的疼。」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指甲还会伤害到岛村。』

「真是的,我现在就帮你剪掉。」

岛村在课桌上垫了一层纸巾,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指甲钳。

11月的天气已经变得凉爽,同学都在外面散步晒太阳。

很凑巧,现在教室里就剩我和岛村两个人,也不用担心咔哒咔哒的剪指甲声会影响到其他同学休息。

我的手指长期处于发凉的状态,而岛村的手心是温暖的,皮肤与皮肤之间的直接接触,把她的体温传递而来,我的手指也就不再那么冰冷僵硬。

岛村捧着我的手一点一点修剪得非常仔细。

如果只看岛村的表情,谁能想到她只是在帮我修剪指甲,而不是在修理什么贵重物品。

我没忍住在岛村的额头上轻吻一下。

岛村的手哆嗦一下,差点就一刀剪下我的指尖肉。

『疼……』

岛村连忙帮我揉着被剪到的地方,嘴上却毫不留情。

「你活该。」

「我不是说在学校得收敛一点吗,学校里可是有明文规定不能早恋……」

『认真模样的岛村太过可爱……我没、没忍住,对不起……』

我发现岛村的脸上闪过一丝的绯红。

岛村悄悄地瞥了我一眼,发现我在看着她后又慌慌张张地低下头继续帮我修手指甲。

「我……我没有责怪安达的意思……我是说,在学校里我们还是保持和以前的样子比较好……等在我家的时候,就随、随便你啦。」

『明白。』

恋爱是会改变一个人的,这是我近几个月来最大的感慨。

与相遇之初的岛村相比,现在的岛村更加活泼、可爱,变得爱笑,也爱撒娇。总的来说,被他人看到的话,会让人感觉这个女孩现在一定正处于甜蜜的恋爱中。

事实也是如此,作为女朋友该有的样子,岛村都有。

至于我,岛村说我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惊一乍,感觉挺好的。

当热情逐渐冷却,我开始忧虑与岛村的未来。

近在眼前的,即将来临的分班,如果没能和岛村分在一起,我该如何面对?

远在几年的毕业之后,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我的话毕业后就应该直接开始工作,就在我现在打工的地方。

岛村……她那么优秀,肯定还会继续自己的学业。

等到那时候,我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阻碍而放弃这段感情吗?

当我把忧虑告诉岛村,她却用食指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就像前几次那样。

岛村亲吻着我的额头。

「我只会对安达这个样子。

未来的事情就让未来的我们去苦恼,至少我们现在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我喜欢安达,我永远不会放弃安达,无论是经历分班之后,还是到达最终的毕业。」

听到岛村如此倾诉时,我真的想哭。

毫无疑问岛村是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女朋友,很庆幸,也很开心她现在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发誓要用自己一辈子的时间来守护她,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什么。

「哎……安达。」

『……什么?』

岛村帮我修指甲花了不少功夫,我本想抓紧午休剩下的时间再睡一会,却又被岛村一手拽回刚刚的座位……不得不说岛村的力气真的好大,随手一扯就能把我整个人拽到她身边。

「这周六是万圣节,我想……邀请安达和日野她们,一起来我家玩。」

『万圣节晚会?』

我立刻就明白岛村的意思。

「别说得那么隆重,只是想请大家聚在一起玩玩游戏再吃个晚饭,还有……」

『我知道。』

『我会来的。』

「记得化妆哦,因为是万圣节。」

『岛村会化妆成什么样子?』

「保密。」

僵尸、狼人、吸血鬼、幽灵,或者是女巫、科学怪人,或者……魅魔?

无法想象。

一同邀请那两个朋友的用意,不用说明我也了解。岛村既然选择我,我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会是为我好。

「这周末……安达可不可以也在我家留宿?」

『可、可以……』

岛村的感情变得炽热如火,正如我们相拥在一起时能给我带来温暖的那副躯体。我无法拒绝这种让身体连同精神一点一点变得温暖,变得舒服的感觉,就如吸食毒药一般让我上瘾。

留在岛村家合宿,不会只是过夜睡觉这么简单。

另外,万圣节……我这种连自己生日都会忽视的人,万圣节这个与我毫不相干的节日,就更不用说。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打工的地方举办过万圣节主题活动,那段时间店长硬要我穿着类似吸血鬼的cosplay服装来招揽顾客。

我本应极力拒绝,只是无奈店长承诺,活动那几天会付三倍薪水。

那一整套的吸血鬼cosplay服装,现在还放在咖啡店内,我的衣柜最深处。同样还有圣诞节的圣诞老人服,新春的红色旗袍,夏日祭的蓝色浴衣等等。

差点都要忘记服装设计可是店长的爱好之一,不过我看店长还是更喜欢强迫别人去穿那些她自认为设计完美的服饰。

现在刚好可以用上,这些东西也不算一无是处。

今天还只是周一,我就已经开始无比期待这个周末。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流逝的速度可以加快两倍……不,五倍。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被岛村知道的话,她又会说我胡思乱想,异想天开。

吸血鬼……希望不会被岛村嘲笑。


从鬓角垂下来的假发贴着我的脸,感觉有一点痒。我把那缕假发别在耳后,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

白色的假发,黑色的西装,斗篷……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这副滑稽的样子,如果告诉那两个人我装扮的是吸血鬼男爵,肯定会被她们狠狠地嘲笑一番。

至于安达的话,她肯定不会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不过运气好的话,我也许能看到安达憋笑的样子,那可是非常难得的景象。

到时候再化个妆,增添一些饰品应该会好点吧。

至少别像现在这样滑稽。

后背被安达指甲抓伤的地方早已完全愈合,受伤的皮肤依旧光洁如初。

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是个普通人,敏锐的感官加上超快的自愈能力,这些都不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女高中生身上。

然而我又像很多高中生一样患有近视,这真的有些匪夷所思。

一直以来,我都在逃避自己身体异样的问题,一时间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另外,每年的体检结果都一样,医生都说除去近视,我的身体很健康。

再加上最近与安达的关系变得天翻地覆,让我无暇去思考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说起安达,前几天她还向我诉说过对未来的担忧。

在她的身上,我仿佛能看到自己影子。就某方面而言,我和安达有些许的相似处,无论何时我们都会为对方,为未来而考虑,这或许就是我们会被对方相互吸引的原因之一,当然这也可能仅仅只是恋爱状态下的正常表现罢了。

我的回应一直是那句话,事实上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来打消安达的顾虑。

在这个很现实的世界中,我无法确定自己和安达的感情能维持多久,说点不好听的我是抱着能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和安达在一起,毕竟未来的事没有人能确定。

但我喜欢安达,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最近邀请安达来我家的次数有些频繁,理由是来学习补课也好,是来尝试我新做的料理也罢,真正的理由我们各自都心照不宣。

我和安达的相性非常不错。

能与安达从相遇到相恋,我相信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褪下僵硬的西服,摘下杂乱的白色假发和斗篷,我躺倒在自己的大床上,感觉疲惫不堪。

还能闻到一点安达残存的味道。

仿佛被注入一针强心剂,我从柔软的被褥挣扎起来。

眼下,我要开始着手为万圣节准备,晚饭、点心、游戏……最重要的是,还得先把家里收拾干净。

正因为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我非常珍惜能和安达度过的每一段时光。就算我们的最终结局是各自分离,我还是希望这段和安达共同构筑的记忆,能够成为我这辈子中最美好的回忆。

不过还是好困。

有种安达元素不足导致我即将失去活力的感觉。

最近晚睡早起的生活作息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今天的晚饭还没做……算啦,先休息一会再去安达打工的地方吃晚饭。

计划是这样。

没想到我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9点多。

我是被铃声吵醒的,安达的电话。

「喂……有什么事吗, 小樱妹妹?」

『妹、妹妹?』

「抱歉抱歉,顺口就喊了出来。」

我打着哈欠在床上翻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听电话。

『妹妹,很不错的感觉……』

「那么安达以后就是我的妹妹啦。」

『不要,我、我是岛村的恋人。』

「好好好……我知道啦,所以说安达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岛村现在很困吗?』

「还好吧,刚刚睡了一小会,现在正准备起床去安达打工的地方吃点东西。」

『不,不要过来。』

「哈?那地方倒闭了?」

安达少有地能勾起我的好奇心,在我印象中她不是那种喜欢吊人胃口的恶趣味爱好者。

果不其然,很快我就得到答案。

『不是不是,店里已经提前开始万圣节的打折活动,店长让我穿着奇怪的衣服招待客人……』

「奇怪的衣服?」

应该是万圣节的服饰吧。

木乃伊、僵尸、邪神、黑龙女、美杜莎、南瓜女巫……

我尝试着想象变成怪物的安达,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安达是不想让我看到奇怪的样子?」

『也不是……不过不是现在。』

「噢——我知道了,安达你这是在对我保密是吧?」

我对安达的印象应该没有错,只是没想到啊,人是会改变的。

现在的安达偶尔也会向我卖关子。

不过我倒认为这个改变出现在安达身上并不是件坏事。

『算是吧,我想给岛村保持一点神秘感。』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

『还有,岛村的装扮,我也很期待。』

「嗯——你最好不有太大的期望,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很一般。」

『没关系,无论岛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岛村,我喜欢你。』

「嗯,谢谢。」

『……』

『只是谢谢吗……』

「那么……」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

「我爱你,安达。」

『谢谢,岛村……』

「只有谢谢?」

安达愣了一下,几秒钟后就听到有刻意压制的笑声从听筒中传入我的耳内。

很少能听到安达发出这种笑声。

一直以来安达都是个不怎么会笑的人。

就算笑,也是那种闭不露齿地微微翘起一点嘴角弧度的笑容。

『爱你呦,岛村。』

和安达互道晚安后,我打算起床做点吃的。

也许是刚刚睡过一小会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通过电话,已经重新补充满所谓的安达元素,我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

一旦有所期待就会感觉时间流淌变得缓慢,再加上即将到来的测试,每一天的课都是那么紧张。所有课程我都听得很认真,仔细地记笔记,因为我不单单只是为自己而学。

老老实实来上课的安达,在模拟测试中还是没能逃过挂科的命运。

同样是教学,在课堂上听老师详细的讲解与来我这里临时抱佛脚般的补课,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看着在面前奋笔疾书的安达,我感觉最大的原因出在她自己身上。

今天的时间已经很晚,安达下班后还是来到我家里,请求我帮她补习功课。

安达是下班后直接来我家,刚开门时我被她脸上惨白的妆容以及血红的瞳孔吓了一跳。

「原来是安达,吓死我了……」

『抱歉……我急着来岛村家,忘了卸妆。』

「急着来补课学习吗?」

我抱了抱安达,把自己的体温传送给顶着冷风骑车过来的她。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安达。」

『我想见岛村。』

安达趁机把手伸进我的衣服内取暖,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到低温的手掌。

「好痒……我们不是天天都能见面嘛。」

『我想见的是,属于我的岛村。』

安达的吻落在额头,她的嘴唇有点冰凉。

今年的降温来得很快,也异常猛烈。安达怕冷,我让她赶快进屋,躲进被炉里面取暖。

卸下妆的安达眉宇之间满是疲惫,我帮她泡上一杯热的牛奶咖啡后,开始今晚的补课。

过两天就是万圣节,万圣节过后就是期末测试。

假期和新年也将随之而来。

晚上,明明开着暖气,安达依旧想以取暖为借口,枕在我的臂弯中入睡。

「姐姐的臂弯就这么温暖吗?」

回应我的是安达细微的呼吸声。

这么快就已经睡着,看样子安达今天真的很累。

安达最近又在疯狂地长个,光是裸身高就已经接近180公分。说实话这样一个大个子女孩枕着我的臂弯睡觉,是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但是……

深吸一口气,安达身上独有的清爽香味瞬间侵入大脑。

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前一年店长量身定制的白色吸血鬼礼服非常合身,只不过我在经历一年的发育后,这些衣服早已不够尺寸。

我不想自己长那么高,但这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

很苦恼。

让我更加苦恼的是……店长为我重新制作的另外一套,黑色的吸血鬼礼服已经完工。

我真的很怀疑她是在拿我当换装人偶玩。

穿着这种衣服自然无法做打扫的,店长让我迎接客人,端茶送水即可。

倒也乐得轻松自在。

距离万圣节越近,店里的装饰气氛也愈发诡异起来。

收银员小姐被店长打扮成南瓜女巫,其他服务员也没逃过她的魔爪,分别被打扮成木乃伊,僵尸等怪物。

而店长自己,戴上一副狼耳发箍和装饰用的尖牙牙套,就自称是一名狼人。

我实在不明白,明明是以樱花为主题的店为什么要举办这种西方节日的促销打折活动。

店长说这是一种营销手段。

无法理解。

万圣节白天被店长留在店里上班,这是我晚上借用这套吸血鬼礼服的代价。

店长还说她会亲自把我送到岛村家里。

……有些头疼……

留在店里工作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很害怕那些想跟我合影的人。

让我脸上挂着僵硬虚假的笑容,和那些不认识的男男女女拍照合影,做这种事情比我刚来店里打工时洗一百个盘子还要累。

「安达妹妹好漂亮啊,能不能一起合个影?」

「妹妹好可爱哦,可以留影纪念一下吗?」

「大姐姐好漂亮……可以拍照吗?」

……

类似的请求光一 个下午就已经听到不下百遍。

就连店长也说,穿上新礼裙的我很像一位高贵的吸血鬼公主。

「如果不是年纪相差太大,我真的会想尽办法,让安达小妹成为我的女朋友。」

『少开玩笑。』

我不想搭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虽然店长给我开的薪水不低,也给我提供过不少便利,但是同时她也是在利用我给咖啡店增加盈利。

我并不讨厌店长这个人,不过也绝对说不上有多么喜欢她。

下午饭点时店内的人数剧增,即使只需要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也把穿着这一身礼服的我累得够呛。

『欢迎光……临……』

我做梦都没想到,继岛村之后,母亲会光临我打工的这家咖啡店。

母亲跟在几个人后面,那些人都是她的同事,我以前都见过。

看到那对与自己相似的双眸瞥了我一眼,母亲什么都没说。

没认出我来,应该吧……如果看到女儿穿着这种衣服,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待会儿可以合个影吗,小樱?」

「你很漂亮哦。」

当我把茶水端上桌时,听到母亲轻声对我说这样话。

差点手抖得把茶水洒母亲一身。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作为亲生母亲的她一定能一眼认出。

只不过母亲竟然在夸我,这让我有些出乎意料。记忆中已经完全想不起,她上次夸我是在几岁的时候。

总感觉,母亲好像变得比以前更加关注我,虽说不是什么坏事……不过突然被关注,我很不习惯。

母亲到店里后我就开始没法好好工作,她的视线一定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安达小妹还是老老实实地帮我当吉祥物吧。」

店长笑着从我手中接过水壶,为新来的顾客倒茶水。

这是一种很无语的感觉。

我宁愿穿着普通的制服在店里忙碌,也不愿穿着这种招摇的衣服在店里被当作吉祥物拍照片。

以及被自己的母亲一直盯着。

算了,晚上要穿着这套衣服去见岛村,现在就当是在练习……吧。

……

「你要去她那里吗,小樱?」

在路灯昏黄灯光的照射下,母亲开着她小巧的甲壳虫出现在我面前。

『店长呢?』

「她回去了,我来送你过去。」

「上车吧。」

我的内心很是抗拒和母亲单独相处,很害怕等一会她会问这问那,问一些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想逃回店内。

经过长达三分钟,或者五分钟的思想斗争,最后我还是在母亲的注视下开门上车,乖乖地系上安全带。

「最近,我感觉……」

果然啊……甲壳虫开出没几米母亲就开始向我说话,刚刚我还是逃回店里更好吧。

「我感觉小樱最近变得开朗了呢。」

『是你的……错觉吧。』

「……」

我把脑袋转到一边看着窗外的黑夜,夜空中的星星和月亮在缓缓地后退,车开得很慢。

原来你有在关心我吗?

「那当然,你可是我的亲女儿,不关心你我关心谁去。」

『诶?』

我扭头看向母亲,母亲表情平淡,双眼目视前方看着道路,眼神之中带着……温柔?

「你一定在想,原来我有在关心你,是吧?」

『……』

母亲非常准备地言中我的心思,我说不出一句话。

「小樱的开心、难过,小樱的一切变化,还有写日记的习惯,我都知道,我都看在眼里。」

「只是……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和你分享快乐,分担痛苦和难过。我……确实算不上一位合格的母亲。」

「对不起,小樱……」

母亲依旧平时前方看着道路,如果不是她的表情依旧平淡,我真的要被她感动到。

我的母亲和我不一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说什么话,都不会把自己的心境表现在脸上,她的脸永远都是那么一副淡然。

漫画里称之为扑克脸,自从父亲离开后,母亲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那今天你怎么有时间来接我?』

「我辞职了。」

『啊?!』

车停在十字路口,红灯。

「我累了,想多陪陪女儿。」

母亲把手放在我的头顶轻轻抚摸着。

『谢谢,我一个人过得挺好。』

「你这孩子……」

能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温暖,那是与岛村不同的感觉。

也是……眼前的人是母亲,岛村是恋人,怎么可能会一样。

自从和岛村相识以来,一切都在慢慢地发生变化,我的性格,我的生活,就连我的母亲,她也在改变。

说实话真的有些不适应,尤其是被告知一直以来都被母亲关注着。

我并不讨厌这种改变,但需要时间去习惯。

「不是一个人。」

「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汽车缓缓停在公寓门口,母亲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原谅我以前为生计奔波,忽略小樱的孤独,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

我把另一只手覆母亲的手背上,轻轻地抚摸着,感受着变得有些粗糙的皮肤。

母亲的手心很温暖,温暖得有些厚重。

世间的母爱,都是如同此般温暖而厚重吗?

『我理解。』

母亲抽回手,在我眼中数年未变化的淡然表情,终于有所波动。

她用手背擦拭着眼角。

「去吧,抱月还在等着你。」

『抱月?谁?』

「啊?你们……」

『我知道了,谢谢妈妈。』

趁母亲呆愣未反应,我快速地开门下车,关门声把母亲后面未说完的话隔断在车内。

抱月是岛村的名字,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我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也许是因为哪一天发生的事太多。

只是会忘记岛村的名字,这可真不像我该有的样子。

目送着甲壳虫离开,肩上还披着母亲离开之前脱下来给我的风衣。

很温暖,一天的疲惫消失殆尽。

抱月、抱月……

抱月……

抱月……

心中默念着岛村的名字,我已来到她家门前。

敲门,门开。

身着黑色西服的岛村出现在我面前。

上前一步,拥抱住这个现在看来有些娇小的女孩。

『我来了,抱月。』

『我好想你。』


店里还有些琐事,我让安达小妹在店门口等我处理完。

当我急匆匆地在车库找到自己的汽车,准备开门之时,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身边。

「赤华姐姐!」

「嗨。」

赤华冲我挥手。

「也就只有你还在叫我姐姐。」

「上次见面还是个大学生,现在都已经是一店之长,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承蒙您的关照。」

我向着赤华微微躬身。

一直以来我都把眼前的人当成姐姐看待,尊重着她,只是最近几年因为工作繁忙没再与她见过面。

「你妹妹呢,我怎么没在店里看到她?」

我苦笑着摆手。

「之前想请她做店里的甜品师,被拒绝了。」

「她自己开了一家甜品店。」

「小止也是个厉害的女孩呢。」

赤华给自己点燃一支香烟,我仔细闻了闻烟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气味。

「赤华姐姐,你还是那么喜欢这种味道。」

我想起小的时候,在别人眼中总是摆着一副冰冷面孔的赤华,在我们姐妹两面前可以说是原形毕露。

曾经有一次,赤华带着我们两个瞒着大人偷偷抽烟。作为乖孩子的妹妹,当场拒绝这种不良行为。而好奇心极重的我不怕死般地猛吸一口,结果呛得差点背过气去。

那时香烟的味道,让我印象深刻。

赤华当着我和妹妹的面笑得前仰后合,别人所说的冰美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往昔如昨,我不由感叹时间的飞速流逝,如今赤华的女儿,也已经到了以前我们偷偷学抽烟的年龄段。

「这是最后一支了,女儿不喜欢,我打算戒掉。」

「哦——」

我开始明白这名母亲的用意。

赤华与她的同事们出现在店里时我就已经感觉到非常惊讶,因为赤华她,很讨厌咖啡的味道。

偶然之间,听到他们讨论的类似离职保重的话,我大概猜到了一些事情。

赤华似乎为这个唯一的女儿,打算放弃高薪却繁忙的工作,也即将抛弃这个自己喜欢已久的味道。

「好啦,快去接安达小妹,赤华姐姐现在过来也是为这个吧。」

「别让她等太久。」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事情。」

「你妹妹那边……」

「她不肯给我解释的机会,我也没办法。」

我无奈地耸肩,和妹妹之间的事情有些复杂,而我现在又忙于经营咖啡店,一时间没有什么精力来解决这件事。

细细的烟卷很快燃尽,赤华看着我,眉眼之间也是苦笑。

「那就再见了,我去接小樱。」

烟头最终熄灭在路边的垃圾桶之内。

「有时间记得来我店里玩哦,另外也可以考虑来我这边上班,我开高薪,随时欢迎。」

「算了吧,我可受不了你店里的咖啡味。」

赤华的背影随着她的声音,逐渐融入黑夜。

如果这对长相相似的母女都在我的店里工作,那真是件相当了不得的事情。

当然,这个概率应该是零。


当小白再次出现在面前时,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差点就热泪盈眶。

treat or trick。

熟悉的标准欧式英语。

洁白的长发,赤红的瞳孔,苍白的脸庞,尖牙尖耳,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一只吸血鬼。

如果不是听到熟悉的嗓音,我完全无法确定这个假扮成怪物的人就是小白,那个怀特小姐。

今天是万圣节啊。

我不喜欢过这种吵闹的节日,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一个人为迎合节日而装扮店铺,最多只是象征性地在门口挂上一块南瓜头牌子,以及准备一大筐糖果用来打发上门的捣蛋鬼。

糖果还剩大半筐,抱起这只比自己腰还要粗两圈的竹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递给小白。

小白苍白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

她脸色的白,不似用白色粉底涂抹后呈现出来的惨白,而一种很自然的颜色,感觉更像是她原本的的肤色,只是白得有些吓人。

走进店内,小白简单地给了我一个拥抱。大概是顶风过来的缘故,她的身体很冷。

为小白倒上一杯热牛奶,我坐在她的对面,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头。

有些日子未见,小白似乎变胖了些,原本尖尖的下巴变得有些短粗,这使得她的脸看起来比以前更圆上一点,看上去更像是一张亚洲人的脸。

就个人而言,我更喜欢这种偏可爱的脸型。

「对不起。」

「啊……没……」

「家里发生了些事情,我必须回国。」

小白小口地喝着热牛奶,表情依旧,还是那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就好像家里发生的事情对她而言,也许并没有多么重要。

「我……也许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吧。」

「啊……」

「今天是来道别的,虽然和店长相处的时间很短,但店长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不说点什么直接走掉的话,大概会留下遗憾吧,无论是我还是店长你。」

「啊……这、这样啊……」

我……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好的回忆涌入脑海。

我想起某个不告而别的人。

小白至少还知道回来,与我这个相识并不久的人道别。

而那个人,一旦离去,就未曾回头。

送别小白后,我想起刚刚她的拥抱,原来那是在安稳我。

尽管如此,还是难过。

到头来,最后依旧只剩我一个人。

不告而别之人,正是我的姐姐,樱之岛咖啡店的店长。

得知我也在附近开店后,姐姐还厚着脸皮请我去做她的甜点师。

无法原谅。

如果姐姐不肯认认真真地道歉,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打理她。

小白的离开是让我感到难过,但生活还要继续,我没有办法就此一蹶不振。再者,认识小白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度过,现在只不过又重归于初罢了。

摘下那块看起来有些搞笑的南瓜头,我把之前准备好用来招揽员工的公示牌替换上去。

一个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想要经营好这家点心店,我需要帮助,无论是谁都可以。

当然,除了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