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18 09:24
点击:254
章节字数:24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赵老爹见吴初凉擦着头上的汗出了隔间,略停了正在包药的动作,向外努了努嘴


吴初凉会意,忙到门口,看到自家那位吴阿普正在乐呵呵的给猪头肉喂一根硕大的胡萝卜


“哪拿的胡萝卜啊,瞧着,不像本地的品种?“


别浦急匆匆的把手中最后的一点塞给猪头肉道:“说是从外疆那边进的精贵货,专给那几匹种马吃的,我顺出几根给他也补补。”


初凉瞧着这被别浦命名为猪头肉的驴子五短的身材和黑亮的皮毛,实在觉得有点暴殄天物,暗自摇摇头,领着别浦进了隔间


医馆内分外堂内堂,内堂是赵老爹居住的地方,外堂分出了一个小隔间,专给初凉为一些妇人诊病使用


别浦熟门熟路的洗了手,端起桌上的茶杯猛灌一口,初凉直皱眉,帮她又续了一杯热的:“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别喝凉茶,也不听,今儿怎么这么早过来?”


“马场上没什么事,谭大说过一段时间会有上都的人来收马,到时候会忙一阵,让我这两天先歇歇。”


“上都来的人?”吴初凉听的心里一紧:“会不会认识你,没事吗?“


别浦牵过她的手,细细的把玩,有些好笑:”上都那么多人呢,怎么可能个个都认识我,放心!“


说罢轻轻的摇摇手,央求道:”阿凉,我要吃酱牛肉。“


吴初凉震惊的看着她:”你这么早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对啊!“别浦脸上绽放出神彩:“我寻思先过来瞧瞧,你要是没病人咱就一起回去,你要是还在看诊,我就先去买肉,你不是说,酱好牛肉得要好长时间嘛。”


吴初凉心中刚泛起的忧虑果然被眼前的酱牛肉所取代,她伸手摸向这人腰侧,手掌感受到肌肉紧实而纤细,不由得生出一股子恶气


“昨天刚吃的猪蹄,今儿就要吃酱牛肉,一天都等不了,吃吃吃,还吃不胖!这家早晚要被你吃穷了。”


难得见吴大夫炸毛,别浦被骂了也高兴得很,顺势把她揽在怀里起腻:“谁叫你做的好吃呢,好阿凉,阿凉最好了,做吧做吧。”


吴初凉伏在她怀里,气哼哼得想,做倒是小事,关键这一天天跟着她这么吃,现在谁见了自己都说看起来丰腴了些,媒婆王前两天过来瞧病,竟然还要给她介绍婆家,说她现在这样好,好生养,出路宽,实在是!


吴初凉越想越气,转头咬上别浦的耳朵,牙尖轻轻的磨了磨耳郭,以示泄愤,别浦耳朵被叼住,有些痒,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抚着吴初凉的背:“阿凉想吃猪耳朵了?也成啊,明我就去称些,咱凉拌。”


一个平静的午后,两人依偎在一起,舒服极了,直到被外面的一声呼喊打破:“赵老爹,吴,吴大夫呢?”


吴初凉快步走出来,险些被一个青年撞到,还好别浦在旁边护了一下,吴初凉瞧这人眼熟,好像是老齐家的三儿子,这齐小子一见初凉如见了观世音菩萨,哭声几乎都飙出来了:“吴大夫,我,我嫂子,孩子生半天了,生不出来啊,稳婆说没办法了,让请您过去,救命啊!吴大夫!”


吴初凉闻言也未多话,只看了眼身边的别浦,别浦回身拿了医药箱递给她:“人命关天,堂妹快去吧。”


吴初凉点点头,快步跟着齐家小子上了马车,赵老爹有些担忧的缕着胡子:“看着情形齐家媳妇怕是凶多吉少啊。”


别浦也皱着眉:“马车驾的那么快,也不怕出事。”


赵老爹撇撇嘴,心道人家里都快一尸两命了,能不着急嘛


别浦见马车没了踪影,这才道:“得了,赵老爹您忙吧,我也告辞了,阿凉今儿怕是回不了医馆了,我先把猪头肉牵回去。”


“好好一头驴子,这起的是什么名!”


赵老爹第一次听吴初凉叫的时候以为吴娘子是被人夺了魂,后来一听说是她这好堂姐起的,又觉得合情合理,这吴娘子可不就被人夺了魂嘛


吴初凉在马车里一顿颠,下了车站在车边闭眼缓了一瞬才跟着进了小院,刚进院就听见女子撕心裂肺的惨叫,也顾不得与院中几个亲眷招呼,急急入内,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床上的齐家媳妇此刻俨然是个水人了,热气在她身上蒸腾似乎在挥发她的生命,旁边的稳婆和齐家婆婆也是满头的大汗,看到吴初凉进屋一下便扑了过来,一手的血抓在吴初凉的衣袖上:“吴大夫你可来了,这孩子卡住出不来了,大半天了,再不生出来就麻烦了。”


吴初凉闻言连忙上前探查,她绝非是什么妙手回春的神医,对这产妇生子也并不精通,如今只能尽力而为,熬了提神的药,又配以施针,如此反复折腾了许久,齐家媳妇才终于将这孩子诞下,可惜小孩憋的太久,早已没了呼吸


一时间屋中人头拥挤,哭声、骂声、责备声、安慰声响做一片,吴初凉本就累的脱了力,此刻再被一吵顿时觉得头痛欲裂,挣扎着想要起身出去透透气,一双手恰在此时扶住了她,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道了句:“走!”


两人出了屋,外边干爽的空气吹散了刺鼻的血腥味,吴初凉觉得好受了些,别浦扶着她坐到院中一把藤椅上,又把随身带着的一件斗篷展开给她披上:“怎么这么闹?没救过来?”


“齐家媳妇没事,孩子没救了,看着像是个男孩。”初凉惋惜道


“怪不得!”别浦知道南人重男轻女的传统,这些年虽然被北边渲染,好了些,但在这小镇小户旧习依旧难改,她牵起初凉的手看到上面全是鲜血,不由得皱了皱眉:“这媳妇生孩子怕是半条命都没了,这般凶险,何必呢。”


吴初凉白她一眼:“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凡哪个女子嫁了夫家不生孩子的?”


别浦不接话,只笑盈盈的盯着吴初凉看,吴初凉被她盯着脸色逐渐腾起一团红晕,恼羞成怒的缩回手低低唾骂一声:“混蛋!我倒是想!你行吗!”


这就叔叔能忍婶子绝不能忍了,被质疑能力的别浦回头看了一眼房内,见无人关注她们,伸手便把吴初凉抱了起来放到猪头肉背上,牵着驴子就往家里走:“能不能行咱们手上见真章!”别浦自傲的在初凉面前展了展手指:“古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今晚就试试,咱这器能不能把事办好!”


初凉把滚烫的脸深深的埋进手心,一时间羞愤与愉悦交织,浓郁的连这晚风都无法吹散一丝,回家,晚饭,洗漱每一项似乎都带着隐秘的期冀,直到两人交织,相拥,彼此深入


后来这南方蛮子仗着气力将她翻来覆去的摆弄,她随着指尖起起伏伏,心尖尖都被这人挑动,蛮子还不知羞得在她耳边低声追问自个到底行不行,她拧着身上人的耳朵放入口中恶狠狠的嚼,只换来一阵放肆的笑声,胸腔里的心脏随着笑声震动愈发酥麻,带入甜美的梦境


直至第二日在餐桌上别浦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包凉拌猪耳朵说是给她解馋,初凉脸上的红晕如回甘般涌出来,以从未有过的矫健跳起来拎着手杖要与蛮子再战,惜败,这回,她只得服软,哑着嗓子讨饶:“祖宗,你行,你最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